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八:占有卮宁!魔鬼索伦!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08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两更一万多字,拜求支持,自动订阅是我的底气,拜托了。

    另外,前面两章的剧情非常重要,决定以后故事走向,一定不要漏读了。

    ……

    刹那间,卮宁仿佛有些分不清楚现实和梦境之间的差别。

    自从上一次王城学院的毕业大考之后,她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做噩梦。

    好吧,她也分不清楚这到底是噩梦,还是香梦。

    每一次梦境中,索伦都会凌虐她,一遍又一遍地凌虐她。

    每次都会用不同的方式,不同的法子。

    这一切的源头都在于索伦被他弄瞎眼睛,进行盲射而百发百中创造神迹之后,在她耳边说的那句话卮宁,有朝一日我一定会将你先奸后杀。

    从那以后,几乎每一天晚上睡着之后,索伦都会来她的梦中凌虐她。

    这曾经让卮宁痛苦不堪,甚至不敢睡觉。

    为此,她甚至专门去了神龙圣殿的精神师请求帮助。

    然而,精神师说这是心病,并没有太好的办法,总不能为此清洗记忆之类。

    而后,卮宁就渐渐习惯了。

    然而……

    最可怕的不是渐渐习惯,而是渐渐期待,甚至享受。

    因为梦境太真实了,而她一贯来压抑自己,尽管她已经二十二岁了,却从来没有过男女之事。

    她什么都懂,但是从未试过。

    而在这种极度真实的梦境中,那种巅峰的快乐,几乎和现实是一般无二的。

    尽管她一直都在心中否认这一点,但是她不但不害怕睡觉,甚至在睡觉还会专门找来相关的书籍,了解新的知识,好让自己的梦境有新的画面和感受。

    然而,现实就是这样无趣。

    当她不再觉得这种梦境是痛苦折磨,甚至是享受的时候。这种梦境就消失了。

    从每天一次做梦,到三四天一次,最后彻底消失了。

    以至于卮宁有些时候喝酒故意早睡,这种梦境都不再出现了。

    然而现在。这梦境再一次出现了。

    哦不,这比梦境要真实得多,也刺激激烈得多。

    索伦含着她的小粉舌,拼命地吮吸,微微用力地噬咬。

    卮宁的整个人。颤抖得仿佛都要颤栗了。

    距离上一次的梦境有多久了?两个月?还是三个月?

    她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体内仿佛时时刻刻都有一朵火焰在燃烧。

    而最近没有做梦的时间,仿佛每一天都在为这朵火焰添加油,使得火焰燃烧得更加凶猛。

    又仿佛她的身体是一个水库,而**则是洪水。

    自从不再做梦之后,这个坚固的堤坝始终牢牢挡住洪水,不让一点一滴倾泻出去。

    而每一天洪水都在流进,水位都正增加。

    她每一天都在压抑着,不管是**,还是压力。都在压抑累积着。

    压抑到了极致,就想要爆发。

    然而,理智的大坝太坚固了,使得根本无从爆发。

    而现在,索伦凶猛地在这个堤坝挖掘了一个口子。

    顿时,凶猛的洪水疯狂地倾泻而出,那种强烈,几乎瞬间就要摧毁一切。

    索伦感觉到卮宁的身体仿佛着火了一般,酡红色的肌肤真的仿佛被热水烫过一般。

    他更加用力地噬咬吮吸,然后大手直捣黄龙。朝着卮宁的要害袭去。

    卮宁仿佛触电一般,猛地一阵哆嗦。

    ……

    忽然,卮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火热迷离的双眼猛地清醒。然后拼命地挣扎。

    “索伦,你放开我,放开我……”

    但是,她现在已经无力推开索伦了,于是她玉齿用力一咬。

    索伦舌头被咬受痛,然后被卮宁推开。

    然后。卮宁飞快后退,冷声道“索伦,我警告你,如果你敢真的把我玷污了。我保证会将你碎尸万段,会将你的姐姐,你的女人,你身边的所有人全部杀死,全部扒皮抽筋。”

    索伦上前,将湿漉漉的手伸到卮宁面前道“你明明很享受的啊。”

    “放屁。”卮宁冷笑道。

    她明明意乱情迷,为何忽然将索伦推开?

    因为她想起了一件非常要命的事情,她是要嫁人的,她是有未婚夫的。而且对方是一个极度重要的人物,一旦她婚前失贞,后果是极度致命的。

    索伦笑道“可是你现在根本阻止不了我啊,在这里你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这个对白,好像非常熟悉的样子。

    卮宁道“我们谈判,如果你放过我,不毁掉我的清白。我可以让你活着,也可以让你的姐姐活着。”

    索伦道“那我的天水城呢?”

    卮宁道“天水城你就不要做梦了,我们花费了那么大的代价,就是为了天水城作为南下进攻蛮荒平原的大本营。”

    索伦道“那抱歉了,失去了天水城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所以,不如在死之前,好好快活一番。”

    说罢,索伦就如同大魔鬼一般,朝着卮宁逼近。

    而狠毒狡诈的卮宁,反而变成了小白兔一般。

    看着索伦一步步逼近,卮宁拼命夹紧双腿,拼命后退保护自己的清白,很快就被逼到墙角,退无可退。

    “好,好。”卮宁咬牙切齿道“你仍旧可以做天水城主,但只是名誉上的,而且要留在王城伯爵府中。至于天水城,全部交给我们统治。”

    “不行。”索伦冷笑道,上前一步道“我必须是名正言顺的天水城主,至于你们要南下攻击蛮荒平原,我可以支持,但是我要成为南下大军的主帅之一。”

    “做梦,做你的春秋大梦。”卮宁道“这个条件,我死也不会答应。你要强暴我,尽管来吧。”

    说罢,卮宁闭上眼睛,仿佛认命了一般,坚决不退让。

    索伦上前。伸手抓住她的衣衫,猛地便要撕开。

    卮宁吓了一跳,大声道“住手,住手。索伦你这个禽兽,你这个畜生,用这种卑鄙的办法对我这一个女子,算什么英雄?”

    索伦道“我本就不是什么英雄。”

    卮宁道“如果你玷污了我,让严奈儿知道了后果会如何?”

    索伦道“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跪一个月的搓衣板。面对老婆,男人只要舍得一膝跪,还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

    “无耻,无耻……”卮宁几乎咬牙出血,无比愤恨,却又说不出原因。

    索伦又将手钻进她的衣衫,作势要撕开,道“卮宁郡主,你必须快点做决定了,我已经血脉偾张。在这样僵持下去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

    卮宁郡主望着索伦一字一句道“最后的底线,无法逾越的底线。天水主城以北归你,主城以南归我们,包括天狼关,蛮荒峡谷要塞。”

    索伦道“那我岂不是要失去天水城大半的土地?”

    卮宁道“能够保住你的性命和一半领地,已经是你最好的结果了。”

    索伦忽然问道“你为何那么害怕失去清白?”

    卮宁道“我是高贵的郡主,视清白如性命。”

    索伦扁了扁嘴道“别扯了,大家江湖儿女,谁骗得了谁,一开始你毫无抗拒。甚至反应比我还要激烈。”

    “我身负婚约,还要嫁人。”卮宁道。

    “对方是谁?”索伦问道。

    “你问是谁做什么,反正比你高贵一百倍。”卮宁道。

    “是谁?”索伦用力一抓。

    顿时,卮宁一阵哆嗦。差点失守。

    “世界霸主,炎帝国的姬旻殿下。”卮宁道。

    果然是一个大人物啊,一个几乎大到天上去的人物。

    索伦邪笑道“如此一来,你的清白真的很重要,很值钱啊。”

    卮宁色变道“索伦,你什么意思?你休想从我这里再讹诈到什么。”

    索伦道“那我开出最后的底线。我可以让出蛮荒峡谷要塞,但是剩下我寸步不让!”

    “不可能!”卮宁道“区区一个蛮荒要塞能驻军多少,了不起两万。”

    索伦道“你们可以在蛮荒要塞后面建筑城堡和兵营,我把蛮荒要塞北边三十里全部给你们。”

    “不够,不可能。”卮宁冷声道。

    索伦道“那就不要逼我鱼死网破了,你要嫁的可是未来的世界霸主。你的清白难道就这么不值钱?如果你失贞了,这段联姻一定会泡汤,总不能你也去术士那里修补吧。”

    顿时,卮宁气得浑身发抖,几乎要将牙床咬破出血,冷冷一字一句道“索伦,你真无耻,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你更加无耻之人。”

    索伦道“我开始倒数了,等我十个数数完,你还没有答应,就别怪我枪下无情。”

    接着,索伦开始倒数。

    十,九,八,七,六……三,二,一……

    说罢,索伦将卮宁身上的衣衫猛地一撕,瞬间美妙春光全泄。

    “好,好,好……”卮宁目光冰寒,一字一句道“我们只要蛮荒峡谷要塞和天狼关,剩下全部归你。”

    天狼关和蛮荒要塞,是索氏耗费几十年,动用几万人修建的要塞,是抵御敌人从南边侵入的唯一屏障。

    索伦道“怎么又要天狼关了?”

    卮宁道“天狼关就在蛮荒要塞背后,若天狼关在你手中,我们觉都睡不安稳,这是最后最后的底线。”

    索伦想了一会儿道“好,一言为定。我把天狼关和蛮荒峡谷要塞献给卮离,而你们立即退兵,再也不要打我天水城的主意。”

    卮宁的目光无比痛恨,嘴角真的咬牙出血了,一字一句道“好,一言为定。”

    索伦道“空口无凭,签字画押。”

    然后,索伦掏出一卷羊皮纸,在上面写下条约内容。

    天水城主索伦,将天狼关要塞和蛮荒峡谷要塞,以及附属二十里范围领地,租借给卮离殿下三十年。作为交换。卮威公爵立刻退兵,并且以后王室不得再派一兵一卒进入天水城境内。圣约即立,圣殿作保。若有违约,天怨地憎。神龙灭之!

    然后,索伦在上面签上了大名,盖上了天水城主之印。

    “该你了。”索伦道。

    卮宁拿过笔,在条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索伦拿过这个条约,仔仔细细地看了一边。仿佛无比珍视,就仿佛救命稻草一般。

    而卮宁心中松了一口气,见到索伦对条约视若珍宝的样子,她心中不由得一阵冷笑讥讽。

    所谓的条约,是当实力达不到的时候,用一纸契约进行最后的讹诈,并且巩固胜利果实用的。

    当实力足够的时候,直接动用武力去抢好了,谁特么会在乎条约啊?这东西拿来擦屁股都嫌太硬。

    像这种条约,卮宁郡主签一百份都没有问题。等撕毁这些条约的时候,她连眼睛都不会眨动一下。

    现在的索伦,失去了唯一的靠山。卮威公爵的十万大军,随时可以借平叛的名义进入天水城将索氏斩尽杀绝。

    索伦试图用一纸契约保住天水城,实在是太幼稚了。

    等她被释放回到卮威大军中,第一件事就是命令十万大军,开进天水城,将索氏势力斩尽杀绝。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现在是灭亡索氏最好的机会,如果错过。卮宁是无法原谅自己的。

    见到索伦将所谓的保命条约看了一遍又一遍,卮宁冷声下令道“索伦,利用你的卑鄙,你现在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了。立刻释放我。释放图灵朵,释放归芩渠,释放努尔丹所有人。”

    索伦小心翼翼将条约卷起来,道“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者,为了保命,为了保住天水城。我也只能不择手段了。”

    “哼……”卮宁心中鄙夷冷笑,道“现在,立刻,马上放我走,放我们所有人走。”

    索伦举来一个烛火,将条约展开,再珍视地看了一遍道“这是我保命的条约啊,好不容易谈下来了,真是太难了,你们一定要遵守,否则会违背神龙信仰的,会被神龙诅咒的。”

    卮宁道“当然,我们当然会遵守条约,这可是神龙圣殿作保的,别忘了我在神龙圣殿学习了数年,神龙可是我的最高信仰。”

    “太好了……”索伦热泪盈眶道。

    然后……

    索伦将视若珍宝的条约放在烛火上点燃,火焰很快将这份契约羊皮纸吞噬。

    卮宁惊愕,完全不敢置信望着一切。

    索伦费尽心血,才得到的保命条约,在他心中应该价值万金的条约,竟然就这么被付之一炬,烧为灰烬。

    “索伦,你,你什么意思?”卮宁嘶声问道。

    索伦认真道“这羊皮纸太滑了,用来擦屁股擦不干净的。”

    卮宁气得浑身发抖,尖声道“你好不容易才谈下来的保命条约,为何要烧掉?”

    索伦道“我只是和你闹着玩的,谁会相信你们会守约?再说,我一寸土地都不会给你们的,想要我割让天狼关和蛮荒要塞,不可能的!”

    卮宁全身都哆嗦了,不敢置信望着索伦。

    混蛋,这个混蛋竟然如此消遣自己,玩弄自己。

    顿时,她尖声怒道“索伦,我一定会让卮威公爵的大军将你索氏斩尽杀绝,将效忠索氏的男人全部阉割为奴,将所有女人,全部为娼。”

    然而,她只骂到一半就停下来了。

    因为,她面前的索伦开始一件一件脱自己的衣衫,很快就一丝不挂站在卮宁面前。

    “你,你做什么?”卮宁颤抖道。

    “睡你啊,我们早就说好了的。”索伦道“刚才呢,只是前戏而已。”

    卮宁大愕,这个魔鬼,这个魔鬼。

    索伦上前她按到在地,将她的衣衫撕得干干净净,露出她绝妙无双的玉体。

    然后,索伦没有丝毫犹豫,捏住她的脖子,盯着她的双眼,直接长驱直入。

    “啊……”卮宁一声痛呼。

    她价值连城的清白,瞬间毁去。

    宁冰,奈儿,搓衣板我准备好了。

    为了保住天水城,为何保护你们,我索伦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