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四:疯狂索伦,首战告捷!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02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此时,整个天水城中一共有四支军队。

    第一支,是在卮宁郡主的海量金币支持下,努尔丹等高阶武士领主集结的两万五千大军。

    第二支,是已经彻底效忠于索汗衣的六千城卫军精锐。

    第三支,是归芩渠带来的五千临海城军队。

    第四支,是卮离一早就安插在努尔丹等叛军中的四千秘密精锐,黑衣军。

    也就是说,一个小小的天水城内,如今竟然汇聚了四万大军,足足是索伦军队的两三倍左右。

    索伦作为攻方,敌人作为守方,而且数量只有敌人的一半都不到,怎么看都是一场必败的战争。

    而且,索伦的大军长途跋涉几千里,早已经疲倦不堪。而敌人的军队,完全以逸待劳,坚城在手,占尽了主动。

    如今的天水城内,索汗衣已经占尽了民心。

    在几个月前,索汗衣被无耻刺客暗杀,天水城沦陷,城卫军拼死保护索汗衣杀出了天水城。

    在那一个半月后,索汗衣不顾尚未痊愈的重伤,率领四千军队,重新攻打天水城。

    而他不愧为无敌统帅,而且在天水城有巨大的名望和人心。

    所以尽管叛军有一万多,而且坚城在手。但是在索汗衣攻城的时候,城内的百姓纷纷组成义军帮助索汗衣。

    里应外合之下,仅仅半个月,索汗衣就重新夺回了天水城。

    然后,努尔丹等高阶武士领主,纷纷跪拜投降,重新效忠索氏,当然这个索氏是指索汗衣,和索伦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按说,索汗衣“夺回”了天水城之后,应该立刻去请正牌城主索伦归来的。

    但是在那个时候,隐约有很多风声传出来。

    比如说,刺杀严怒。索汗衣和杨红衣的刺客,不是努尔丹等叛军派的,而是索伦派的。

    接着又比如,索隆伯爵在临死之前。偷偷写了一份遗书,说索伦人品不端,****母妾,和姐姐索宁冰有不伦之情,所以废掉他的继承资格。而努尔丹等人之所以起兵叛乱。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谎言重复了一百遍,就变成了真实。

    索伦名声本来就不好,加上这些无比恶毒的流言,所以他的名声在天水城内,完全是臭不可闻。

    索汗衣夺回天水城后,立刻当作所有人的面,派出了一支军队要去乱石岛迎接索伦回天水城。

    当日,无数百姓堵在城门口,不让迎接索伦的军队出门。

    次日,索汗衣又当着所有人的面。派出了十艘船出海,北上乱石岛迎接索伦回天水城。

    结果,船上的水手自凿舰船,不但所有船只沉默,上面所有的水手也都葬身于海腹。

    当天,天水城码头上哭声震天。

    无数百姓跪在索汗衣面前,请他不要将索伦这个恶魔请回来,否则天水城将永无宁日,所有百姓都将水深火热。

    索汗衣也大哭,跪在所有百姓面前。说义父对他恩重如山,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背弃,更不能任由妹妹弟弟(指索宁冰和索伦二人)流落在乱石荒岛之中。

    又过了几天,索汗衣决定亲自带兵。去乱石岛接回索伦姐弟。

    然后,他最忠诚的武士和士兵,纷纷跪在城主府面前进行血谏。

    七个人自杀,十个人砍掉自己的左手,用鲜血请求索汗衣收回成命。

    然后数万天水城百姓,几千天水城卫军。全部跪在索汗衣面前,请他不要接索伦回来。

    当日,足足几百名武士,将宝剑横在自己的脖子上,一旦索汗衣不答应,就全部当场自刎。

    于是,索汗衣泣不成声,终究妥协,暂时不接索伦回城。

    而后,东南行省总督卮威公爵发出钧旨呵斥索伦,作为城主却长期不在天水城,如此玩忽职守,顽劣不堪。但天水城不可一日无主,所以下令索汗衣暂署天水城代城主一职。

    从此,索汗衣如愿以偿,终于成为了天水城主,尽管只是代城主。

    但是真正的城主索伦,永远也回不来了。等到他死了之后,索汗衣头顶上的这个代字就会彻底抹去了,就会成为名正言顺的诸侯城主。

    所以这一战中,索汗衣可以说是尽得天时,地利,人和。

    当他听到索伦率领一万五千大军兵临城下的时候,他心中涌起的是无尽的兴奋。

    这一刻终于到来了,他终于可以在战场上,将索伦彻底杀死了。

    经过商议,将天水城领地上的四万大军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索汗衣旗下的天水城卫军六千人,和努尔丹的高阶领主军队五千人,总共一万一千人驻守天水主城。

    第二部分,卮宁郡主的四千黑衣军,归芩渠的五千临海军,还有高阶领主的一万军队,一共一万九千人,开赴天狼关。

    第三部分,努尔丹等高阶武士领主的一万军队,分散驻守二十个高阶武士领,主要是防备盗贼强盗趁机而起。

    尽管将四万大军分成三个部分,但是主要战场,甚至唯一的战场会在天狼关。

    这是索汗衣,卮宁,努尔丹,归芩渠,图灵朵五方势力的共识。

    将索伦大军歼灭在天狼关下,不让一兵一卒进入天水城领地,这是一开始就定下来的基调。

    ……

    此时,天狼关的城堡内,战场指挥部的五个人,依旧在争论不休。

    将索伦歼灭于天狼关,不放一兵一卒进入天水城领地,这已经是决定下来的方略。

    而现在争论不休的是,是以逸待劳,等待索伦大军攻打天狼关,还是主动出击?

    努尔丹,归芩渠都坚持出关作战,趁着索伦大军千里跋涉,疲劳不堪,一举歼灭。

    但是图灵朵却认为,应该以逸待劳,用天狼关的险要坚城。流干索伦大军的鲜血。

    而索汗衣甚至认为应该兵分两路,派遣一万军队借道白云郡,绕过天水山脉,到索伦大军的背后。前后夹击。

    三个意见,争论不休。

    而唯一有决断权的卮宁,思来想去,发现三个意见都非常有道理。

    第一个方案,索伦大军经过千里跋涉。疲倦不堪,如果主动出击,应该可以获胜,不过可能是一场惨胜。

    因为,索伦大军以佣兵为主,严炎是佣兵之王,所以这支军队野战极强,但是不擅长于攻打坚城,这是佣兵性质决定的。

    所以第一个方案对卮宁来说,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

    而第三个方案,另外派出一万军队,绕到索伦大军的背后,前后夹击。

    这是索汗衣的方案,确实是制胜之道,而且伤亡最小。

    但是,卮宁却派不出这样一支军队。索伦麾下的六千城卫军,本是非常精锐的一支力量。但是,卮宁却将他们留在天水主城,因为他们毕竟是索氏的军队。索伦又是天水城的真正主人,她担心这支军队派出去会有去无回,被索伦忽悠过去。

    对于索伦蛊惑人心的能力,她是半点都不敢低估的。

    所以。第三个方案也不行。

    第二个方案,坐守坚城,以逸待劳,等待索伦大军来攻,耗尽他的鲜血和兵力。

    这个方案,看上去最最中庸。但是也最稳妥。

    因为,索伦的一万五千大军,长途跋涉二十几日,不知道消耗了多少粮草,而且根本没有补充,最多十几天,粮草就会消耗殆尽。

    天狼关内,粮草无数,时间在卮宁这一边,而不在索伦这边。

    卮宁望向在场四人道“采用第二个方案,以逸待劳,用天狼关的防御工事,耗死索伦大军。”

    ……

    七天之前,索伦的军营中,在场有索伦,严炎,严奈儿,屠岸四人。

    中间的大桌上,摆放着一张地图,这是天水城的地形图。

    索伦手指地图上的天狼关道“这里就是天狼关,进入天水城领地的唯一隘口,险峻无比,易守难攻,几百年前索氏家族就是凭借天狼关和蛮荒峡谷,守住了蛮族部落的劫掠,想要进入天水城,必先拿下天狼关。”

    在场三人点头。

    “所以,敌人一定会将战场放在天狼关,不会让我们一兵一卒进入天水城。”索伦道“为了保持优势,他们会在天狼关驻入两万大军,除了天水城卫军,所有的精锐都会放在天狼关。”

    然后,索伦问道“我军一万五,敌军两万,坐守天狼关,我们攻得下来吗?”

    严炎,严奈儿,屠岸全部摇头。

    攻城需要双倍兵力以上,这是军事常识,并不会因为主帅是严炎就有所改变。

    而且,索伦大军全部是佣兵,拥有极强的野战能力,但缺乏上万大军的作战经验,缺乏攻打坚城的经验。

    索伦继续道“敌人拥有三个作战方案,第一个,趁我们长途跋涉,主动出击。第二个,坐守坚城,以逸待劳。第三个,派遣一支军队,绕到我们背后,前后夹击。”

    索伦道“卮宁,会选择第二个方案,因为最稳妥,损失最小。”

    严炎道“其实,敌军的三个方案都没有错,都能赢!”

    “对。”索伦道“三个方案都能赢,但是敌军主帅卮宁毕竟是女人。心机有余,魄力不足。如果我是敌军主帅,一定会选择第一个方案,将两万五千大军都集结在天狼关,主动出击,不计代价,第一时间将我们歼灭。敌人唯一的劣势,就是优势太大,手里握着一大堆好牌。明明最简单的方法就能赢,但是却想要用最小代价赢。”

    严炎道“那是因为,你这个人是疯子。”

    “对,疯子。”索伦斩钉截铁道“这场战我们优势全无,他们兵力是我们两三倍,粮草无数,坚城在手,人心在握。敌人的三个方案,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无解的。必须要疯才有一线胜机,否则必输无疑。”

    屠岸道“索伦城主,那你准备如何做?”

    “彻底疯起来。”索伦目光狂热道“把整个天水城,变成疯魔的深渊。”

    ……

    天狼关中,双方的近四万大军。正在对峙。

    而在五天之前,索伦改头换面,偷偷潜入到乱石岛。

    此时,他率领着二十艘船。从乱石岛南下。船上有一千多名武士,还有……无数的金币。

    天水城和临海城,全部沿海,乱石岛和天水城沿海,仅仅几百里距离。

    疯狂的索伦仅仅率领着一千多人。从海上登陆天水城领地。

    “我们再往前十五里,到处都是天水城的村庄,小镇。”索伦大声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变为强盗,劫掠每一个村庄和小镇,抢光他们的每一颗粮食,把所有人都赶到一个地方去,那就是天水主城。”

    “每一个地方都有地痞无赖,他们见钱眼开。”索伦继续道“而现在,这些人是我们的盟友。我们带来了天文数字的金币。接下来我们要对这些地痞无赖来者不拒,每来一个人,就给一个金币。总之,我们的目标是,洗劫天水城的每一个村庄,每一个小镇,每一个庄园。把几十万人,全部赶进天水主城,让天水城领地,彻底大乱。”

    听到索伦的命令。索氏的家族武士猛地一愕,这,这太疯狂了吧。

    要知道,这可是他索伦自己的领地和基业啊。如果放在之前。索牧一定会拒绝服从,但是现在他们对索伦已经有彻底盲目的信任。

    “是!”所有人齐声喝道。

    “出发!”索伦一声令下,然后拉上了面罩。

    顿时,这一千多名武士,变成了一千多名海盗,冲入宁静的天水城领地。

    然后。一个又一个村庄被洗劫,一个又一个的小镇被劫掠。

    所有的粮食,全部被堆在一起,付之一炬。

    这支可怕的海盗,只劫钱财,不带任何负重。

    顿时,无数的民众变成了流民,纷纷朝着天水主城而去,只有在那里才会安全,才有活路。

    虽然,足足有一万军队驻守在各个高阶武士领,但是平均每一个领地才有五百人,而且还是二线军队,根本不是索伦这支精锐盗贼的对手。

    而且,索伦一箱一箱的金币打开,踢翻在地上。只要戴上面罩,加入他的劫掠队伍,就可以拿走一个金币。

    这些底层的士兵,还有乡间的地痞无赖,一辈子都没有见过金币,几年都攒不下一个金币。

    现在,只要加入索伦,就能拿到一个金币。

    这个金弹攻势引起的结果,是彻底的疯狂。

    无数的地痞无赖,甚至驻守乡间的二线军队,民兵,纷纷用一块黑布挡住面孔,加入索伦的劫掠队伍。

    短短几天时间,索伦身后的强盗队伍,已经超过了一万多人。

    这股乌合之众,打硬战肯定不行,但是劫掠乡间小镇,却不在话下。

    顿时,整个天水城领地,彻底鬼哭狼嚎,到处都在燃烧,到处都在劫掠,彻底大乱。

    几万,十几万的民众,无路可走,纷纷拖家带口,前往天水主城。

    天水主城内,足足有一万大军驻守,但是没有命令,一个士兵都不敢派出。

    面对汹涌而来的流民,守城军官不敢阻拦,纷纷放流民入城。但是到最后,越来越多,从几万到十几万。

    守城军官赶紧关闭城门,阻止流民继续进入,等待四百里外天狼关的命令。

    ……

    天狼关,此时两军对峙,已经超过了三天。

    严炎的一万多大军,依旧没有攻打关隘,而是一直在构建防御工事。

    天狼关城堡内,五人指挥部疑惑,索伦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已经兵临城下了,却始终围而不打,反而开始筑营了。

    难道他不知道,他的粮草根本支撑不了多久了,这样下去只能等死。

    而就在这时候,一个传信兵冲入了天狼关,跪在卮宁面前道“郡主殿下,索伦率领一万多人,正开赴天水主城,已经十万火急。”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彻底惊愕。

    索伦的一万多大军,不是在这天狼关外吗?他……他哪里来的一万多大军?

    其实,关于大量盗贼劫掠天水城领地的消息,一天半前就有飞鹞传书到了天狼关。但是,在场诸人并没有太当一回事。

    因为,这些乡民死不足惜,天水主城无碍便可。

    现在,竟然冒出了索伦一万多大军,要攻打天水城?

    索汗衣面色剧变,道“我立刻返回天水主城。”

    卮宁点头道“你可要带军队回去?”

    “不,不用一兵一卒,凭着天水主城的守军便可。”索汗衣道“郡主殿下,听我一言,索伦此人无比狡诈,趁着现在天狼关外的敌军营地未稳,立刻主动出击,否则晚矣。”

    “我自有主意。”卮宁道。

    片刻后,索汗衣率领一支亲卫冲出了天狼关,用最快速度奔回天水主城。

    ……

    此时天水主城,已经彻底乱成了一锅粥,无数的流民聚集外城外,根本分不清楚那些是盗贼,哪些是流民。

    而索伦用金币聚集的一万多贼军,依旧如同病毒一般,四处祸害,人数越来越多。

    因为,无数的地痞无赖,纷涌而至,主动投靠。

    此时,这股乌合之众,浩浩荡荡,朝着天水主城而去。

    但是索伦却在几天之前,便混入了流民之中,进入了天水主城。

    此时,已经在城主府外。他的目的只有一个,救出索汗衣的妻子杨红衣。

    ……

    注第二更五千字送上,今天近万字更新,拜求支持啊。(。)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