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八:夺回主城!大开杀戒!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03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唰!”索伦猛地一剑斩下。

    龙金剑无声无息切开脖颈,切口平滑如镜,索汗衣英武的头颅无声无息滚落。

    足足好一会儿,鲜血才喷涌而出。

    与此同时,一股无比强大的龙力能量从索汗衣的尸体中飘出。

    妖星黑洞飞快旋转,拼命地吞噬,吞噬……

    索伦全身筋脉入口张开,吞噬着这股可怕的龙力能量。

    这股能量虽然远远不如龙焰印记,但却是完整的,是一个强大龙武士的完整龙力。

    惊涛骇浪一般的能量,冲击着索伦的全身,使得他全身的肌肤开始变形,仿佛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压力,鼻孔鲜血溢出。

    边上严奈儿微微一愕,他仿佛感受到了一股怪异的能量波动,然后稍稍上前一步,为索伦护法。

    足足一刻钟后,妖星的龙力吞噬才结束。

    索伦身体才恢复了动弹,手中依旧捧着索汗衣的头颅。

    而旁边小船上的杨红衣,一直呆呆地望着索汗衣的无头尸身,整个人仿佛彻底丢了魂魄一般,

    她刚刚醒来的时候,恨不得将丈夫索汗衣碎尸万段。但是等到他真的死了之后,她的心仿佛彻底空了,瞬间万念俱灰,找不到一点点生存下去的希望。

    当然,她不会寻死,她还没有那么脆弱,但是真的找不到任何寄托。

    曾经,索汗衣是她的天地,是她的全部。

    “索伦,你将他葬在义父旁边后,我为他们守灵。”杨红衣道。

    “不。”索伦道“你的人生还很长,不应该如此。”

    杨红衣摇头道“你不懂,对于我来说我的人生已经结束了。哪怕有一天我恢复了行动能力,不再是一个废人,我的人生也没有意义了。”

    索伦道“红衣姐,你们为何不生一个孩子呢?”

    杨红衣道“我想生。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生不出来,不知道是我的原因,还是他的原因。”

    索伦稍稍犹豫道“卮亭公爵告诉我,他有一个小妾。曾经是索汗衣的爱慕者。在卮宁郡主的操作下,这个女人和索汗衣有过春风一度,肚子里面已经有了骨肉,算算时间差不多也应该生了。”

    杨红衣顿时一愕,一下子说不出是愤怒,还是其他。

    索伦道“这个孩子是我索氏的,不应该交给外人来抚养,我会想办法将这孩子带来,交给你抚养成人。我们索氏的血脉,实在太单薄了。”

    杨红衣面孔微微一颤。看了索汗衣的头颅一眼,然后点头道“好。”

    ……

    索伦划动木船,停靠海滩上。

    此时,海滩上密密麻麻站满了索氏城卫军的骑兵,见到了索汗衣的头颅,顿时许多人忍不住眼睛通红。

    这个人,曾经是他们最最爱戴的首领,是他们的偶像。

    索伦望向他们,缓缓道“索汗衣,是一个好的长官。因为他爱兵如子,赏罚分明,战无不胜。”

    这话一出,索氏的骑兵们终于忍不住。泪水滑落。

    索伦继续道“他也是一个好的儿子,我父亲在的时候,他是索氏家族最忠诚的卫士。但是,他不是一个好的家臣,不是一个好的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的弟子。”

    刚才。索氏城卫军的骑兵已经听得清清楚楚了,索汗衣试图谋权篡位。并且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师父,试图杀死自己的妻子。

    索伦道“他是一个无敌的统帅,一个天才的武者,但也是一个有人格缺陷的人。”

    他这是在为索汗衣盖棺定论。

    “他有过功劳,更有过错。但是他死了,俱往矣,现在他只有一个身份,一个死去的索氏子弟,他会葬在索氏的祖坟中,陪伴在我父亲身边。”

    索伦说到这里的时候,在场的将士们已经泣不成声。

    索伦望向在场将士道“索汗衣在最后关头,把你们托付给了我。或者不能说托付,而是交还给我。你们是吃着索氏的饭长大的,你们手中的兵器,家中的粮米俸禄,全部来自我索氏。现在给你们做出一个选择,要么放下手中的兵器,盔甲和战马,就此离去。要么拔出刀剑冲上来杀我,造反弑主。要么,跪下来重新效忠我。”

    顿时,在场静静无息。

    在场的将士,无一不忠诚于索氏家族。甚至,他们世世代代都效忠于索氏家族。

    从小的时候,他们就吃着索氏的粮米长大。他们的父母,祖辈,就为索氏效命。

    只不过在这之前,他们效忠的对象是索汗衣,把他当成了索氏之主,而且还是一个英主。

    现在,索汗衣死了,他们该何去何从?

    对于索伦的情感,他们是非常之复杂的。

    印象中,索伦是一个无能的败家纨绔,这样的主君是他们万万看不上的。

    现在看来,索伦毫无疑问是一个厉害之极的主君,尽管行事狠毒,不择手段。他从一无所有赚到了天文数字的金币,并且拉来了一支一万多人的军队。

    真正大战开始的时候,他竟然抛开了这一万多大军,独自进入了天水城腹地,以一己之力,将天水城搅得天翻地覆,最后甚至用计杀死了无敌的统帅索汗衣。

    不管从哪一方面,他都是一个强大之极的主君。尽管他武功很弱,但是对于一个主君来说,武功是最不重要的。

    拥有一个这样的主君,天水城不要说被人欺负,能不去欺负别人都算好的了。

    面对这样一个主君,他们不亲近,但充满了畏惧。

    但是现在应该怎么办?直接拔出刀剑,和索伦厮杀到底?

    不可能,他们世世代代效忠索氏,此时已经知道事情真相,难道真的造反弑主?

    那么,解衣归田?也不可能。他们是职业武士,职业骑士,除了厮杀便什么都不会了。离开天水城,就会成为流浪武士。难道去十万大山猎杀蛮族人头为生吗?

    于是,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了。

    效忠索伦,效忠他们真正的主君。

    “你们还呆着做什么?”杨红衣冷道“别忘记了,你们的索伦主君在天狼关外还有一万五千大军,这些佣兵是厮杀多年的精锐。对着你们的位置虎视眈眈。”

    这话一出,为首的两个千骑长顿时摘下头盔,单膝跪地。

    “天水城卫军,第一千骑长索丹臣,拜见主君。”

    “天水城卫军,第二千骑长索丹禹,拜见主君。”

    和索牧一样,这二人都是索氏历代家臣,早已经改姓为索。

    非高阶骑士不能做千骑长,非龙骑士不得做万骑长。这两个千骑长。全部都是高阶骑士,是最优秀的骑兵军官。

    索伦将宝剑斜着伸出,顿时两个千骑长上前亲吻他的剑刃。

    从今以后,这两支千骑,彻底效忠于索伦。

    “两个千骑长,集结你们的军队,返回天水主城。”索伦道“天亮之前,夺回天水主城。”

    “是。”两个千骑长道。

    ……

    两刻钟后,两千名骑兵集结,浩浩荡荡返回天水主城。索伦等人就隐藏在这两千骑兵中。

    海边距离天水主城三百多里,等赶回天水主城下,已经彻底天黑了。

    此时城外,那一万多乌合之众已经逃跑得无影无踪。只留下遍体的尸骸。

    “开城门。”第一千骑长索丹臣上前大声道。

    此时,索伦的狮虎兽上骑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穿着索汗衣的金甲红袍,带着老虎面具。

    原本,两位千骑长是想要让索伦假冒成索汗衣进城的,但是索伦不愿意。于是从骑兵中挑选一位身形和索汗衣相似的雄壮男子来假冒索汗衣。

    城门上的守军接着火光往下看了一眼,完全没有怀疑,大声道“索汗衣城主凯旋,打开城门。”

    轰隆隆,巨大的城门打开。

    索伦混在两千名骑兵中,再一次进入到天水主城中。

    顿时,旁边无数流民纷纷跪拜,恭贺索汗衣城主得胜归来,成功击败贼子索伦。

    这个索汗衣,真是一个复杂的矛盾体,既高尚,又堕落,既强大,又弱小。

    进入城主府后,索伦让第一千骑接管了整个城主府的防卫,索牧等一百名家族武士,接管索伦的贴身防卫。

    “传令下去,让天水主城内所有百人长以上军官,来城主府开会。”

    “是!”两名千骑长道。

    紧接着,第一千骑长索丹臣犹豫道“主君,天水主城内的六千城卫军,全部是真正效忠于索氏家族的,要不要臣下对城卫军的高级军官稍作提醒?”

    “不用。”索伦摇头道“有什么事情,一会儿再说。”

    “是。”索丹臣恭声道,然后出去传命,而索伦的家族武士,会跟随他们而去,表示监督。

    ……

    顿时,房内就只剩下夜惊羽,严奈儿,还有杨红衣。

    夜惊羽在书房中兴奋地走来走去,道“主人,我们终于再一次回到天水城主府了,我们终于真正回家了。”

    索伦笑道“还不算,要等真正拿下天水城所有的军队,并且击败卮宁的联军,才算是真正夺回了我索氏的基业。”

    夜惊羽道“一会儿,天水主城的军官来了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此时天水主城内,一共有一万军队,也就是说百人长以上的军官,有一百名。

    这一万大军分为两个部分,其中六千人是效忠于索氏的城卫军,全部都是索汗衣一手带出来的。

    另外一部分四千人,则是努尔丹等人的叛军。

    索伦道“将属于努尔丹等人的叛军军官,全部处死。天水城卫军的军官,愿意效忠我的活下来,不愿意效忠的,全部处死。”

    这话一出,夜惊羽一颤,道“那些叛军军官,完全可以让他们效忠您啊。”

    “我不信任他们。”索伦道“天水城卫军效忠索汗衣,情有可原。但是努尔丹等高阶武士领主军队。完全是**裸的背叛。”

    杨红衣道“索伦,可是……可是他们也是索氏的子民吗,很多人跟随着努尔丹造反,或许是被逼的。”

    索伦道“红衣姐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无辜的。叛军士兵是盲从的,可以活。但是百人长以上军官,没有一个无辜。而且,我也没有时间去辨别他们当众谁是被迫的,最晚后天我就要率领军队南下。从背后攻击天狼关的卮宁联军。所以,我需要在最短时间内拿下天水主城。”

    杨红衣再也没有说话,眼前这个索伦已经不是那个她认识的弟弟了,不是那个偷看她洗澡,天天被他揍的败家子了。

    “索伦你长大了,如果父亲见到你这个样子,一定会非常安慰的。”杨红衣道,望向索伦的目光温柔而又复杂,然后道“惊羽,我有些累了。带着我去休息吧。”

    “好。”夜惊羽推着木头轮椅,和杨红衣出了书房。

    顿时,室内只剩下索伦和严奈儿两人。

    索伦上前,拉着她的小手,轻轻抚摸她被拳芒击中的地方,显得有些垂头丧气。

    “我说过,这次伤得一点都不重,不会透支什么生命的。”严奈儿道。

    索伦点了点头,道“以后,真的希望你不用再动手。你真的不能再受伤了。”

    严奈儿朝他一笑,没有说话。

    不过,接下来索伦的手渐渐有些不对劲了,原本只是按摩肩下的部分。但越来越往下,动作也从按摩,变成了揉捏。

    奈儿惊耸的巨峰被按揉,顿时如同触电一般,娇躯一颤,然后睁大眼睛就这么盯着索伦。

    “我如果再不松开。你就要揍我了对吗?”索伦问道。

    奈儿点了点头。

    索伦讪讪地收回了手,不过奈儿反而轻轻依偎在他的怀中。

    她非常喜欢这种完全情感上的亲昵,对于揉胸摸臀这种事情比较排斥。在她看来,有些事情只能成婚以后再做。

    “你特殊的练功方式,不能让别人看到。”奈儿忽然道。

    刚才妖星吞噬索汗衣龙力的时候,奈儿距离得近,清晰感觉到了索伦身体的变化。

    “嗯。”索伦道,然后忍不住再她菱角一般的小嘴上吻了一口。

    吻着吻着,不由得将舌头伸了进去,纠缠着吮吸着。

    奈儿不堪地瘫软在他的怀中。

    但是紧接着,她忽然睁开眼睛,停止了回应,盯着索伦。

    索伦讪讪然,将手从她惊人挺翘的美臀上收了回来。

    “我不是故意的,完全是本能。”索伦道,但是又贪婪地捏了捏手指,仿佛要回味刚才惊人的滑腻和弹性。

    “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奈儿问道。

    这个女娃,说话真直接啊。

    “父亲的孝期一过,我就娶你。”索伦道“反正我现在身上已经没有婚约了,归芹芍和我和离了,你不会嫌弃我离过婚吧。”

    奈儿盯着索伦,点了点头道“有些在意的。”

    “可是,我没有睡过她啊。”索伦道。

    “不是因为这个。”奈儿摇头道“好了,不说这个了,你需要做什么吗?我为你护法。”

    索伦问道“妖星,这次吞噬了索汗衣的龙力,进行淬体提升修为,需要多长时间?”

    “五个时辰左右。”妖星道“索汗衣的龙力非常强,这次提升会非常巨大。”

    那还是等今天晚上的会议结束之后再进行提升吧。

    ……

    半个多时辰后。

    天水主城内所有百人长以上的军官,接到“索汗衣”的命令后,全部聚集在大会议厅中,足足有一百余人。

    每个人的位置前面,除了一壶茶,一个杯子外什么都没有。

    “索汗衣大人还是那么抠门,连一壶酒都舍不得上。”一个雄壮青年道,言语中对索汗衣也并没有太多的恭敬。

    此人叫努达亥,是努尔丹的亲儿子,是天水主城内叛军的首领。

    “索氏的人,一直都很小气的。”旁边的军官纷纷迎合道。

    在场军官分为两派,完全泾渭分明。

    高阶领主叛军的军官为一派,索氏城卫军的军官为一派,对立而坐,毫无交流,甚至横眉冷对。

    城卫军第一千骑长索丹臣冷道“别忘记了,你们也是索氏的家臣。”

    努达亥冷笑道“索氏的奴才,我们是做够了,以后就不侍候了。现在索伦完蛋了,以后天水主城归索汗衣,下面的领地归我们并且世袭罔替,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接着,他用力捶打桌面道“这索汗衣怎么回事?让我们来开会,自己却久久不到,耍什么威风?索伦那个废物都已经灭掉了,还有什么可商议的。”

    而就在此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然后,一个浑身锦袍金冠的青年男子,缓缓走进了大会议厅。

    他的左后面,跟着一个冷艳到极点的女人。右后边,是坐在轮椅中被推着走的杨红衣。

    毫无疑问,这个青年男子便是索伦了。

    见到索伦的出现,在场所有人完全惊呆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他不是已经死了,不是被索汗衣杀了吗?

    索伦来到努达亥的面前,道“你……是努尔丹的儿子?”

    怒达亥不屑道“是又如何?你就是索伦那个废物,索汗衣搞什么鬼,为何没有杀你,反而将你活捉了?”

    “你这么蠢,怎么还有颜面活在这世界上?”索伦道。

    努达亥虽然脑子不聪明,却是高阶武士修为,远超索伦。听到这话,他顿时暴怒便要动手揍索伦,在他看来索伦肯定是被索汗衣俘虏了,所以才会出现在这里。

    落架凤凰不如鸡,一个废物阶下囚,打死都活该。

    紧接着,怒达亥却发现,自己全身仿佛被禁锢住一般,完全无法动弹。

    严奈儿的一根玉指,轻轻点着他的后颈,使得他一根手指头都提不起来。

    索伦上前一步,拔出黄金匕首,对着怒达亥的脖子,猛地刺入。

    瞬间,这个叛臣首领儿子的头颅,整个被刺穿,匕首从他头顶冒出。

    “咳咳咳……”他颤抖着,一股股鲜血,从鼻孔嘴里冒出。

    仅仅几秒钟后,就彻底毙命!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一万多字更新。真的需要大家鼓舞我低落的心,拜托大家了,谢谢。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