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三:对离人之霸王上弓!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46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伏嫣儿虽然脑子是个草包,但是人长得极美,身材又丰腴火辣,本就极为动人,加上最近十几天被红斗篷火雅在身体全方面彻底的改造。

    尤其身体表面的肌肤,光滑如玉,丰腴柔软。

    猝不及防下被亲热袭击,索伦一下子不由得有了反应。

    而且,伏嫣儿空旷太久了,一边亲吻,一只手直接深入,命中索伦要害。

    “干什么,干什么?”索伦低声冷道。

    伏嫣儿气喘吁吁吻着索伦,甚至迫不及待伸出小舌头舔着索伦的俊美的面孔,弄得他一脸的湿热。

    索伦一边躲着她的亲吻,一边将她推开。

    伏嫣儿不要脸,拼命抱紧了索伦,索伦一下子还真的推不开她,动作太大会吵醒了女儿。

    “我,我是干净的,我没有过别的男人。”伏嫣儿气喘吁吁道:“阿史罗没有碰过我,真的”

    索伦道:“沁沁在身边,你干嘛啊?”

    “我们小声一些就是了,我真的好久好久都没有过了。”伏嫣儿道,然后粉舌热吻又不要钱一般袭来。

    “我不想。”索伦扭头在一边。

    “你明明想的。”伏嫣儿手握着一紧,让索伦一阵咧嘴,而她自己也一阵难耐地扭动。

    “不想要就是不想要。”索伦道:“你下去。”

    “不下”伏嫣儿道,然后往下扒拉索伦的裤腰。

    这个女人,还真是没脸没皮啊。

    索伦道:“你不下去,我就不带你天水城,我就带沁沁一个人去。”

    “你骗谁啊。”伏嫣儿道:“你就是个色鬼,当年明明知道我要结婚了还来撩拨我,要不然怎么会有沁沁的。”

    “沁沁是上天给我的宝贝,但是那一晚我们是被人陷害的。”索伦道。

    伏嫣儿道:“是,当时我们两人清醒的时候,你是没有真正对我做过什么。但是除了没有真正做过什么,其他可什么事情都干了。每次见面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扒我裤子。”

    我艹,这还真是一对狗男女啊,还因为俩人只有亲亲抱抱呢。

    “我收心养性了。”索伦道:“下去下去,不然我就只带沁沁家,把你送拜火城去。”

    索伦说得很严肃,伏嫣儿顿时不甘心地从索伦身上翻下来,然后睡到另外一边,轻轻搂着女人道:“我每天晚上都是搂着女儿睡的。”

    只要不纠缠上自己就好,索伦闭上眼睛懒得理会她,开始继续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

    但是美国一会儿,伏嫣儿一只手又如同蛇一般钻入他的裤腰。

    索伦一把抓住她的手甩开。

    这个女人,还能要点脸吗?

    消停了一会儿,这个女人的手又伸过来,抓着索伦的手朝她身上要害摸去。

    真是日了狗了!这个女人,绝对是不要脸了。

    索伦翻身起来,走出了房间。

    而伏嫣儿见到索伦这么嫌弃她,顿时冷哼一声。

    接着,想到马上就要去天水城,过上荣华富贵,穿金戴银的生活了,她又高兴得如同花一般。

    只不过现在男人走了,她的心实在是痒痒。

    要不然,自己来?

    可是,女儿还在身边呢?

    要什么紧?反正她已经睡了,而且就算看见了,也不懂什么。

    柔然城,城主府内!

    所有人都知道,阿史罗出事了,隐约也知道阿史摩也出事了。

    此时议事大厅内,数百名文官武将,挤得满满当当。

    柔然领地的面积,足足是天水城的四倍,是怒浪王国的第一诸侯。

    天水城有二十名高阶武士领主,而柔然城足足有上百名。

    天水城有两万大军,柔然城超过十几万,而且骑兵超过三万,被誉为怒浪王国第一骑兵。

    眼下,所有高阶武士领主,所有高级文官,所有千夫长以上降临,全部都到场。

    阿史离人带着儿子元跋,坐在最高的城主之位上。

    即将宣读的是阿史摩城主的遗命钧旨。

    柔然城最高文官,内史闽啄很快就宣读了阿史摩的遗命钧旨。

    尽管名义上阿史摩并没有死,只是跟随着所求云游四方,彻底告别尘世了,但这也算是遗命钧旨。

    遗命上清清楚楚写着。

    将阿史元跋归位于阿史家族嫡子,但依旧交与阿史离人抚养。

    将柔然侯爵,柔然城主,阿史家主之位传给阿史元跋。

    但是,需等到他十八岁后才能担任城主。在此之前,由其母阿史离人执掌城主之位。

    如果这是在怒浪王国内地,这道遗命是很难通过的。

    阿史元跋尽管是阿史罗的儿子,但毕竟是私生子,而且涉及到阿史摩的丑闻,所以是很难转为嫡子的。

    但是这里是柔然,到现在都大部分是异族,没有那么多讲究的,基本上就是主君说了算。

    所以阿史摩遗命钧旨宣读完毕后,柔然城的高阶武士领主,高阶将领,高级文官基本上都准备跪下,谨遵主君遗命。

    忽然,阿史灼出列。

    此人,是阿史摩的嫡弟,阿史罗最臭味相投的叔叔。

    柔然城的三万骑兵,就归他统领。不仅如此,他身上还有爵位,怒浪王国伯爵,尽管这个爵位是递减世袭的,但是在诸侯中这是非常罕见的。

    诸侯中,只有一个人拥有爵位,那就是这个家族的主人。

    不管是天水城,还是临海城,又或者是栾洋城,都只有一个伯爵,那就是诸侯本人。

    所以,当阿史罗在的时候,阿史灼就是柔然城的第三把交易。阿史罗不在的时候,阿史灼就是第二把交椅。

    不仅如此,在和卮离密会中,在灭索大战中,阿史灼始终是阿史家族的代表。

    总之这个阿史灼的分量,是无比之重的。

    此时,他站了出来。

    “对于兄长的钧旨,我是服从的。”阿史灼道:“元跋的真是身世我们也都知道,我这个做三爷爷的,一定会支持我的元跋孙子。”

    这话一出,所有人松了一口气。

    他们怕的是阿史灼会自己出来争夺柔然城主之位,阿史摩和阿史罗都不在了之后,他的分量最重,而且手中掌握着最精锐的三万骑兵。

    只有他不夺位,一切都好说,就不会发生内战。

    阿史灼道:“但是,在元跋十八岁之前之前,由离人执掌城主之位,我是有异议的。”

    这话一出,阿史元跋猛地便要站起,却被离人一道眼色止住。

    阿史灼道:“元跋不是离人的亲生儿子,这点很多人知道。元跋是阿史罗的亲生儿子,这点也有几人知道。”

    这话一出,所有人面色一变,然后轰然作声。

    而阿史元跋小脸猛地一白,身子一僵,然后朝母亲阿史离人望去。

    “娘去和你说。”阿史离人柔声道:“你永远永远都是娘的亲生儿子。”

    阿史元跋的心顿时平静了下来,只要听到这段话他就会平静下来。

    阿史灼道:“虽然,阿史罗少主不在了。但是元跋的亲生母亲也还在。我的嫂子,大家的主母也还在。所以,完全可以将元跋交给主母抚养,孙子养在奶奶身下,比养在姑姑身下理所应当。”

    他口中的嫂子,当然是阿史摩的夫人,骊雉。

    她今年五十几岁了,此时就坐在议事大厅帘座后面,她只是坐镇,不出声的。

    阿史灼直接就要断了阿史元跋和阿史离人的母子关系,直接称她为元跋的姑姑。

    阿史灼这话一出,阿史元跋完全无法忍受,他目光仿佛要喷火一般盯着阿史灼。

    虽然,此人是自己的三爷爷,但是他竟然敢说母亲不是自己的母亲,那就该死,该死!

    自己继位后,一定要杀了他,杀了他!

    他多少次要站起来说话,却被阿史离人紧紧握住手。

    阿史灼继续道:“我的意见是,也不用等到十八岁了,让元跋现在就成为柔然城主,并且养在主母骊雉的身下。至于离人,你该干嘛依旧干嘛吧。”

    阿史灼是绝对不会让阿史离人成为柔然城主的。

    因为,这样就彻底站在了卮离的对立面,女子成为柔然之主,这不是天然的站队,天然效忠于卮妍吗?

    阿史离人道:“叔叔,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觉得我执掌柔然城后,会效忠卮妍,和卮离对立是吗?”

    “对。”阿史灼道:“众所周知,国王仿如落日,危在旦夕,命不久矣。卮离殿下如同朝阳,冉冉升起,势不可挡。谁站在卮妍公主一边,死路一条。”

    阿史离人道:“那你放心,我谁的边也不站,更不会站在卮妍一边。”

    阿史灼道:“但你是女人,一旦你继位,就打破了传统,就天然地站在了卮妍公主一边,会让我柔然成为天下之公敌。”

    而就在此时,外面忽然传来了喊声。

    “国王陛下有旨!”

    众人惊愕,怎么这个时候有旨意过来?这未免也太快了吧。

    这是国王的旨意,众人当然不敢阻挡。

    很快,一个年迈的宦官迈步进入,此人是光明殿的总管太监,高系宦官的三把手,国王的心腹之一,高皿。

    和高隐,高渔不一样,这是一位饱学之士,是文系宦官,武功非常一般。

    “奉龙承炎,国王制曰,阿史离人”

    这是最最正式的旨意,所以是很长的,充满了无数华丽的辞藻,骈四俪六的。

    总之,这个大宦官高皿足足念了一刻钟有多。

    而在场所有人,也足足跪了一刻钟有多。

    “册封阿史离人为柔然伯爵,在其子阿史元跋成年之前,执掌柔然城主之位!”

    旨意总结出来有两点:对阿史摩看破红尘,修炼长生表示尊重和惋惜。册封阿史离人为柔然伯爵,柔然城主之位。

    之所以是伯爵,而不是侯爵,因为阿史离人是代替儿子执掌柔然城。

    国王这道旨意一念完。

    所有人不由得惊讶,这,这也太快了吧。

    阿史摩城主出事,仅仅才过了不到两天。柔然城的使者都还没有赶到王城卮都,国王册封的旨意这就下来了。

    飞也没有那么快啊。

    当然,确实飞也没有那么快。

    因为这道旨意,是索伦写的。

    没错是他写的。

    但,却也是真实有效的圣旨,是有绝对权威,绝对合法的。

    上面,神龙印章,国王印章,怒浪王国玉玺,神龙权杖印记,无一缺失。

    这些东西,没有人可以造假,因为每一个印章上都有着特殊的能量印记。

    而且,每一份旨意,王宫内都有存档。

    为何会这样?

    因为索伦来的时候,高隐和卮妍在征求国王的同意后,已经给索伦准备了几份空白的圣旨,上面的印章一应俱全。索伦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毫无疑问,这是绝对可怕的权力。

    而大宦官高皿,也早就进入柔然城,潜居起来,就等着今日。

    此时,阿史离人真是气得娇躯发抖。

    索伦,这个混蛋索伦,他这是在霸王硬上弓啊。

    这道旨意是怎么事?谁不清楚啊?

    阿史离人本就迫不及待要和卮妍划清界限,结果索伦倒好,直接一道旨意下来,分明就是告诉天下人,我索伦和阿史离人勾搭成奸,准备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但是,这道旨意她还不得不接。

    因为,每一个诸侯都要得到国王的册封。

    阿史离人的目的,就是为了好好保护儿子,在他成长强大起来之前,为他好好掌管柔然城。

    这个位置,她要定了。

    否则,让阿史灼,或者其他人夺了去。

    以后,阿史元跋长大之后,不但得不到柔然城主之位,甚至性命都难保。因为她阿史离人已经活不了几年了。

    “阿史离人伯爵,您该接旨了。”大宦官高皿道。

    阿史离人玉齿都要咬碎了。

    此时,下面的人已经在议论纷纷了。

    “这旨意这么那么快,完全会飞啊,该不会是早就准备好的吧?”

    “是谁准备好的啊?”

    “当然是索伦啊?他就在柔然城。”

    “索伦,我听说那是女人的祸害,那个漂亮得不似人的毒药。”

    “啊,那,那他该不会和离人小姐有一腿吧”

    “这,这还用说吗?听说,他假扮成为一个生,住在离人小姐家中已经很久了。”

    哇艹,这是绝对的秘密,怎么会有人知道?

    凭着阿史离人的个性,真的会直接起身,将国王的这道旨意撕得稀巴烂。

    因为,这是索伦的霸王硬上弓,对她阿史离人霸王硬上弓。

    但是,她不能这样做,为了儿子她不能这样做。

    于是,她近乎咬牙切齿地道:“阿史离人,遵旨!”

    她知道,这一遵旨,从此之后关于她和索伦的谣言,就会沸沸扬扬。关于她和卮妍公主的效忠勾结,也会传遍天下。

    王城的旨意就算飞也没有那么快。而国王和卮妍公主的代表索伦,就在柔然城中。

    那这道旨意是怎么事,还用得着说吗?

    两人肯定早有勾结啊,而索伦这种女*害,阿史离人又美到这种逆天的地步,要说两人没有一腿,谁信啊。

    “臣,接旨!”阿史离人几乎咬牙出声,满脸冰寒,接过了旨意。

    接旨后的阿史离人二话不说,直接拿着旨意,就离开了柔然城主府,朝着索伦所在的天海阁而来。

    “这个混蛋,这个无耻的东西,竟然使出无耻卑劣无赖的手段。”

    竟然敢对她阿史离人霸王硬上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阿史离人怒火冲天,冲进了索伦的房间。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