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五章:比剑开始,结束!(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8:38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没错,对于索伦的评价,凌傲只是用两个字,蠢货!

    尽管在王城,索伦的表现几乎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让他声名大振。

    不管是用一曲《命运》征服了神龙圣殿的大修士,还是盲射而百发百中,都堪称是神迹。

    而且,在卮宁郡主的千军万马中逃出生天。索伦的种种表现,都堪称天才。

    但是在凌傲的眼中,他依旧是一个蠢货,远远谈不上一个强者。

    什么是强者?手中掌握强大武力,手中掌握巨大权势。除此之外,一切都是虚的。

    索伦为了所谓的家族基业,选择和整个王室为敌,做出了螳臂当车之举,看上去好像非常悲壮亮眼,然而实际上正一步步走向了灭亡。

    所以,索伦只是一个蠢货,不值一提的蠢货。

    而此时在场所有人,都在等待索伦这个蠢货的到来。

    听着周围所有人都在调侃索伦,或者同情索伦,凌傲心中冷笑。

    这个人,不管在哪里总是能够吸引别人的眼球,总是站在舞台的中央。

    或许其他人会很享受这种瞩目的感觉,但是凌傲却觉得这样和小丑无异,真正的强者是让人畏惧的,而不是让人观赏的,真正的强者是低调的。

    ……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失,剑台之上的归芹芍依旧静静旁坐。

    太阳升起,渐渐日上中空,此时夏末,正式炎热之时。

    早早就在此等候观战的宾客们,渐渐显得不耐烦了。

    “索伦怎么还不来?该不会是怯战了吧?”

    “男人说出的话,就如同射出去的箭,就算今天双腿被打折,他也应该出现。”

    “他肯定是不会来了,当日只是强逞意气而已,明知道必输怎么还会来?”

    而归芹芍。依旧闭目持剑,坐在剑台之上等候。

    不过因为天气太热了,所以有人上去给她遮了一个大伞,然后在她边上放了一个冰盆。

    而归行负。一直都没有出现。

    因为他在城主府内,接待一个尊贵的客人,卮宁郡主。

    卮宁是秘密前来的,首先诸侯和王室成员不能走得太近,其次卮宁针对索伦也要掩人耳目。

    卮宁明显瘦了一些。而且绝美的脸蛋依旧苍白无血色。

    从和索伦敌对以来,他已经足足吐了三次血了。

    “城主,有密报。”忽然外面响起了一个武士的声音。

    归行负不能让任何人见到卮宁,便低声道“说,就在外面说。”

    外面的武士道“索伦已经下船,踏上陆地,正朝临海主城而来,两个时辰不到就能到城主府了。”

    “知道了。”归行负道。

    卮宁望着归行负道“归城主肯定没有把这一战放在眼里,觉得索伦一定不会是归芹芍的对手。”

    归行负点了点头,道“我想过几十种可能性。但索伦都没有可能会赢。”

    卮宁道“我也觉得索伦不可能会赢,但是一定要万无一失。索伦此人之奸诈,远超你想象之外。”

    归行负道“那郡主的意思是?”

    卮宁道“厄难九剑,最最考验的是筋脉,如果筋脉断了,那这套剑法也就废了。”

    归行负皱眉道“做得这么明显,对我名声有污。”

    卮宁道“用暗力,阻断他的手臂筋脉,外人也看不出来。就算看出来,也觉得他是强行学习厄难九剑。所以弄断了筋脉。”

    归行负道“那让谁去?”

    “凌傲吧。”卮宁道。

    归行负一愕,为何让凌傲去?随便一个高阶武士去便可以了,凌傲还有大好的前程,为何要沾上这个污点?

    但是。卮宁已经下令了,归行负点头道“是,那就让凌傲去。”

    犹豫了好一会儿,归行负道“郡主为何不直接杀了他,机会应该很多,随便派出一个龙武士便可以。”

    卮宁摇头道“之前能杀的时候没有杀。现在不能杀了,唯一能够杀他的索汗衣,又失手了。”

    归行负一颤,他是聪明绝顶的人,知道了触及不该知道的事情,然后便没有再问任何问题。

    ……

    宦官李竹面目平凡,不管打扮成任何模样,都不会吸引别人注意。

    此时,他扮成了城主府的一个家仆,来到凌傲身后。同样,没有吸引任何人的目光。

    然后,他的声音在凌傲耳内响起,也只在他耳朵内响起“索伦已经上岸了,你去劫他,断他手臂筋脉,不要留任何外伤,不要让任何人看出。”

    凌傲一颤,为何是我?这种事情为何要我去做,随便派遣一个高阶武士便可以了。尽管他非常想要弄死索伦,但是却不是在这个时候。

    但是,他知道李竹是卮宁心腹,所以这是来自卮宁的命令。

    点了点头,凌傲没有开口说任何话,直接起身,转身离去。

    剑台上的归芹芍发现凌傲起身离去,不由得一愕,然后直接招了招手。

    在无数妒忌的目光中,凌傲走上剑台,来到归芹芍身边。

    “我比武还没有开始,你为何要走?”归芹芍的声音带着某种亲近的同时,又带着颐指气使。

    因为极度出色的天赋和外貌,所以凌傲在十岁之后就长期在城主府,接受归行负的培养。

    所以,归芹芍和凌傲,应该算是一起长大的。

    十三岁之后,凌傲更是和归芹芍一起,拜入了剑尊门下,而后又先后进入了王城学院。

    因为她太美丽傲慢,而且性格强势,所以归芹芍的人际关系谈不上很好。

    女孩子都妒忌她的美丽,男孩子在她面前自卑,所以归芹芍并没有多少朋友。在她成长的这些岁月中,凌傲算是她唯一关系相近的同龄人。

    “有急事,要离开一趟。”凌傲道。

    “哼……”归芹芍冷哼一声,扭过身去,傲娇无比。

    看着她美丽得惊心动魄的面孔,还有扭过身去那蛮腰的诱人曲线。凌傲心脏猛地一跳。

    归芹芍的美丽,他已经看了近十年了,但每一次都美得那么惊心动魄,这真是造物主的杰作。

    每当这个时候。凌傲心中都会涌起强烈的占有欲。

    这个女人是我的,全身上下每一处都是我的,谁敢碰她一根手指头,我就杀他全家。

    索伦,你尽管没有碰过她一根手指头。但是你用言语占过她的便宜,所以你完了。

    然后,凌傲就这样转身离去。

    ……

    下船上岸之后,索伦和夜惊羽策马狂奔,朝着临海城主府而来。

    一旦太阳落山,索伦还没有赶到比武场,就算是输了。

    海边距离临海主城,大约三百里,不断换马全速之下,不到两个时辰就可以赶到。

    而此时距离太阳下山。还有三个时辰,时间还来得及。

    一路狂奔,穿过了村庄和小镇,穿过了一个有一个的高阶武士领地。

    穿过前面的那座山谷,临海主城就已经在望了。

    这两座山很高,幽静无人,官道就从两座山之间穿过。

    “驾……”激烈的马蹄声,打破了山谷的寂静。

    而后,忽然……

    索伦和夜惊羽勒住了缰绳,让狂奔的战马停了下来。

    前面道路上。有一匹马拦在那里,马上骑着一个英气逼人的青年男子。

    此人有过一面之缘,正是王城学院的第一精英,未来王国的军事统帅。归芹芍唯一亲近的异性,凌傲。

    他,竟然挡住了索伦的去路。

    “索伦,我记得我警告过你,连归芹芍的名字都不要提起,因为她是我的。”凌傲问道“前几天你说过。你要一天****八遍。”

    “对。”索伦道“有时候八遍,有时候九遍。”

    “蠢货要找死,拦都拦不住。”凌傲冷道,然后跃下了战马,一步步地朝索伦走来。

    夜惊羽见之,猛地拔出弯刀,从战马跃出朝着凌傲冲去。

    凌傲依旧一步步前进,和夜惊羽交错之时,手中之剑猛地劈出。

    而夜惊羽手中弯刀,直接朝他头颅斩去,毫不留情。

    “砰……”一声巨响。

    夜惊羽的弯刀,猛地斩在凌傲的剑柄之上。

    顿时,她的娇躯直接飞了出去,足足十几米后,踉跄坠地。

    而凌傲,仅仅身躯一颤,连后退半步都没有。

    “速度不错,龙力太差……”凌傲道,傲慢地评点夜惊羽的武功。

    “嗖……”说罢,他的身影如同一道闪电一般,瞬间冲到索伦面前,手中的剑猛地劈下。

    速度,无比之快。

    索伦释放出强大之精神力,锁定凌傲劈来的剑。

    顿时眼前的一切,在他的感知中变得缓慢,包括凌傲的剑。

    然后,索伦右手剑,飞快斩去,挡住凌傲之剑。

    “当……”一声巨响。

    索伦的身下战马,痛苦长鸣,口鼻喷血,双腿一跪,倒地毙命。

    而一股无比强大的龙力,透过索伦手中之剑,疯狂涌入他的手臂筋脉,疯狂地撕裂。

    索伦感觉到无比的剧痛,紧接着失去了任何感觉,他的筋脉瞬间被凌傲强大无比的龙力,全部撕开。

    凌傲惊讶地望着索伦的剑,他真的没有想到,索伦竟然可以挡自己一剑?

    自己的剑,是何等之快?索伦竟然挡住了。

    不过,挡住了也没有任何意义,索伦的龙力修为太弱,自己的龙力足以摧毁他整支手臂所有的筋脉。

    而此时,夜惊羽疯一般地从后面冲了上来,手中弯刀疯狂朝凌傲背后斩杀,用尽所有龙力暴击。

    “唰……”凌傲背后一剑,同样是龙力暴击。

    “砰……”夜惊羽再一次飞了出去,小嘴一张鲜血喷出。

    她是高阶武士,凌傲也是高阶武士,然而高阶武士之间,差距就如此之大。而且,夜惊羽偏向于敏捷和精神,龙力偏弱。

    而冷傲,龙力。敏捷和精神,都非常之高。

    凌傲没有回头看夜惊羽,而是一步步朝索伦逼近,道“你大言不谗要****的女人。那我就废掉你的那东西,让你以后再也不能日任何女人了。”

    说罢,凌傲的剑,猛地朝索伦胯间刺来。

    索伦飞快爆退,左手持剑。用尽所有龙力,所有精神力,要抵挡凌傲这致命一剑。

    如果男人的象征被废了,变成了太监,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凌傲,适可而止吧!”

    忽然,空中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正是剑尊毕逍的。

    然后,索伦和凌傲的身体,仿佛都被一股巨大能量彻底凝固住。

    凌傲一愕。眉头一跳,收回了利剑,然后双膝跪地道“凌傲,拜见师尊。”

    “你已废掉他的筋脉,可以回去交差了。”剑尊毕逍道“适可而止吧。”

    凌傲的剑眉猛地一扬,表达内心的强烈不满和桀骜,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是,师尊。”

    然后,他直接起身离开,翻身上马。撒蹄而去。

    “蠢货,下次你未必有这么幸运了。”离开后,凌傲的声音飘进索伦耳内。

    ……

    剑尊毕逍声音道“此人是我弟子之一,是我见过最出色。也是最桀骜不逊的。也正是因为这种傲慢,他才吸引了归芹芍的关注。这两个人都一样,眼中没有任何人。”

    索伦没有想象中的生气,而是上前将夜惊羽扶起,轻轻擦拭她嘴角的鲜血。

    “索伦,按照你自己的估算。什么时候能杀他?”剑尊毕逍道。

    索伦道“大概,明年?他有什么家人,情人,或者在乎的人吗?”

    “没有。”剑尊毕逍道“他只在乎一个人,那就是归芹芍。他只在乎一件事,就是权力和地位。”

    “知道了。”索伦道。

    “此时,你右手筋脉已毁,不能使剑,你准备怎么办?”剑尊问道“而且,在所有人眼中,你手臂筋脉断裂,是因为你强行学习厄难九剑,而不是被人摧毁的。”

    厄难九剑的核心就是筋脉力场的平衡,筋脉和剑意的完美协调。一旦筋脉被毁,那一切就无从谈起了,连拿剑都拿不起来。

    索伦没有回答剑尊,而是将夜惊羽抱起到马背上,然后自己也翻身上马朝着临海主城飞驰而去。

    ……

    在马背上,索伦揉按着夜惊羽的胸口,为她通气化血。

    “主人,你的手臂怎么样了?”夜惊羽道。

    如果是常人,此时的筋脉早已经全部断裂毁掉了。而索伦因为有妖星的存在,就算筋脉受到毁灭性的损伤,依旧可以渐渐地恢复。

    但是至少几个月内,右手休想持剑了,甚至都无法抬起。

    “几个月内,右手抬不起来了。”索伦道。

    夜惊羽痛声道“你一定还有办法对吗?”

    “我有个小秘密没有告诉你,我是个左撇子。”索伦道“左手甚至比右手更加灵活。”

    他确实从小就是左撇子,后来养父母说左撇子不好,强行让他矫正过来,所以大部分时候他都用右手吃饭写字。

    但是,没人的时候,他就会偷偷用左手。而姐姐后来也告诉他,用左手的孩子不是怪,而是特别聪明。

    但是他心思敏感,不想让人觉得他有什么不同,在其他人面前依旧使用右手。

    夜惊羽顿时喜出望外,几乎喜极而泣。

    而索伦却没有说出来,就算他是左撇子也没有用了,也使不出厄难九剑了。

    因为厄难九剑是需要整个身体的完好无损,需要体内筋脉的绝对力场平衡,需要和剑意的完美协调。

    此时,他的右手筋脉尽数被毁,体内筋脉力场平衡也彻底被毁。

    所以就算左手再灵活,也不可能使出厄难九剑了,连一招一式都使不出来了。

    他花费无数心血,甚至生命代价学来的厄难九剑,使不出来了。

    ……

    临海城主府内。

    此时,太阳已经西下,一旦落山索伦未到,便视为认输。在场的宾客,来来去去好几遍了,此时只剩下了一半人。

    “索伦那个混蛋不敢来了。早就逃之夭夭了。”

    “这个败家子,生生浪费了我一整天。”

    “这小白脸,就只会嘴上功夫,活该领地被人占走。”

    而归芹芍坐在剑台之上。内心充满了无限的焦躁和愤怒。

    她已经等了足足十天了,就是为了将索伦打到在地,然后打断他的双腿。

    这个混蛋,这个人渣,竟然如此轻薄自己。竟然如此羞辱自己。

    什么晴天日八遍,雨天日九遍,什么下雨天睡老婆,闲着也是闲着。

    从小到大所有男的在自己面前连说话都不敢大声,连眼睛都不敢抬,唯恐自己的美丽刺伤他们的双眼。而索伦竟然一而再的轻薄羞辱自己。

    而且这些天,那些妒忌自己的贵族女子,竟然口口声声说自己的不对,说自己配不上索伦那个艺术天才。

    这更加让她怒火万丈,归芹芍在艺术天分上很差。所以就看不起艺术,觉得这都是虚的。

    她觉得只有武力,才是真正的强大。所以,他欣赏天赋绝顶,同样傲慢无比的凌傲。

    索伦那个人渣,就只会风花雪月,就只会弹琴作画,其他一无是处。现在,那些丑八怪女人竟然说自己配不上索伦?

    今日比武,一定要出这一口恶气。

    结果没想到。临到比武,索伦那个人渣竟然退缩了,竟然不敢来了。

    混蛋,混蛋。他不来,自己怎么出气,怎么打断他的双腿?

    归芹芍尽管坐着一动不动,但是心中的怒火,早已经要喷薄而出。

    而就在这时候,忽然人群一阵骚动。

    “来了。来了,索伦来了……”

    然后,只见到索伦骑着一匹马飞快地奔驰而至,马背上还有一个受伤的女子。

    此时,在屋内跪地祈祷的索宁冰,听到外面的声音,顿时长松一口气,然后飞快地奔出。

    ……

    一刻钟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索伦左手持剑,右手垂落,一步一步走上了比武剑台。

    此时,太阳几乎完全要落下,仅仅还有四分之一的红日挂在天空。

    剑台之下,足足围满了几百人。不仅那天晚上的宾客全部在场,还来了许多其他人。

    所有人都已经站起,睁大眼睛,等着这一场最悬殊战斗的发生。

    “索伦,你右手怎么了?”归芹芍问道。

    她见到索伦竟然左手持剑,右手垂落,不由得问道。

    “没什么。”索伦道“我这人有一个特点,打女人用左手,打男人用右手。”

    他没有说凌傲袭击了自己,也没有说凌傲摧毁了自己右手筋脉,已经抬不起来了。

    之前,卮宁弄盲了他的眼睛,在箭术大考上,他大说特说,甚至蒙上黑布进行盲射。

    但此时,他半句不提凌傲之事,因为凌傲是男人,是他的情敌。

    而且,就算他说出来人家也觉得是栽赃凌傲。人家会觉得,你肯定强行学厄难九剑,所以筋脉断裂掉了,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最最重要的是,这个仇恨他要完全积攒起来,不会泄掉一分一毫。任何的哭诉,任何的愤怒,都是一种软弱。

    他是个睚眦必报之人,他的报复一定要让凌傲痛苦到极点,甚至恨不得死去。

    原本,他对归芹芍只是有利用之心,利用完毕后就直接当成一个消失的过客,彼此不再相干。

    但此时他决定了,一定要将这个女人彻底征服。不仅是身体,更是心灵上的征服。

    地球上有一句话说得好,每一个你朝思暮想女神的背后,都有一个****日得想吐的男人。而索伦,就要成为那个日得想吐的男人。

    报复一个男人,最狠的办法,就是夺走他心中的梦中情人,在他妒恨欲狂的目光中,想怎么日就怎么日。

    然后,再毁掉他的前途,毁掉他的事业。让他从一个前途无量的明日之星,变成一个彻底失败的****。

    最后废掉他的武功,让他彻底一无所有。让他无比悲惨地躲在乞丐群中,仰望着你有多么的荣耀。

    榨干他所有的痛苦之后。再让他死去。

    ……

    左手打女人,右手打男人。

    这句话再一次让归芹芍暴怒,她几乎咬牙切齿道“索伦,你找死!拿一瓶酒来!”

    众人一愕。难道她还要喝酒吗?

    顿时,一个奴仆飞快送上来一瓶酒,嫣红的葡萄酒,装在华丽的瓷瓶之中,价值不菲。

    谁知归芹芍用脚一踢。那酒瓶直接倒地,红色如血的葡萄酒倾泻流出。

    “索伦,在这瓶酒流尽之前,就会结束战斗,就会打断你的双腿。”归芹芍冷冷道“记住,一定会很疼很疼,你忍住。”

    然后,归芹芍拔出了木剑,遥指索伦,道“接下来。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厄难九剑》,什么才是世界上最华丽,最玄妙的剑法。这套剑法不是想学就能学的,你手臂筋脉断裂,就是最好的证明。”

    “唰……”

    然后,归芹芍猛地出剑。

    顿时,无比魔鬼曼妙的娇躯,变成了真正的天仙。

    而她使出的第一剑,真的就是一个让人无法置信的奇迹。

    单足点地,右手持剑。瞬间平移到索伦面前。

    没错,全身都没有动,单足脚尖立地,直接平移而来。

    这一幕。真的无比只华丽,无比之玄妙。

    在场许多人,完全看呆了,这,这是如何做到的?

    这不符合道理啊,不用龙力。全身完全不动,身体是怎么瞬间平移的?

    这就是厄难九剑,完全利用一开始出剑瞬间的力势,拖动整个身体的平移。

    只要有一点点错误,不仅招式崩溃,筋脉都会断裂。

    而一旦正确了,那厄难九剑的剑招是无比只华丽,无比只美妙,完全可以征服任何人的眼球。

    瞬间,归芹芍的剑就刺到了索伦面前,冷笑着问道“如何?”

    “惊为天人,叹为观止!”索伦道,他没有撒谎,这厄难九剑在归芹芍使出来,完全可以征服天下任何男人的眼睛。

    “现在才知道,晚了。”归芹芍冷道“厄难第二剑。”

    “唰唰唰……”

    接下来,完全进入了归芹芍的表演,无比华丽的表演。

    整个剑台,彻底变成了华丽的舞台。

    归芹芍,从一个绝色的尤物,变成了一个舞剑的魔女。

    剑招的美妙,女人的形态之美,被她释放到了极致。

    台下之人,完全看得如痴如醉,甚至浑然不似在人间一般。

    包括对归芹芍妒恨的贵族女子,此时也双眼迷离,彻底被她征服。

    她们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美妙的不仅仅是艺术,连剑法也可以美妙到这个地步。

    或者,这套剑法本身就是艺术。

    所有人,完全惊愕了,完全惊艳了。

    所有人之前关注的,仅仅只有归芹芍的美丽,却没有想到她的剑法,竟然是如此之高明,如此之神妙。

    那,索伦到哪里去了?

    号称要在十天内用厄难九剑征服归芹芍的索伦,到哪里去了?

    他仿佛被彻底惊呆了,被彻底惊艳,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没有一招反击,没有使出一剑。

    此时,哪怕是再站在索伦这边的女子,也不忍直视。

    所有人都看出来,索伦的失败,就在眼前了,而且是毫无反抗的失败。

    从头到尾,他没有使出一剑,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厄难第三剑。

    厄难第四剑。

    厄难第五剑。

    厄难第六剑。

    厄难第七剑。

    归芹芍持续华丽的表演,征服在场所有人的眼球。

    至于索伦,仿佛被彻底震骇,依旧一动不动,眼睛紧紧盯着归芹芍绝美的身影。

    而此时,被归芹芍踢到的那个酒瓶,艳红的酒水已经要流尽了,最后时间来了。

    “表演时刻结束了,接下来是杀戮的时刻。”归芹芍目光一寒,冷道“索伦,现在我就让你知道轻薄我的后果,现在我就让你知道,不是阿猫阿狗,都可以学厄难九剑的。”

    然后,最最华丽的一幕出现了。

    归芹芍用剑,轻轻一点地面,接着筋脉弹力,整个人猛地弹飞起来。

    当,当,当,当!

    然后,如同蜻蜓点水一般,每隔三尺,用剑尖点地。

    利用这小小的弹力,支撑整个身体,漂浮在空中,直接飞了过来,没有用任何龙力。

    见到这一幕,在场所有人猛地全部站起,惊呼出声,完全不敢置信见到这华丽的一幕。

    竟然,直接这样飘飞过来。

    这就是厄难九剑第八剑,竟……竟是如此的惊艳绝伦。

    转眼之间,如同天外飞仙一般,归芹芍飘飞到索伦面前。

    “跟你的双腿说再见吧,会很疼的!”归芹芍淡淡道。

    然后,她美眸猛地一寒,手中的木剑,划过一道圆弧。

    这,就是厄难九剑的第八招,第六式。

    归芹芍从来没有成功使出来过,但是今天,她一定要使出来,并且用这一式结束战斗,斩断索伦双腿。

    在最华丽的表演中落幕,本就是最好的落幕。

    而索伦,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他的后手筋脉毁掉了,所以使不出厄难九剑了。

    所以,只能等待归芹芍露出破绽,而心高气傲的她,一定会使出厄难九剑第八招第六式。

    强行使出,就会有破绽,一旦出现破绽,就是他致命反击的时刻。

    “唰……”归芹芍的木剑,如同圆月,猛地朝索伦环切。

    速度,快如闪电,避无可避。

    瞬间,索伦脑内无比强大的精神力释放而出。

    眼前归芹芍的一切动作,都变得无比缓慢。

    而后,从未出剑的索伦出剑了。

    厄难九剑的第九招,第一式。

    他学习过,但是从未成功过。原本,他可以不使出这一招,便可以击败归芹芍。

    但是,归芹芍骄傲,他也同样骄傲。要败,就要让归芹芍心服口服。

    “嗖……”索伦猛地出剑。

    剑尖,直刺归芹芍的剑尖。

    瞬间,短兵相接。

    然后,猛地借力,索伦整个身躯猛地飘飞上空数米。

    势尽,他手持利剑,猛地从空而坠。

    而此时,归芹芍第八剑第六式被破,全身立场平衡顿失,全身筋脉濒临崩溃近乎断裂,她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

    在空中,索伦的木剑对着她的胸前乳首部位,轻轻一挑,仿佛是四两拨千斤。

    “嗖……”

    顿时归芹芍的娇躯,直接飞了出去十几米,直接飞出了比武台。

    “啪嗒……”

    然后,狠狠摔落在地面上,发出无比清脆的响声。

    而索伦落地,木剑点地,身体在空中旋转一百八十度,稳稳落地。

    不远处的酒瓶子,最后一滴红酒滴尽。

    战斗结束,归芹芍在最最华丽的时候,被瞬间秒杀!

    ……

    注第二更八千字送上,为了不吊大家胃口,直接上八千字的大章了。

    今天两更一万二,相当于别人六更了。兄弟们再不给月票,糕点要哭晕在厕所了。(。)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