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三一:严奈儿,我来了!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8:44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归行负的三万金币讹诈到手了,加上卮亭公爵预支的两万金币,索伦已经拥有了五万金币。这笔钱,已经足够作为雇佣两万佣兵的预估款了。

    接下来,就是等待王城那边的风暴。

    不论如何,这场风暴都会有一个结果。

    如今卮亭公爵依旧在乱石岛海域悠哉悠哉,但是他心中清楚地知道,他的好日子很快就要结束了。

    他的军队消灭归行负的水军是一定要给一个交代的。

    不能把索伦和乱石岛牵扯进来,那归氏水军攻打乱石岛一事就不存在了,就变成了卮亭军队单方面歼灭了归氏水军,这是一项天大的罪过。

    趁着风暴前的这几天,卮亭和索伦都在为保护乱石岛,做最后的准备。

    无数船只来往乱石岛和出云郡之间。将库存的几百万斤盐运出去,将另外两个盐场的数千盐奴运进来。

    一同运来的,还有无数的粮食,蔬菜瓜果,军备物质。最最重要的,便是守卫那两个盐场的军队。

    乱石岛的守卫力量太薄弱了,仅仅依靠索氏家族的那一百武士,是远远不够的。

    卮亭公爵另外两个盐场的护卫队,加起来足足有近千人,刚好填补乱石岛的武力空缺。

    不仅如此,在卮亭带来的三千水军中,足足有一千多人在军册中被勾掉了名字,就当是和归氏水军的海战中阵亡了。而这凭空消失的一千多人,自然也留在乱石岛,守卫这里的盐场。

    如此一来,索伦的乱石岛,就足足有了近万盐民,两千多军队,势力足足膨胀了近十倍。

    接下来,开凿新盐田反而不是最着急的事情,建设码头,建设城堡。反而是重中之重。

    有了这些军队和新建的城堡,乱石岛虽然称不上固若金汤,但没有五千水军但想要攻破也是极难了。

    归氏水军已经全军覆没了,整个怒浪王国沿海势力。应该没有一家诸侯可以集结五千水军。所以,暂时乱石岛盐场应该是安全了。

    不仅如此,卮亭带来的十八艘楼船中,有十艘也被他一笔划掉漂没,当作是在那天晚上的海战中被击沉了。

    然后。这十艘楼船被重新涂成了黑色,成为了乱石半岛的护卫船队。

    为了乱石岛这惊天的财富,卮亭公爵几乎倾尽所有,包括自己的脸厚心黑。

    ……

    足足十一天后,王城那边的风暴正式爆发了。

    王宫派来的宦官,还有简宁率领的两千骑兵,进入了出云郡城,带来了国王的旨意。

    卮亭公爵离开乱石岛,前往出云郡城领旨。索伦乔装打扮,隐姓埋名。一同前往。

    在出云郡守府中,卮亭公爵跪下接旨。

    旨意中,国王训斥卮亭荒唐不羁,劳民伤财,胆大包天,不仅强闯诸侯海域,在没有看清楚的情形下,擅自攻击诸侯军队,完全是罪无可恕。

    但念在卮亭第一时间就向王城递上请罪书,并向归行负伯爵真诚致歉。所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将其爵位下降二等,公爵变成伯爵。并且命王宫龙卫军,押解卮亭公爵回京。封锁府邸,无限期幽禁。

    不仅如此,出云郡守左岛近也被牵连,剥夺官职,押回王城问罪,因为楼船和水军是他提供给卮亭的。

    而卮亭带到乱石岛所有参与攻击归行负水军将士。将官全部开除军籍,开除士爵之位,贬为平民,押送王城问罪。

    所有士兵全部打散,赶出军队,流放千里,罚作苦役。

    接到这份旨意后,卮亭公爵心脏一颤,遍体冰凉!

    这个惩罚是前所未有的严厉,天下诸侯和贵族联手起来的势力,竟有如此强大吗?逼迫国王下了这道严酷无比的旨意。

    尽管卮亭的船队也不应该闯入归行负的海域,更不应该歼灭归氏水军,必须给诸侯归行负一个交代。

    但是,这个惩罚也未免太过于严苛残酷了。

    不过,遍体生寒之后,卮亭公爵还是长长松一口气。

    起码,乱石岛保住了,那每年十几二十万金币的产业保住了。

    在旨意中,没有半个字提到索伦,也没有半个字提到乱石半岛,就仿佛这次风暴根本和索伦无关。就只是卮亭无理取闹,仗势欺人一般。

    ……

    卮亭马上就要被押解进王城了,在城门之外的驿馆内,他和索伦告别。

    “索伦,见到了吧,感受到了吧。”卮亭公爵道“他们的势力有多么惊人,陛下也不得不退让。换成十年前,天下谁敢对陛下如此不敬,如今竟敢直接欺上头来了。”

    痛苦叹息一声,卮亭公爵颤声道“就只因为一个理由……陛下无子。卮离羽翼已丰,那些贵族和诸侯有了主心骨了,竟然真的借机跳出来了。”

    一旦卮离,贵族阶层,诸侯集团三方势力联合起来,完全是空前的强大,哪怕国王也不得不退让。

    当年在争储大战中,几乎所有贵族和诸侯都支持卮兰。却没有想到卮变从中杀出,笑到了最后。从那个时候,国王和贵族间的矛盾就已经深深种下了。

    卮变继位之后,立刻在贵族中进行了大清洗,使得贵族们风声鹤唳,日夜不安。

    接着他又大量扶植平民精英,分化贵族与诸侯,轻而易举将贵族阶层打的落花流水,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尽管贵族们内心无比痛恨,但也只能捏着鼻子跪在卮变面前唱征服,不敢再有什么二心。

    但是……

    时间一年一年地过去,很快卮变国王五十岁了,却依旧没有子嗣,只有一个女儿。

    而且很快,消息得到了确认,卮变国王有暗疾,不可能再有儿子,不可能再有后代了。

    顿时,一切都变了!

    而此时,被神龙圣殿保护起来的卮离王子。出现在所有人面前,他已经成长起来了。

    于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所有贵族和诸侯都团结在卮离身边。

    然后。所有人都在等着国王卮变死去的那一天。也是从那一天起,国王卮变从攻势,变成了守势。

    尽管所有人依旧畏惧他,依旧跪拜他。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情形已经不一样了。

    一个没有子嗣的国王。几乎就失去了一切。

    “我从公爵降为伯爵,这没什么,关键我手下那支军队的军官,基本上都很难活了。”卮亭公爵道“我会千方百计救他们,但是他们基本上必死无疑了。还有那一两千士兵,会沦为奴隶,日夜劳作,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

    接着,卮亭公爵捂住心脏道“早知道会如此惨烈,我应该将他们名字全部划掉。全部留在乱石岛的。”

    索伦内心压抑得很难呼吸,他也真的没有想到,情形会如此惨烈。

    一贯来隐忍的卮离,一贯来隐忍的内阁,这次竟然没有多少预兆直接爆起了。

    “这一切的牺牲,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卮亭公爵问道。

    索伦道“为了保住乱石半岛的盐场,为了每年十几二十万金币的收益,也是……为了我。”

    “对,这一切牺牲,都是为了我们的事业。我们共同的事业。”卮亭公爵道“然而,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我们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剩下的一切,要由你自己完成了。”

    接着。卮亭公爵递来厚厚的一打金票,道“这里是五万金币,我已经倾其所有,变卖了十几处产业,才凑够这么多,你全部拿去。”

    顿时。索伦猛地一颤,他仅仅只是向卮亭公爵预支两万金币而已,谁知道他竟然变卖家产,凑足了五万。

    卮亭公爵继续道“我原本没有打算这么快就下场的,但是……你的惊天表现打乱了一切节奏,使得我迫不得已提前下场了。你应该知道我代表谁对吗?”

    “知道。”索伦道。

    他当然知道,卮亭当然不是代表他自己,而是他背后的某个至尊主宰。

    如果,把这场斗争比作一个象棋局。

    那在这个棋盘上,卮离一方兵强马壮,有双马,双炮,双車,双士,双像。还有无数的兵卒。

    而索伦这边,目前只有区区三个棋子。索伦是卒,卮亭是马,卮变是老将。

    现在,为了保护索伦这个卒成功过河,卮亭这个马,已经被彻底困死了。

    这场斗争是怒浪王国建立有史以来,最最可怕,最大的一场斗争,一场惊天的风暴。

    卮亭公爵道“我们的敌人远远比我们强大。他们是天下绝大部分的贵族,绝大部分的诸侯,还有一大部分愚蠢的平民精英。我们是以寡敌众,以弱战强,我们要完成的是一个近乎不可能胜利的战斗。”

    索伦点头,他当然知道有多么难,几乎是和整个天下为敌。

    国王无子,他要彻底颠覆王国的传统,乃至中土世界的传统,让女子登基为王。

    这,就是和天下传统为敌,和天下所有贵族为敌。

    而不经意间,索伦卷入了这场惊天风暴中,成为了顶在最前面的那个卒子。

    “三个月后的天水城大战,他们军队不会下场,我们军队也不会下场,一切全部靠你自己了。”卮亭继续道“你要面对的是索汗衣的军队,努尔丹的叛军,还有卮宁一早带到天水城的军队,总共是三万五千大军。”

    索伦点头,记住卮亭公爵的每一句话。

    “天水城之战,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战争,也是我们与世界为敌的第一战。”卮亭公爵道“只能赢,不能输。你知道一旦在天水城之战输了,会有什么后果?”

    索伦道“知道,你们会放弃战斗,彻底认输。卮离王子会顺利继承王位,您会彻底跪下臣服于他。”

    索伦是这边棋盘上,唯一能够过河的卒子。一旦这个卒子被废掉,那这盘棋不用下就直接输了。

    “对!”卮亭公爵道“到那个时候你会死,你姐姐会死,索氏家族所有人,包括乱石岛上所有人,都会死得干干净净。而乱石岛上的那一片巨大基业,也会彻底落入别人手中。”

    甚至,届时连分赃比例索伦都能猜测出来,归行负三成,卮离王子四成,贵族诸侯势力分剩下三成。

    为了活下来,为了保住基业,天水城这一战,索伦只能赢,不能输。

    一旦输了,便是万劫不复之地。

    “那么,一切担子都落在你身上了。”卮亭公爵道“那么,我就要回王城领罪了。”

    说罢,卮亭公爵走出了驿馆,然后举起双手。

    几个宦官上前,用纸张剪成的枷锁,套在他的身上。因为他是王族,不能用真的枷锁,所以用纸枷锁代替,但这已经是莫大之耻。

    然后,四名龙卫提着他肥胖的身体上了一辆四面封闭的马车上。

    “出发。”万骑长简宁一声令下。

    顿时几千精锐骑兵,押送着望不到头的囚车,朝着王城而去。

    在这群囚犯中,卮亭公爵是第一个,出云郡守左岛近是第二个,后面是卮亭军队的所有军官,还有出云郡的文武官员,足足数百人,全部戴着枷锁,关在囚车之中。

    浩浩荡荡的囚犯队伍,在万众唾骂之中,朝着王城而去。

    索伦望着这支队伍,心中几乎难过得无法呼吸。

    而这一切的牺牲,都只是为了一件事情,保护他这个卒子顺利过河。

    ……

    夜幕降临!

    索伦已经彻底改头换面,乔装打扮。他的面孔,涂满了姜液,显露出病态的黄。下巴上,贴着浓浓的胡须,而他的头发,也变成了半灰半白。

    此时,任何人都无法认出他了。他的身边,也不再有夜惊羽。

    单人单骑,朝着西南方向而去。索伦这个卒子,开始过河了!

    而他这个卒子一旦真正过河,就再也没有任何后退的余地,当然也会化身为車。

    接下来,他每一步都只能赢,不能输。

    第一步,在最短时间内,征服严奈儿,从心灵到身体完全征服。

    第二步,将她父亲的银狼佣兵团弄到手,作为他的核心军队。

    现在,他就去找严奈儿,找她父亲的那支无敌佣兵团。

    ……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月票,拜求自动订阅,谢谢大家。(。)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