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四:满载而归!围杀归芹芍!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8:41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卮亭公爵先是露出惊骇的目光,紧接着怒道“索伦伯爵,你这是在戏耍我吗?”

    超过一百万金币?超过王国一年的赋税?这个世界哪有这样的生意?

    好吧,这个世界有这样的生意,比如卮离旗下的王城金号,因为掌握了发行金票的权力,所以完全称得上富可敌国,掌握的金币甚至超过了户部的公库。

    但是王城金号里的钱又不是卮离一人的,是天下贵族和诸侯的,卮离和卮宁只不过是管理者和最大的股东而已。

    他卮亭公爵也称得上是富可敌国了,可以一年下来,赚个两三万金币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这个世界上一年赚五万金币以上的生意,都完全不存在。所以难怪卮亭公爵生气,感觉到自己受到了愚弄。

    索伦从怀中掏出了一只袋子,然后将里面的盐,缓缓倒在桌面上道“公爵大人,这就是我们要做的生意。”

    “不就是盐吗?”卮亭公爵不屑一顾道“我知道,你所在的乱石岛原本似乎归行负的一个秘密盐场,他抓了几千个奴隶在上面煮盐。不过区区一个盐场,几千盐奴一年能煮多少盐,一百多万斤了不起了。”

    盐确实是一个好买卖,天下任何人都要吃盐,而能够制盐的只有三个国家,怒浪王国,炎帝国,东离王国。

    无他,因为这三个国家沿海,这个世界,没有井盐,没有岩盐,只能靠煮盐。所以只有沿海的国家,才可以煮盐。

    就单单怒浪王国而言,就有大大小小数百个盐场,一年产盐两三亿斤左右。

    这些盐,不但要供应怒浪王国的几千万人口,还要卖给西凉王国和大大小小十几个国家。甚至还有南方的蛮族。

    没错,南方的蛮族也需要吃盐,尽管他们也煮盐,但毕竟是蛮族。生产效率远远不如人类王国。而尽管双方是生死大敌,但只要有钱赚,这个世界上什么买卖都可以做。

    更何况,南方蛮族中有许多宝贵的矿产是人类所没有的,刚好互相交换。

    所以就煮盐这买卖。沿海的郡县,贵族,诸侯都在做。而且这个世界,还没有开启盐铁专卖制度。只要稍稍有实力的,都可以煮盐,包括他卮亭公爵,有两个盐场,而且他和归行负一样,也用奴隶煮盐。

    毕竟,用奴隶煮盐才有足够的利润。真雇佣平民去煮盐,那成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但是有些讲究名声的贵族,还有王国的官方盐场,就只能雇佣专业的盐民。

    所以煮盐是一个好买卖,但是就算一个再大的盐场,一年赚上万金币已经是顶天了。

    整个怒浪王国最大的盐场就在东南行省,直接隶属于总督府,足足大几万亩,几万盐民,一年煮盐也不过千万斤。这产量和中国古代的井盐场都远不能比。

    卮亭公爵问道“你的盐场,有多大?”

    索伦道“暂时只有一万亩,不过只要足够的人,我随时可以开辟出五万亩。十万亩盐场。”

    卮亭公爵呲之以鼻道“你那个荒岛,寸草不生,山上的树木早就被归行负砍完了,到哪里去伐木煮盐?”

    这就是这个时代最大的难题,任何盐场都必须要满足两个条件,有足够多的树林。靠近海边,所以盐场的规模也有了瓶颈。

    卮亭公爵道“而且就算你有足够的树木,就算你开出十万亩盐场,这至少需要几万的奴隶,你上哪弄这么多奴隶?就算有那么多的奴隶,十万亩盐场一年能产多少盐,一千万多斤顶天了,那能赚多少钱?一万金币顶天了。”

    索伦望着卮亭公爵道“我的盐场,十万亩仅仅需要五千盐民就够了。而且产量,不是一千万斤。”

    “不是一千万斤,那是多少?”卮亭公爵道。

    “一亿斤都不止。”索伦道。

    这话一出,卮亭公爵顿时被自己口水呛住了,用力掏了掏耳朵,惊声道“多少?”

    “一亿斤都不止。”索伦道。

    “不可能!”卮亭公爵冷笑道“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我下面就有两个盐场,一万亩盐场产量顶天了也就是百万斤左右,而且至少需要三千盐奴。你十万亩盐田只需五千盐民,产盐过亿斤?完全是痴人说梦,而且你的乱石岛能有几根木头,能煮多少盐?”

    索伦道“我知道公爵大人不信,所以我请您派遣一个心腹,到我乱石岛看一下,就全部明白了。”

    见到索伦的神情完全不似玩笑,卮亭公爵一愕。

    这索伦在王城,可是创造过惊天奇迹,让卮宁和卮离都吃了大亏的,难不成他真的有什么惊天之术?

    可是,一个盐场年产上亿斤盐,也未免太骇人听闻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卮亭公爵问道。

    “当然,我怎敢欺骗公爵大人。”索伦道“事实上,只要有足够多的人,我的盐场可以生产出一亿,两亿斤甚至更多的盐。不仅可以卖给怒浪王国,还可以卖给西凉王国,卖给北庭,卖给南方蛮族。”

    卮亭公爵屏住呼吸问道“你的一斤盐,多少成本?”

    “几乎没有成本。”索伦道“因为,我的盐不是煮出来的,不需要耗木头。”

    这个世界的食盐,直接就是粗盐,只有贵人们用的细盐才需要提纯再结晶。所以,晒出来后直接就可以卖。

    尽管卮亭公爵不敢相信,这个世界的盐竟然是不需要煮出来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在心中进行计算。

    如果,真的能够年产一亿斤,那就是几十亿铜币,那可是足足十万金币了。而如果是索伦说的两亿斤,那可就是二十万金币了。

    而且只要有盐,那有多少,卮亭公爵就能卖多少。

    怒浪王国卖不完,就卖给西凉王国,就卖给北风王国,就卖给南方蛮族等等。

    单单整个中土世界。就有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国家,足足几亿人。

    这么说吧,这个世界只能靠海水煮盐,而且内陆地区咸水湖有屈指可数。盐一直处于比较稀缺状态。以至于卖到百姓手中就到了**十铜币一斤的天价。

    所以只要有盐,不管有多少卮亭公爵就能卖出去。

    如果真有两亿斤,那一年可是赚十几二十万金币,而且这可是长期生意,可以世世代代做下去。

    如此一来。十年就能赚一百多万金币,就真的超过王国一年的赋税了。

    索伦道“公爵大人,这笔生意我只和您一个人做,我负责生产你负责卖,我们两家五五分成。”

    顿时,卮亭公爵几乎无法呼吸了,眼中爆射出无比亮硕光芒。

    “你说的都是真的,没有诓骗我?”卮亭公爵不敢置信道。

    索伦道“您是我的恩人,而且是我在王城唯一的靠山,我怎么敢欺骗你?”

    “嘿嘿。你唯一的靠山可不是我。”卮亭公爵道“可是,我实在难以置信,你那个不毛之地能够年产一两亿斤的盐,真的做梦都无法相信。”

    索伦道“这非常简单,您只需派遣一名心腹,到我的乱石岛看一眼便知道,我一切所言非虚。”

    卮亭公爵闭上眼睛,沉思了足足好一会儿,然后猛地睁开双眼道“我也不派什么心腹了,这么天大的事情。我自己去。”

    索伦一愕,道“这可是要出海的,而且中途可能会遇上归行负的船队,您……”

    “我就不信。归行负敢对我动手?”卮亭公爵冷笑道“就这么定了,我亲自跟着你去乱石岛,我倒要看看,你的盐究竟是怎么出来的?”

    ……

    当天晚上,卮亭公爵就秘密进宫。

    次日,几乎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王城的卮亭公爵宣布。要前往王国东南散心。

    顿时,王城的贵族们欢欣鼓舞,这个祸害终于要走了,尽管只是一阵子。

    而怒浪王国东南的总督,郡守,还有贵族诸侯们,则担心不已,这只害虫可千万不要到我的地盘上来啊,这个王城最大的纨绔,是出了名的贪钱,出了名的难侍候。

    在足足几千精兵的保护下,卮亭公爵乘坐最舒适华丽的大马车出了王城,沿着官道一路往东。

    紧赶慢赶,依旧花了足足七天时间,才到达怒浪王国东北沿海的出云郡。

    之所以选择在这里出海,是因为出云郡难得是卮亭公爵的地盘。这里的郡守左岛近原本是一落魄贵族,完全是靠恬不知耻跪舔卮亭公爵,才一步步爬上出云郡守的位置。

    当然,他的官职也到此为止了,卮亭公爵在政场上的力量就这么大了。

    而且,他在出云郡有两个盐场,需要左岛近的照顾。不过能够坐稳一辈子的出云郡守,他也完全满足,甚至是祖坟冒烟了。

    至于他跪舔卮亭公爵被天下贵族所不齿?哪又怎样,比起荣华富贵,名声算得了什么。

    听到自己的主君要来,出云郡守左岛近又是害怕又是兴奋,早就打点好了一切,准备了最精致的食物,最华丽的庄园,最美的女人,甚至包括他的妻妾。

    就这样,他还唯恐准备得不够周到,一宿一宿睡不着觉。

    结果,卮亭公爵到了出云郡后,完全没有停留,直接登上了富丽堂皇的巨大楼船,带着一支船队浩浩荡荡出海。

    顿时,出云郡守跪在地上几乎吓出尿了,完全魂飞魄散,遍体冰凉。

    “我,我这是做错什么让主君不高兴了?我难道要完了吗?”

    他本来就被所有贵族不耻,唯一的依靠就是卮亭公爵,如果被卮亭公爵抛弃,那他的家族就彻底彻底完了。

    且不说左岛近魂飞魄散地回到郡守府中,吓得躲在被窝中大哭是何等之惊惶绝望。

    卮亭公爵的船队,足足有大小几十艘船,满载着粮食,蔬菜,腌肉,浩浩荡荡驶向了乱石岛。

    航行数百里,一天一夜后,前面的乱石岛已经在望。

    不过,那是什么?乱石岛竟然被围攻了?

    归行负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派兵攻打乱石岛?

    隔着几十里,索伦见到足足几十艘船围着乱石岛码头。

    ……

    准确说是二十五艘船,足足两千名士兵,临海城归氏的水军精锐倾巢而出。

    船上上千弓弩手。正弯弓搭箭对准了岛上。

    而此时,乱石岛的所有武士,盐民几乎倾巢而出,拿着各种格言的武器,和船上归行负的军队对峙。

    索宁冰望着归氏船队。怒道“这是我索氏的神圣领地,任何外人没有得到同意,不得踏上乱石岛半步。”

    “哈哈哈……什么你索氏的领地,只不过是我家丢出来的一根烂骨头而已,也亏得你索氏把这不毛之地当作宝一般。”归氏水军首领冷笑道。

    他是归行负的三儿子归秦仲,是一名高阶武士,也是临海城水军统领。

    索宁冰道“就算如此,你归氏也无权登岛,请速速离去,不然……”

    “不然如何?”归秦仲冷道“就凭着你这上千名阿猫阿狗。也想要挡我几千大军?临海城主府有一名叛徒逃逸了,许多人亲眼见到他逃到乱石岛藏匿起来。你若非心虚为何不让我登岛搜一搜?”

    索宁冰气得娇躯发抖,这归氏真是无耻之由,明明是为了上岛探虚实,却编出了一个如此荒谬的理由。

    顿时,她也不想废话,直接下令道“所有人准备,一旦有人登岛,格杀勿论。”

    “是!”在场所有武士,所有盐民齐声断喝。

    现在岛上仓库中。足足有几百万斤盐,还有盐田之秘。一旦让这些强盗登岛,那这几个月所有的努力,索氏复兴所有的希望。都会彻底毁于一旦。

    而且,这些盐田都是在场所有人,一亩一亩开辟出来了,不知道流了多少血汗,凝聚了他们所有的希望,宁死也不会让强盗抢去。

    所以尽管势力悬殊。但岛上所有人,都不惜拼命一战。

    望着岛上这一千多名拿着木棍和叉子的盐民,归秦仲不屑一笑道“冲上去,凡阻挡我搜寻叛逆者,格杀勿论。”

    然后,几十艘穿拼命地朝着码头冲去。上千名弓弩手,随时准备射出杀戮之箭。

    ……

    “你的领地,遭到强盗了,怎么办?”卮亭公爵道。

    索伦道“能借公爵大人的几千士兵一用吗?”

    “当然。”卮亭道“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岛上的盐场有我的一半,怎么能让强盗染指。”

    索伦道“如果,我们那归行负派来的这些人,杀得干干净净会怎样?”

    卮亭一颤,全部杀光,那……那麻烦可不小。

    索伦道“归行负能够出海的士兵,也就是几千。如果这次杀光了,下次大概再也不会大规模地从海上袭击乱石岛了,算是一劳永逸。”

    卮亭公爵颤声道“你的岛上,真的能产这么多盐?”

    索伦道“是真是假,最多两个时辰后,公爵大人就能见到了。”

    卮亭公爵闭目沉思,犹豫,最后目光变得冰冷决绝。

    “所有军队准备,全速前进,将前面的海盗全部杀尽。”卮亭公爵道。

    “是。”楼船上的军官,齐声喝道“所有舰船加速,所有弓弩手,准备!”

    在黑暗中,卮亭公爵的船队,开始拼命加速,朝着归秦仲船队后方包抄而去。

    ……

    “三公子,如果真的杀起来?怎么办?”一个将领问道。

    归秦仲道“还能怎么办,将岛上的人杀得干干净净,只留下索伦,索宁冰二人活着便可。”

    “可是……”将领道“这毕竟是属于索氏的领地了,我们这样做是违背王国律法的。”

    归秦仲冷笑道“现在索伦如同丧家之犬,不饿死在这荒岛上都不错了,难道还能去王城告状?”

    归秦仲在人群中搜寻好几遍,都没有见到索伦身影。

    索伦这个废物,真到了关键时刻,果然不敢出现了。亏得老爹还一直警告自己,不得他的命令,不得登上乱石岛,要小心他的阴谋诡计。

    父亲有些真是太软弱了,这畜生竟然如此辱我归氏,如此玷污的妹妹的声誉,他竟然也忍得下去?

    这两天,好不容易遇到父亲不在,妹妹归芹芍偷出了父亲的兵符,然后母亲图灵丝出面,他才得以率领临海城两千水军,进攻乱石岛。

    言亭一那个蠢货,竟然几乎吓哭了,阻挡不了自己,竟然立刻骑马离开临海城去向父亲告状。

    等父亲回来,他这边早就完事了,不但乱石岛的虚实全部探明,岛上所有人也全部杀得干干净净了。

    哼,这个家族还是要靠自己啊!

    接着,归秦仲目光望向火光中的索宁冰,真的好美啊,那柔软的身段,那绝美的脸蛋,那种娇柔的气质,完全是男人梦寐以求的恩物啊。

    “索伦,你敢辱我妹妹,今日我就真的玷辱你的姐姐,让你享受一下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惨剧。”归秦仲望向索宁冰的目光,顿时充满了贪婪和狂热。

    “三哥,索伦那个贼子呢?”此时,他耳边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无比的动听,却充满了无比的仇恨。

    然后,一个士兵上前,摘下了脸上的防箭面罩,露出了一张美艳到让人窒息的面孔,不是归芹芍又是谁?

    顿时,归秦仲吓了一大跳,道“妹妹,你……你怎么来了?让父亲知道,他会剥掉我皮的。”

    “我怎么不能来?兵符还是我偷的。”归芹芍穿着一身戎装,望着乱石岛的方向,道“我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今日我一定让索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将他给我的耻辱,十倍百倍还之。”

    接着,归芹芍美丽灼人的大眼睛望向归秦仲道“三哥,接下来你做什么我不管,我做什么,你也别管。”

    归秦仲犹豫了好一会儿,望向岛上索宁冰的目光渐渐变得邪恶,道“好,你对索伦做什么我都不管。不过父亲说过,索伦不能杀的。”

    “杀?我才不会杀。”归芹芍道“这个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种折磨比死亡还要可怕。”

    然后,她直接越俎代庖道“冲上去,将岛上的人杀得干干净净。”

    与此同时,索伦率领着卮亭公爵的船队,在黑暗中如同一只恶魔,朝着归秦仲的船队张开了黑暗的大嘴。

    他还不知道,归芹芍也在这大网之中。

    ……

    注五千多字的大章送上,在酒店写到了凌晨六点,我今天还有事的,呜呜。(。)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