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五:卮妍求吻!奈儿之躯!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35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索伦道:“你撞见我和姐姐亲热的那一幕,难道不觉得恶心?”

    卮妍公主道:“你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

    之前的卮妍公主说话都很直接的,根本不会说什么想听真话假话之类,看来她真的很努力地在做一个普通女人。

    “假话。”索伦道。

    “恶心得想吐。”卮妍道。

    “真话。”索伦道。

    “心神摇曳。”卮妍道。

    这个答案,真是让索伦非常惊诧了。

    卮妍道:“在神龙圣殿,我沉浸于另外一个世界太久了。因为我修炼的不仅是艺术,武功还有精神术,神龙圣殿一直想要将我培养成为无欲无求的圣女。我当然做不到真的无欲无求,但确实**很淡,尤其在男女情念上,几乎不存在”

    索伦明白这一点,神龙圣殿也一直都在阻止卮妍继位女王,所以想要从根子上断绝了这种可能性,所以就想方设法让卮妍本身没有了任何**。

    卮妍道:“不怕告诉你,神龙圣殿让我修炼的功法中,也直接断绝了我在男女方面的情念。所以我连寻常女子的月事都没有的。”

    这话一出,倒是让索伦真正错愕了。

    月事是女子正常的新陈代谢,没有月事的女人,也基本上意味着没有**,更加不能生儿育女。

    “没有月事,就不能生儿育女。”卮妍道:“尽管我离开神龙圣殿后,就停止修炼了那种功法,但是我月潮始终没有来过。结果,撞破你和索宁冰那事之后,对我的心神是无以伦比的冲击,我感觉到体内一阵涌动,然后今天我的月事来了,第一次来!”

    “就,就现在?”索伦道。

    “对,就现在。”卮妍公主道。

    然后,卮妍公主转过娇躯,顿时清楚地看到她的大腿中央的裙子部位,有一缕嫣红。在雪白的裹身裙子上,显得尤其夺目艳丽。

    索伦完全错愕了。

    对于这个结果,完全是意想不到的。

    如果旁人撞破了索伦和索宁冰,比如严奈儿来说,那对心神的冲击力完全是颠覆的。

    她是完全接受不了的,她的三观会被彻底损毁。

    但是卮妍公主,一直无欲无求,神经几乎一直处于比较淡漠的状态。

    而这个画面,则刚好引爆她内心的燃点,她内心的承受能力,她心神的门槛要比别人高得多得多。

    “所以我才会说,我不但要嫁给你,我还要给你生儿育女,因为我到现在才有资格说这句话。”卮妍望着索伦一字一句道:“我不是一个正常的女人,而我将用尽所有努力,成为一个正常的女人。”

    索伦沉默。

    卮妍道:“索伦,你觉得一个人是先有欲,还是先有情。”

    “单纯男女之情上,一定是先欲后情。”索伦道:“不管用任何言语把爱情描述得再美好,它的起点都是生/殖冲动,也就是**,然后再用感情将**包裹,变成爱情。”

    卮妍道:“而我常年受到神龙神殿特殊能量和特殊功法的训练,使得我变成了一个超凡脱俗的出尘圣女。这听上去仿佛很美好,但却是一种病态,是一种缺损。”

    这是卮妍第一次和人交心。

    而她的见解,也确实比索伦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子都要深邃。

    神龙圣殿的圣女,那完全是仙子级别,受到所有人的仰慕,完全是高尚和圣洁的代名词。

    而在卮妍公主的口中,则成为了病态。

    “这是一种精神阉割!”卮妍道:“想要做到无欲无求,圣洁出尘,很简单啊,直接把**阉割掉就可以了。但是没有了欲,也就没有了情。一个人,若没有了情,那还是完整的人吗?”

    毫无疑问,之前的卮妍公主,就是一个没有欲,没有情的人。

    所以,索宁冰一直说,尽管卮妍公主毫无架子,甚至会进入厨房帮忙她做菜,但是她还是觉得卮妍公主高高在上,遥不可及。

    卮妍道:“刚到王城卮都的时候,我很害怕。因为面对生我养我的父亲,我竟然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我就算告诉自己一百遍我爱眼前这个男人,我爱我的父亲,但是情绪上却没有任何共鸣。上一次,父亲第一次中风,生命垂危,我的悲伤很淡很淡,完全哭不出来。”

    索伦忆起上一次国王中风的画面,卮妍公主确实很冷静,也没有哭。

    “但是这一次,我哭了。”卮妍公主道:“我感觉到害怕,感觉到悲伤,我渐渐开始有了情感。”

    索伦竖耳倾听。

    卮妍公主道:“在几个月前,父王就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你,我说愿意!但是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湖依旧没有任何波动。因为无情无欲,所以嫁人对其他女子至关重要,而对于我来说,和吃饭喝水没有什么区别。”

    这是索伦第一次真正直面卮妍公主的心底。

    卮妍公主继续道:“在灭索大战中,你获得前所未有大胜,十几万灭索联军全军覆没。这让我情绪有了大的波动,我感觉到喜悦和惊讶。而你为了严奈儿拒绝了和我的婚约,让我有了第二次情绪波动,我不忿和妒忌。而撞破你和索宁冰姐弟亲热的画面,则瞬间刺穿了我的心神,那个画面仿佛一个巨大的能量爆炸,第一次点燃了我的欲,让我第一次像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所以你问我,撞破你和姐姐之间的丑事,会不会觉得恶心?”卮妍公主望着索伦,道:“你这是高看我了,也抬举我了,我的情绪还没有进化到那个地步。至于你问,我会不会因为你和姐姐的丑事而拒绝与你成婚,你也太高看我了。因为在男女之事上,我这个情/欲食物链上的怪胎完全无从选择。现在的我就如同一个旅人身处茫茫沙漠,眼前只有你这一瓢水饮。”

    索伦道:“这个比喻不恰当,应该是身处一条河流之中。其他女人随手舀水可饮,而你却无水可饮,因为你要的是一瓢毒水,而我恰好是一瓢毒水。”

    卮妍点头道:“对,你的比喻确实更加恰当一些。”

    接着,卮妍忽然问道:“我看你和索宁冰亲吻抚摸的时候,完全是沉沦颤栗的,那种感觉很美好吗?”

    问这话的时候,她的目光是充满好奇的。

    “很美好,近乎灵魂出窍。”索伦道。

    “那能让我试试吗?”卮妍问道。

    索伦一愕道:“在这里?”

    “这里不好吗?”卮妍问道。

    然后,卮妍主动上前,轻轻拥住了索伦。

    索伦立即感觉到如玉如雪一般的柔软弹滑,香气幽然。

    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最让男人自贱惭俗的女人,哪怕阿史罗这样的变态见到卮妍,也本能地退缩。

    卮妍公主抬起绝美的脸蛋,精致绝伦的嘴唇,淡淡的红色,真是如同柔软的花瓣一般。

    但是别的女人亲吻的时候是闭着眼睛的,而她却是睁开眼睛的。

    “闭上眼睛,会让你的神经触觉更加敏锐。”索伦道。

    卮妍公主闭上了美眸,嘴唇微微一颤。

    索伦轻轻吻了上去,仅仅一秒钟后,便离开。

    “有感觉吗?”索伦问道。

    “一点点。”卮妍睁开眼眸道。

    然后,她忽然踮起脚,主动在索伦的嘴唇上啄了一下,然后眯起眼睛道:“还是一点点。”

    接着,她转身离去道:“你稍候,我去换洗一下,然后我们立刻骑乘狮鹫,返天水城。”

    前往天水城的路上。

    “索伦,我父亲还能活多久?”狮鹫背上,卮妍公主问道。

    “不知道。”索伦道:“或许几个月,或许半年,或许更久一些。”

    卮妍道:“也就是说,留给我们打败卮离的时间,已经很短,或许半年,或许一年?”

    “是很短。”索伦道。

    卮妍问道:“如果输了,你愿意远遁海外吗?”

    索伦想了一会儿,摇头道:“我不愿意苟且偷生,宁愿轰烈而死。所以,和卮离的斗争一旦失败,就意味着死亡,整个索氏都灰飞烟灭。”

    卮妍道:“所以,我们要加快节奏了。”

    索伦道:“是要加快节奏了,在最短时间内,扶持阿史离人击败阿史罗得到柔然城,并且站在我们这边,这样我们才能根本扭转目前的被动局面。”

    就算天下第一大诸侯的柔然城选择效忠卮妍公主,但是天平上的砝码依旧是失衡的,卮离一方的势力依旧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但这却是多诺骨牌的第一张,接下来索伦会用最快的速度推倒第二张,临海城归芹芍。

    然后,量变就会引起质变。

    许多诸侯和贵族,就算不效忠卮妍公主,也会选择中立旁观的。届时索伦再推倒最后最大的一张牌,图灵家族。

    到那个时候,卮离就算看上去依旧强大,但就完全是外强中干。

    然后,双方真正大决战的时候就到来了,一决定胜。

    胜者为王,败者死无葬身之地。

    唯一的区别是,如果索伦这方胜了,就会出现两个王。

    一个女王,一个王夫摄政王!

    “对了,我还有一个私生女,你武功高,可能需要你和我一起去把她带家。”索伦道。

    卮妍公主一愕,然后点头道:“好的。”

    夜晚,天水城军营!

    奈儿经历了一天的军务后,显得有些精疲力尽,因为她已经几天几夜都没有睡觉了。

    不是没有机会睡觉,而是睡不着。

    自从她答应成为国王义女,答应卮妍公主嫁给索伦成为正妻之后,她就睡不着了。

    尽管她也会嫁给索伦,但只是一个妾侍。

    当然,她相信夫君也是迫不得已的,也一定会更加爱惜自己。

    但是理智是理智,情感是情感。

    她严奈儿是一个对爱情极度渴望的女人,为了爱情她可以付出一切。

    所以,她对感情和爱人也充满了独占欲,不愿意和任何女人分享。

    这次,为了夫君的前途她答应了分享,而且自己还只是一个妾侍。但是她完全心如刀绞,难受得整夜整夜睡不着。

    但是很快,夫君拒绝了国王的旨意,夫君竟然为了她抗旨了。

    顿时,所有的难过,所有的痛苦都烟消云散,只有无边无尽的甜蜜和喜悦。

    在得到消息后,她第一时间就去找索伦,想要和他亲吻,并且用力地奉劝他不要抗旨,她愿意和公主一起嫁给索伦。

    索伦能够为了她而抗拒国王的旨意,就已经让她无比满足,无比幸福了。

    归根结底,她最想要的还是索伦的心意。

    但是,却听姐姐宁冰说,索伦有要事离开了。

    于是,她满心的爱意幸福无法倾泻,只能全身心投入到军务之中,然后依旧睡不着,但却是兴奋得睡不着。

    而且可以肯定,在把心思完全向爱人倾诉之前,她肯定是无法睡着的。

    她就是这样的,有些话,有些事情,她心里根本就藏不住的。

    忙碌了一天之后,尽管精疲力尽,但是她依旧满心喜悦,沐浴更衣后,她穿着保守的丝绸睡衣,哼着索伦教的小曲,慵懒地躺在床上。

    她魔鬼得近乎夸张的娇躯曲线,平躺着更显峥嵘。

    看了一会儿后,她便骄傲地看着自己的身材曲线,连归芹芍都比不上,完全让夫君爱不释手。

    而就在此时!

    忽然,她听到了一阵咽口水的声音!

    “谁!”奈儿身上汗毛猛地炸起。

    闪电一般跃身而起,然后飞快拔出了身边的血海龙金剑。

    “嗖”

    仿佛一道鬼影,阿史罗瞬间出现在室内。

    他完全不掩饰自己垂涎三尺的表情,两只眼睛仿佛要掉出来一般盯着奈儿魔鬼的曲线,然后痛心疾首道:“你刚沐浴过?天那?我为何不早两刻钟赶到啊,这样我就能看到你的身体啦。啊啊啊”

    然后,他夸张地捶打地面,怒气冲冲道:“这件事情我会追究的,昨天究竟是哪几个女人勾引我,让我提前浪费了精力,浪费了时间,害我错过了严奈儿小姐的沐浴偷窥。我会把她们卖到勾栏去的,完全不可原谅!”

    接着,他又双膝一软,跪在地上道:“严奈儿小姐,你是最最诱人的绝世尤物,我恳请你加入我的后宫好吗?我保证我十年都不会玩腻你的,也不会把你送给别的男人,这在我的后宫已经是最高待遇了。当然,你武功很高,我恳请你把你一身修为给我好吗?谁让我练的是采阴补阳的邪功呢?”

    奈儿缓缓闭上了美眸。

    眼前这个魔鬼武功有多高,她是知道的。

    但是,她绝对不会让这个恶魔染指自己半寸的,那那就一死保清白吧!

    真是后悔太过于保守,没能和夫君享受过鱼水之欢。

    “嗖嗖嗖嗖”

    紧接着,几道身影闪现。

    这些高手全部隐藏在黑色斗篷之中,上面都有妖洲绿火的徽章。

    “本以为有卮妍公主在,所以带来了这么多妖洲高手,结果卮妍反而不在了。”阿史罗道:“真是让人失望啊!”

    然后,阿史罗扒掉上衣,邪笑道:“严奈儿小姐,求求你让我睡吧!”

    奈儿缓缓举起的血海龙金剑。

    她知道,自己仅仅自尽是不够的,因为眼前这个魔鬼连自己的尸体都不会放过。

    唯一的办法就是兵解,让自己美妙的躯体,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人间无数!”

    奈儿喃喃自语道,然后猛地将龙力注入到血海龙金剑内,朝着头顶闪电般猛地刺下。

    注:第一更四千多字送上,拜求支持!(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