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六四:离人之温柔!粉红烈焰!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38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阿史离人这话一出,顿时让索伦无法答。

    首先,索伦虽然有救阿史离人的办法,但目前只是停留在理论上。

    而且关键是,阿史离人问她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难道索伦说,你要争夺柔然城主之位,并且灭掉阿史罗?

    这太突然了,现在的索伦和阿史离人,完全只是两个陌生人而已。

    贸然直入关键,就只会坏事,甚至暴露自己。

    索伦顿时道:“我救夫人”

    他本来想说没有任何条件,但是阿史离人一挥手,直接了当道:“好了,交浅言深,言尽于此。”

    索伦一愕。

    阿史离人道:“付出得越多,所求便越大,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东西。先生可以继续留下来做我儿的老师,但其他事情就不必说了。至于我的身体,活三年,活五年并无所谓的。”

    索伦躬身道:“请夫人相信我,就算您给我不了任何东西,我也会全心全力救您。”

    阿史离人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道:“好了,不耽误先生时间了,您开始上课吧。”

    然后,她直接了当离去了。

    接下来,索伦开始上课,总共只有六个学生,准确说是两个,阿史元跋和阿史囡,剩下六个少年是来陪同阿史元跋的。

    这第一课,讲的就是人类国度的通用文字,也算是启蒙教育。

    阿史元跋很聪明,听到的东西很多,想的东西也天马行空,但从小就没有受过完整的教育,所有的老师都被他打跑了,所以基础教育反而很不过关。

    这个孩子果然聪明而又有毅力,这种通用文字课,尽管索伦讲得深入浅出,但是和火枪,又或者声音共振碎掉杯子比起来,还是显得枯燥乏味的。

    而且阿史囡年纪太小,出生于普通农民家庭,所以从未上过学。为了照顾她,索伦要从最简单的教起,完全是最初始的启蒙内容。

    尽管都曾经学习过,但阿史元跋依旧非常认真。

    而阿史囡,则完全是充满了极度的兴趣,欣喜地学着索伦教的每一个字。

    第一课,通用文字启蒙,总共半个时辰,下课结束之后,阿史囡仍旧兴致灼灼地学着写索伦刚教的几个字。

    索伦走到阿史元跋的面前,道:“刚才我教的内容对你来说,未免太过于简单了,为何你还坐得住?”

    阿史元跋道:“老师教得非常有趣,不像之前的老师,他就只会教我怎么读,怎么写,但为什么是这样写的,他们却不知道。”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通用文字都是龙帝一个人照搬地球中文。这个世界的人只是死记硬背下来,关于这些字的起源构造,他们完全是一无所知的。

    不像索伦,许多字他都能说出象形根源,而且衍生出许多故事和内涵。

    阿史囡年纪太小,当然一知半解,但是对于阿史元跋来说,却非常的有意思,他可以通过这些内涵去了解世界。

    休息一刻钟后,便开始上午的第二课,基础数学。

    索伦就从十根手指头,和十进制的起源开始讲起。

    他教学生,不为了考试,就是为了让孩子们懂得更多。这样一来,他发挥的余地就大了,这第一节基础数学,完全是将得深入浅出又天马行空。

    从原始社会人类如何接触最基础的数学,探究世界真相开始讲起。

    听得几个孩子完全如痴如醉,不知不觉把几个数字全部记住,还有为何有这些数字,这些数字起源都记得清清楚楚。

    讲着讲着,索伦忽然感觉到有一双眼睛。

    不由得抬头望去,顿时见到教室外的窗户趴着一张粉妆玉琢的小脸,一双灵动天真的大眼睛。

    顿时,索伦心中一颤,整个心底一麻。

    这是女儿伏沁沁,这是索伦的亲生女儿。

    他不是真正的索伦,但是他继承了索伦的一切,那这个小女孩就是她的亲女儿。

    尽管之前看过画像,也幻想过许多次,但是真正见到的时候,索伦还是有种心要融化的感觉。

    和自己长得真的很像啊,长得真的真的很漂亮的。

    尤其这双大眼睛,如此纯洁无暇,乌黑发亮,灵气逼人,真的有一种看你一眼就会心灵融化的感觉。

    这双眼睛充满了胆怯,但是又充满了好奇。

    她从小就生活在秋风修院中,很少接触到外面,对整个世界都充满了好奇。

    但是,她太小了,也太弱的,而且亲生母亲也不尽职,所以她对外面的世界又充满了不安。

    她真的有些瘦,一张小脸真的只有索伦巴掌大小,仿佛一双大眼睛就占了一半。

    而且,也没有同龄的孩子高。

    见到索伦的目光望来,她先是仿佛受到惊吓一般,立刻就要如同小鸟一般逃走。

    但是紧接着,她立刻感觉到了索伦目光中无以伦比的疼爱和温柔。

    尽管她并不明白索伦目光的寒意,但是却能够感觉到。

    索伦此时,真的恨不得把内心所有的疼爱都通过目光释放出来。

    见到索伦忽然停了下来,阿史元跋和阿史囡不由得朝窗外看去,顿时见到了伏沁沁的小脸。

    阿史囡兴奋道:“沁沁,你快来”

    见到这么多双眼睛一起望她,沁沁转身就跑了。

    索伦追了出去,看着她娇小的背影,心疼喊道:“慢点跑,慢点跑,不要摔了”

    沁沁停了下来,转过头望向索伦。

    “乖乖,我们明天来上课,好不好?”索伦疼爱道。

    这孩子太胆小了,现在让她进课堂面对这么多生人太突然,让她明天来,有个心理准备。

    “好不好?”索伦蹲下来,努力让自己和宝贝女儿一样高。

    沁沁看着索伦的脸,还有他无比疼爱的目光,飞快地点了点头,然后小鸟一般地跑走了。

    顿时,也几乎把索伦的心带走了。

    下午两节课,一节艺术课,一节通用文字启蒙。

    晚上到院子后,作为索伦的贴身侍女伏嫣儿,依旧全然不见人影,不知道躲在哪里偷懒,所以索伦也没能见到宝贝女儿。

    晚上,阿史元跋去阿史离人房间内领罚,趴在凳子上被阿史离人抽三鞭子吗,因为她白天喊沁沁小哑巴了。

    这三鞭真的就抽在他的背上,顿时就出了三条血印,阿史离人是真打。

    挨鞭子的阿史元跋非但没有哭,反而兴高采烈的。

    在他眼中,母亲太冷了,对他也不像寻常母亲一样亲昵。尽管他知道,母亲很爱自己。但是,他还是渴望如同其他孩子一样,能够和母亲撒娇亲近。

    所以,哪怕被阿史离人打,他也很高兴。因为,其他妈妈也是要打小孩的。

    “今天上的课怎么样?”阿史离人一边给儿子上药,一边问道。

    “真是太有趣了。”阿史元跋兴奋道;“老师太厉害了,明明很简单的东西,我依旧听得一愣一愣的,连时间都忘记了。”

    “这是很难做到的。”阿史离人道:“越是简单的知识,就意味着越靠近文明的初始,就越是复杂深邃,想要讲好需要非常非常渊博。”

    阿史元跋道:“爹爹就是这样渊博的人吗?”

    阿史离人一愕,然后点了点头道:“对,爹爹就是这样渊博的人。”

    她当年,就是被他无所不知的渊博,还有温柔如风的气质所吸引的,拒绝了无数王室贵族子弟的求爱,而嫁给了其貌不扬,平民出生的生宴平。

    “如果爹爹没有走,那该有多好,我也不用打跑那么多老师了。”阿史元跋道。

    阿史离人感伤,没有言语。

    阿史元跋感觉到母亲的伤心,立刻住口不言,然后兴奋道:“娘,你说是老师更厉害,还是爹爹更厉害?”

    阿史离人道:“这不公平的,因为在娘心中,你爹爹永远都是最厉害的。”

    阿史元跋道:“真希望明天赶紧到来,娘,你看我今天挨打了,晚上就睡在你这里好不好?”

    “不可以。”阿史离人道。

    熊孩子阿史元跋哭丧着小脸道:“为什么?阿囡就可以。”

    阿史离人道:“因为,阿囡是女孩,以后是要嫁人的。你是男孩,要学会自立自强,到这个年纪还和娘睡一个房间,长大后会充满脂粉气的。”

    “会像阿史罗叔叔那样吗?”阿史元跋道。

    “不许说他,以后在娘面前,不许说这个名字。”阿史离人道。

    “是,娘。”阿史元跋道:“娘讨厌谁,我就讨厌谁。你讨厌阿史罗,我就讨厌阿史罗。”

    阿史离人轻轻拧了一下他的小脸,这小子也不晓得跟谁学的,可会讨人欢心了。

    她少有的亲昵动作,顿时让阿史元跋幸福得昏头了。

    “以后不许欺负沁沁,知道没有?”阿史离人忽然道。

    阿史元跋道:“知道了,不过她每次见到我都没有好脸色,好像很讨厌我的样子。”

    次日,索伦一早就来到了课堂上,还带着一个包,里面有全新的,笔,纸,全部一应俱全。

    他从来没有做过针线活,但这包是他亲自绣的,昨天一直忙到后半夜。

    因为,前面两个包实在太不堪入目了,这第三个勉强还不错。

    而且,为了方便女儿写字,他还把一叠白纸订成一本一本的练习本。

    有专门写数学作业的,通用文字的,甚至专门画画的都有。

    数学作业本,他还专门画了一行一行。通用文字的练习本,他甚至专门画了格子。

    其实他知道,他这样做可能会露出破绽,但是他有些忍不住,这个女儿实在招人疼爱了。

    足足等了小半个时辰,终于阿囡和沁沁手拉着手进来了。

    小沁沁进来后,先羞涩地看了索伦一眼,然后立刻垂下头去。

    接着,她的大眼睛就瞟向了索伦手里的那个包。

    而索伦发现,她身上已经背着一个包了,非常精致漂亮,和阿史囡背着一模一样,比索伦做的这个包漂亮了十倍不止。

    “老师,沁沁的包是我娘给我们做的,漂亮吧。”阿史囡显摆道。

    “漂亮,漂亮!”索伦非常不好意思地把自己做的包藏到了背后。

    没有想到阿史离人冷若冰霜的女王外表下,竟然有这么温柔细腻的一颗心,早就为沁沁准备了包。

    接下来,因为有女儿在,索伦讲课更加精彩绝伦。

    最重要的是,充满了无限的情感,唯恐自己女儿听不懂,学不好。

    而且,因为自己女儿喜欢画画,他硬生生把每周的艺术绘画课加到了三节。

    接下来几天内,索伦偷偷地把准备好的笔,还有各种练习本给了沁沁。

    结果有一天,阿囡发现了,还大呼小叫地说,沁沁你的本子和我们不一样。

    沁沁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无比清晰地感觉到索伦对她的疼爱。

    在这种疼爱中,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

    而且有些时候,就算晚上没有课,她也会和阿囡,阿史元跋一起来索伦的院子里面玩。

    当然,她就算玩的时候,也安安静静坐着,要么就是一个人在那里画画。

    然后,索伦就兴致勃勃地教她画画,画各种小动物,小鸭,小鸡,小猫,小狗。

    为了讨女儿欢心,以画画需要为由,索伦买了一堆小动物来,整个院子都是小鸡,小鸭,小兔子,小猫。因为沁沁喜欢小动物,所以一有机会,她就会来索伦的院子玩。

    当没有人注意她的时候,她甚至会笑得咯咯出声。

    时间就这样波澜不惊,一天一天地过去。

    距离索伦成为阿史元跋的老师,已经超过二十天了。

    这些日子,因为和女儿在一起,索伦过得非常幸福。

    但是,他也过得非常心焦。因为,阿史离人始终在避开他,不给他交谈的机会。

    而且这短短的二十天,阿史元跋已经完全把他当成最崇拜,也最亲近的人。

    这一天,索伦和女儿一起,正在画一支小鸭子。

    忽然,伏嫣儿走了进来。

    索伦现在有些烦这个女人,她是一个很不称职的母亲。平时对沁沁也谈不上什么照顾,每一次女儿来索伦院子,都是阿囡带来,索伦亲自送去的。

    伏嫣儿没有一次送女儿上学,也没有一次接女儿去。

    而且,宝贝女儿身上的衣衫,一开始是阿史离人精心准备的。后来是索伦,花钱让人做的。

    现在,甚至连沁沁的吃食,都是索伦托人准备的。否则以伏嫣儿的性格,完全是敷衍了事。

    她是阿史离人派来给晏子羽老师(索伦)的贴身侍女,但是这二十天几乎从来没有见过她的身影。

    绝大部分的时间,她不是躺着看画册,就是在化妆。

    当然,她日子还是过得很窘迫的,阿史离人不会短她吃穿,也不会逼着她干活,但是却不会给她多少钱。

    一开始,索伦是买来丝绸给伏嫣儿,让她给沁沁做几件衣衫。

    结果,这些丝绸都被伏嫣儿自己拿来做衣衫了,到后面索伦只能给沁沁做好衣衫,再送过去。

    接连十几天不见人影,不知道她怎么又忽然出现了?

    “先生,我求您一件事情。”伏嫣儿道,就算求人的时候,她也是不知道低头的。

    索伦道:“你说。”

    伏嫣儿道:“我被关在这府里不能出去,也一个人都不认识,您在府里地位高,能不能帮我送一封信?”

    “什么信?”索伦道:“送给谁?”

    伏嫣儿道:“送给索伦,让他派人来接我们母女。”

    索伦面孔微微一抽搐。

    这个女人,幸好是找到他,万一要是让别人替她送信,然后又被人截住了。让人知道,尤其是让阿史罗知道,索伦的表姐伏嫣儿,还有他的亲生女儿在这里,那就麻烦大了。

    以阿史罗那变态的性格,知道索伦曾经的女人和女儿在这里,他能做出什么事情,只有鬼知道。

    而且,以伏嫣儿贪慕虚荣的性格,一旦见到阿史罗,主动上前勾搭也不是不可能的。

    “好,我会想办法,你不要轻举妄动。”索伦道。

    “谢谢先生。”伏嫣儿道,然后高兴地出去了。

    看着她出去的背影,腰臀曲线尤其妖娆婀娜,这女人脸蛋漂亮,身材也超好,就是脑子不好。

    索伦略带厌恶的眼神看着她的背影,然后发现女儿正睁大眼睛看着她。

    他赶紧变换了脸色道:“沁沁,对不起啊,我不应该对你母亲这种脸色。”

    她稍稍有些委屈垂下头去,每当别人对她母亲态度不好,她都会很难过。

    在她心中,母亲伏嫣儿就算再不好,也是她最亲的人。

    次日,索伦出府,表面上是游览柔然城,实际上是和高系宦官的情报组织碰头。

    这二十来天,王室和高隐势力,陆陆续续派出了几十名高手来柔然城,全部听从索伦调遣。

    碰头的地方,是一个叫天海阁的酒楼。这个地方高系势力已经经营了十几年,却从来没有启用过,绝对没有任何破绽。

    索伦闲庭信步,仿佛逛街一般,前往天海阁。

    忽然,他的精神力明锐感觉到,有人盯住了自己。

    顿时,他暗中提高警惕,但是没有露出任何神色,自然地走向人群聚集的地方。

    然而

    几乎下一秒钟,他闻到了一股迷香,眼前一阵迷离。

    “宴先生,我家公子请你前去做客。”四个强大武者上前,将索伦包夹在中间。

    其中两人抓住索伦的手臂,将他提上了一辆马车。

    一只黑布袋套上他的头,使得他什么都看不见了。

    马车快速地朝着柔然城西的方向奔驰。

    半个时辰后,马车停了下来。

    两个武士提着索伦进入了一个院子内,然后仿佛打开了一道暗门,沿着台阶深入十几米,来到了一间地下密室。

    “晏子羽先生,别来无恙啊!”

    一道妖异的声音响起,尽管索伦听过次数很少,但绝对刻骨铭心。

    阿史罗?他来了!

    “我只是经过柔然城,没有人知道我来。”阿史罗道:“马上我就要去参加一个矮子和一个瘫子的婚礼了。”

    矮子和瘫子的婚礼?说的是徒立炀和图灵朵?这二人终于要成婚了吗?

    阿史罗上前,摘掉了索伦的头套。

    他再一次看到阿史罗这张妖异,邪恶,漂亮的面孔。

    “宴先生,你也曾经是我的启蒙老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阿史罗躬身拜下道:“学生给您行礼了。”

    “哼”索伦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他毕竟不是真正的晏子羽,而且晏子羽做过阿史罗老师的这段历史,他完全不知,少说话就少破绽。

    阿史罗道:“这次我将老师请来,除了一叙师徒之情外,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您帮忙。”

    索伦没有说话,毕竟他是被绑来的,气愤之中不说话很正常。

    阿史罗道:“听说现在您成为了元跋那小子的老师,非常得到我姐姐阿史离人的信赖和倚重?”

    索伦依旧没有说话。

    阿史罗道:“您也知道,我是很爱的我姐姐的,我迫切地想要得到她,所以有件事情非常需要先生您的帮忙。”

    “你休想”索伦怒道。

    “虚伪的正义。”阿史罗道:“我做事是非常讲究的,我可以先付给您报酬呢。”

    然后,他拍了拍巴掌。

    顿时,两个女武士抬着一个人进来。

    这是一个女子,完全昏迷不醒,身子被棉被包裹,只露出一张秀美绝伦的面孔。

    真是人面桃花,成熟艳丽。

    “这个人你认识吧,十几年前她也是您的一个学生,您对她可是非常偏爱呢。现在她是我父亲的一个妾侍,他最宠爱的一个妾侍,你还真是艳福齐天啊。”阿史罗道:“这样如何,我成全您,您也成全我?你睡女学生,我睡姐姐,大家都玩一玩这不正常的感情,如何?”

    “畜生,禽兽”索伦怒道。

    阿史罗道:“你把她睡爽了,就欠我一个人情,而且也落了一个巨大的把柄在我手中。这样一来,我就可以逼着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了。”

    “做梦,休想!”索伦以晏子羽的口气怒斥道。

    阿史罗掏出了一颗药丸,粉红色的药丸,道:“这颗药丸叫粉红烈焰,应该是世界上最烈的催/情药了,任何人吃下去之后,都会变成一个**的野兽的,不弄掉半条性命是解不了药性的。”

    “哈哈”阿史罗一笑,直接把这颗粉红烈焰塞进索伦嘴里,轻轻一拍,落入肚子。

    注:第二更六千字送上,拜求支持,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