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九:狠毒索伦!割让领地到手!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8:39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爽!”

    “痛快!”

    这不是索伦的心声,而是在场旁观者的心声。

    如果要选择立场的话,他们全部站在归行负这一边,站在卮离王子这一边。因为,他们要么是贵族,要么是临海城的高阶武士领主,和归行负的利益是一致的。

    但是要论情感的话,他们站在索伦这一边。

    索伦进入临海城仅仅十天而已,但无伦是和卮尤的斗琴,还是和归芹芍的比剑,都彻底震撼了在场所有人。尤其是和归芹芍的比剑,完全是一场奇迹。太惊艳了,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因为索伦用表现打动过他/她们,所以对索伦遭受到的羞辱,还有他的抗争,在场众人无不感同身受。

    尤其是在场的贵族女子,已经完全被索伦的表现给征服了。

    今日的归行负,归芹芍父女,着实上演了最最残忍的一幕。当归芹芍扒开红色嫁衣,露出里面白色寡妇装,诅咒索伦去死的时候。在场许多贵族女子都哭了出来,无不为索伦感觉到心痛。

    甚至在场的男性宾客,也感觉到无比的悲愤。这对男人尊严,是何等的践踏?

    索氏对你可是有天大恩情,你就是这样报恩的?太无耻的,太卑鄙了。

    而此时,索伦念出休书,然后狠狠将这封休书摔在归芹芍脸上。在场所有人,都只觉得之前的悲愤瞬间爆发出来,感觉到无比之爽快。

    如果不是强忍着,很多人几乎要破口喊出一个好字。

    ……

    而归芹芍,则完全仿佛被雷殛了一般,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反应,脑子一片空白。

    怎么会这样?之前父亲说的是结婚之后,直接和离。

    是和离,而不是休弃。更没有索伦当着大庭观众之下,念出休书,如此之巨大羞辱。

    那上面的每一句话。如同锋利的刀子一般,刺向她的面孔,刺向她的心。

    骄纵蛮横,泼辣无礼也就罢了。竟然还有不守妇道,邪僻不正。这完全是对一个女人最大的践踏和羞辱。

    而且,她是何等的美丽,何等的高贵,她艳丽到连王室成员都不敢娶。因为娶妻在贤。纳妾在色。她美丽到男人几乎都不敢正眼看他,所有男人在他面前都会自卑,哪怕身为王室成员的卮尤,在她面前都会不由自主地拘谨。

    尽管,她只是诸侯之女,但是在美貌上,她连卮宁郡主都不放在眼里。

    而自己这样一个绝色美人,索伦的形容竟然是……泼妇。

    对于不守妇道,邪僻不正这种羞辱的言语,归芹芍咬着牙含着血还能容忍。尽管她是冰清玉洁的。连手都没有被男人拉过,但是却说过就算她嫁给索伦,也要给她戴绿帽子之类的言语。

    所以,所谓的不守妇道,邪僻不正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而泼妇这个词,直接击穿了她的心理底线。太耻辱了,太恶劣了。

    而且不久之后,泼妇这个词会传遍整个王国,她归芹芍一辈子都摘不掉。

    索伦为何要如此残忍,如此凶狠?他为什么要这样?

    足足好一会儿。归芹芍的身体才感觉到一点点复苏过来,彻底冰凉的娇躯颤抖着,美眸凝聚所有的仇恨,望着索伦一字一句道“索伦。你今日如此羞辱于我。这一生一世我们都不死不休。不管你到了哪里,就算你死了,我也一定会报复你。我会把今日的耻辱,十倍百倍还给你。”

    然后,她猛地拔出匕首,在雪嫩白玉的手心划了一刀。嫣红的鲜血不断滴落。

    “索伦,我发誓,你是我一生一世的敌人,我一定会报复到你血流尽的那一天。”归芹芍一字一句道,然后狠狠将匕首扔在索伦面前,深深插入地面中。

    然后,她转身离去,离开这个要让她窒息的地方,这个让她无比痛恨的地方。

    ……

    而此时之归行负望向索伦的目光,也几乎要喷火一般。

    因为,之前索伦给他看的,是一份和离协议。所谓的和离,就是和平离婚,和平分手。

    没有想到最后,他竟然用一份充满耻辱的休书,狠狠摔在归芹芍的脸上。

    这会给他的女儿,给归氏的名声,带来何等的伤害?

    他归行负是虚伪,甚至是无耻,但是疼爱女儿之心却是真的。他有三个儿子,却只有一个女儿,完全当成心肝宝贝,捧在手心都怕化掉了,所以才让归芹芍的性格变得如此骄纵蛮横。

    她的女儿从小到大都受尽所有人仰慕,如同众星捧月一般。就算到了王城,依旧有无数的王公贵族子弟围在身边拼命讨好。

    而今日,索伦给她带来如此之伤害,超过她这一生的总和。

    而且,他不知道索伦为什么要这样做?完全是损人不利己啊,把自己的家族往死里得罪很好玩吗?

    “为什么?”归行负颤抖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为何不给一个体面的结果,为何要损人不利己,为何要如此践踏我的女儿,难道就为了出气吗?”

    “对,就是为了出气。”索伦道。

    “蠢货,心胸狭窄的蠢货,目光短浅的蠢货。”归行负厉声道。

    索伦冷冷一字一句道“我的心胸,从来就没有宽广过,我从来都是睚眦必报的。谁要是敢羞辱我,我一定立刻十倍还之,除非他自己杀了我。”

    “疯狗,你这条疯狗。”归行负夫人图灵丝忽然猛地站起来,指着索伦厉声道“你的父亲是一条疯狗,你也是一条疯狗。”

    图灵丝说索隆是一条疯狗,是因为他性格正直无比,宁折不屈。曾经在一场战役中,斩掉了做了逃兵的图灵家族子弟。而图灵陀尽管当众说斩得好,多谢索隆伯爵保住我图灵家族的名声。而实际上,图灵家族已经对索隆恨之入骨了。

    索伦皱眉道“归城主,我父亲对你恩重如山,难道你不管管你的妻子吗?就任由她满口胡言?”

    “我说错了吗?”图灵丝寒声道“你的父亲是一个冥顽不灵的疯狗,所以活该残废了十年。不到六十就已经死了。”

    图灵丝的性格和归芹芍一样,都非常蛮横。平常还能端着贵妇的教养,此时气疯了头,已经完全不顾礼仪了。

    她的这话。瞬间践踏了索伦的底线。

    索伦顿时目光邪恶盯着图灵丝的****,还有双腿之间,冷冷道“图灵夫人,卮离殿下最喜欢人妻,他的那根大鸟。好吃吗?”

    这话一出,图灵丝顿时摇摇欲坠,几乎昏厥。

    而归行负,眼前一黑,无比后悔之前为何不阻止妻子?

    这个小混蛋,真的是睚眦必报,完全是一条喷毒的蛇,你不管说什么狠毒的言语,他都会十倍还之,而且戳中你最怕的那一处。

    今天这话传出去。他归行负不用做人了。

    他知道,王城的很多贵族没有根基,知道卮离王子喜欢人妻,所以献出自己妻子给卮离享用。

    但他归行负是诸侯,拥有强大势力根基的诸侯,不需要做这种下作的事情。而且他很爱自己的妻子,充满了独占欲,就算别的男人多看一眼妻子他都不高兴,怎么可能做出献妻这种无耻之事。

    但是索伦今天这话一放出去,谁都会觉得他说得是真的。归行负真的把老婆送给卮离睡过。

    “滚,滚出我的城主府,这里不欢迎你。”归行负一字一句道。

    索伦道“归城主记住,三日之内。割让给我一块不下两千平方公里的领地,姐姐我们走!”

    然后,索伦带着索宁冰,夜惊羽扬长而去。

    紧接着,所有宾客无声无息地退走得干干净净。

    ……

    整个大厅内,就只剩下归行负夫妻二人。

    此时图灵丝再也忍不住。眼泪汹涌而出,怒吼道“归行负,你去杀了他,杀了他。”

    归行负跌坐在椅子上,一语不发。

    “你这个窝囊废,就任由别人这样欺负你的妻子,欺负你的女儿,你这样男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哪一天我就真的给你戴了绿帽子,省得遭受这不白之冤。”图灵丝暴怒,胸口不断起伏,使得她原本豪硕的双丸几乎裂衣而出一般。

    归行负依旧一声不响。

    图灵丝继续指着丈夫大骂,道“你要是我的丈夫,你要是小芍的父亲,就去杀了他,有任何后果我当着,我图灵家族当着。”

    “嗷……你给我闭嘴。”归行负一声怒吼,猛地一把将妻子按在桌子上,疯一般撕开她的裙子,然后无比粗暴地进入她。

    图灵丝先是破口大骂,然后开始娇喘,开始迎合。

    与此同时,城主府的侍女立刻用最快时间,所有的房门关闭,然后背对过去。

    激情过后,图灵丝慵懒地躺在丈夫的怀里,柔声沙哑道“负,帮我杀了他。”

    “宝贝,不能杀的。“归行负道。

    “为什么不能杀?这小贼如同丧家之犬,比路边的乞丐也高贵不了多少。”图灵丝恶毒道。

    归行负摇头道“你根本不知道,这小贼背后隐隐站着谁。尽管那个人,只是把他当作炮灰和棋子。但一旦让小贼闯过了这一关,那……那真的就金鳞化雨便成龙了。真到了那一天,以那小贼的心性,我归氏家族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这话一出,图灵丝娇躯猛地一颤,尽管她强势泼辣,而且对丈夫颐指气使。但内心很爱丈夫,也非常崇拜,完全相信他的话。

    “那,那这一天一定不会到来的对吗?”图灵丝颤抖道。

    “对,这一天一定不会到来。”归行负冷冷道“我一定会用尽全力,将他彻底打压到死。我不能杀他,但是却可以让他活得猪狗不如,生不如死。”

    图灵丝道“那我们真的要割让一块领地给他吗?”

    “做梦!”归行负冷笑道“小贼固然阴险狡诈,但是在我面前还是嫩了一点。我会给他一块大大的领地的,只不过那块领地唯一的用途,就是做他的坟墓。”

    图灵丝美眸迷醉道“我最喜欢见到你这样狠毒的样子,我们再来一次吧。”

    然后,她如同磨盘一般的大臀猛地坐上去。

    “宝贝让我缓缓,让我缓缓,真不行了……”

    ……

    索伦,索宁冰,夜惊羽带着一百家族武士,就在临海城外露营。

    因为城主府不欢迎他们,整个临海主城他们也呆不下去了,所以只能在城外风餐露宿了。

    “主人,归行负会不会反悔?不割让领地给我们?”家族武士首领索牧问道。

    “不会的,他一定会割让的。”索伦道“只不过,他会割让一块完全意想不到的领地给我。然后自以为得计,要将我彻底困死在那块领地上,使得那块巨大的领地变成我的坟墓。”

    “那我们该怎么办?”索牧道“逼迫他们换一块领地?”

    “不,我一开始要的,就是那一块领地。”索伦冷笑道“半年十五万金币,就从这块领地里面长出来。”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露出完全不敢置信的表情。

    一块两千平方公里的领地,半年能长出十五万金币?这怎么可能?这可是一个行省一年的赋税。

    就在此时,一支上百人的队伍,骑马从临海主城出来,直接朝着索伦而来。

    为首的一个文官,他长得一幅好相貌,身材修长,肤色白皙,一缕美须,端是个中年美男。

    “索伦城主,在下临海城内史言亭一,由我来主持领地割让程序。”中年美男一丝不苟道“请随我来,我带着你去即将割让给你的领地。”

    顿时,索氏的家族武士们神情振奋。

    对于他们来说,领地是一个贵族的命根子。有个领地,就有了根,就有了一切。

    而且,从王城出来之后,他们一直流离失所,无处安家。有了领地之后,就有了家了,尽管这个家还不是天水城。

    索伦带领众人上马,跟着言亭一队伍,朝着东北方向飞驰而去。

    路上,家族武士首领索牧忍不住道“内史阁下,你家主君签订的契约中,割让的领地可不能小于两千平方公里。”

    “放心,不但不会小于两千平方公里,而且远远不止。”言亭一道。

    顿时,索氏家族武士们更加振奋,对于他们来说,领地越大越好,越能够休养生息。

    在他们看来,主君说半年赚十五万金币,召集两万大军,夺回天水城之类完全是不可能的。

    所以,如果有了一块领地,主君可以带着他们休养生息,发展十年,二十年,到时候或许真的能够壮大到夺回天水城的地步。

    结果一行人,一直往东一直往东,到了东边的尽头,前面已经是茫茫大海了。

    “内史阁下,你们割让的领地呢?你们主君可是签过契约的,可是对着天地,对着王室,对着神龙圣殿发誓过的。”索牧怒道。

    言亭一笑道“先上船,再过两个时辰,就知道了。”

    然后,十几艘船驶来,索伦等人上船,朝着东北方行驶。

    足足四个多小时,在海上行驶了一百多里,终于到达目的地。

    下船之后,言亭一指着前面,用讽刺的语气道“索伦城主,您的领地到了,足够大了吧。别说两千平方公里,三四千都有啊。”

    索伦等人,站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

    索牧,夜惊羽等人,彻底惊呆了,这,这就是归行负割让的领地?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两更近万字。最近每天几乎都万字更新,拜求月票,拜求自动订阅啊,诸位老大们。(。)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