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一:同父兄弟相认!(重要必订)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25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当瀛洲海氏向岩女王逼婚的时候,她确实已经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了。

    小公主岩雪儿还可以在选郎会上找一个男人,早早完婚,断了海无言的念想。

    但是,岩女王总不能也用这法子。所以海罡提出的婚约,是她完全无法拒绝的,一旦拒绝那就是藐视。

    而现在岩氏完全是有求于海氏,没有海氏赐予雷群岛,近十万岩民完全无处栖身。

    犹豫无法拒绝嫁给海罡,加上听闻索隆已死,所以当时的岩女王就已经心存的死志。

    打算用自己的身体,祭祀海神。

    如此一来,也能够震撼所有岛主的人心,让所有岩民都能听话地离开岩岛,并且服从岩魔的统治。

    她的自杀,一是为了拒绝婚约,二是为了殉情,三是为了给儿子进行最后的铺路。

    而提前将王位传给岩魔,这是她早就计划好的。

    因为在很多年前,她偷偷探听过索隆的情形,得知他的妻子已经不在了。所以他一直就幻想着,哪一天岩岛不需要她了,她就抛下所有,把王位提前传给儿子,然后去天水城和索隆安享晚年,幸福地度过后半生,并且把女儿也带上。

    就是这个执念,支撑着她乏味枯燥的女王生活。

    没有想到,索伦却带来了爱人的死讯。

    所以,她选择了这条最决绝的路。

    而索伦和岩雪儿,当时已经乘坐铁笼子下了中心王宫岛来到海面上,乘船打算和王后岛的舰队汇合,然后最快速度返天水城沿海。

    这一万盐民,一百五十几艘战船虽然数量依旧不够多,但已经是一支非常巨大的力量了。而且,那艘几千吨的华丽大船,也在这支船队之中,作为岩雪儿的旗舰。

    所以,婚礼结束后索伦应该做的就是什么也不要管,立刻去和王后岛舰队汇合,立刻返天水城海域。

    然而在小船上,小公主岩雪儿美眸中充满了绝对的惶恐不安,始终望着王宫的方向。

    尽管她还是一个孩子,也不大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已经隐约感觉到了一种恐惧,对母王接下来遭遇的恐惧,毕竟母女连心,她能够感受得出来,却说不出来。

    而索伦到船上之后,脑子里面始终浮现的是岩女王那火热决绝的眼神,那种永别的眼神。

    婚礼结束之后,她立刻将索伦和小公主岩雪儿赶走,一是为了索伦的安全,二则是不想让索伦和岩雪儿看到接下来的一幕。

    这个时候,按照理智,按照利益,索伦应该什么都不要想,直接用最快速度离得远远的。

    但是,他脑子里面始终浮现的是岩女王永别决绝的眼神。

    联想到海罡的逼婚,索隆伯爵的死讯,很快他就猜测出一个可怕的答案。

    “不好,岩女王要自尽,她要用自己的生命祭祀海神。”

    然后,索伦陷入了短暂而又艰难地抉择。

    是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前行,去和王后岛舰队汇合,立刻离开岩群岛,返天水城领海?

    还是用最快速度返宫殿中,阻止岩女王的自尽?

    他也知道自己一旦去很可能遇到致命的危险,是最愚蠢的行为,不符合利益,也不符合理智。

    但是很多时候,他都无法根据理智做事。

    岩女王对他如此之好,仿若亲生一般,他难道眼睁睁看着女王走向死路?

    再有,眼前小公主岩雪儿如此惶恐地望着自己,她还是一个孩子而已。难道自己也如此残忍直接带着她走得远远的,任由她母亲去死?

    他做不到,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理智的人。

    原本他的亲人只有索宁冰一个,后来又多了一个严奈儿,现在又多了一个岩女王,还有眼前的小公主岩雪儿。

    仅仅几秒钟地犹豫,索伦决定去,哪怕他去也不能挽一切。

    于是,刚刚乘船离开的索伦,立刻返。

    拉着岩雪儿的小手,重新进入铁笼子,上了王宫岛,用最快速度冲进入了王宫大殿之中。

    然而

    他还是晚了一步,岩女王已经跳下去了。

    他看到的,仅仅只有岩女王跳下深渊的震撼一幕。

    见到这一幕,小公主岩雪儿直接昏厥了过去。

    见到索伦竟然去而复返,图灵朵不由得狂喜。

    她立刻指认立刻指认索伦根本不是什么沈浪,而是和小公主同父异母的弟弟索伦,为了谋取舰队,竟然和同父异母的姐姐岩雪儿成婚,简直**不如。

    此时,所有岩民岛主都陷入失去女王的悲痛之中。

    而岩魔更是悲痛欲碎,恨不得以身相待。

    此时听到图灵朵的话,目光顿时变成两支利剑,刺向索伦。

    如果眼前这个男人是索伦,那绝对不可原谅。

    他是岩盗,还知道礼仪伦常,尽管非常喜欢索宁冰,但是得知那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妹妹时,立刻断了念想,并且将她和她的人都放走了。

    而索伦为了得到岩盗舰队,竟然连自己的姐姐也要娶,那完全是**不如。

    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敢欺骗他岩魔?

    “沈浪,她说的是真,还是假?”岩魔望着索伦,一字一句道。

    索伦冷笑道:“这位姑娘,你凭什么说我是索伦?”

    图灵朵道:“索伦你不要装了,你早就认出我是图灵朵了。我被你强暴过不止一次,也算是最亲密的男女了,你的味道我闭着眼睛就可以认出来,完全凭借的是女人的直觉。”

    不可能的!

    索伦根本就没有真正睡过图灵朵,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亲密关系。

    图灵朵之所以坚决指认他,完全是因为猜测,根据利益论。

    她用了苦肉计和反间计,骗索伦来到岩岛求援,她觉得索伦一定会来。

    而眼前这个沈浪,在岩岛得到了巨大的利益,尽管他的易容毫无破绽,但谁得到最大利益谁就是索伦。

    图灵朵之所以之前不指认索伦,那是因为岩女王没有死,她一定会护住索伦。

    现在,岩女王已经死了,岩魔成为新王,那就可以放心指认了。

    而如果指认错了,万一他真的不是索伦,而是所谓的沈浪,那大不了赔礼道歉好了。

    图灵朵继续道:“反正想要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索伦很简单,只要用一种药水直接洗去他的易容便可,刚好这种药水我带来了。索伦,该不会我洗去你的易容假面后,又露出魔斑病的面孔吧,这套把戏你之前在严奈儿之前就已经玩过了。”

    说罢,图灵朵就真的拿出了一瓶药水。

    “岩魔大王,我可以去为您解开这个**的真面目吗?”图灵朵问道。

    而此时,索伦心中只有一个感觉。

    知人知面不知心!

    曾经,他以为归芹芍是最自私无耻的女人,然而她宁死都不愿意出自己的父亲。

    曾经,他认为卮宁才是最狠毒卑鄙的女人,然而她被自己睡过之后,就昏招百出,在内心本能不愿意杀死自己。而且怀孕之后,哪怕和哥哥卮离决裂,也千方百计把孩子生出来。

    不管是归芹芍和卮宁,她们都有自己的情感,有自己的偏执,也都是性情中人。

    只有眼前的图灵朵,索伦两次都放过了她,并且试图将她从家族的禁锢中解放出来。

    就是希望能够在她心中种下一颗种子,让她脱离自己的家族,最终站到卮妍公主和自己这边来。

    然而,她才是那个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人。

    为了重新到家族权力层中,她什么手段都可以用上。

    如今看来,什么归行负掌掴女儿归芹芍是假的,归芹芍和索伦私会雨花阁,也是这群老狐狸刻意推动的。

    就是为了让索伦得知反索的水军力量,而且岩魔出现在乱石岛海域劫掠和索宁冰相认,也是这个阴谋中的一环,就是为了让索伦来到岩岛求援。

    归芹芍注定要伤心了,她的父亲归行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爱她。

    为了害死索伦,他毫不犹豫地利用自己的女儿,不仅仅是扇了她一个耳光。而且任由她去雨花阁,明知道她去了之后一定会被索伦蹂躏折磨。

    而图灵尘在羽化阁几百米外的亭子,也完全是在演戏了,他完全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只不过,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最虚荣,最怕死,最自私的归芹芍骨头会那么硬,宁死也不愿意出自己的父亲。

    所以迫不得已,只能图灵朵亲自出马,用苦肉计将情报告诉索伦。

    再配合岩魔和索宁冰的相认,让索伦知道自己竟然真的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手中还有一股巨大的海上力量。

    岩魔的水军就成为了索伦唯一救命稻草,索伦一定会前往岩群岛向岩魔求援的。

    而一旦索伦出现在岩魔的面前,那就是死路一条。

    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索伦这只小狐狸如此警觉,他没有来找岩魔,而是通过另外一种身份,通过小公主岩雪儿找到了岩女王。

    而且,他当机立断向岩女王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从而得到了她的绝对保护,使得海无言和图灵朵等人根本无法下手。甚至,岩女王都不让岩魔靠近索伦。

    索伦尽管跳进了这个可怕的陷阱,但是有跳了出去,成功地带着一支强大的舰队逃出生天了。

    但没有想到,他索伦竟然如此之愚蠢,在关键时刻又感情用事,明明已经得到王后岛舰队,明明已经逃脱升天了,却又自己返来了。

    他这完全是自寻死路啊!

    岩魔道:“女人,去洗掉他的易容,我倒要看看,我这个妹夫沈浪到底是谁,是人还是鬼,又或者是**。”

    “是!”图灵朵道。

    然后,她来到索伦的面前,将药水倒在手上。

    图灵朵道:“这是我提前让术士配的药水,可以洗去任何易容,我早就想到你有这一步了。”

    终于,终于有一次他和索伦的斗争中她获胜了!

    图灵朵确实对索伦心动过,产生了**。

    但是,当父亲图灵陀将她贬离家族权力中心的时候,将她嫁给怪物徒立炀的时候,图灵朵心中对索伦的异样情愫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返到家族权力层,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而索伦,就是她最好的踏脚石。

    带着得意的笑容,图灵朵将沾满药水的手掌,擦拭在索伦的脸上。

    “索伦,你很快就要露出真面目了,你想想看,你究竟会怎么死?”图灵朵一字一句道。

    然后,一点一点擦拭清洗索伦的易容面孔。

    只要亲手杀死索伦,她图灵朵就会成为图灵家族的功臣,返到权力的中心。

    图灵朵心中,充满了残忍的得意,还有一丝惋惜。

    以索伦的智慧,原本可以更加强大的。但可惜,就差了那么一点点,关键时刻他太感情用事了,不够冷酷无情。

    然而,用药水洗拭之后,索伦依旧是那张黝黑的沈浪面孔,没有任何改变。

    图灵朵一愕,又倒了更多的药水,擦洗索伦的脸。

    然而,索伦的面孔完全没有变化,依旧是深色,阳刚,英俊的沈浪,而不是比女人还要漂亮的索伦。

    “女人,这是怎么事?”岩魔冷冷道。

    图灵朵心中一凉,难道难道自己真的猜错了?

    难道索伦真的没有来,难道眼前这个人真的是所谓的沈浪?

    为何会这样?术士妖梦当然不是等闲之辈,她的易容术似乎非常非常可怕的,根本不是区区图灵朵准备的药水就能清洗掉的。

    图灵朵道:“索伦肯定找了非常高明的术士易容,所以寻常药水无法洗去。但是他的腰上,有一个非常隐蔽的牙印,只要一拍就能显示出来。”

    索伦二话不说,直接掀起腰上的衣衫,让图灵朵检查。

    上一次在严奈儿那边,图灵朵就是根据腰上这个牙印认出了索伦。在索伦七岁的时候,图灵朵咬了他腰上一口,留下了牙印。

    而术士妖梦在给索伦(兰陵)换脸的时候,连身上的胎记和疤痕,都完全仿造出来了。

    而这次,他给索伦易容了几个时辰,完全是从头到脚每一个寸都没有放过,所有索伦的特征都被改变或者掩饰了。

    图灵朵拼命拍打索伦腰部位置,却始终没有见到所谓的牙印。

    顿时,她的内心越来越凉,不断地下沉。

    索伦冷冷道:“我是岩王的妹夫,你一个外人竟然如此污蔑我,我想你需要给我一个交代了。”

    图灵朵此时更加完全确定她就是索伦了,因为她感觉到了索伦的杀气。

    此时,他眼眸猛地一转道:“还有一个办法可以判断出他是不是索伦,只要检验小公主岩雪是不是处子便可。岩雪公主如此美丽,任何男人都无法抵挡,而沈浪的一柱擎天刚才大家也看到了,完全雄壮无比。两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足足半个多月,如果岩雪小公主依旧是处子,那只能证明一事,沈浪是索伦。他知道岩雪小公主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姐姐,所以下不了手。”

    这话一出,索伦心中一颤,这确实是一个破绽。

    这图灵朵,完全是要彻底致自己于死地!

    岩魔挥了挥手,顿时有两个岩女上前,扶着岩雪小公主要去旁边的房间内检查身体。

    “不用检查了,小公主岩雪儿就是处子!”外面传来一道邪异之声。

    而后,一道妖异的身影飘然而至!

    是阿史罗,漂亮到妖异的男人阿史罗。

    “夫君”海纳儿美眸一亮,直接朝他怀中扑去。

    阿史罗鬼魅一般,猛地冲到索伦的面前,直接拿出一只瓷瓶倒出药水,擦洗在索伦的脸上。

    瞬间,索伦的易容一寸寸消失了,恢复了雪白的肌肤,恢复了比女人还要漂亮的真实面孔!

    阿史罗是妖洲的大人物,术士妖梦的易容术对他来说,当然不值一提。

    甚至,他自己就是一个易容大师,只不过他觉得自己这张脸太漂亮了,所以不愿意变模样而已。

    见到索伦恢复了真面目后。

    岩魔完全惊呆了,真的和自己如此如此相像。

    阿史罗鼓掌道:“恭喜岩魔兄,你们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弟终于相认了。”

    图灵朵长长松了一口气道:“岩魔大王,你该履行和我们的密约了。更何况,你的这个弟弟索伦完全是一个衣冠**,为了骗取您的舰队,竟然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成婚!”

    岩魔没有开口,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就这么盯着索伦!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