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零:谜团解开!痴情依旧!索伦归来!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8:48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严奈儿就这样跪在水晶棺材面前,晶莹的泪珠从美丽的眼眸滑落,滴落在父亲严炎的脸上。

    顿时,这颗泪珠瞬间成冰。

    严奈儿用玉手轻轻要拨开父亲脸上的泪珠寒冰,结果刚刚触碰到严炎的脸,她的玉手瞬间蒙上了一层寒霜,仿佛要被冻僵了一般。

    严炎死了没有?

    严奈儿不知道,但是她心中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相信她父亲已经死了。

    严炎此时已经没有了心跳,没有了呼吸。但他的身体却依旧栩栩如生,没有一点腐坏之意。

    他的身体表面看上去一切正常,甚至皮肤依旧紧绷弹力,而且也是正常温度。

    但不知道为何,任何东西触碰到他的身体,就会立刻凝结成冰。

    严奈儿已经试过无数次了,只要触碰父亲的身体,自己的手就立刻被冻住,结上一层寒霜。但是,偏偏父亲的身体始终是正常温度,没有一点被冰封的迹象。

    她找遍了任何资料,也问过了许多人,没有任何人知道答案,为何会这样。

    为何父亲的身体没有任何寒意,但触碰到他的任何人任何物体都会凝结成冰。

    为了救父亲,她已经不知道花了多少金币。也不知道猎杀了多少珍稀妖物,不知道询问了多少大师。

    然而,完全毫无所获。

    别说救活父亲,就连一点头绪都没有,甚至连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而且,她不敢告诉任何人。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父亲严炎出事了,否则整个银狼军团会瞬间瓦解。

    表面看上去,她作为少狼主好像镇住了整个军团,而且她的武功也足够高。

    但,那是因为仗着父亲的威风,一旦让人知道父亲出事了,她严奈儿肯定无法掌握这支军队。

    她没有足够的威信,而且还是一个女人。但父亲一手创下的银狼军团。绝对不能毁在自己的手中。

    所以,每一天她都在苦苦支撑,让自己变得成熟,变得强势逼人。

    为了让这种威严强势显得真实。她不得不时时刻刻都释放出强大的精神力,制造出强大的气场,去镇住那些桀骜不驯的手下,还有那些狡诈凶狠的对手。

    ……

    “父亲,告诉我。我该怎么救你?不管付出任何代价,我都愿意去做。”严奈儿不顾可怕的酷寒,伸手抚摸着父亲的面孔,声音无限的眷恋。

    从小到大,她不欠任何人的,却唯独亏欠父亲良多。

    当时为了和索伦在一起,她将父亲的心伤透了,倔强的她几乎和父亲断绝了父女关系。

    父亲不是嫌弃索伦没出息,而是怕自己受到伤害,所以才坚决反对。

    但自己太天真了。以为凭借美貌和痴情可以让索伦收心。

    但是那个混蛋还是移情别恋了,自己拼命抓得越紧,结果他跑得越快。

    严奈儿擦干自己的泪水,依依不舍将目光从父亲的面孔移开,目光落在墙壁上的索伦画像上。

    这幅画,是她自己画的。

    从小到大,父亲将她当作男孩养大,所以她只会舞刀弄剑,画画这技艺还是索伦教她的。

    而她学会了画画之后,就只画过一幅作品。那就是这个浪荡子索伦。

    画像上的索伦很逼真,那双桃花眼,充满了挑逗,那嘴角的笑容。充满了邪痞。

    他就是这样的人,脸皮又厚,嘴巴又甜,眼睛时时刻刻都在勾人,是典型的坏男人。

    他除了讨好女人之外,其他一无是处。

    严奈儿知道他没本事。知道他花心,知道他不是好人。

    但是……她就是那么不争气,爱上了这样的男人。

    从小到大,她就一直跟着父亲练武,走南闯北,不断厮杀战斗。

    她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这么漂亮的男人,嘴巴这么甜的男人。

    或许是因为她没有恋爱过,或许是因为她太天真,又或者是她这种乖女孩天生就会被坏男人吸引。

    总之,在第十三次将索伦揍得鼻青脸肿之后,她渐渐沦陷了。

    然后,她尝到了爱情的滋味,太甜蜜了,太让人迷醉了,和枯燥的战斗完全不一样。

    整个人,仿佛时时刻刻都是喝醉的,晕晕乎乎的,飘飘欲仙的。

    而那个坏人索伦,真的是天下最好的男友。那么温柔的,那么的甜言蜜语的。

    当他爱你的时候,你整个人仿佛彻底被蜜包裹住了一般,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是甜的。

    他会对你好到极点,把你当成珍宝,小心翼翼捧在手心,万般呵护。

    和他恋爱的时候,严奈儿觉得自己是公主,是天使,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她忘记了刀剑,甚至厌恶了刀剑。

    她整个心思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永远和索伦在一起,嫁给他,为他生儿育女。

    然而……甜蜜来得快,去得也快。

    或许是那段时光太美好,太幸福了,把她一生的幸福都透支了。很快,索伦渐渐地疏远了,渐渐逃避自己。

    她慌乱得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或许是因为她不肯让索伦亲热,他才会冷淡自己。

    她是非常保守的,尽管早已经非君不嫁,但最多只允许索伦牵她的手。

    索伦有一次拼命想吻她,结果还挨了一个耳光。她内心只有一个想法,在新婚之夜,把自己全部献给自己的爱人。

    但是,为了挽回索伦,甚至她开始放下矜持,主动索吻,主动要求亲热。

    然而,之前做梦都想亲近她的索伦竟然退却了,直接逃离了。

    不久之后,晴天霹雳传来,索伦移情别恋,疯狂追求卮宁郡主。

    顿时间,严奈儿仿佛觉得天塌下来了,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为了和索伦在一起,她也父亲都几乎断绝关系了,她也回不了银狼军团了。索伦已经是她的唯一了。

    现在,这个唯一要抛弃自己了,她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也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不知所措的她本能地拿着剑。冲到王城学院去把索伦抓来,当着所有人的面逼婚。

    因为索伦说过,他就是被她的暴力刁蛮索吸引的,每一次她只要动手揍,他都只会乖乖听话。

    其实。她一点都不刁蛮,也不暴力,只不过很多时候,她被逼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忍不住动手。

    她记得很清楚,当剑横在索伦脖子上逼婚的时候,索伦望着她说了一句话“奈儿,我配不上你。越靠近你,我越自贱惭俗,我越感觉到害怕。放开我吧。跟你在一起,我已经感觉不到快乐,只有痛苦了。”

    他的声音,依旧非常温柔。

    她听不懂索伦前面一半的话,但是后面那一半的话,让她完全心碎了。

    他跟自己在一起,竟然感觉不到快乐了,竟然只有痛苦了。那……那自己就算强迫他结婚,又有什么意义。

    伤心欲绝的严奈儿离开了王城,离开了索伦的身边。

    然而因为和父亲严炎已经几乎断绝了关系。所以也回不去银狼军团。

    于是,她无所事事地到处游荡。

    离他越近,就越痛苦伤心,想要远离。

    但是。离他越远,就越是思念回忆。

    或许是她太没用了,明明知道他是一个没出息的男人,明明知道他是一个花心的男人,但还是爱上了他。而且被抛弃后,还依旧割舍不下。无法自拔。

    从索伦身边逃离了几个月后,她再也无法承受思念之苦,非常没出息地回王城了,偷偷地回到索伦的身边,看着那个混蛋为卮宁郡主如痴如狂,而自己在一边心痛如绞。

    或许得不到才是最好的,卮宁不断拒绝索伦,甚至折辱索伦,但这反而让索伦更加如痴如醉。

    而她严奈儿如此痴情,明知道他是个混蛋,还非君不嫁,结果却被他抛弃。

    后来,混蛋索伦为了讨好卮宁,竟然只身前往天魔山脉,寻找上古龙印拓本。因为卮宁说过如果能够得到一片龙印拓本,此生也不枉了。

    索伦是个蠢货,明知道天魔山脉危机四伏,却还是去了。

    而她严奈儿更是个笨蛋,明知道索伦是个混蛋,却还是不放心,也偷偷跟着去了。

    进入天魔山脉后,索伦无知而又疯狂地寻找上古龙印拓本。而严奈儿一直偷偷跟在他的身后,为这个混蛋不知道杀了多少妖物鬼兽。

    有一天,索伦进入了一个古老的洞穴之内,严奈儿在身后偷偷跟随保护。

    然而,整个大山忽然山崩地裂,剧烈摇晃。严奈儿不得不现身,拉着索伦拼命往外跑。

    这是严奈儿第一次在索伦面前出现,当时的索伦,完全惊呆了。

    两人跑出山洞的时候,大山的地震还在继续,无数的飞禽走兽被惊起,几十只狮鹫飞上天空。

    而与此同时,惊天动地的雪崩席卷而来。

    千钧一发之际,严奈儿用尽全力将索伦扔上了一只狮鹫的背上。

    至少在当时,索伦得救了,狮鹫慌乱之下也顾不得索伦,驮着它越飞越远。

    然后,惊天的雪崩狂涌而下,将严奈儿彻底掩埋了,巨大的冲击力,让她瞬间昏迷。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被无穷无尽的积雪封压在这个古老的山洞之内,而且她被雪暴冲击,深受内伤。

    她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了,但是却不是非常绝望,仿佛还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所以,当时她没有任何抗争,就在洞穴里面等死。

    时间一天天流逝,死神一天天靠近。

    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忽然有一天,这厚厚的积雪竟然被挖穿了。

    然后,有一个人出现在她的面前。那就是她的父亲严炎,他足足挖了十天十夜,终于挖穿了几万米厚的积雪,找到了她。

    近两年不见的父亲严炎,变得枯瘦了,原本乌黑潇洒的长发几乎白了一半,还一片杂乱。

    严奈儿当时觉得这是梦,父亲严炎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自己面前。怎么会来救自己?

    而严炎见到严奈儿的第一眼,没有任何责骂,只是面孔一抽,道“好了。在外面玩够了,跟爹爹回家吧。”

    顿时,严奈儿扑在父亲怀中,嚎啕大哭,仿佛要把所有的委屈。所有的难过都发泄出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的她,发现原本飘荡不定的心,忽然安静了下来,充满了安全感。

    她终于知道,不管父亲多么严厉,就算口口声声已经断绝了父女关系,但他始终是这个世界上最爱自己的人。坏蛋男人会变心,爹爹永远不会。

    严奈儿决定,抛下心中的一切执念和爱恋,跟着父亲返回银狼军团。继承父亲的事业。

    然而就在此时,大山再一次猛烈地震,再一次引发了雪崩。

    严炎好不容易挖掘出来的洞孔,又一次被无数积雪彻底被掩埋。而且整个洞穴出口,完全坍塌,无数巨石拥堵。

    无奈之下,父亲只能带着她往洞穴深处走。

    但……谁又知道,索伦一直苦苦追寻,甚至整个天下人都苦苦追寻的上古龙印,就在这万年洞穴的尽头。

    这是真正的天地至宝。每一块龙印拓本上,都蕴含着无比强大的能量。天下人就只听说过,却从未真正见过。

    这天地至宝,龙印石碑。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严炎父女面前。

    父亲取下了上古龙印拓本,交给了严奈儿,说这是她应得的,这是她的缘分。

    然而这个时候,上古龙印的守护亡灵出现了,疯狂朝严奈儿袭来。

    父亲严炎猛地一把将她推开。然后那个守护亡灵疯狂袭向严炎,近乎无穷无尽的可怕能量在她体内爆开。

    于是,严炎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没有心跳,没有呼吸,身体却不腐坏,看上去栩栩如生,任何东西触碰他,就会立刻凝结成冰。

    见到这一幕,当时的严奈儿彻底疯狂,无穷无尽的悲伤,无穷无尽的悔恨,拼命席卷她的心灵。

    她痛恨自己的天真,痛恨自己倔强。如果不是自己无法忘情,愚蠢地跟随索伦来到天魔山脉,父亲严炎也不会……死。

    无法承受这无边无尽的痛苦,她要为父亲殉葬,她要自尽。

    没有任何犹豫,她一头撞在龙印石碑上。嫣红的鲜血,喷溅在上古龙印石碑上。

    然而不知道为何,她竟然没有死,竟然又醒了过来。

    不但没死,她反而变得非常强大。她是一个武道天才,二十一岁就已经到了高阶武士巅峰,最多二十四岁就会突破龙武士。

    然而当她醒来之后,就已经突破龙武士了。

    寻死未成的严奈儿,见到父亲依旧栩栩如生的身体,心中顿时涌起一丝侥幸,或许……父亲没有死?

    于是,她就坚强地活了下来,带着父亲严炎离开了那个万年洞穴,离开了天魔山脉,最终回到了天野城,回到了银狼军团。

    她告诉所有人,父亲严炎正在闭关修炼。这段期间,银狼军团由她执掌。

    就这样,她就变成了银狼军团的少主,她逼着自己强大起来,坚强起来。

    她不再为了自己而活着,她活着只为两个目标,救活父亲,保住银狼军团。

    为了这两个目标,她愿意付出一切,也愿意牺牲一切,甚至包括她自己。

    ……

    严奈儿走到那个石碑的面前。

    这个其貌不扬的石碑,就是上古龙印拓本,就是让天下人都垂涎三尺的天地至宝,是上古神龙留下的印记。

    原本,这龙印石碑上还有许多她看不懂的字符,还有光芒四射的龙纹。但是她自尽昏迷之后再醒来,这些字符和龙纹就全部消失了。

    而她,莫名其妙变得强大了。不仅如此,这几个月来,她的修炼进度完全是突飞猛进。

    但可惜……想要保住银狼军团,单纯靠武功是不够的。

    已经有许多饿狼感觉到父亲出事了,他们在暗处已经亮起了自己的獠牙,很快就要下手了。

    父亲创下的银狼军团,已经岌岌可危。

    为了保住银狼军团,她甚至不得不抛出一个巨大的诱饵,她要挑选一个夫婿,而银狼军团就是嫁妆。

    她的这个诱饵。顿时引起了惊涛骇浪。

    那些本来已经要冲出来的饿狼,暂缓对银狼军团动手了。而是将目光落在严奈儿身上,只要征服了她,不但得到了美人。还得到了银狼军团,这笔生意更加划算。

    当然,严奈儿放出去的话,绝对不是虚言。

    她真的要找一个夫婿,一个足够智慧。足够强大的男人。他还要足够正直,足够勇敢,能帮助自己对抗一群饿狼,保住银狼军团。

    她已经考验好多个青年俊杰了,都让她非常失望。有些人明明很优秀,但不知道为何,她还是失望。

    ……

    严奈儿目光落在索伦画像,喃声道“坏蛋,这个世界还真是不公平。你那么花心,人品那么差。那么没有出息,我却那么爱你。而其他男人,那么英俊,那么强大,那么杰出,我却完全不喜欢。”

    她的玉手划过画像上面孔,道“我不恨你,因为你就是那样的坏人。傻的是我自己,害死父亲的也是我自己,和你无关。”

    “我依旧爱你。但是我已经长大了,不再天真了。所以我会挑选一个优秀的男人,对我好的男人,把自己嫁出去。不是因为我自己。而是为了父亲,为了银狼军团。”

    此时,外面天已经亮了,密室里面的烛火,忽然熄灭了。

    严奈儿娇躯一颤,然后握紧了拳头。对自己道“严奈儿,新的一天又要来了,新的挑战又要来了。你要保住银狼,你要强大,你没有权力天真!”

    她闭上眼睛,再一次睁开的时候。所有的软弱,所有的天真,全部消失不见了。

    然后,强大的精神力气息释放而出,笼罩她的全身,造成强大的气场。

    那个冷若冰霜,强势逼人的严霜,又回来了。

    “父亲,还有……坏人,我几天之后再来看你们。”

    然后,她离开了密室,将密室石门缓缓关上。将自己的软弱纯真,爱情回忆全部关在密室里面。

    踏着强势而又骄傲的步伐,一步一步,拾阶而上。

    此时,太阳已经升起了,最后的期限差不多到了。

    那个叫兰陵的,还有那个叫焚陌的,究竟谁能杀掉血煞,谁能成为自己下一个候选夫婿呢?

    希望他们之中,至少有一个人,不要让自己失望。

    继续一步一步拾阶而上,最后走到了中军楼宇的最高层,俯视整个军营,俯视整个原野。

    现在的她,就是那个艳绝人寰,冷若冰霜,强大无匹的银狼少主!

    美眸瞟向远方,难道那个兰陵和焚陌,都没有得手吗?那就让她太失望了。

    想要成为她的夫婿,就必须经过最严苛的考验。如果一个血煞都杀不了,就更不要妄想保住银狼军团,因为接下来要面对的是最凶恶阴险的毒蛇与饿狼。

    就在此时,忽然一马西来。

    仿佛是那个叫兰陵的粗野汉子,他竟然回来了,手中还挥舞着一个头颅,依稀就是血煞的头颅。

    竟然是他得手了?他武功那么弱,是靠什么杀死血煞的?

    而军营内的袁节也彻底惊呆了,在他看来焚陌有三成可能性杀死血煞,兰陵却毫无成功希望。因为他的修为实在太弱了,他的箭根本对血煞造不成任何威胁。

    但没有想到,就是这个修为弱小的索伦,杀死了血煞。

    ……

    望着兰陵的身影,严霜心中暗道“这个兰陵,就是自己下一个候选夫君了,希望他能通过自己的考验,不要让自己失望。”

    而此时,太阳从东边升起,照射在兰陵的脸上。

    阳光笼罩在他的脸上,顿时白茫茫的一片,彻底看不清楚了面孔,只能看到一片身影。

    严霜猛然发现,这个身影,这个轮廓,竟然和记忆中的索伦,如此的相像。

    顿时,严霜心神失守,心脏狂跳,不敢置信望着兰陵的身影。

    而此时,索伦猛地冲进军营,望着中军楼宇高处的那个绝美身影,高高举起手中头颅,大声吼道“严霜小姐,我已杀掉血煞,特来交上首级!”

    ……

    注第一更六千字送上,写完花三个小时,检查修改花一个小时。然后又天亮八点了。

    兄弟们,月票榜掉到第八了,哭求支援啊!(。)xh:.126.81.50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