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六一:霸气阿史离人!贴身伏嫣儿!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37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接下来两天时间内,索伦就完全过上了宴子羽的生活。

    每天不是读,就是弹弹琴,舞舞剑。

    当然,所谓的舞剑基本上就是花架子,真正的宴子羽武功是相当之一般的。

    中途,有乡民过来送一趟米肉,然后索伦给钱。

    基本上,他就是独自一人,是真正的隐居。

    在这两天时间内,索伦觉得时间都变慢了许多。

    而且,这里的乡民也根本不知道他宴子羽是一个名士,就当他是一个落魄的怪人而已,不过有一些钱,读过一些而已。

    就这样,时间一天天地过去。

    阿史离人竟然还没有派人来?总不可能自己跑上去,毛遂自荐吧。

    晚上,索伦吃过了饭,喝了酒,舞了半个时辰的剑,读了半个时辰的,然后躺下来睡觉。

    刚刚入睡不久,忽然索伦猛地惊醒。

    他的精神力修为是非常之高,哪怕在睡梦中,有人闯入他的周围,也立刻会惊醒。

    但是,他没有睁开眼睛,因为他现在可是宴子羽,一个几乎没有什么武功的人,甚至连呼吸节奏都没有遍,依旧装着酣睡。

    “先生!”一个女子声音响起。

    索伦没有醒。

    “先生”这女子声音猛地变尖,直接钻入索伦的耳朵之内。

    此时,索伦扮演的宴子羽才猛地惊醒,坐起身子骇声道:“你是谁?想要做甚?”

    这才看到,来者是一个女武士,穿着一身劲装,身材非常火爆,是一个异族女子。

    她当然就是阿史离人派来的女武士。

    “先生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才多久时间啊,就忘记我了?”异族女武士道。

    索伦装着睡眼迷离,搓了搓眼睛仿佛才看清来人,道:“哦,原来是你啊,怎么又来了?你家主人又派你来,不去不去,你家少主人的老师我做不了。如果没什么事情,请你出去,我要睡觉了。”

    说罢,索伦又躺了下来。

    那个女武士上前,一把按住索伦的脖颈。

    索伦扮演的宴子羽是没有什么武功的,被制住脖颈后顿时完全无法动弹,顿时大喊道:“你要干什么?”

    那个女武士拿出一卷绳子,三下两下,就将索伦五花大绑。拿出一块布团直接塞进他的嘴里,让他叫喊不出声来。

    稍稍犹豫片刻,又在他后颈上一拍,击昏过去。

    最后,一把提着索伦走到外面,扔在马背上,飞驰而去。

    就这样,接下来索伦可受罪了,他隐居的山谷距离柔然城,足足有一千多里。

    这个女武士白天赶路,晚上住宿,足足走了两天两夜。

    索伦一直被五花大绑,挂在马背上。

    他被击晕之后,妖星很快就让他恢复了清醒。但是,他现在扮演的是一个武功很弱的生,也不能挣脱,也不能干嘛。

    “妖星,你还是重新把我弄昏吧,这样实在太难受了。”索伦心中暗道。

    这样绑着驮在马背上实在太痛苦了。

    于是,在索伦的命令下,妖星再一次让索伦昏迷了。

    不知道昏迷多久,忽然觉得脸上一阵冰凉,索伦一阵激灵,猛地醒了过来。

    然后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间富丽堂皇的室内,身上已经解绑了,所躺的地面铺着柔软而又一尘不染的羊毛地毯。

    “起来,拜见我家主人。”女武士道。

    索伦刚刚醒来,就已经问道了一股清冷,神秘,迷人的幽香。

    而且,空气中一阵冰冷。

    有阿史离人的地方,都有这股冰冷,这股幽香。

    抬头望去!

    果然是阿史离人,她依旧戴着一层面纱。

    但是,露出的双眸如同海洋一般深邃迷人,坐在椅子上的身段,如同魔术一般的魅惑。

    她的美丽,天下间只有卮妍能够与之匹敌。

    但是,卮妍太出尘了。

    而眼前这个女子,每一寸曲线,都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龙阴绝脉实在太强了,使得光闻到她的气息,光看她的身影,就会让男人迷离沦陷。

    但不知道为什么,阿史离人在家中竟然也蒙着面纱?

    是丈夫死了之后,她就不愿意让任何男人看到自己的绝世花容了吗?

    索伦本来应该直接质问出声,甚至勃然大怒的。

    因为,他是一个清高的人,被人这样绑来完全是有辱斯文。

    但是,他没有质问发怒。

    因为,宴子羽只是一个名儒,面对阿史离人这样的绝世芳华,这样冷若冰霜的蓝色妖姬,所有的愤怒都会被镇下去的。

    这是真的,阿史离人淡淡瞥人一眼,都仿佛将人的情绪冰冻一般。

    “先生姓宴,不知道出生于何地?”阿史离人问道,声音如同冰凌断裂,又如同玉珠坠盘一般冷冽清脆,动听迷人。

    她这样问,是想要知道宴子羽和丈夫宴平,是不是出生于一地。

    “白羚宴氏。”索伦道。

    “哦。”阿史离人没有再问,继续道:“请先生做我儿子的老师,多多费心了。”

    宴子羽道:“我本事有限,未必如夫人所愿。”

    阿史离人道:“你是有本事的,阿史罗在十岁之前,比我儿子还要顽劣。也是打跑了不知道多少老师,横行跋扈,但你做了他的老师之后,他反而愿意安静下来学习。你能做阿史罗小时候的老师,自然也能做我儿子的老师。”

    这话一出,索伦心中一颤。

    这段信息,高系宦官集团的情报中没有啊,宴子羽竟然做过阿史罗小时候的老师?

    这会带来意外的危险啊!

    阿史离人继续道:“如果你没有教好,就证明你没有用心。我是个女人,没有什么礼贤下士的心胸。你若教得好,三五年就获得自由了。你若教不好,我就把你仍在地牢里面关一辈子。”

    索伦一愕,然后恍然!

    一直以来,他都想着扶持阿史离人灭掉阿史罗。

    阿史罗是邪恶的,那作为他对立面的阿史离人,感觉就是正义的。

    而事实上,阿史离人是一个冷若冰霜的性情之人,亦正亦邪。

    绝大部分时候,她是冰冷无情的,比如曾经对索伦的见死不救。甚至,因为迁怒于术士妖梦而万里追杀。

    但是有些时候,她又是善良温柔的,比如对小阿囡,为了救她性命,她一口气杀了十几名龙武士高手,不惜得罪冥社这样的超级恐怖组织。

    所以,她对宴子羽如此态度很正常,想让她礼贤下士地演戏,那完全是做梦。

    这绝对是一个霸道女王,而且还是一个冷若冰霜的霸道女王。

    “是。”索伦假扮的宴子羽道:“我自当竭尽心力教习令公子。”

    阿史离人起身离去道:“为先生准备住处,让阿囡和沁沁,跟着一起上学。”

    “是。”女武士道。

    索伦听到沁沁两个字,心中微微一抖。

    而阿史离人说起阿囡和沁沁时,声音也本能一柔。

    “先生,以后这间院子就是您的了。里面一共有五个奴仆,五个侍女,全部供您差遣。”女武士道。

    索伦所在的地方不是柔然城主府,而是阿史离人的宅邸,但是也非常非常大了,足足有一百多亩。

    而划给索伦这个教先生的院子,也足足有十几间房子,两进院子,还有一个小花园,总面积足足十几亩之多。

    女武士带着索伦走进院子。

    里面,五个男仆,五个侍女整齐站成两排,躬身行礼道:“拜见先生。”

    “付缘呢?”女武士道。

    索伦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微微一愕,所谓的付缘可就是索伦表姐伏嫣儿啊。

    “来了。”然后,从屋子里面走出了一个婀娜的女子。

    相貌果然非常美,瞬间把整个院子的侍女,包括这个女武士都给压下去了。

    尽管有风霜之色,而且眼眸充满了倦怠,但是这美貌端是千里挑一,甚至万里挑一的,完全不亚于图灵朵。

    而且,因为生过孩子,所以身材婀娜中带着一股丰腴,充满了成熟的韵味。

    “这个付缘,读过,写过字,以后就做您的贴身侍女,可以为您磨墨裁纸。”女武士道。

    而伏嫣儿,冷冷淡淡站在一边,没有丝毫表情。

    “付缘,听到了没有?”异族女武士道。

    “是。”伏嫣儿这才淡淡地应。

    索伦目光本能地搜索,想要看女儿沁沁在哪里,但是却没有找到。

    女武士道:“那先生沐浴更衣后,好好休息吧,明日便准备上课。”

    顿了顿,女武士道:“我家小主人的课可不好上,几乎没有一个先生能够上完一课的,所以先生可要好好准备。”

    阿史离人的那个儿子,完全是个又狡猾又跋扈的小霸王,而且根本不想学习,他的课当然不好上。

    接下来,索伦住进了院子之内,沐浴更衣,吃完饭后,他就如同往常的习惯那样。

    而半天时间内,作为贴身侍女的伏嫣儿也从未出现过,下午时候索伦看她一眼,就能感觉到她目中的怨恨。

    这怨恨不是针对某个人,而是针对整个世界所有人。

    可以理解她的这股怨恨,因为她本是天下第二诸侯的嫡女,是伏厄侯爵最喜欢的孙女。

    不仅如此,她即将嫁的是白羚城主之子。未来,她会成为白羚城的主母。

    这是何等尊贵身份,何等荣华富贵?

    但是,因为和索伦的奸情败露,使得这一切都离她远去,使得她被流放在一个枯寂的修院内帮人洗衣做饭,做着她从来没有做过的粗活。

    现在,好不容易离开了那个无聊枯寂的秋风修院,却又沦落成为一个侍女。

    她当时和索伦互相被吸引,抵挡不住诱惑,亲亲摸摸,搂搂抱抱是有的。

    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要越线,没有想要真的发生什么,毕竟她马上就要成婚了,要嫁给白羚城少主了。

    婚前放纵,这在贵族圈里面是很常见的,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不了去术士那么补一层膜好了。

    但没有想到,她竟然被下药和索伦发生了一切,而且还被当场抓奸在床,事情败露。

    从此,荣华富贵离她而去,从一个凤凰,变成一只落架的鸡,她怎么能甘心?

    现在,阿史离人竟然让她来服侍这个教先生,她才懒得理会。

    她的眼中,何曾有这种生的存在?

    不过,到了晚上她忽然又出现在索伦的面前。

    当时,索伦正在躺椅上,她装模作样地为索伦剪了一下蜡烛,然后便站在一边。

    “有事?”索伦问道。

    伏嫣儿问道:“听说宴先生刚从怒浪王国访友归来?”

    索伦点头道:“对。”

    伏嫣儿道:“那,那宴先生可曾听说过索伦吗?”

    索伦一愕,然后点头道:“听说过。”

    伏嫣儿道:“他最近怎么样?他父亲还在不在?他做上天水城主了吗?”

    索伦点了点头道:“他已经是天水城主了。”

    伏嫣儿眼睛一亮,然后又闪过一道怨恨,最后目光一转,仿佛在打什么主意。

    “谢谢先生,那我告辞了。”伏嫣儿道。

    索伦最懂察言观色,他知道这伏嫣儿要做什么了,她实在是过不了这种清苦的日子,她想要过荣华富贵的生活。

    但是,拜火城她去不了了,白羚城更不可能了,唯一能够给她荣华富贵的,就是索伦的天水城。

    尽管,她知道自己做不了索伦的妻子,但毕竟是他女儿的母亲。

    这伏嫣儿,是典型好逸恶劳,虚荣浮华的贵族女子,只不过长得尤其美丽性感,所以在几年前明知道自己马上要成婚了,还是抵挡不住诱惑和索伦厮混在一起。

    看了一个多时辰的,索伦躺在床上睡觉。

    半夜时分!

    忽然,几道黑影闯进了索伦的房间,然后猛地将睡着的索伦按在床上。

    索伦猛地惊醒!

    顿时,见到四个习武少年按住了自己的手脚。

    然后一个十岁的小男孩,手里拿着一支匕首缓缓朝自己走来。

    这个小男孩虎头虎脑得,长得非常漂亮,但是一双眼睛又亮有狡黠,毫无疑问这就是索伦未来的学生,阿史离人的儿子阿史元跋。

    他来到索伦床前,将匕首放在索伦胯间要害上,道:“听说你想要做我的老师,可是我的老师,都必须是太监。”

    然后,他将匕首压在索伦的命根子上,道:“我给你两个选择,明天立刻向我母亲请辞,然后滚蛋。要么我现在就把你阉了,让你成为太监。”

    知道阿史离人的儿子很跋扈,但没有想到竟然这样的无法无天,竟然要来阉割老师。

    而且,十来岁的小孩子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他手中的匕首真的会割掉索伦命根的。

    当然,凭借着四个习武少年根本压不住索伦,他可以轻而易举挣脱。

    但是,他扮演的宴子羽可是一个文弱生,一旦挣脱就露出破绽了。

    索伦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自己的嘴炮了。

    熊孩子阿史元跋道:“你必须做出选择了,要么被我阉割,要么滚蛋。我倒数五个数。”

    “五!”

    “四!”

    “三!”

    “二!“

    “一,看来我要有一个太监老师了,会很痛的,你忍着点!”熊孩子目光大亮道,就要猛地一刀挥下,阉割掉索伦命根子。

    此时,索伦脸上忽然一笑。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