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零:索伦万岁!卮宁喷血!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04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妖星,我这次提升了多少?”索伦问道。

    妖星道“因为这次您提升的是力量和敏捷,所以单论射手修为,您已经是中阶六星。而论剑客修为,您已经是中介三星剑客。”

    索伦顿时喜出望外,尽管这一次突破远不如龙焰遗迹,但是已经比想象中要强很多了。

    而且他还拥有妖星,可以进行N次龙力暴击,最关键的是他还是中阶六星精神师,这才是最逆天的。所以哪怕面对一个高阶武士,他也有一战之力。

    这次的提升完全来自于索汗衣,或许这便是他所谓索氏义子最后一次贡献了。

    索伦离开了静室,走到外面的小会议室。

    “拜见主君。”索丹臣,索丹禹整齐单膝跪下。

    之前他们对索汗衣是没有这种礼节的,基本上就只是弯腰行礼而不用跪下,因为索汗衣只是他们的上司,不是他们的主君。

    索伦招了招手,让他们起来,然后找了一张椅子坐下。

    夜惊羽上前,送上了精致的早餐。

    索伦就用手拿鲜果和乳酪,大快朵颐,一边吃一边喝着羊乳和红酒。

    他早藏很精致,也很乱吃。不但吃奶酪,也吃羊排,不但喝牛羊奶,还要喝酒。

    索丹臣起身,依旧弯腰恭敬道“启禀主君,天水城已经全部拿下。四千叛军被解除武装押解出城,目前正关在北边城卫军大营之内。”

    索伦将最后一口羊排吞下,然后道“走,去看看。”

    ……

    走出了城主府,索伦坐上马车。前往城外。

    此时,整个天水主城内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

    绝大多数的民众并不知道已经变天了,但是隐隐感觉到了一种可怕的气息。因为,昨夜大规模的军队出动。而且还发生了零星的战斗。

    今日一早,城卫军便发布公告,任何民众都呆在家中,不得外出。

    而更加不安的,便是城卫军本身。尽管他们也没有得到非常明确信息。但隐约已经听到了风声。

    只不过,他们是最职业的军人,哪怕心中再有不安,也依旧要服从命令。

    索丹臣稍稍犹豫一会儿,便来到索伦身边道“主君,城卫军的兄弟心中有些不安,您要不要和他们讲个话。”

    索伦摇了摇头道“不用。”

    “是。”索丹臣虽然不理解,但只能服从命令,只是越发觉得索伦高深莫测,而且心中担心。主君对城卫军的偏见是不是已经非常之深了。

    索伦对城卫军有没有偏见?没有。

    相反,他觉得这是一支非常出色的军队,尽管可能单人战斗力上不如严炎带来的那支佣兵,毕竟缺少实战经验。但是在忠诚度上,还有服从性上远远超过佣兵。

    当日索汗衣假装受刺,内外夹击之下,天水主城沦陷。但是城卫军却没有一败涂地,而是有组织地拼死护送索汗衣杀出天水城,而后没有超过半个月,那些走散的士兵便主动归队。重新凝聚在索汗衣身边。

    索汗衣和严怒把这支军队练得非常好,这支军队对索氏的忠诚永远都没有变。只不过,他们选择效忠了索汗衣的索氏而已。

    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卮宁郡主让他们留守天水主城。而没有调去天狼关和索伦大军作战。

    他们现在的不安,一是暂时失去了方向,二是担心自己的命运。

    这支城卫军全部出身于天水城,是绝对的职业军人。家中分有田地房屋,每个月还有一定的俸禄,在天水城领地内。属于比较富足,地位也比较高的人。

    一旦索伦将他们开革军籍,他们就会一无所有。

    ……

    从北门出城几里,便到了天水城卫军的兵营。

    平常时候城卫军大多都在兵营中练兵,只有少数在天水主城内驻扎。但是这段时间大战临近,所以整个城卫军才全部在主城驻防,北方兵营空了下来。

    整个兵营,占地足足上万亩。有专门的马场,射箭场等等。

    单单城堡群,就足足有千亩,仿若一个小型城镇。

    在城堡的校场上,索伦见到了被俘虏的四千叛军,他们每一个人都被缴械,甚至衣衫也被剥掉只穿着单衣,蹲在巨大的校场上,冷得瑟瑟发抖。

    尽管天水城地处南边,并不是天寒地冻,但毕竟此时已经是冬天。

    整个校场周围的高墙上,有上千支弓弩瞄准他们。整个城堡也足足有两千城卫军全副武装看守着他们。只要这群俘虏稍稍有所哗变,就能够在最短时间内被射杀处死。

    “昨夜城卫军伤亡如何?”索伦问道。

    索丹臣道“微乎其微,这些叛军以前都是各自领地的二线民兵,是被努尔丹等人强行武装起来的。这样的军队,城卫军能够以一打几。昨夜的战斗,仅仅一个时辰不到,这些叛军只伤亡了不到两百人,就全部跪地投降了。”

    索伦站在城堡的阳台上,俯视校场上的这四千叛军俘虏。

    很快他就要率城卫军南下天狼关,和严炎大军前后夹击天狼关。这四千叛军俘虏留在后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万一乱起来也是一个麻烦。

    所以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杀得干干净净。

    索伦也确实隐隐有这个冲动,但是理智很快让他压了下去。这毕竟是四千个活生生的人,而且都是自己的子民,他们甚至不是坏人,也不是有心要反索氏,完全是为了拿钱吃饭。

    索伦望向这些叛军俘虏,淡淡道“我,叫索伦!天水伯爵,天水城主,也就是你们要造反的那个主君。”

    顿时,所有俘虏充满不安地望向索伦。目光充满了惶恐,紧紧穿着单衣的他们,更加冻得瑟瑟发抖。

    甚至不仅仅是叛军俘虏,还有城卫军的将士也朝他望来。他们也非常担心自己的命运。

    “所有造反者,都应该被处死。”索伦直接了当道。

    四千叛军俘虏顿时吓得一颤,立刻便要跪地求饶。

    “努尔丹等高阶武士领主,全部要死,叛军百夫长以上。全部要死。十人长,全部要贬为奴隶。”索伦直接了当宣判道“不过作为最底层的士兵,你们懵懂未知,就不用死了。”

    下面四千多叛军俘虏顿时觉得死里逃生,大松了一口气。

    “你们为努尔丹等人卖命,一个月多少俸禄?”索伦忽然问道。

    这些叛军俘虏面面相窥,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每月一个银币。”有一个俘虏小心翼翼道“打战的时候,三个银币。”

    一个银币相当于地球人民币三百块,这个俸禄确实好低啊,难怪努尔丹等人发疯一般。最多的时候召集了三万叛军。

    “最晚后天,努尔丹的其他叛军就要全军覆没了。”索伦用非常轻松的口气道,也根本没有提到卮宁。

    因为,在所有士兵的眼中,这场战争从头到尾都是索伦和索汗衣,努尔丹等人的战争,卮宁郡主是谁他们都不知道。

    “大战结束之后,你们中大部分都就可以回家,该种田种田,该工作的工作。”索伦道“想要继续当兵的。要通过严格的筛选,体质和武艺拔尖才可以继续从军,填补进入城卫军内。因为战后,城卫军会扩编到一万!”

    索伦这段话。不仅仅是说给叛军俘虏听的,更重要是说给城卫军听的。

    果然,听到索伦这句话后,在场所有城卫军完全喜出望外,心中担忧全去。

    城卫军不但不会被消减,反而要扩编。这就代表着他们的饭碗保住了,他们的军籍,粮田都不会被收回。

    “现在城卫军的俸禄是多少?”索伦转头问道。

    “三个银币每月。”索丹臣道“不分战时和平时,都是三个银币,不过有一部分是用粮食兑现的。”

    索伦道“加,以后城卫军的最低俸禄加到五个银币每月。”

    这句话一出,索丹臣等人眼睛猛地一亮,在场所有城卫军士兵狂喜,满脸不敢置信。

    俸禄从三个银币到五个银币,几乎是提了近一倍啊。而且他们在军营中,根本不需要花钱,一年下来能攒一个金币多,能让一家老小都过上好日子。

    一时间,所有城卫军士兵心中的不安消失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狂喜和兴奋。

    至于从效忠索汗衣变成效忠索伦,对普通士兵来说这种转变要容易的多。

    因为索汗衣和士兵们直接接触并不多,而是和军官接触较多,所以百夫长以上的军官对索汗衣的感情和忠诚尤其深。

    这些士兵,效忠的是索氏,而且最最看重的是自己的饭碗和前途。

    旁边的索丹臣心中敬佩不已,索伦没有和城卫军说一句话,但是每一句话都是说给他们听的,简单几句话就让城卫军不安尽去,而且看上去没有半点收买人心的感觉。

    而下面四千叛军俘虏也无比兴奋,他们不但能活下来,而且还可能成为高高在上的城卫军,一个月能拿到三个金币的俸禄,顿时间将旧主努尔丹等旧主抛到九霄云外。

    索丹臣立刻使了一道眼色。

    顿时,俘虏中有一人顿时大声喊道“索伦主君万岁,索伦主君万岁!”

    紧接着,所有俘虏都高喊索伦万岁。

    不仅如此,四千多俘虏齐齐跪下,表示效忠之意。

    反而城卫军的将士们内心是骄傲的,尽管兴奋却不会那么肤浅地表现出来。

    索伦转头,朝索丹臣低声道“给每一个俘虏添一件衣衫,但依旧不要穿暖,每天的粥浓稠一些,但不要让他们吃饱。”

    索丹臣内心振奋不已,因为这是索伦第一次微微侧过脸来和他说话,态度有了一点点亲近。

    此时,他深深感觉到了索汗衣和索伦的区别了。

    索汗衣尽管严苛,但是却和军官们推心置腹,隐约中有一种平等的感觉。

    而索伦主君。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让你看不清也不摸透,但是偶尔间的亲近,也会让你激动不已。受宠若惊。

    所以,索汗衣只能是将军,索伦才是真正的主君。

    事实也是如此,索汗衣最多只能提拔你的军职,而索伦却可以给你田地庄园。给你册封,给你家族带来荣誉和地位。

    “是,主君。”索丹臣激动道。

    索伦道“留下两千人驻守天水主城,剩下四千大军跟着我南下,消灭天狼关内的叛军。”

    “遵命。”索丹臣直接单膝跪下。

    ……

    旁晚时分。

    天水主城外,四千城卫军,全部集结完毕。两千骑兵,两千步兵。

    索伦骑着狮虎兽,来来回回检阅这支军队,每一个被他注视的士兵。都感觉到莫大的压力。

    而他们的战马,也被狮虎兽凝视,微微发抖。

    “天狼关中,有一万九敌军。”索伦道“其中黑衣军四千,努尔丹的叛军一万,归芩渠的临海军五千。”

    在场所有士兵,要渐渐适应索伦的讲话风格了,不煽情,不豪言壮语。

    “而我们也是一万九千人。”索伦道“城卫军四千,严炎大人的银狼军团。一万五千。”

    银狼严炎的大名,在场所有人都听过。因为严炎也是天水城领地出去的,是闻名整个王国的佣兵之王。

    “一万九对一万九。”索伦丝毫不掩饰脸上的刻薄,道“但是在我眼中。敌人的那一万九,完全就如同土鸡瓦狗。军队不是越多越好的,傻/逼就算有一百万,也没有丝毫用处。”

    听到傻/逼二字,在场士兵微微一愕,这个主君还真是个性鲜明啊。

    “废物军队。昨夜你们看到了,四千个叛军一个时辰不到就被你们全部拿下了。”索伦笑道“前天,我花金币雇来一万多地痞大军,被你们的索汗衣大人,一声厉吼就吓尿了裤子,逃得干干净净。”

    这话一出,在场城卫军士兵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像这样的废物,天狼关里面起码还有好几千。”索伦不屑道“区区一万九千军队,还要分成三派,这就是我们要面临的敌人。”

    城卫军原本就没有多少畏惧,此时被索伦这么一说,对天狼关之战,更是没有半点惧怕。

    “那我们的一万九千军队呢?”索伦道“我身边这个女子严奈儿,是严炎大人的女儿。就在两个月前,她率领一千人在西边沙漠中,击败了五万天野城联军。你们没有听错,一千人击败了五万大军。这就是银狼军团,在天狼关下足足有一万五千人。”

    “除了银狼军团,就是眼前的你们四千城卫军。”索伦道“对于你们的战斗力,我不清楚。但是你们自己知道,想要让我知道的话,就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表现给我看,不要丢我索氏卫军的脸。”

    索伦的口气很平淡,却也说得在场城卫军将士热血沸腾。

    和他们并肩作战的是一个传奇的军队,是一支以千敌万的军队。这支军队给他们带来安全感的同时,也带来巨大的压力。你们那么强,我们也不是吃素的,大家就比一比。

    “最后!”索伦竖起手指,道“敌人的一颗头颅,可以换一个金币,绝不拖欠。”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城卫军几乎要疯了。

    一颗头颅一个金币,这,这完全是天价啊,几乎顶得上他们之前两年的俸禄啊,足足是十万大山猎杀蛮族头颅价格的三四倍啊。

    这要是杀个三四个敌军,就直接发家致富了啊。

    在场所有将士,觉得身上的血真的要沸腾起来了,恨不得飞到天狼关去,去收割自己的人头金币。

    “出发,去杀死敌人,去赚取你们的金币。”索伦大声吼道,

    “杀,杀,杀……”

    四千城卫军士气高涨,杀气冲天,浩浩荡荡,席卷南下,朝着天狼关进发。

    “主君万岁!”

    “踏平天狼关!

    ……

    天狼关内,卮宁有些不安,但是又找不到原因。

    每天从天水城的飞鹞传书依旧是正常的,而且最新传来的,都是好消息。

    比如最近的消息,索伦用金币雇佣了一万多地痞无赖攻打天水城,结果被索汗衣一声大喝就吓的屁滚尿流。

    然后,索汗衣率领两千骑兵,追杀数百里,索伦已经必死无疑。

    卮宁还鄙夷,索伦聪明是聪明,但是对于军事完全不懂,所以才会如此狼狈。

    相信现在索伦,要么已经成为索汗衣的剑下之鬼,要么已经沦为阶下囚,受尽****了吧。

    天狼关外的严炎大军,依旧在筑建防御工事。

    两支大军,依旧隔着好几里在大眼瞪小眼,就是不开打。

    距离开战,时间已经过去**天了,索伦大军带来的粮草应该差不多要用尽了。

    最多再过几天,敌人粮草全部用尽后,就会不战自乱。

    严炎不会等到弹尽粮绝那一天的,到时候他一定会被迫攻打天狼关。

    届时卮宁率领的一万九千大军依靠坚城,可以轻易将严炎大军彻底歼灭。

    她想得半点都没错,严炎的佣兵擅长野战,不擅长攻城。一旦真的如同卮宁预料,严炎大军必输无疑,而且死伤无数。

    所以,她卮宁完全是扬长避短,没有丝毫错处。

    她唯一错的地方是,战场是瞬息万变的,一旦失去了战场主动权,就意味着失败。

    而现在的卮宁,早就失去主动权了。

    在她没有第一时间攻击严炎大军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第一步主动权。

    索伦杀掉索汗衣后,她就失去了整个战场的主动权。

    ……

    于是,时间一天天地流失,卮宁依旧在等着严炎大军的粮草耗尽。

    不知道为何,她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重,却完全找不到原因。

    又过了两天半,一个信使冲进了天狼关,嘶声吼道“索汗衣战死,索伦夺得天水主城,正率领大军南下,距离天狼关不足二百里。”

    信使的话刚刚说完,身体就直接从马背上摔下,倒地毙命,背后还插着一支箭。

    这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卮宁只觉得眼前一黑,头昏目眩,然后胸口一阵翻涌,一阵剧痛。

    “噗……”猛地一口鲜血喷出。

    卮宁郡主直接昏厥倒地,人事不省。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依旧更了一万字。兄弟们,拜求支持,我急需自动订阅增添底气。

    拜托了。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