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四:秘会!凌傲绿帽子!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14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今夜的图灵公爵府,人山人海。% し

    仅仅只是卮离侍从的订婚晚宴而已,就几乎将整个怒浪王国的贵族和诸侯一网打尽。

    甚至,所有平民精英的文官,武将,也倾巢而动。

    前来贺礼之人,足足成千上万。

    爵位低,官职低的人,也仅仅只是能够来投一份贺礼,甚至都没有资格上桌赴宴。

    当然,并不是图灵公爵府没有准备,而是这些人有自知之明。

    这次国王下旨公主府成立,发出去了几千份请柬,王国的贵族和诸侯还有平民高官全部一个不拉。

    然而,没有一个人到场。

    而这边凌傲和归芩芍的订婚晚宴,发出请帖的甚至不是卮离,而仅仅只是凌傲和归行负二人联名。

    而且,发出的请帖也很少,仅仅不足二百份。

    所有诸侯一份,还有平民高官一份,至于传统贵族,仅仅只是和图灵家族关系极好的才发出了请帖。

    然而,无数人都不请自来。

    所以,图灵公爵府外的宽阔的道路,足足被马车堵了几里之外。

    这真是莫大的悲哀,莫大的悲凉!

    因为,今夜所有人都要站队,没有中间地带,没有左右游离。

    要么站在卮离这边,要么站在卮妍这边。

    于是,所有人都站在了卮离这边,索伦成为那个孤零零的另类。

    今夜对于归芩芍来说。,是她出生之后最美好幸福的时光。

    她这只美丽的孔雀。完全可以尽情地绽放。

    之前,她仅仅只是临海城的绝对焦点,而今夜她是整个怒浪王国的焦点。

    今夜,她的风头彻底盖过了所有的女人,乃至于至高无上的卮妍公主。

    成千上万个的人争先恐后地给她献上了贺礼。天下所有的诸侯,所有的贵族。所有的高官都来参加她的订婚晚宴。

    她太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了。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她就要询问一下,公主府那边什么情况。

    然而得到的恢复是一模一样的,门可罗雀,空无一人。

    顿时,她变得更加兴奋得意。

    今天晚上的她,也无比之美丽,就仿佛完全绽放的玫瑰一般,艳丽得惊心动魄。让人心神摇曳。

    从晚宴开始到现在,她一直都在舞动。

    和父亲归行负跳舞,和未婚夫凌傲跳舞,和卮尤世子跳舞。

    毫不停歇。差不多已经跳了足足三个小时了,然而她依旧感觉不到半点疲倦,依旧无比的兴奋,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力气。

    今夜,真是她最最幸福的日子。

    她已经不知道和几个舞伴跳过舞了,她实在太美丽了,她身上的亮片水晶长裙实在太迷人了。将她的曲线衬托得太惹火了。

    所以每一个舞伴和她共舞的时候,都是目转神迷,沉醉不已。

    而英俊无比的凌傲,则是晚宴中另外一个焦点,就在今夜,他已经被图灵陀公爵收为义子,而且是对家族财产有继承权的义子。

    他长相英俊挺拔,武功高深莫测,未来前途无量,所以也成为在场贵族名媛的焦点,几乎所有的贵族小姐都争先和他跳舞。

    凌傲正在和图灵朵共舞。

    “你的未婚妻太受欢迎了。”图灵朵道。

    此时,归芩芍的舞伴是一个侯爵继承人,她一边轻盈舞动,一边娇笑不已,艳绝人寰的面孔仿佛会释放出光芒一般。

    凌傲目光闪过一丝不快,他的占有欲很强,不想任何男人触碰他的归芩芍。

    但是,这是订婚晚宴,没有办法的,只有最受欢迎的人,才可以源源不断地接受道邀舞,从严格意义说,归芩芍越受欢迎,他凌傲就越有面子。

    “他只是一个贪玩的孩子。”凌傲道:“成婚之后,她就会如岳母一样,居家贤惠的。”

    图灵丝年轻的时候确实很贪玩,而且和很多贵族子弟传出过绯闻。但是嫁给了归行负之后,就变得一往情深,但要说贤惠那真是无论如何也谈不上的。

    她嫁给归行负后,只怕一顿饭都没有做过,一件衣衫都没有缝过,而且动辄河东狮吼指着归行负的鼻子骂。

    “我姑姑算是贤惠吗?”图灵朵笑着问道。

    顿时,凌傲尴尬一笑,道:“但是,她和岳父大人很幸福,不是吗?”

    “这倒是的。”图灵朵道:“甚至,比绝大多数的夫妻都要幸福。”

    归行负和图灵丝,两个人都专一地爱着彼此,而且生出了四个孩子。

    图灵丝虽然动辄河东狮吼,但是在关键事情上,完全听从丈夫的话。当她尤其蛮横无理的时候,就被归行负狠狠揍一顿屁股,然后日上半个多时辰,就什么气都消了,冷战从来都不超过半个时辰。

    “我和小芩,以后也会和岳父岳母一样,幸福一生的。”凌傲道。

    此时,终于一曲结束了。

    凌傲赶紧走到归芩芍的身边,道:“好了,你都跳了一夜了,休息一会儿吧,要不然等下你又要喊脚疼了。”

    “不,我太高兴了,我一点都不累。”归芩芍笑靥如花,用玉臂勾着未婚夫的脖颈,娇声道:“如果我脚疼,一会儿你要负责给我揉。”

    她此时对凌傲真是充满了亲近的情感,因为今夜的荣耀,全部是凌傲给她带来的。

    她这话说的又娇又嗔,让凌傲的心都要化掉了,但是却板着脸道:“一会儿我没空,有事要忙。”

    而旁边的贵族男子们听到这些话。心中几乎都要妒忌得吐血了,痛恨凌傲不解风情。恨不得冲上来说,我来帮你揉。

    归芩芍如此绝色美丽,她的玉足别说揉,一寸一寸舔都甘之若饴啊。

    “讨厌,人家不想理你了。”归芩芍傲娇道,松开凌傲的脖子。扭开娇躯去拿了一杯红酒痛饮。

    她当然没有生气。今夜她也不会生气。

    “傲,索伦呢?”归芩芍装作漫不经心问道。

    “在卮妍公主府那边,正在进行着无畏的挣扎。”凌傲道:“此时,或许正在进行着所谓的三人会议吧,就如同老鼠窝的三只老鼠,讨论着该如何从洞穴出来,占据人类的宫殿。”

    凌傲的语气很刻薄,他之前是不会这样的,但是今夜他有些忍不住。

    今夜的他。也太得意了,加上喝了一些酒,有些微醺。

    他确实有资格得意,因为他收获了怒浪王国最美的女人。收获了所有男人的妒忌,他的地位得到了所有之人的肯定。

    至于索伦,此时已经成为整个怒浪王国的异类,如同过街老鼠,苟延残喘,时日不多了。

    “你没有给他请帖吧?”归芩芍皱眉道。

    凌傲给索伦发了,而且还发了两份。

    因为。最近他听到了太多索伦的名字了。听到他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以一人之力收获了一万多大军,然后以寡敌众,击败卮宁大军,成功夺了天水城。

    而在凌傲看来,索伦之所以成功,关键在于一点,无耻,不要脸。

    他哪一件事不是靠女人?他哪一件事是靠自己做出来的?

    而且作为男人,最最重要的就是心胸,就是政治眼光和智慧。

    这一点,索伦完全可以用愚蠢拙劣来形容,但凡他有一点点智慧,也不会落到举国公敌的下场。

    所以有些人觉得索伦厉害,他完全不屑一顾,一个没有智慧的人,其他手段再厉害,也是南辕北辙。

    所以,他给索伦发了两份请柬,就是为了让他来这里感受一些过街老鼠的味道。

    就是为了让他清楚地看到,他自己究竟有多么愚蠢,还有他凌傲有何等之风光。

    “怎么,你是希望索伦来,还是不希望他来?”凌傲朝归芩芍问道。

    “当然不希望。”归芩芍直截了当道:“我见到他就恶心,就想要吐。”

    这个答让凌傲极度满意,他原本对归芩芍和索伦的那段短暂婚礼极度在意,就如同扎在心中的一根刺一般。

    尽管,那天晚上索伦和归芩芍,刚刚拜堂成亲就和离了,而且归芩芍还专门穿了一身寡妇装诅咒索伦早死,以此划清界限。

    但,凌傲还是很介意,他要的是百分之百的归芩芍,完整无暇的归芩芍,哪怕是曾经的假婚礼,也让他充满绝对的芥蒂。

    此时,归芩芍说起索伦的口气充满了极度的厌恶,这让他非常解恨过瘾。

    很快,乐曲再次响起了。

    “我要跳舞了,你陪不陪我?”归芩芍娇声道。

    凌傲赶紧上前,他真的不想又来一个男人和归芩芍跳舞了。

    尽管,只是隔着衣衫搂着她的蛮腰,尽管只是握着她带着白丝手套的玉手。

    但他还是受不了,他不想归芩芍被人碰上一分一毫。

    而此时,图灵尘来到凌傲的身边道:“灭索秘会开始了。”

    灭索秘会,当然是灭索伦的秘密会议。

    尽管图灵尘的声音很轻,但归芩芍心脏还是微微一颤。

    凌傲点了点头,离开了舞会大厅,前往图灵公爵府城堡的最高会议室。

    紧接着,图灵尘来到图灵朵身边道:“去你的闺房,那里有一个人等你。”

    图灵朵面色一变道:“什么意思?”

    “去相亲。”图灵尘道:“你的未婚夫在那里等你,你不是想要知道他是谁吗?去了就知道了。”

    图灵朵怒道:“相亲就相亲,为何要放在我的闺房中?难道在客厅中,在花园中就不可以吗?为何一定要到我的闺房?”

    图灵尘道:“那是因为想要告诉你,这段婚约不可拒绝,而且在你的闺房相亲。是你未婚夫的意志。”

    顿时,图灵朵面色苍白。

    这个世界就这么残忍吗?哪怕是自己的家人。也如此之冰冷无情?

    自己只不过输给了索伦,就这样被践踏尊严?

    当然,不仅仅是自己,她已经听说了,卮宁的结局更加悲惨。好歹她还有自由,而卮宁已经被囚禁在一个不足十几平米的房间之内。不得外出一步。

    然后。她踏着沉重冰凉的脚步,走向自己的闺房,就如同一件货物一般,等待一个陌生男人的挑选。

    舞会在继续,但归芩芍有些心事,却又不知道是什么心事,难道是听到了图灵尘的那句灭索秘会?

    可是,如果索伦死了,她应该会欢天喜地吧。因为索伦是她这辈子最大的仇人。

    她做梦,都想着索伦惨死。

    不过很快她就将一切抛之脑后,既然想不清楚,就不要去想了。及时行乐最重要。

    享受眼前的欢乐时光,享受眼前这个贵族男子无比爱慕,神魂颠倒的目光吧。

    现在,和她跳舞的这个男人,仿佛依稀是炎帝国的一名诸侯继承人。

    炎帝国和怒浪王国互派使节,眼前这个面目柔和的男子,便是炎帝国驻怒浪的使节之一。

    而这男子已经彻底被归芩芍迷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话都说不出来半句,心脏已经仿佛要跳出胸腔了,那双眼睛甚至连直视她脸蛋的勇气都没有。

    归芩芍和严奈儿一样,那种艳丽真的光芒四射,让人无法直视。

    “贵使认识我的兄长吗?”归芩芍轻描淡写道,享受着对方惊慌失措的神魂颠倒。

    “认,认识”这位炎帝国的使节结巴道:“归秦必公子的名声,在我炎京不绝于耳,不论文才武功,都惊艳众人。”

    归秦必,归行负长子,临海城主毫无争议的继承人,今年二十六岁,因为天赋出众,所以和众多王族子弟一起在炎京神龙圣殿学习。而且,还兼任怒浪王国驻炎帝国的使馆的第一武官。

    他仅仅只是诸侯之子,却可以和卮宁,卮妍在炎京圣殿一起学习,可见其地位和天赋。

    所以,尽管他长期不在临海城中,但不管是归芩渠还是归秦仲都不敢对世子之位抱有任何野心。

    就在归芩芍享受着眼前这个男人神魂颠倒目光的时候。

    忽然

    整个舞会直接静寂下来。

    先是所有人都停止了跳舞,接着乐曲声也莫名其妙地停了下来。

    然后,所有人的目光都朝门口望去。

    只见到一个俊美无匹的男子慵懒地走了进来。

    见到这张面孔,归芩芍脸蛋瞬间变色,心脏猛地纠起。

    来的人当然是索伦,目前的天下公敌,在场所有人的异类,天下最年轻的诸侯。

    归芩芍只觉得脑袋一白,一下子失去了反应。

    索伦走进宴会大厅,举着请柬道:“我有请柬的,还是两份,不是不请自来的恶客人啊。”

    没有人应他,寂静无声。

    索伦笑道:“大家为什么停下来啊?继续啊,歌照娼,舞照跳,就当我不存在一样。”

    然后,乐曲声继续响起。

    所有人继续翩翩起舞。只不过索伦所过之路,那些贵族纷纷避让,仿佛他有瘟疫一般,一旦被他沾上就甩不脱了。

    这就是党同伐异,这就是站队。

    索伦作为卮离的敌人,这些贵族在公众场合连和他寒暄一句都不敢。

    索伦来到归芩芍面前,朝着她的舞伴道:“能够让我和准新娘跳一曲吗?”

    那个炎帝国的贵族子弟尽管不舍,但却是老实人,非常有礼道:“当然。”

    索伦直接握上归芩芍的玉手,搂住她的蛮腰,开始翩翩起舞。

    归芩芍整个娇躯,几乎都是僵硬的,绝美的脸蛋没有任何血色。

    今天晚上,是她最美好最荣耀的时光,她最最不喜欢见到的人,就是索伦。

    因为,索伦是她的噩梦。最关键的是,她害怕索伦说出一些秘密,毁掉她此时的荣耀时刻。

    “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归芩芍冷道。

    “可是,你的未婚夫连着两份请柬让我来,我真是盛情难却啊。”索伦道:“不过你为何不欢迎我的?”

    “我恨不得你去死。”归芩芍道:“你很快就死定了,现在他们就在开秘会,怎么弄死你。”

    这个女人真有意思,一刻钟前听到的秘密,现在就说出口了。

    “你胸变大了,屁股也变大了。”索伦道:“可不要再大了,你的母亲屁股大得和磨盘一样,也就是你爹受得了。”

    归芩芍脸蛋瞬间红透了,勾起了某些不堪的忆,顿时怒道:“闭嘴,你现在如同丧家之犬,我只要一声命令,就可以将你打出去。”

    “今天晚上你很得意啊,风头盖过了卮妍公主。”索伦道:“你爱凌傲吗?”

    “我当然爱他。”归芩芍道。

    “不,你是爱他给你带来的荣耀吧。”索伦道:“你爱的是万众瞩目的感觉,是无数人众星捧月的感觉。这一切,你觉得是凌傲给你带来的。”

    “是又如何?凌傲在未来几年内,就会成为王国人臣之首,而你则活不过春天。”归芩芍冷道:“我不管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请你立刻离开。”

    “你在害怕什么?”索伦问道:“害怕我说出我们之间的秘密,害怕我说出你的那层膜是术士做出来的?害怕我告诉凌傲,你的贞操早就被我毁了,他早就被我戴了绿帽子?”

    这话一出,归芩芍脸色煞白,索伦确实说中了她内心最最害怕的事情了。

    今天晚上是她最荣耀的时光,最幸福的一夜。

    然而一旦索伦将她失贞被强暴一事说出,那一切荣光都会毁掉,她和凌傲的婚约也一定泡汤,她也会成为笑柄。

    一旦这样的事情发生,后果她完全不敢想象。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索伦道:“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我怎么可能对你那么绝情呢?”

    归芩芍脸蛋又一红,恨不得一口啐在索伦脸上,低声道:“无耻。”

    索伦继续搂着她跳舞道:亲爱的,我来只有两件事情,第一件,就是让你想清楚,你确定你真的爱凌傲吗?”

    “闭嘴。”归芩芍道:“我当然爱他。”

    索伦道:“第二件事,我约你明天下午在花雨阁见面,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秘密私会。”

    归芩芍颤声道:“你,你要做什么?”

    索伦道:“当然是和你再续前缘,你必须要来,如果不来,那我这张嘴就关不住有些秘密了。”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两更一万多字,今明两天本限免,不收钱的。

    那么拜求大家支持啊,尤其需要自动订阅,跪拜了!(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