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四零:敌军覆灭!奈儿献身!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29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s日pt海面上,双方舰队已经完全撕咬在一起。

    索伦现在总算见到岩刀盗的凶猛之处了,用毫不畏死来形容简直是太低估了。

    那种来自于血液中的凶残,完全已经铭刻在基因里面。

    一听到号角之声,这群人就仿佛彻底变了一个人一般,从岩民变成了岩盗。

    而且,现在他也发现了岩盗小舰的厉害之处了,在海面上移动起来完全无比灵巧,钻来钻去,在这群岩盗的操纵之下,完全如指臂使,真的完全是指哪打哪。

    而且最恐怖的,普通军队的士兵是哪里人少,他们往哪里冲。

    而岩盗,完全是哪里人多,往哪里冲。

    所以经常会出现,岩舰刚刚靠近,用钢齿咬住敌舰之后,几个,甚至一两个岩盗疯一般朝敌人大舰上攀爬冲锋。

    两三个人,敢冲几十一百人。

    这真的不是毫无畏死,而是哪里有死亡,就奔向哪里。

    而根据岩盗的传统,第一条就是永远朝着敌人最多的地方扑去。

    当死亡在面前的时候,凶猛地扑上去,要么将死亡咬死,要么被死亡咬死。

    在战场上而死,会被视为无上的光荣,投胎转世之后,会成为更加强大的战士。

    而且,不管是攀爬战舰,还是浪中翻涌,这群人完全如履平地一般。

    所以短短时间内,凶残无比的岩盗就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当然,栾洋城的舰队水军也有巨大的优点,那就是组织性,服从性,还有弓**射杀。

    他们的水军单独战斗力不大,但是就算在船上,也列阵迎战,靠着集体的力量厮杀。

    而杀伤力最大的,当属他们的弓**,给岩盗带来不小的损伤。

    但是,七千岩盗对五千栾洋城水军,还是压倒性的胜利。

    短短片刻,栾洋城舰队的阵形,就被王后岛舰队彻底切开。

    一个又一个栾洋城水军**海中。

    栾洋城舰队,节节败退,一艘又一艘的舰船被占领。

    “城主,快走,趁着还没有彻底被包围,我们掩护着您立刻撤退,返栾洋城。”水军统领大声吼道。

    徒利炆看到旗舰上,看到凶猛的岩舰如同狼群一般,凶猛撕咬,很快就要击穿了防线。

    “撤退”徒利炆一声令下。

    十几艘舰船拱卫着他的旗舰,用尽全速,朝着西北方向逃跑。

    “哪里来的岩盗,所有的岩盗不都去雷群岛了吗?”栾洋城主徒利炆嘶声道。

    “不知道。”水军统领道。

    此时是黑夜,但是海面上战成一团,火光冲天。

    “主人,敌军旗舰要逃跑。”一名岩女将道。

    岩绰儿朝索伦望来道:“要追吗?”

    索伦道:“我不擅长战场指挥,一切由您而决。”

    岩绰儿立刻下令道:“第一,第二,第三从,撤离战斗,追击敌舰!”

    然后,岩女将就在海上吹响特殊的号角。

    很快,第一,第二,第三从舰队,飞快有序地撤出战斗,后面的岩盗立刻填补而上。

    仅仅没有多久,这三从舰队,总共四十五艘舰船,三千名岩盗就完成了集结,凶猛地朝栾洋城主的旗舰追去。

    而作为王后岛舰队的旗舰,也紧追不舍。

    剩下四千名岩盗,还有三千名岩民,一百多艘舰船,继续在海面上厮杀。

    栾洋城住的舰队尽管速度已经足够快了,但还是比不上岩盗的舰队。

    这四十五艘的岩盗小舰,灵活飞快,仅仅一个时辰不到,就彻底咬上了栾洋城主徒利炆逃跑的舰队。

    而且,岩盗并不忙着战斗,而是分散开来,变成一个半圆,渐渐地包围,合拢!

    这个过程,岩盗舰队也如同训练有素的狼群一般。

    一个时辰后,四十五艘岩盗战舰,已经彻底将栾洋城主的逃跑的十几艘战舰完全包围。

    栾洋城主徒利炆站在船头道:“敢问,是岩群岛的哪一位岛主?我与贵岛素无仇怨,甚至有不少生意,为何要赶尽杀绝?”

    此时,距离海战已经过去了近四个时辰,天已经亮了。

    而另外一处的海战已经结束,栾洋城的舰队除了逃跑的这十来艘,剩余的已经全部覆没。

    索伦走上船头,出现在徒利炆和图灵尘视野之中。

    顿时,图灵尘骇然色变,惊声道:“索伦,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你不是已经被岩魔杀了吗?”

    索伦道:“我是被岩魔扔下了深渊,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已经死了。”

    图灵尘咬牙切齿,连这样的都不死,索伦的命还真不是一般的硬啊。

    索伦道:“图灵世子,没有想到我这一网下去,还捞到了你这条鱼,真是意外之喜啊。对了,你的手怎么了?”

    图灵尘望向周围海面,十几艘栾洋城舰船,已经被完全包围。

    不仅如此,那边已经结束战斗的王后岛舰队也陆续赶来。

    这场战斗,他们已经彻底失败,没有任何翻身余地了。

    他实在是不甘,索伦明明已经死了,却有活着来了。

    他们率领着五千水军寻找魔镜秘岛,原本已经无限接近于成功了,结果却撞上了索伦的王后岛舰队。

    这索伦难道真的是上天的私生子不成?

    不过,这仅仅只是一场偶然的失利而已,他手中还正好握着一张王牌。

    “索伦,你好好看看,这是谁?”图灵尘冷笑道。

    然后,几名女武士推着一个昏迷的女子出来,全身都被捆绑,正是严奈儿。

    索伦见之,顿时内心惊骇。

    奈儿,她怎么会在这里?她为何会昏迷不醒?

    图灵尘将宝剑横在奈儿的脖颈上道:“只要我一剑割下,严奈儿可就要香消玉损了。”

    说这话的时候,图灵尘的心绪是无比复杂,又无比痛恨的。

    在一年之前,他死也不会相信,自己会走到这一步,会把宝剑横在心爱女人的脖子上。

    妒忌如同一条毒蛇,一旦从心灵中孕育出来,就会不断地吞噬心中的光明。

    图灵尘道:“不仅仅有严奈儿,还有整整一船的人质。”

    然后,索伦看到在徒利炆的旗舰后面,还有一艘货船,上面有几十名水手,还有夜惊羽。

    徒利炆在逃跑的时候,也没有忘记带着这些俘虏。

    此时,几百具弓**,全部瞄准了夜惊羽和几十名水手。

    如果在地面上,还有逃脱的余地,而在海上,被这样团团包围,很难逃出生天。

    索伦闭上眼睛,让自己的心神宁静下来。

    奈儿一定不能有事,自己亏欠她太多太多,她一定不能有事。

    再一次睁开了眼睛,索伦已经恢复了安静。

    “徒利炆城主何在?”索伦问道。

    徒利炆朝着索伦行了一礼。

    索伦道:“放掉我的未婚妻,还有我的那艘补给舰以及上面所有人。作为,我放你这艘旗舰上所有人走。”

    图灵尘道:“不行,你要放的不仅仅是一艘旗舰,而是栾洋城的所有舰船,所有水军。而且严奈儿作为人质,一直保护我们到了栾洋城之后,我们再将她释放来。”

    索伦没有理图灵尘,只是望着徒利炆道:“徒利炆伯爵,我们都是王国百年的诸侯,应该非常懂得双方俘虏的分量,你应该知道这次,是你们占了巨大之便宜。”

    徒利炆旗舰上足足有数百人,而他手中天水城的俘虏只有几十人。

    徒利炆手中重要人质只有严奈儿一人,再加上一个夜惊羽。

    而他徒利炆一个城主,加上图灵家族一个世子被包围。

    双方分量轻重,可想而知。

    索伦继续说道:“我爱我的未婚妻,所以愿意为她付出更多代价,甚至我不忍心用她来讨价还价,这个条件您要么答应,要么死!”

    徒利炆伯爵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

    索伦道:“你立刻释放我的未婚妻,还有其他人质,我放你这艘旗舰离开。”

    岩绰儿在边上低声道:“索伦,我们岩盗一诺重千金的,你如果答应释放,就真的要释放,否则会失了岩盗的人心。”

    “是,姨母。”索伦道。

    徒利炆伯爵想了一会儿,点头道:“好。”

    然后,他一声令下道:“放人!”

    图灵尘面色一变,出声阻止道:“徒利炆城主,索伦这人狡诈无比,不可相信,一定要带着严奈儿栾洋城才安全。”

    徒利炆冷冷道:“这是我的旗舰,我说了算。”

    然后,徒利炆伯爵将昏迷的严奈儿释放,交给索氏补给舰上的夜惊羽。

    索伦举手道:“让!”

    顿时,王后岛舰队包围圈,让开了一个裂口,让徒利炆的旗舰离开。

    徒利炆旗舰离开了几百米后,大声喊道:“索伦城主,我这些舰船暂时归你了,舰船上的栾洋城水军你不要伤害,也不要让他们参加二十几天后的大决战。”

    “好。”索伦道。

    徒利炆朝着被俘虏的栾洋城水军道:“你们等着,一个月后我会来接你们家。”

    “是!”所有栾洋城水军大声吼道。

    岩绰儿(女王)望着徒利炆的背影,朝索伦道:“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索伦点了点头,这徒利炆城主身上其实和索隆伯爵有些像,刚硬刻板,坚守着某些贵族法则。

    但是,原本对卮都若即若离的他,此时也免不了被卷入卮妍和卮离的夺位大战之中。

    徒利炆城主的旗舰继续北上,一直远去了几万米,完全看不到踪影之后。

    被包围的一千多栾洋城水军放下了所有武器,蹲在船上投降。

    至此,徒利炆城主假扮成海盗的五千水军,除了他的旗舰之外,近乎全军覆没。

    图灵尘一直望着索伦的王后岛舰队,感受到断臂的一阵阵抽痛,图灵尘面孔一阵抽搐。

    “二十五天,最多二十五天。几万水军,十几万大军,一定将索氏斩尽杀绝,将天水城杀得不留一人一草一木!”

    徒利炆城主眼角也微微一缩。

    索伦终究没有死,真正的胜负,终究还是要二十几天后的大决战中揭晓。

    索伦将奈儿抱到王后岛舰队的旗舰上,解开她身上的衣衫,发现有血迹,但是伤口却完全消失了。

    还是那股可怕而又邪恶的能量,瞬间恢复了她所有的伤势,但却是是透支性命为代价。

    索伦握着她的手,完全心痛如绞。

    “妖星,奈儿体内的邪恶能量不是可以免疫任何毒药吗?为何她还不醒过来。”索伦问道。

    妖星道:“主人,她并没有中毒,徒利炆城主给她服下的是罂/粟酒,是为了让她沉睡,并且缓解伤口痛苦的。”

    原来如此!

    于是,索伦就一直握着她的手,坐在**边上。

    而王后岛舰队,继续朝着天水城方向航行。

    奈儿一直昏昏沉沉睡到了次日,方才睁开美眸,幽幽醒来。

    见到索伦的第一眼,她先是眼圈一红,然后大颗的泪珠滑落。

    索伦伸出舌头,轻轻舔掉她滑落的泪水。

    “甜的”然后,他轻佻笑道。

    奈儿一声呜咽,玉手保住索伦的脖子,柔美的红唇直接吻了上来。

    刚刚吻到索伦,她便吐出粉舌纠缠,无比火热,无比痴缠。

    奈儿还从来都没有这么主动过!

    足足吻到几乎要断气后,奈儿抓住索伦的手伸进自己的衣衫内,颤声火热道:“夫君,要了我,要了我!”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支持!(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