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三:智近乎妖看穿一切!诡异婚礼!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42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柔然城,飘香楼内。

    索伦看着眼前这个佝偻老者(假左丘)好一会儿,仿佛在脑子搜寻他的相关记忆。

    然后摇头道:“这位老先生,宴某从来不记得曾经见过您,请问阁下是谁?”

    言语中,索伦的神情已经充满了警惕。

    这个假左丘扮演的佝偻老者安静了好一会儿,然后道:“你和阿史离人的行动,立刻停止。”

    索伦不由得一愕。

    当然,对于这个假左丘得知自己和阿史离人的行动这并不奇怪,当日阿史离人和阿史摩说正事的时候,虽然这个假左丘离开了。但是以他的能力,加上整个遗迹城堡都是他设计建造的,所以想要知道阿史离人和阿史摩究竟说了什么完全是轻而易举。

    但是索伦奇怪的是,他竟然这么直截了当地提出,让他和阿史离人停止行动。

    索伦道:“阁下是谁?为什么?”

    这个佝偻老者道:“我是谁不重要,但是请你和阿史离人小姐立刻停止目前针对阿史罗的行动,否则后果自负。”

    这已经是**裸的威胁了。

    紧接着,这个佝偻老者的威胁变得更加彻底,道:“我知道你们有一点实力,但是请相信,只要我愿意,可以轻而易举让你们从这个世界人间蒸发。”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口气非常平淡,但是却充满了绝对的自信。

    此时,索伦差不多断定,眼前这个假左丘是神龙圣殿的人。

    只有神龙圣殿的人,才会这样真正的目空一切。

    神龙圣殿的派遣一个卧底在阿史摩身边好几年?这究竟是为什么?肯定是为了一件天大的事情。

    而索伦现在误闯了进去。

    毫无疑问会对神龙圣殿的布局产生影响。

    而一旦影响到神龙圣殿的布局,那么对方只会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彻底让你人间蒸发。

    甚至,神龙圣殿都不会你是晏子羽还是索伦。比如眼前这个假左丘,根本就不在乎晏子羽是谁,是不是真的晏子羽。

    只要影响到他的计划,直接就是人间蒸发。而且,不会有半句解释和警告。

    所以,索伦安静了下来,进入了思索。

    神龙圣殿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力量,最神秘的力量。单纯能够看到的,就已经强大到让人窒息。

    然而就如同海上的冰山,你看到的仅仅只是海面之上的部分,足足有几百米高,就已经让你惊呼其巨大。然而在海面之下你看不到的部分,足足有几万米。

    在目前的情形下,和神龙圣殿硬碰硬是绝对不行的。

    根据索伦的计划,等卮妍公主登上王位,自己成为摄政王后。会执行卮离一直准备的战略,从蛮荒峡谷进军蛮荒大陆,将怒浪王国的疆域再扩张一倍。

    在新扩张的疆域中,会和东离王国一样,拒绝神龙圣殿的渗透,完全军事化管制。

    在他的计划中,三十年,或者五十年内,总有一日要拔除掉神龙圣殿这个笼罩在人类世界上的庞然大物。让它彻底变成一个纯粹艺术和文化的圣殿。

    但是现在,绝对不能和神龙圣殿硬碰。

    哪怕炎帝国的帝主,也不敢和神龙圣殿直接对抗。

    毕竟,神龙圣殿的存在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或许一万年,或许几万年,甚至更久。

    在已知的历史中,只有龙帝统一了人类世界,建立炎龙帝国后,才彻底压制了神龙圣殿。

    这是唯一一次,世俗皇权压制住了神权。

    龙帝消失后不久,炎龙帝国传承几代后便分崩离析,神龙圣殿再一次卷土重来,再一次成为笼罩在世界上的巨大阴影。

    整个世界的人类,再一次被神权统治并且笼罩。

    不能和神龙圣殿对抗,那么就妥协退让,放弃对付阿史罗?

    不行,阿史罗一定要灭掉,阿史离人一定要上位。

    国王卮变每天都在苟延残喘,奄奄一息,完全是用意志力在支撑着生命力,随时都可能死去。

    而他一旦死去,卮离会毫无阻碍地继位,届时卮妍完了,索伦完了,天水城完了。

    索伦完全是和时间赛跑。

    眼前这个局面,一定会有一个缝隙,他不曾发现的缝隙。

    只要找到这个缝隙,钻过去,就能解决眼前的局面。

    这个缝隙他已经感觉到了,但还没有找到。

    他闭上眼睛,假装着在思考如何如何做出选择。实际上,在寻找着眼前这个困局的缝隙。

    整个心神凝静下来。

    很快,索伦就找到了这个缝隙。

    按照索伦的推断,这个假左丘是神龙圣殿之人,掌握着无比强大的力量。

    而且,他潜伏在阿史摩身边多年,是为了一件天大的事情。

    那么,任何人挡在这件事情面前,都只有一个结果,人间蒸发。

    无声无息的人间蒸发,没有任何警告,没有任何提示。

    神龙圣殿想要做到这一点太容易了,不管是索伦,还是晏子羽都可以被人间蒸发。

    阿史离人或许麻烦一点,毕竟他是东离王的弟子。

    但如果真的是为了天大的布局,就算是东离王的弟子也照样被人间蒸发。毕竟只是弟子,又不是儿子。

    既然如此,为何这个假左丘还要乔装打扮来见自己?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他足足几年都没有离开过遗迹城堡,毫无疑问离开一次,都会有巨大的成本。

    直接把自己杀掉是最小成本的做法,为何不这样做,而是选择了更大成本,更大风险的做法,来和自己见面,劝自己放弃对阿史罗的行动。

    而且,他和自己见面,是有被识破的风险的。

    不仅仅是他本人被识破,而且是神龙圣殿大计划被识破的风险。

    这个风险,假左丘不可能不知道,为何他还愿意选择来和自己见面劝阻自己,而不是直接让自己和阿史离人人间蒸发?

    这就是那个缝隙,这就是那个破绽。

    然后,一道光芒猛地透过这道缝隙,照进了索伦的大脑。

    无数的构思,无数的假设,无数的幻想全部涌出来。

    然后,将这些构思,架设,幻想进行提炼,最后得到了一个真相!

    一个让索伦内心颤抖,背后汗毛一竖的真相。

    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索伦就是这样的人,智近乎妖,只要给他一点点缝隙,一点点破绽,他就能彻底撕开,然后得到整个真相。

    尽管知道不应该这样做,但索伦还是盯着眼前这个佝偻老者,这个假左丘凝视良久。

    索伦道:“如果我和阿史离人不停止灭阿史罗行动,会有什么后果?”

    那个佝偻老者目光一缩,道:“人间蒸发。”

    如果在之前,面对这四个词,索伦一定会颤栗了,因为对方完全能够做到。

    但是现在,他则内心平和,表现出一幅无知者无畏的样子,冷笑道:“阿史离人武功绝顶,而且是东离王的弟子,我就不信有谁能够让我们人间蒸发。”

    佝偻老者眼睛微微一眯,没有再说话,如同看一只蝼蚁一般。

    索伦道:“这位先生,你很神通广大,竟然知道我和离人小姐要灭阿史罗。但是你也知道,此时我只是随从,决断权在阿史离人小姐。你和我谈完全是舍近求远。当然,我会把你的意志转告给阿史离人小姐,是不是放弃灭阿史罗行动,她说了算。”

    说罢,索伦起身离去。

    中途他头道:“当然,不管离人小姐有任何决定,我都会告诉您的。”

    索伦返阿史离人府。

    但是府之后,索伦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阿史离人,甚至没有去见她。

    仅仅半个时辰后,索伦就派人去飘香楼。

    假左丘假扮的佝偻老者还坐在这里等着。

    索伦派去的人对他只说了一句话:“离人小姐不答应,她坚持灭罗行动!”

    假左丘目光一缩,道:“知道了。”

    然后,将杯子里面的劣酒喝下,起身离开了。

    栾洋城内!

    图灵朵还是没有能够抗争过命运,她和丑怪徒立炀的婚礼照常进行。

    整个怒浪王国的高等贵族,除了索伦的所有诸侯,都全部到场。

    这场婚礼,可谓是近年来最宏大的一场婚礼。

    作为未来国王,甚至现在就已经被很多人视为国王陛下的卮离亲自到场,亲自证婚。

    但这也是一场最诡异的婚礼。

    因为,新郎是如此的丑陋不堪,而且如此矮小,仅仅比侏儒好一些。

    而新娘原本很高的,但是现在比新郎还要矮,因为她是躺在床上结婚的。

    距离图灵朵的骨折已经近三个月了,其实差不多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尽管不能做比较大的运动,但是站起来,又或者是坐在轮椅上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图灵朵扮演的是彻底的瘫痪,而且为了不让徒立炀碰自己,所以坚持躺在床上成婚。

    于是这场婚礼,许多人心酸,许多人感动。

    当然,还有幸灾乐祸!

    比如归芹芍,她的幸灾乐祸几乎压抑不住。

    当然,听到图灵朵瘫痪的消息,她还是难过的,毕竟这是她小时候的朋友,也是她的表妹。

    尽管从小就互相敌视,而且图灵朵处处都表现得比她优秀。所以,归芹芍对她充满了敌意,最希望见到的就是图灵朵倒霉。

    但是,也仅仅只是倒霉,像瘫痪这种事情就太过于惨烈了,她还是于心不忍的。

    不过,见到眼前这场诡异的婚礼,她又忍不住偷笑出声。

    图灵朵嫁给徒立炀这个丑八怪就已经很搞笑了,而且还躺在床上成婚就更搞笑了。

    此时,卮离王子正在说着感人肺腑的证婚词,用尽了所有华丽美妙的词语,歌颂这段爱情和婚礼的伟大。

    而且,在场许多贵族女孩也感动得热泪盈眶,原本丑陋不堪的徒立炀在她们眼中也仿佛没有那么丑了,而且也变得高大魅力起来。

    因为,他是如此的痴情。

    哪怕图灵朵已经瘫痪了,不但不能生儿育女,就连房事也无法进行了,而且她还主动退婚了。

    但是徒立炀依旧坚持自己的爱情,迎娶图灵朵。

    这可是非常严肃的婚礼,一旦成婚,就代表着图灵朵成为栾洋城唯一的女主人了。

    所以徒立炀的决定,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口头的许诺,而是付出了无数的代价。

    正在所有人沉浸在这种感动中,听着卮离王子感人的演讲,归芹芍的偷笑就显得那么的刺耳。

    顿时,所有人朝她望来。

    所有的贵族女子目光完全不掩饰自己的敌意。

    归芹芍本来有些心虚,此时见到千女所指的目光,反而抬起下巴,昂起艳绝人寰的面孔,挑衅地和所有人对视。

    “我就偷笑怎么了?你们能拿我怎么样?你们难道不觉得可笑吗?装什么虚伪?”

    归行负彻底无奈,垂下头去,也不好管。

    她这个女儿,私下他可以教育,但是当着众人的面绝对不能说她,否则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为了争一口气她什么都豁得出去。

    归芹芍此时完全如同骄傲的孔雀一般,和所有贵族女子对峙。她实在是太美艳了,在这种华丽场合下,在无数的灯光中,更显得她惊心动魄的艳丽。

    在场所有贵族女子尽管华装艳服,但是几十上百人的姿色全部被她一个人盖下去。在这种对峙中,竟然本能地垂下头去。

    因为归芹芍的美艳,实在让她们失去了自信。

    而在场男人,在这种华丽虚伪的场合中,美丽就是正义,完全沉醉在归芹芍的美艳中,哪里会去指责。

    哪怕是未来的国王卮离,尽管他感人肺腑的演讲被归芹芍的偷笑打断了,但是却也没有任何气愤,反而被归芹芍的艳光挠得心痒痒的。

    这样艳绝人寰的女子,凌傲只怕还无福消受吧,应该属于他卮离这种王者,才有资格享受这无上的美色。

    至于这场婚礼,他只觉得更加荒谬。

    因为在成婚之前一刻,新娘图灵朵还在哀求他不要让她嫁给徒立炀,甚至说她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只要卮离收成命。

    然后,卮离在图灵朵耳边说了一句话。

    “等你身体完全好了之后,我会给你肚子布种,让你生一个儿子,然后这个儿子就算是徒立炀的儿子。然后某一天,徒立炀忽然死了,这个孩子就成为栾洋城主,而你就成为了栾洋城真正的女主人。”

    图灵朵想了一会儿,然后点头同意了!

    而此时,全场所有人男人都在看艳绝人寰的归芹芍,只有一个人完全无视她的绝世艳光。

    那就是新郎徒立炀,他所有的目光都只看着一个人。

    他的妻子图灵朵。

    他此时的内心,荡漾着无以伦比的幸福,他终于如愿以偿了,终于娶到心爱的女人了,梦寐以求的梦中情人了。

    尽管,她已经瘫痪了,不能生儿育女,甚至不能进行房事。

    但是他依旧觉得无比的幸福。

    归芹芍得意地收了自己的目光。

    然而,她却发现还有一道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脸上,她不由得转头望去。

    顿时,见到阿史罗无比俊美,近乎妖艳的面孔,而且他双眼射出的目光,完全如同会灼人一般,仿佛直接要看穿衣衫,甚至看穿身体。

    这种目光,完全让女人沉沦。

    归芹芍对视一眼后,立刻躲开,然后涌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

    害怕!

    她面对任何人都没有害怕,包括索伦,包括卮离。

    然而这个阿史罗,竟然让她害怕。

    然后她缩进人群之后,躲在父亲的背后,第一次垂下了高傲的小脑袋。

    而阿史罗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微笑,这是他发现了猎物的微笑。

    他一直听说归芹芍有多么多么美,却没有怎么在意过。

    今天,他第一次见到归芹芍,立刻被惊艳住了。

    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归芹芍的美艳竟然完全不亚于严奈儿。

    于是,他的猎物排行榜就多了一个人。

    严奈儿和归芹芍,并列第一!

    当然,姐姐阿史离人是至爱,不是猎物。

    “美人儿,听说你和索伦有过一腿?那真是太有缘分了,我专搞索伦的女人!”阿史罗心中暗道。

    然后,手掌轻轻一松。

    一只几乎透明的诡异小虫从他手心飞出,穿过大半个大厅,飞到归芹芍的身上。

    “嗖”这个透明小虫子直接消失在归芹芍的玉颈上。

    “到手了。”阿史罗燃情而起,猛地往前一顶。

    顿时,前面那个贵族女孩心神迷醉,因为她早就发现她的背后,是一个俊美得让人沉沦的异族公子。

    她非但没有拒绝,反而让贴了上来。

    阿史罗望着人群中的归芹芍,心中叹息道:“还有六天,还有六天就能吃到姐姐了,然后我就要去办一件大事,天大的事情,我唯一的人生目标。我本来要禁欲的,结果却遇上了这样的绝顶美味。”

    “天与不取,反受其咎!”阿史罗自我安慰道:“所以,我只能破禁了。归芹芍,今天晚上我会让你彻底沉沦的!”

    “爹爹,我有些气闷,要出去走走。”归芹芍道,不知道为何她感觉身体有些燥热。

    这个时候离开是不礼貌的,但归行负点头道:“好,不要走远。”

    然后,归芹芍从小门离开了婚礼大厅,四名女武士跟在身后。

    走出大厅,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后她本以为会好一些,但没有想到身体更加燥热。

    而且,从身体深处涌出一股澎湃的诡异感情,神思开始恍惚,整个身体好像不受自己控制。

    脑子里面,仿佛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呼唤着自己。

    然后,归芹芍完全不受控制一般,迈开玉足朝栾洋城主府的花园深处走去。

    此时,城主府在举办大型婚礼,而且是晚上,所以硕大的花园内几乎没有人烟。

    归芹芍越走越偏僻。

    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一个假山洞前,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这里的。

    “美人儿,你是来找我吗?”

    不远处,传来了阿史罗的声音,道:“这个山洞真是妙处啊,完全是野/合的最好地方,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本来还想要禁欲的呢。“

    妖异俊美的阿史罗,缓缓从花园从中走出。

    注:第一更五千多字送上,拜求支持。(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