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七:图灵惨剧!卮宁孕吐,未婚夫!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28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原本的图灵朵虽然胸比较平,但是身材健美,身上充满了丰盈和力量。

    但是现在,足足瘦了一圈,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而且,就这么笔直地躺在船板上,一动不能动。最可怕的是,全身上下都被包裹得木乃伊一般。

    “图灵朵,你你怎么了?”徒立炀颤声道。

    图灵尘见到这一幕,也面色动容,心脏一抽道:“你们,你们又输了,这是索伦害的?”

    听到这句话,图灵朵心中涌起一股无比的悲哀。亲哥哥见到妹妹变成这样的模样,第一句话关心的不是她的死活,而是关心计划有没有成功。

    之前因为严奈儿的关系,她一直以为哥哥图灵尘是多情的。现在看来,严奈儿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感情了。他体内流的果然是父亲图灵朵的血,冰冷无情,自私自利。

    当然,她自己也同样是如此,她身上也流着的是图灵家族自私无情的血液。

    “被人从几百米高的悬崖扔下,身体猛地拍打在海水上,身上的骨头断了十三截。”图灵朵道:“从颈部以下,全部没有知觉,彻底瘫痪了。”

    图灵朵说出这话的时候,口气非常平淡。

    因为十几天过去了,所有的痛苦都已经淡化了。

    而且,她是一个坚强的人,把痛苦表现出来,只会让人取笑。而同情,是这个世界上最乏味无聊的情绪。

    “是谁?是谁?我去杀了他,我去将他碎尸万段”徒立炀嘶声吼道。

    “不,千万不要去碰这个人。”图灵朵道:“他统领着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海盗,不仅现在是我们潜在的盟友。未来,在对付瀛洲海氏家族的时候,他会是我们绝对的盟友。”

    此时,图灵尘终于问道:“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新的岩盗之王,岩魔。”图灵朵道:“也就是索伦同父异母的哥哥。”

    原本,索隆和岩女王的那段感情除了国王卮变之外,是无人知晓的。但是,当索伦脱颖而出之后,很多人来到海盗港湾后,意外地发现,岩王继承人岩魔,竟然和索伦长得如此之相似。

    那么,岩女王和索隆伯爵的那段情愫,岩魔和索伦之间的关系,就再也无法隐藏了。

    “如你所料,索伦还是去了?”图灵尘道。

    “对,他去了。”图灵朵道:“但是狡诈无比,用的是另一个人的身份。不但逃离了我们的追杀,而且还得到了一支强大的舰队。原本他已经成功了,便要带着舰队离开岩岛,返天水城。但是”

    说到这里,图灵朵顿了一顿,道:“但是,他自己犯了愚蠢,感情用事,竟然又跑了去,试图阻止岩女王的自尽。结果没有救岩女王,反而把自己搭了进去?”

    图灵尘沉默了片刻,道:“索伦,也就这一个性格缺陷了,他死了吗?”

    “死了。”图灵朵道:“我在最后关头,说服了岩魔杀死了索伦。但是我当时有些得意忘形,试图让岩魔冒充索伦去害卮妍公主,结果彻底触怒了他,被从几百米高的悬崖扔下。”

    栾洋城主徒利炆道:“岩魔此人如何?”

    图灵朵道:“和索伦很像,一样狡诈聪明,但是比索伦更加无情,更加果决。”

    图灵尘忽然道:“现在索伦已死,灭杀索氏的军事行动还要继续吗?”

    徒利炆城主道:“现在十一万大军已经集结过半,当然要继续,灭索大战照常进行。”

    图灵朵忽然道:“徒立炀,我现在变成了这个模样,而且基本上也无法生育后代了,你确认还要与我成婚吗?”

    这话一出,徒利炆城主陷入了沉思。对于一个诸侯家族来说,后代继承人是最重要的。

    徒立炀立刻大声道:“要,你不管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要娶你,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今天晚上我们就成婚。”

    这话一出,图灵朵不由得一愕,然后心中涌起了一丝苦涩。

    图灵朵道:“那未来栾洋城的继承人怎么办,我基本上已经无法生育了。”

    徒立炀道:“我去找一个女人生下孩子,然后把那个女人杀了,把孩子送到你面前抚养,就当作是我们两人的孩子。”

    听到这个答,图灵朵心脏不由得一阵抽搐。

    良久之后,图灵朵决定暂停这个话题,目光望向旁边的一个箱子道:“徒立炀,你去把我身边的箱子打开。”

    徒立炀上前,打开了那个箱子,里面有一面镜子,他第一时间看到的是镜子里面的自己。

    竟然如此丑怪,把自己吓得一阵尖叫。

    然后,他第一时间就要将这面镜子摔掉,他知道自己很丑,所以从来不照镜子。所以久而久之,在脑海中自己就没有那么丑了。

    现在,这面清晰的镜子,残忍地打破了这个幻想,他比自己想象中的更丑。

    顿时,他痛苦地朝图灵朵道:“你现在还是这么瞧不起啊,让我看清楚自己丑陋的面孔吗?”

    这话一出,图灵朵不由得一愕,然后摇头道:“当然不是,徒利炆城主,哥哥,你们看看这面镜子如何?”

    徒利炆城主接过这面镜子,然后顿时吓了一大跳。

    这面镜子,足足有一尺多见方,竟然是如此的清晰可见,别说是铜镜了,就连水晶镜也远远比之不上。

    图灵朵道:“城主大人,您觉得这面魔镜值多少钱?”

    徒利炆道:“要看有多少面,如果只有一面,那就是无价之宝。”

    图灵朵道:“如果不止一面呢?”

    徒利炆道:“那就要看你想要开多少价,想要多少面。总之,这是一个天文数字的金币。”

    图灵朵道:“这魔镜,是索伦造出来的,要多少,有多少。”

    这话一出,徒利炆和图灵尘身躯一颤,然后眼睛爆亮!

    这,这清晰明亮得吓人,远超水晶镜的魔镜竟然是出来的,而不是从某个海底,某个洞穴挖掘出来的宝藏。

    然后,徒利炆城主开始计算其中的利润,但是他放弃了。

    因为,这里面的利润根本无法计划。

    这魔镜,同时拥有必需品和奢侈品属性,而且无可取代。

    徒利炆城主可以想象,一旦这魔镜风靡开来。任何一个贵族,任何一个名媛,如果家里没有这么一面魔镜,那是极度丢人的事情。

    所以,不管花多少钱,她都会买。

    “我算不出来这魔镜能赚多少金币。”徒利炆城主道:“总之,这是比乱石盐场更加暴利的产业,它能赚的钱,或许是乱石盐场的不知道多少倍。”

    没错,盐尽管是暴利,但毕竟是透明的。而且,整个人类王国的盐场有无数个。

    但是,这个魔镜目前只有一家,绝对的垄断地位。

    图灵朵道:“现在索伦已死,一个月后,天水城索氏覆灭已成定局。但是在战后的分利中,只有天水城和乱石盐场。而没有这个更加暴利惊人的魔镜产业,所以我们现在就去把这笔超过几百万金币的产业抢到手如何?”

    这话一出,徒利炆顿时心跳加速。

    图灵朵继续道:“索伦有一处秘密基地,专门这些魔镜。而且栾洋城舰队,临海城舰队在巡逻的时候,曾经俘虏过一艘补给船,上面装满了粮食,肉类,还有其他林林种种的东西。尽管他们不知道这些东西要运往哪里,但肯定是天水城附近沿海的某个岛屿。所以,索伦的魔镜产业,也应该在某个秘密的岛屿上。”

    徒利炆道:“天水城沿海的岛屿,起码有上百个。”

    图灵朵道:“索氏的水军不堪一击,现在您就派出几千水军扮成海盗,把天水城沿海所有岛屿轮过一遍,一定能够找到这个魔镜的秘密基地。找到之后,我们两家平分这笔天文数字的财富,这笔产业至少能够让我们两个家族豪富数百年。”

    顿时,徒利炆城主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片刻之后他便下了决心。

    “我立刻集结五千水军,扮成海盗南下,将天水城沿海岛屿彻底洗过一遍,找出这个魔镜基地。”徒利炆大声道,然后他的目光望向了图灵朵,道:“图灵朵小姐,你真是生错了性别。”

    这话,让边上的图灵尘隐隐有些不舒服。

    “来人,将图灵朵小姐抬城主府内,不要有任何颠簸,否则斩断你们的双脚双手。然后,去把神龙圣殿最好的医道修士请来。”徒利炆继续下令。

    十个时辰后!

    徒利炆城主,图灵尘亲率五千水军,数十艘战舰南下。

    来到无人的海域,挂上海盗的旗帜,朝着天水城海域冲去,去寻找索伦的魔镜秘密基地。

    这个魔镜产业,能够带来百年的富贵和强大!

    对于诸侯来说,有钱就意味着可以招兵买马,可以不断强大。

    而且,徒利家族是拥有强大水军的,有钱还可以造船,可以不断扩张,侵占岛屿。

    等到徒利家族拥有千艘战船,十几万大军的时候,那就不仅仅是一个诸侯了。

    所以,这个魔镜产业必须抢到手中。

    栾洋城主府,图灵朵躺在华丽的房间内。

    身下的**非常的坚硬,因为她骨头断了,必须睡这种坚硬的**。

    此时,房间内空无一人,几十名侍女都在外面,等待她的任何命令。

    忽然,她觉得大腿之间有点痒,于是无声无息伸手去挠了挠,在这种包裹下,那个地方最容易痒了。

    但是

    她不是瘫痪了吗?是不应该感觉到痒的。

    而且,她的手应该是不会动弹的。

    没错,她被岩魔扔下来之后,双腿的骨头断了好几节,但是腰椎颈椎都没事。

    痛苦之后,她忽然涌起了一个念头,他想到了一个摆脱和徒立炀婚约的办法。

    于是,她找人把自己的椎骨震断了几截,仅仅只是断骨,却不伤害骨髓和神经。

    所以,她的瘫痪是假的。

    她仅仅只是想要用瘫痪的假象让徒利炆退婚,为了不嫁给徒立炀,她完全是拼了。

    因为,一个瘫痪的女人是无法生儿育女的。而一个诸侯继承人,也绝对不会娶一个无法生育的女人。

    她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炎京神龙圣殿的一个庄园内!

    “呕”

    “呕”

    “呕”

    卮宁郡主拼命地吐,尽管她还没有显怀,但是妊娠反应差不多在十几天前就开始了,然后越来越厉害。

    现在,完全是吃什么吐什么。

    “小姐,您的身体有点虚弱,所以反应才会这么厉害。”一个嬷嬷轻轻拍打她的后背。

    吐完之后,卮宁的小脸都完全发白了,大口大口地喘气。

    然后接过一杯水,先漱口,然后喝了几口。

    “把食物端上来,我要吃。”卮宁道。

    嬷嬷道:“可是,您吃下去就吐啊。”

    “所以才要吃。”卮宁道:“否则,孩子会营养**的。”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侍女的声音道:“郡主,炎帝国的姬旻王子求见。”

    卮宁顿时一颤。

    姬旻?她的未婚夫啊!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