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一:拯救国王,奇迹之手!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09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卮威公爵派出信使前往天水主城,送来了卮宁郡主的亲笔信。

    在信中,命令索伦立刻释放图灵朵,归芩渠,努尔丹等十九名高阶武士领主。

    此时索伦不在城主府中,索宁冰便按照索伦之前的吩咐,率先释放了归芩渠一人。

    不仅如此,还给索宁冰易容打扮,穿上了索伦的衣衫,垫高了鞋底,假扮成索伦的样子,在临走时候见了归芩渠一面。

    如果是图灵朵,肯定一眼就能识破这个索伦是假冒的。

    但是归芩渠一直到被俘的时候,都没有正面近处见过索伦。

    而且见面的时候,假冒索伦的宁冰正端坐着写信,一边写一边本能地揉腰部的地方,仿佛那里非常酸痛。

    写完之后,宁冰将密信放入信封中,然后用蜜蜡封好,亲手递给了夜惊羽。而实际上,这密信是索伦早已经写好的,索宁冰只是装腔作势在哪里书写而已。

    夜惊羽把密信交给归芩渠道“亲手交给卮宁郡主,不要让任何人看到。”

    归芩渠点了点头,然后夜惊羽送他出了城主府,给他一匹马,放出了天水主城。

    纵马骑出天水城的时候,归芩渠长长松了一口气。

    这次兵败被俘尽管不是他的责任,但却是他人生一个巨大的污点。

    幸好,索伦还没有机会讹诈他,否则真不知道父亲要花费多少代价才能从索伦手中将自己赎回去。

    尽管他和弟弟归秦仲都没有机会继承临海城主之位,但是在未来卮离继位之后的大变中,他还是希望能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的。

    一旦因为自己父亲被索伦讹诈,那他归芩渠的前途,肯定要灰暗许多。

    毕竟自己不是妹妹归芹芍,那是父亲的命根子,闯多大祸都不要紧。

    一路纵马奔驰,一个多时辰后,归芩渠便进入了卮威大军的军营大帐中,见到了卮宁郡主。

    “你见到索伦了吗?”卮宁问道。

    “见到了。”归芩渠道。

    “他当时正在做什么?有什么细节动作?”卮宁问道。很显然她也在担心索伦会不会金蝉脱壳。

    归芩渠道“他正在给郡主殿下写信,而且他好像受伤了,另外一只手不断地揉自己的腰部。”

    这话一出,卮宁顿时脸蛋一热。

    索伦为什么揉腰。她当然知道的清清楚楚,在那一个多时辰内,索伦至少爆发了四次。

    当时疯狂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事后肯定是腰酸欲断的,就比如现在的卮宁。完全是坐立不安。

    “信呢?”卮宁道。

    归芩渠上前,将索伦的密信呈上。

    先看封口蜜蜡,是完好无损的。卮宁拆开信封,拿出里面的密信。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卮宁郡主道。

    顿时,归芩渠退了出去。

    整个大帐内就只有卮宁一人,她才打开密信阅读。

    “宝贝,刚刚分开几个时辰,我已经开始思念你了。思念你的唇,思念你的臀。思念你的紧,思念你的烫,思念你的深喉,思念你的嘶吼。”

    率先印入眼帘的,就是一段流氓不堪的排比句。

    顿时,又勾起了卮宁的回忆,那些疯狂的画面,又涌上她的脑袋,让她的娇躯一阵阵发烫。

    “混蛋,无耻的流氓!”卮宁心中暗骂。然后接着看下去。

    “宁,其实我们还有一种亲热的方式没有尝试,传说中三扁不如一圆,我本来想要试试看的。但是……我实在承受不住了,下次吧,下次我们一定尝试。“

    看完这一段,卮宁几乎忍不住要将这封密信撕碎。

    因为,上面的字句她都懂,甚至能够脑补出画面来。顿时娇躯某处一阵阵收缩抽搐。

    “宁,我知道你不信任我,等到我交出所有人质的时候,你的大军就会进攻我的天水城,届时就是我的死期了。但是,你为何不信任我?是因为我阴险狡诈?没错,我是非常阴险狡诈,为了保护天水城,为了保护姐姐,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当然也包括给你做小三,出卖身体来讨好你。”

    读到这里,卮宁忍不住再次暗骂出声“无耻,无耻之极。”

    索伦的信继续写道“宁,你知道在乱石岛我和卮亭的宦官高宁士是怎么说的吗?我让他带一句话回去,这句话是卮亭,你这个傻逼。”

    卮宁嘴里也不由得默念一句,卮亭,你这个傻逼。

    这种话,念出来都很爽啊,尤其从她这种高贵的王室贵胄绝色美人嘴里念出来。

    “宁,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都日了四五次了,起码也也几年的恩了,你就忍心这样将我置于死地?你就不想我以后天天给你暖床?你就忍心我们未来可能存在的孩子没有了父亲?相信我,我真的愿意帮你,效忠你。”

    “注意,是效忠你卮宁郡主,而不是卮离殿下,我知道他看我不爽,我也看他不爽,我们八字不和。所以我效忠的是你,一年前的我,为了你可以一个人跑到天魔山脉去寻找龙印拓本。未来的我,也一定可以为了你,毁天灭地。”

    “你或许会说,我既然对你那么痴情,早干嘛去了,为何还要和你做对?那是因为,我需要先拿回我的尊严,我必须用我自己的智慧夺回天水城。这样,我才能理直气壮地站在你的面前,这样我才能让你爱上我。这样,我才能理直气壮地将你日掉一遍又一遍。”

    “当然,原本我是想要借用国王的力量,将你和卮离击败,然后将你收服于胯下。但是现在国王将我抛弃了,那么好吧,我就被你收服于胯下好了吧。”

    “宁,不要在试探我,我可以用索氏祖先发誓,一旦你的军队进入天水城半步,那我就只有一个结果,拼死一战。玉石俱焚。宁,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证明给你看,我有多么爱你。”

    这是一封密信。更是一封情书。

    至少,卮宁读完之后,整个内心都是酥麻的,颤抖的。

    甚至,隐隐有一种冲动。立刻骑上马回到天水城去,然后两个人在彻底疯狂一次。

    爱情中的女人,是盲目的,至少百分之九十的女人是这样。而卮宁,正好是另外的百分之十。

    这封情书,让她身体发麻,让她几乎想要忍着火烧火燎的疼痛,再和索伦彻底疯狂一次。

    但是在这之后,她的决定依旧没有变。

    索伦必须死,而且和是否信任完全无关。为了卮离的大业。为了卮宁以后的姻缘,他必须死。

    只有死人才不会开口,她卮宁一定是要冰清玉洁的。

    卮宁已经决定了,等灭掉天水城索氏,杀死索伦之后。她立刻回到怒浪王城找一个术士,修补自己破损的清白。然后服下药物,彻底毁掉自己可能存在的孕事。

    当然,那个术士已经会被她杀掉灭口。

    她要嫁给炎帝国的姬旻王子,这段婚事绝对不能被影响,也不能被破坏。

    “来人。把归芩渠叫来。”卮宁道。

    很快,归芩渠再一次出现在大帐之中。

    卮宁道“我知道你刚刚脱离苦海,但是我要你再次回到天水主城,作为我的使者。你告诉索伦不要耍弄小聪明。想要自救,先释放图灵朵,努尔丹等所有人质。三个时辰内,我再见不到图灵朵等人,立刻下令大军进入天水城,毁灭索氏家族!”

    归芩渠一愕。点头道“是。”

    然后,刚刚逃离囚牢的归芩渠,不得不再次骑上骏马,返回天水城转告卮宁郡主的新条件。

    而卮宁郡主已经下了决定,只要图灵朵脱困,就立刻下令十万大军进发,踏平天水城,灭亡索氏。

    ……

    而此时,卮亭公爵府的密室内。

    索伦道“弄清真相,确定事实,然后……拯救国王!”

    接着,又改口道“尽量拯救国王。”

    卮妍公主道“索伦谢谢你,但是……我已经请了神龙圣殿最好的医道修士,他也是世界上最好的医生,然而他也束手无策,他说父王大概只有不到十天的性命了。”

    卮亭公爵道“索伦,虽然我们依旧心存希望,但已经事实放弃了。国王陛下一旦倒下,那一切都休从谈起。一旦卮离继位,妍儿要庇护于神龙圣殿。而我……大概要献出所有的家产,并且在卮离面前摆尾乞怜,就这样还不知道能不能留得一条性命。”

    说完,卮亭公爵种种叹息一声。

    卮妍道“我们知道,卮宁对你有非常复杂的情感。所以我们选择和你决裂,以你的魅力和智慧,相信能够在卮宁面前得到一席之地,也不用跟着我们陪葬。”

    索伦道“我这个人,非常偏执疯狂的,一旦选择了某件事情,就绝对不会回头的。”

    接着,停止煽情,直接问道“你们确定,国王陛下是中风倒下的?”

    卮妍道“对,是中风。眼睛能够睁开,但是却不能转动,而且全身都无法动弹。我相信,他甚至能够看得见,听得见,但就是完全无法动弹,也不能说话。所以,看上去仿佛人事不省一般。”

    索伦道“如果是中风,那就是脑出血压迫了神经和脑域,使得大脑失去了对全身的控制。”

    顿时,卮亭和卮妍,充满希冀地望着索伦。

    索伦道“立刻带着我进宫,我尝试拯救国王,时间拖得越久,就越是不利。”

    卮妍郡主点了点头道“好,你立刻换上宦官的衣衫,随同我进入王宫。”

    ……

    半个时辰后,索伦换上了宦官的衣衫,跟着卮妍的马车进入王宫。

    此时,王宫之内一切如常。

    尽管关于国王出事的消息,已经渐渐被有心人猜测到,但是在王宫里的每一个都是人精,当然不会表现出什么异常。

    就如同后世的中国,如果某个超级大人物连续很多天没有上新闻联播了,下面人就会想这个人是不是出事了?

    如今,国王已经足足半个月没有露面了。

    当然,因为怒浪王国特殊的政局,加上国王和贵族。诸侯之间关系的冷淡,所以国王并不是天天和大臣们见面的,经常是三五天一次大议事。而有些时候,国王索性就不参加。直接派卮离代表。

    所以在之前,他就出现过七八天没有露面一次,但是从未像现在这样,一次消失半个月。

    国王住的宫殿,在王宫的一座山上。命名为紫玉山。

    这座山,被国王最心腹的宦官守护,任何人都不得入内,除了卮妍公主。

    卮妍公主下了马车,来到紫玉山的入口处。

    入口处,有一个年迈的宦官站在那里,甚至连腰都直不起来了,仿佛一阵风都会被吹倒。

    这是一个让人都看不清年纪的人了。

    “高翁,我想进去看看父王。”卮妍道。

    高翁,索伦立刻想到了一个人。高隐。

    怒浪王朝的宦官,有两个派系,李系和高系。

    李系如今的首领,是卮离身边的李成莲。而高系的首领,则就是眼前的高隐。

    卮宁身边的李竹,是李成莲的义子。而卮亭身边的高宁士,则是高隐的义子。

    这两系的宦官,都是以收义子,义孙形式传承下去的。尽管之前都不姓高,也不姓李。但是拜入门下之后,全部改姓。

    眼前,这个高隐仿佛一阵风就会吹到,形象上远不如李成莲。

    然而。他还有一个名号,那就是怒浪王宫第一高手,甚至是怒浪王城第一高手。

    如果不出意外,这应该是索伦见过武功最高的人。

    高隐立刻双膝跪下,道“拜见公主。”

    卮妍上前,将他扶起。却并不像卮宁一样说出乖巧的话。

    高隐浑浊的目光望向索伦道“这位,便是天水城主索伦伯爵了?”

    索伦弯腰行礼道“后背索伦,拜见高翁。”

    高隐望向索伦的目光竟然露出一丝慈爱,然后没有问什么,直接道“进去吧。”

    索伦跟着卮妍进入了紫玉山,原本想落后半步,但卮妍始终保持和他同步,绝对不领先半步。

    她当然不是为了不让索伦看她腰臀曲线,而是坚持平等之意。

    “刚才高翁看我的样子很奇怪,仿佛……子侄一般。”索伦道。

    卮妍道“令尊年轻的时候,曾经做过我父王几年的侍从。两人一起跟着高翁习武,父王学得很一般,令尊却非常出色,是高翁的得意弟子。”

    索伦一愕,真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段往事。

    来到了紫玉山顶,国王的紫玉宫,就在眼前。

    就如同名字一样,这是一座紫色的宫殿。不过并不大,大约只有几百平米。

    门外,依旧是一个老迈的太监,不过比高隐仿佛稍稍年轻一些。

    “小高翁,我带着索伦伯爵来见父王。”卮妍道。

    小高翁,就是高鱼,高系宦官的第二把交椅。

    高鱼则非常冷酷,一丝不苟地打开门,没有任何交流。

    索伦跟着卮妍进入紫玉宫内,辗转厅堂走廊,来到了最高处的房间内。

    第一眼,就见到了躺在床上的国王卮变。

    他果然已经气若游丝,奄奄一息。

    身体消瘦,睁着眼睛,却一动都不能动。

    他是脑中风,换成地球上的名词就是脑淤血,这个病在现代地球上都极度可怕,死亡率其高。

    而且,唯一的拯救方式就是开颅动手术。

    然而,索伦不是医生,而且以这个世界的医疗条件,开颅动手术必死无疑。

    脑溢血的关键,就是把脑内的积血排除干净,解开对大脑的压迫和冲击。这样才能解开死神之威胁,至于大脑恢复则是比较缓慢的过程了。

    目前看来,国王的病症很严重,但是又有些乐观。

    说很严重,是积血已经压迫了他最重要的脑域,使得他全身都无法动弹,眼球都无法转动。

    说乐观是因为,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却依旧维持生命。

    但是,在这个世界是绝对无救的。因为,没有开颅手术。不过对于索伦来说,却是例外。

    “妖星,你能够进入国王的大脑,将里面的积血全部排出来吗?”索伦问道。

    “可以,轻而易举。”妖星道。

    索伦望向卮妍道“我能救国王,但是需要在国王头颅上刺一个洞,而且我救人的时候,身边不能有任何人。”

    “好。”卮妍直截了当道,完全没有任何犹豫,非常之果决。

    接着,卮妍拔出匕首道“在哪里刺一个洞,多深,多大?”

    索伦指着后脑道“这里,刺穿颅骨,但是不能伤到脑子,四分之一寸直径便可。”

    索伦的话刚刚说完,卮妍的匕首闪电一般刺下。

    瞬间,国王的后脑就被刺出一个洞孔,刚好刺穿颅骨。

    这个女人,做事真是果断啊。

    “我现在可以出去了?”卮妍问道。

    索伦点了点头。

    卮妍离去之后,索伦用匕首划破自己的手指出血。

    然后,将伤口按在国王后脑的伤口上,二者鲜血交融。

    妖星的能量触爪通过鲜血,进入了国王的大脑血脉之内。

    一点一点,将大脑内的积血排出,完全比最精致的手术刀还要灵巧精妙一百倍。

    很显然,他又要再一次创造奇迹了。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月票,拜求支持啊。(。)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