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六:当众打脸,凌傲吐血!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15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望着这个丑陋矮小的未婚夫,图灵朵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痛苦和愤怒之中。

    有多少英俊的贵族公子排队追求自己?就算同届的王室子弟卮敏,做梦都想得到自己的青睐。

    就在刚才的宴会上,尽管归芩芍是最大的焦点。

    但是,想图灵朵表达爱慕之意的贵族俊杰,起码不下几十人。

    她还知道,无数的平民精英都想入赘到图灵家族,成为自己的赘婿。

    从自己十七岁之后,每年登门求亲的贵族都络绎不绝。

    自己就算比不上归芩芍的艳丽,但依旧是整个怒浪王国最显赫的贵族名媛,是无数男人朝思暮想的伴侣,为何父亲要把自己许配给这么一个恶心的男人。

    “图灵朵我,我知道我配不上你。”徒利炀搓着双手道:“但是我真的很爱你,为了你我愿意付出一切。等我父亲一死,我就是栾洋城主了,我知道你事业心很强,到时候我什么都听你的,你就是真正的栾洋城主,好不好?”

    紧接着,他直接双膝跪下,道:“图灵朵,求求你嫁给我,嫁给我。”

    现在,图灵朵终于明白父亲为何要把自己嫁给眼前这个恶心变态的男人了。

    尽管他长相丑陋,身高只有一米五几,而且还是一个变态,喜欢偷女人贴身衣物自亵,但是他是栾洋城唯一的继承人。

    栾洋城,怒浪王国的第三大诸侯,拥有整个栾洋半岛,领地比天水城和临海城都要大。

    而且,还拥有怒浪王国最大的舰队和最大的贸易船队。

    这是一个富裕而又强大的诸侯,而且因为是半岛。又是海上贸易居多,所以和怒浪王室并不是非常亲近,也无求于内陆。

    现在,图灵陀看上徒利家族的舰队了,想要用这支舰队,灭掉索伦的船队。霸占乱石岛盐场。

    当然,原本图灵陀对这段婚事还是有些犹豫的,但自从卮离的某次暗示之后,他就打消了疑虑,决定将如花似玉的女儿图灵朵,嫁给这个丑陋矮小的徒利炀。

    图灵朵怒道:“除了这个柜子里面的衣物,你还动过我房间里的其他衣衫吗?”

    她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徒利炀手中的那条丝绸内裤是全新的,她还没有穿过。

    如果是曾经穿过的贴身衣物被他亵渎过。那图灵朵真的要发疯,然后一剑将眼前这个恶心的男人杀掉。

    “没有,没有。”徒利炀摆手道:“我是等了你很久你都没有来,你也知道我那方面的毛病,实在忍不住就偷偷拿了一条,然后几分钟后你就进来了。”

    尽管是这样,但图灵朵还是决定,这个房间内所有的衣衫她都要全部烧掉。一件都不要了。

    她看着跪在地上的徒利炀,那张丑陋的面孔充满了狂热。从这目光可以判断出,他对自己的感情是真的。

    但是,图灵朵还是无法压制心中的恶心。

    不,这绝对不是自己的命运,自己绝对不能嫁给这样的男人。

    然后,图灵朵脑子飞快地转动。想着该如何改变自己悲惨的命运。

    很快,她想到了一个办法道:“徒利炀,你或许知道,在半个月前我曾经成为索伦的阶下囚。”

    徒利炀点头道:“我知道。”

    图灵朵道:“但你不知道的是,我被他强/暴过。我已经不是处子了。我全身每一处,都被索伦玷污过了,我身上每一寸都已经不贞了。”

    徒利炀目光剧变,丑陋的面孔一阵痛苦扭曲,低下头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嘶吼。

    足几分钟后,他抬起头颤抖道:“这不是你的错,我可以不介意的,只要你嫁给我,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说完之后,他丑陋的面孔已经扭曲成一团了。

    尽管无比的痛苦,但是他的语气,确实充满了真诚。

    图灵朵一愕,没有想到他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忍?

    接着,她火上加油道:“不仅如此,而且索伦玷污我的那天,正是我容易受孕的日子,我可能会怀孕。尽管我对索伦恨之入骨,但我绝对不会打掉我的孩子,哪怕为此孤苦一生。”

    图灵朵当然是撒谎的,首先索伦有没有真的上过她还是未知数。就算发生了什么,那几天根本就是她的安全期,她武功高,身体高,周期非常稳定的。

    这话一出,徒利炀已经咬牙出血了,痛苦得几乎要流出泪水。

    索伦,索伦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索伦这个名字,几乎是徒利炀的噩梦!

    在怒浪王城的时候,他就几乎忍不住要毁掉索伦那张漂亮的面孔,想要斩断他的双腿,让他变得和自己一样高。

    当然,他们两人没仇,甚至关系还可以。

    因为,两个人都被孤立。索伦是因为被无数男生妒忌,所以没有人愿意理他。

    而徒利炀是因为长得丑,长得矮,被人瞧不起,没有人和他玩。

    于是,两个人只能抱团取暖。在索伦的日记中,徒利炀几乎是他唯一的朋友,尽管在他的笔下对徒利炀也大多是嘲讽。

    而徒利炀对索伦,则完全是痛恨,是无比的妒忌。

    凭什么?凭什么索伦不学无术,武功烂到极点,就可以让无数女生都喜欢。

    而他徒利炀,明明也是诸侯之子,而且武功如此之强,成绩如此优异,但每一个女生看他的目光都充满了厌恶。

    所有的女人都那么肤浅吗?就只会看男人的长相?

    而且每一次索伦将女生内/裤卖给他的时候,都会洋洋得意地显摆一番,他刚刚睡过的贵族女生身材又多好,多么漂亮。

    徒利炀真的是用很大的耐心,才忍住不将索伦杀死。

    现在,徒利炀听到图灵朵可能怀了索伦的孩子。他心中的仇恨真的如同冲天的火焰,足够焚毁一切。

    “因为我可能怀了索伦的孩子,我又不愿意打掉。”图灵朵道:“所以抱歉,我不能嫁给你了。”

    这段谎言,差不多算是图灵朵退婚的杀手锏了。

    徒利炀大口地喘息,嘴角鲜血不断溢出。

    足足几分钟后。他擦拭嘴角的血迹,一字一句道:“我还是不在乎,你如果真的不愿意将孩子打掉,我可以可以将他视为己出,只要你愿意嫁给我。”

    说罢,徒利炀直挺挺跪在地上,等待着图灵朵的应。

    图灵朵真的惊呆了,甚至是有些感动了,眼前这个丑陋变态的男人。竟然连这种事情都可以忍受?

    这完全是男人最耻辱的事情啊。

    这徒利炀其貌不扬,但对自己用情竟然如此之深?

    他仿佛仅仅只是几年前,见到自己一次而已啊?

    天下女人,能够被人这样爱着,确实是一件非常难能可贵的事情。

    但是感动归感动,想要让她接受徒利炀,是万万不可能的。

    用最最无耻无情的话说,她宁愿被索伦强/暴一百遍。也不愿意嫁给眼前这个痴情无比的徒利炀。

    尽管,她恨不得将索伦碎尸万段。尽管索伦是一个混蛋恶棍。

    忽然,她涌起了一个念头,这样不但可以解脱自己,还能够报复索伦。

    于是,她朝徒利炀道:“你真的这么想娶我吗?”

    “做梦都想。”徒利炀双膝跪地,就这样膝行过来。

    图灵朵道:“我可以答应嫁给你。除非你为我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我立刻去做,别说一件,十件,一百件都行。”徒利炀道。

    “你是什么修为?”图灵朵问道。

    “高阶六品剑士。”徒利炀道:“几年之内,我很可能突破龙剑士。在上一届王城毕业大考中,我的剑术成绩第二。”

    自从三年前迷恋上图灵朵之后,徒利炀每一天都在疯狂练剑,试图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能够配得上图灵朵。

    结果,他的剑术还真的突飞猛进。

    图灵朵在心中暗自计算,高阶六品剑士,想要杀死索伦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吧。

    于是,她目光故意露出些许的柔和,道:“你想要我嫁给你很简单,你去杀掉索伦为我报仇,我就嫁给你。”

    这话一出,徒利炀顿时兴奋地跳起,颤声道:“好,索伦在哪里,我立刻去杀他。”

    图灵朵道:“你可要想清楚,索伦可是诸侯,你杀死他的话,后果很严重的。”

    “我不怕,为了你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做。”徒利炀激烈炽热道:“索伦在哪里?我立刻去杀他。”

    图灵朵道:“我刚上来的时候,听说他已经来了,此时就在下面的宴会大厅内。”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徒利炀立刻拔剑,直接冲了下去。

    而图灵朵,目光闪烁着复杂的神情,也跟着走了下去。

    此时,宴会大厅内,所有人都在翩翩起舞,而索伦一人正在大快朵颐。

    不过,不管他走到哪里,周围人群全部飞快躲避开来,不敢靠近他五尺之内。

    就在此时,一个矮小的身影猛地冲到索伦面前,速度无比之快。

    索伦一愕,看清楚了眼前这个男子,这是异界的武大郎吗?

    此时,在场的贵族男女也看清楚了徒利炀的模样,不由得发出惊呼之声。

    这人是谁啊,竟然如此丑陋,如此的矮?

    徒利炀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异样的目光,几乎要让他发狂。

    徒利炀手中利剑指向索伦脖子道:“索伦,我要与你决斗。”

    徒利炀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目光,于是更加愤恨不已。

    顿时,他将所有的愤怒发泄到索伦头上,直接拔出利剑,指向索伦的面门,道:“索伦,我要与你决斗。”

    索伦疑惑道:“为什么啊?”

    徒利炀道:“因为,你欺负过我的未婚妻。”

    徒利炀猛地一指图灵朵。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彻底哗然。

    这个丑陋矮小的男人,竟,竟然是图灵朵的未婚妻。

    这也太惊人了,这何止是鲜花插在牛粪上,简直是美女与野兽啊。

    归芩芍惊声道:“堂姐,这是你的未婚夫。也长得太太丑了吧。”

    这话一出,所有人更是将所有目光朝图灵朵脸上望去,让她恨不得在地上挖开一个洞钻进去。

    而徒利炀热血冲脑,朝着图灵朵道:“阿朵,是不是我为你杀了索伦,你就嫁给我?”

    图灵朵还没有说话,归芩芍便大声恨道:“对,你杀了索伦,我就让堂姐嫁给你。”

    全场所有人目光都望向图灵朵。等待着他的答。

    图灵朵望着索伦俊美无匹的面孔,心脏一颤,接着又充满了恨意望向归芩芍。

    这个自私自利,唯恐天下不乱的堂妹,她自己可以嫁给年轻英俊,前途无量的凌傲。而自己面对一个如此丑怪矮小的未婚夫,她对自己竟然没有丝毫同情,反而充满了幸灾乐祸。

    徒利炀目光炽热望着图灵朵。颤声道:“阿朵,我知道你是在利用我杀索伦。而一旦我真的杀了索伦。我也必死无疑了。但是我只要你说一句,我杀掉索伦你就愿意嫁给我,我就为你杀了他。”

    这话一出,在场很多人反而沉默了下来。

    徒利炀这个矮小的丑人尽管有些怪,但绝对不傻,他知道杀死索伦的后果。不但娶不到图灵朵,反而自己也会死。

    但是,他还是毫不犹豫这样做了。

    所以,用一句话说,他可以为图灵朵去死。

    此时。图灵朵真的有些感动了,这个男人虽然丑,而且变态,但是他的心是真的。

    而此时,高处阁楼的水晶窗户后,有两双眼睛望着这一切,正是卮离和凌傲。

    “殿下,我去阻止他们。”凌傲道。

    “不用。”卮离道:“就让他试试看,如果真的杀了索伦,我也会保住徒利炀不死。”

    见到图灵朵久久没有出声,归芩芍急道:“堂姐,你还在等什么啊,赶紧答应他呀。”

    “你给我闭嘴。”图灵朵冷道,闭上美眸犹豫了好一会儿,然后朝徒利炀道:“对,只要你杀了索伦,我就嫁给你。”

    徒利炀眼中顿时露出幸福的光芒,站在索伦面前,昂起头颅道:“索伦,我与你决斗,签生死状,生死由天。”

    索伦望向这个武大郎一般的徒利炀,他记起这个人了,在前索伦的日记中,曾经有不少笔墨记录这个人。

    此人是栾洋城主之子,天下第三诸侯的继承人。

    栾洋城,拥有怒浪王国最大的舰队,足足几百艘舰船,两万多水军。

    索伦一下子就猜出,为何图灵陀公爵会将女儿嫁给徒利炀了,就是想要得到栾洋城的舰队,然后用这支舰队假冒成为海盗,摧毁自己的乱石岛,摧毁自己的运盐船队。

    乱石岛和运盐船队,目前可是索伦的唯一金币来源,是他的命根子。

    所以,必须毁掉这个婚约。必须阻止栾洋城和图灵家族的联姻。

    索伦冷笑道:“徒利炀,你说决斗就决斗,我为什么要答应?”

    “你还是男人吗?”徒利炀怒道:“是男人,就接受我的决斗?”

    “我是不是男人,在场中三分之一的女孩都知道。”索伦意有所指道。

    顿时,在场许多女子满脸通红,甚至包括图灵陀和归芩芍。

    他没有信口胡说,在场的贵族女孩,真的起码几十个被索伦睡过。

    顿时,徒利炀更加妒恨无比,几欲喷血。

    索伦道:“决斗就需要赌注,我需要两个赌注,才能和你决斗。”

    “什么赌注?”徒利炀问道。

    “第一个赌注,就是图灵朵的婚约。”索伦道:“如果你输了,就要归还图灵朵的自由,因为她不愿意嫁给你。”

    这话一出,图灵朵心脏猛地一颤,莫名感觉到一股复杂的情感。

    “好。”徒利炀道:“如果我输了,我就不再求阿朵嫁给我,说你的第二个赌注。”

    索伦道:“徒利炀。曾经我们是好兄弟,我知道你最爱的,就是偷女生的小裤裤。”

    这话一出,徒利炀面色涨红,几乎要喷血。他有这个变态嗜好是不假,但这样被当众揭破。真的恨不得羞愧欲死。

    而在场很多贵族女子,暗啐一声。

    因为这里面很多女子都是王城学院毕业的,都曾经被徒利炀偷过。

    而且最最过分的是,索伦这个混蛋将她们睡了之后,主动将她们小裤裤卖给徒利炀赚外块。

    顿时,许多女生望向索伦的目光中充满了暗恨,却又水汪汪的。

    这个混蛋,真的是坏透了,但是真的很迷人。让人想要狠狠一口咬死她。

    索伦道:“徒利炀,你当时跟我说过,你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偷到学院第一美人归芩芍的小裤裤,所以我今天满足你。我的第二个赌注就是,归芩芍的小裤裤,就身上那条。”

    索伦说完,直接指向归芩芍。

    顿时。归芩芍面色煞白,彻底剧变。

    顿时。高处阁楼中的凌傲猛地拔剑,嘶声吼道:“我杀了他!”

    说罢,他猛地就要冲下来将索伦碎尸万段。

    这可是他和归芩芍的订婚晚宴,索伦竟然这样赤果果地羞辱他,打脸他。

    “哼?”卮离淡淡一哼,道:“我觉得这个赌约挺有意思的。而且此时倒是一个杀索伦好机会,决斗中死人很正常,名正言顺。”

    这话一出,凌傲面色煞白,几乎咬牙出血。

    “怎么?你不满意?”卮离淡淡问道。

    “臣。不敢!”凌傲躬身道。

    “那就在这里看戏。”卮离道。

    “遵旨。”凌傲将利剑鞘,然后退到卮离身后。

    他真的是强忍着吐血的痛苦,看着索伦调戏他的未婚妻,践踏他凌傲的骄傲。

    而此时的归芩芍,几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索伦竟然这样当众折辱自己?

    顿时,她望向索伦的目光,充满了绝对的仇恨道:“索伦,你不得好死,凌傲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索伦道:“那就是不同意这第二个赌注咯?那抱歉,我不接受决斗。”

    原本,归芩芍对索伦的感情是很复杂的,有仇恨,还有异样的情感,那种近乎悸动的情感。

    毕竟,在她心目中,索伦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但是今天晚上,凌傲带给她无比巨大的荣耀,使得她压下了所有对索伦的异样情感,全心全意享受凌傲夫人的荣耀。

    索伦出现之后,她非常害怕索伦会揭露她失贞的秘密,会将这份荣光毁掉。

    所以,她拼命地想要赶走索伦。

    而现在,索伦竟然这样折辱她,如此之无情。

    顿时间,归芩芍内心只剩下仇恨了,充满了将索伦碎尸万段的仇恨。

    “凌傲。”归芩芍喊道:“你过来,给我杀了索伦。”

    凌傲面孔一阵抽搐,他真的很想冲到归芩芍身边,为她挡风遮雨,为她杀掉索伦。

    但是,他不能这样做,因为卮离殿下不允许。

    见到凌傲没有出现,归芩芍心中非常失望愤怒,这个男人不是口口声声爱自己,要保护自己吗?为何现在自己这般被人折辱,他都没有出现。

    然后,她又充满仇恨地望着索伦,端过红酒,大口大口地灌下了两杯,将自己喝醉。

    顿时,归芩芍绝美的脸蛋红透,更加显得娇艳欲滴,勾魂摄魄。

    不仅在场男人看得神魂颠倒,就连卮离目光中也闪过一丝贪婪。

    唯独对她美色无动于衷的是徒利炀,三年前他对近一米八的图灵朵一见钟情之后,眼里就容不得其他女人了。

    微微喝醉后,归芩芍小嘴喷着芳香和酒气道:“徒利炀,你有把握杀掉索伦吗?”

    徒利炀道:“有把握,百分之一百,我是高阶六品剑士,武功是他的十倍不止,杀他轻而易举。”

    归芩芍望着索伦,咬牙切齿道:“好,为了看着你死,我愿意给第二个赌注,如果你赢了,我就把我那东西扒下来给你。”

    这话一出,凌傲真的要昏厥了过去,真的要吐血了。

    耻辱,无比巨大之耻辱。

    但是,他只能咬牙忍受,因为他的主君卮离,此时正看得兴致勃勃。

    “那成了。”索伦道:“徒利炀,我接受你的决斗。”

    接下来,两个人在无数目光的公证下,签下了生死状。

    如此一来,接下来的决斗中,生死由命,索伦死在这里,卮离没有任何责任。

    然后,宴会大厅所有的美味佳肴,所有的餐桌酒水都撤走,变成了一个上千平方米的决斗场。

    所有贵族来宾,都兴致勃勃地围成一圈,等待这场精彩刺激的决斗。

    “叮!”一声钟响。

    决斗开始!

    注:第二更送上,是六千字大章。今天依旧是限免不要钱,我却依旧超大章节奉上,兄弟们,拜求支持,拜求自动订阅了啊。(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