一百零三章:打脸情敌,震惊全场(上)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8:33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注第一更三千五百字送上,拜求月票,拜求自动订阅,谢谢大家。

    ……

    参加宴会的宾客,足足有百人。

    每两个人一席,归行负和归芹芍父女一席,坐在主位上。

    卮尤作为王室子弟公爵之后,身份最为高贵,单独一席在最上首的位置。

    索伦和索宁冰,所谓今天晚上的主客,坐在右边第一个席位。而他对面的,正是剑尊毕逍的弟子青城子,他同样是一人一席。

    归行负一声开席,顿时美味佳肴,山珍海味,如同流水一般送上来。

    索伦看了一下,这席位上不论是荤是蔬,又或者酒酿瓜果,大部分都是日常所见,但是做得非常之精致。只是偶尔有一件菜系,非常之稀有。

    这表示,归行负对生活非常讲究精细,但又绝对不奢侈。

    索伦肚子早就饿了,便卷起袖子,大快朵颐。

    而在场贵族,对席位上的美食,大多是浅尝辄止,见到索伦这样甩开大吃,不由得露出稍稍惊愕的表情。

    当然,公然鄙夷撇嘴这种事情是没人做的。毕竟,在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而归行负望着他则是满目的慈爱,等到索伦稍稍停下筷子后,他举起酒杯道“今日这第一杯酒,敬我们的国王万寿如疆,祝我们的王国繁荣昌盛。”

    这话一出,顿时所有人全部举杯,一饮而尽。

    紧接着,归行负又倒满了一杯酒,目含悲色道“这第二杯酒,敬我在九泉之下的兄长索隆。他为了王国则征战四方,鞠躬尽瘁,英年早逝,他的逝去是王国之痛,索氏之痛,更是我归行负锥心之痛。”

    说罢。归行负将杯中酒倒掉一半,饮下一半。

    而索伦和索宁冰,离开席位,跪在地上。将酒水倒在地上,敬在酒泉之下的索隆伯爵。

    然后,归行负又倒了一杯酒道“这第三杯酒,则有三个含义。”

    顿时,所有人仔细倾听。

    归行负道“这第一个含义。感谢卮尤世子的到来,让我的伯爵府蓬荜生辉。”

    顿时,所有人举起酒杯,朝着卮尤世子遥敬。

    归行负继续道“第二个含义,便是为我索伦贤侄接风洗尘。”

    这下子,遥敬索伦的人,就几乎没有了。

    归行负接着道“最后一层含义,便是祝我的小女二十岁生辰快乐。”

    说罢,归行负一饮而尽,众人也满饮。

    索伦顿时一愕。归芹芍的二十岁生日,仿佛不是今日啊,还有还有近一个月啊。

    归行负道“当然,距离小女的生日还有二十几天。不过,借着这次为索伦贤侄洗尘的机会,便将生辰宴会也一并办了,生日那天便不办了哦。”

    “无所谓。”归芹芍道,态度依旧非常傲娇。

    三杯酒之后,在场的宾客,纷纷送上了礼单。全部是送给归芹芍的生辰贺礼。

    而且每一份礼物,都非常之珍贵。

    唯独索伦没有准备任何礼物,他目光微微一缩,他被坑了啊。没有任何人告诉他,今天晚上的宴会除了为自己洗尘之外,还为了归芹芍过生日,而且还是提前十一天过生日。

    在场的宾客,都准备了礼物。而唯独索伦没有准备,而且现在准备。也完全来不及了。

    他索伦还是归芹芍的未婚夫呢,今天晚上还打算向她求婚的,结果现在归芹芍过生日连礼物都没有准备,这是何等之疏忽,等下求婚又该如此启齿。

    众人送完礼物后,便剩下最后三个分量最重的人还没有送出礼物了。

    这三人,分别是剑尊毕逍的首席弟子青城子,王室子弟卮尤,还有就是索伦了。

    青尘子从席位上站起,捧着一只盒子道“师妹,这份礼物不是我送的,是师尊让我转送给你的,祝你生辰快乐。”

    ”谢谢师尊,谢谢师兄。“归芹芍接过盒子,打开一看。

    只见到盒子里面躺着一支剑,她顿时美眸猛地大亮。

    这剑,从剑柄到剑刃,完全焕然一体。晶莹剔透,仿若透明一般。

    归芹芍美眸大亮,颤声道“秋水?师尊终于舍得给我了吗?”

    秋水剑,是剑尊毕逍在三十岁前,使用的剑。

    整支宝剑,完全用秘金锻造而成,轻飘如水,锋利无伦,无坚不摧。

    且不论这支剑值多少钱,单纯锻造这支剑所需要的秘金矿,至少需要几千金币。

    加上这宝剑的锻造工艺,加上曾经被剑尊毕逍使用过,所以完全是无价之宝。

    归芹芍眼馋这支剑已经很久很久了,也曾经多次向毕逍讨好,结果总是得到同一个回复,时候还不到。

    没有想到,在今日的宴会上,师尊竟然将这支宝剑送给了自己,完全是最大最大之惊喜。

    归芹芍迫不及待地挥洒宝剑,顿时剑若游龙,流水四溢。此剑之轻,之妙,之灵,完全是其他剑无法匹敌之,她顿时完全爱不释手。

    青城子代替师尊送出的礼物,惊艳全场。

    现在,只剩下两个人没有送出礼物了。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最后两位重要宾客,一个是身份最高贵的卮尤世子,一个是归芹芍名义上的未婚夫索伦。

    见到所有目光凝聚在自己身上,卮尤世子起身道“归芹芍小姐,知道你的生日,我什么礼物都没有准备。”

    这话一出,众人赶紧准备拍马屁,说卮尤世子来了就是最好的礼物之类。

    卮尤接着说到“不过,我专门为你创作了一首曲子。而这首曲子,大概已经……构思了三年多,一直到刚才,重新见到你才最终确定下来。”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赞叹声四起,说这才是最贵重的礼物,足足准备了三年的礼物。

    甚至有些人夸张的,还侧耳轻拍,甚至用酒水沾湿了锦帕。擦拭耳朵,表示洗耳恭听的意思。

    “诸位,在场所有人算是有福了。”归行负道“你们可知,卮尤世子师从何人吗?”

    众人摇头不知。

    归行负道“炎京神龙圣殿的拜伦大修士。”

    这话一出。所有人震诧不已。拜伦是谁?是这个世界上音乐艺术的巅峰神祇,是所有人都要仰望的人物。

    尽管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没有听过拜伦大修士的音乐,但是所有人都听说过这个名字。

    如果说公认的世界第一高手是东离王姜上,那么更加公认的艺术第一宗师便是拜伦大修士。

    顿时,在场所有人完全赞不绝口。所有贵族女生望向卮尤世子的目光更加充满了火热。

    归行负道“而且每一年王室之晚宴,为国王陛下弹奏的不是卮宁郡主,而是你们眼前的卮尤世子。”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更加热烈,所有人都停止了吃喝,甚至更加夸张的,拿出了焚香让自己的心神安静下来,准备听卮尤世子的演奏的天籁之音。

    而索伦,则闻到了浓浓情敌的味道。

    卮尤话中的意思非常清楚,三年前他见到归芹芍。便惊为天人,朝思暮想,甚至不惜专门为她做了一首曲子,而且足足做了三年。

    这其中的情意,只怕连瞎子都看得出来啊。而且,当众表白,完全是当自己这个未婚夫不存在啊。

    此时,归芹芍暂时将注意力从手中宝剑移开,重新坐在位置上,美眸大亮。充满了期待和好奇之色。

    像这种的宴会,都会有专门的乐师队伍,至少几十人以上。

    卮尤来到羽管键琴面前,朝着上面的琴师道“劳驾。”

    见到卮尤世子如此斯文有礼。那乐师受宠若惊,赶紧跪下行礼,然后退让开去。

    卮尤并没有立刻坐下,而是目光朝索伦望来,道“索伦伯爵。”

    索伦起身道“世子有何指教?”

    卮尤道“我在东南行省便听说,你在王城毕业大考中。演奏了一曲,震惊四座,获得了非常高的分数。”

    卮尤尽管用了震惊四座这个词,但目光却是完全不屑的。在他看来,所谓的王城学院毕业大考艺术科,完全是小儿科一般。

    这就比如,钢琴王子李云迪听说某大学艺术院校的毕业会考一般。

    在那种场合震惊四座,获得高分,在高层艺术者眼中完全什么都不是吧。

    像他卮离文武全才,可是在炎京王宫,神龙圣殿艺术大殿,还有怒浪王国王宫这种神圣地方演奏的。

    在王城学院毕业大考的音乐厅震惊四座,那……那真是要笑死人。所以,卮尤的口气中,完全充满了揶揄的味道。

    索伦仿佛没有听出里面的讽刺道“有这回事。”

    卮尤道“不如这样,趁着归芹芍小姐生辰晚宴的机会,你也演奏一曲如何?当然,你没有创作的曲子不要紧,弹奏现有的曲子也是可以的,就是助助兴。”

    卮尤的目的很清晰,没有索伦的平庸,怎么衬托的出他的出色夺目?

    自己身为王室子弟,总不能在身份上压倒情敌把。索伦作为归芹芍的未婚夫,便是今夜最好的踏脚石了。

    “恭敬不如从命!”索伦道。

    此时他心中充满了惊愕,今天晚上他真的没有想过要弹奏什么曲子,更没有想过要打谁的脸。但没有想到,有人就是这么赏脸。

    于是,索伦从席位上站起,来到另外一架琴的面前。

    那个琴师还是一个女子,见到索伦漂亮的面孔,微微一愕。

    索伦朝她眨了一下眼睛,顿时那女琴师脸蛋一红,狠狠白了他一眼。

    不料,这一幕被归芹芍看到了,顿时她芳心大怒,这索伦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这个时候还不忘撩拨女人。

    这个混蛋,一看上去就知道是个草包,完全是花心枕头一无是处。在王城学院几年内,归芹芍知道得再清楚不过了。

    索伦端坐在华贵的羽管键琴面前,朝卮尤世子道“世子先请。”

    卮尤道“这首曲子是三年前,我刚从炎京回来参加王宫晚宴。那一夜,我是第一次见到归芹芍小姐,仿佛勾动了我内心最敏感的心弦。那一夜,月光如水,而我的曲子,便取名为《月光》。”

    然后卮尤闭上眼眸,仿佛要沉浸到三年前的世界,见到归芹芍第一眼的那个晚上。

    而在场所有人,也全部闭上眼睛,等待着卮尤世子演奏的天籁之音。

    就算归芹芍,也微微闭上美眸,竖起晶莹如玉的耳朵,凝聚精神侧耳倾听。

    整个宴会大厅内,瞬间寂静无声。

    缓缓呼出一口气,卮尤王子修长有力的手指,轻轻落下。

    顿时,美妙的琴声,如同流水一般飘荡而出。(。)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