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四:无耻索伦,离人纠缠!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46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此时,索伦正抱着女儿沁沁画画。

    恢复真面目后,他可以完全发挥自己的艺术功力了,素描写真画得如火纯青,简直如同真人跃然纸上。

    现在,他画的正是阿史元跋。

    画中的阿史元跋正在看着沁沁,那种带着霸道跋扈,又带着小心翼翼的小模样,简直活灵活现。

    索伦抱着女儿在画画,旁边角落还有一个赔笑讨好的伏嫣儿。

    这个没脸没皮的女人发现讨好索伦是没用的,永远不给好脸色。

    讨好女儿才是正理,因为索伦疼爱女儿,只要她和女儿关系密不可分,那么她就和索伦关系也密不可分。

    一直以来,沁沁都是很乖的。哪怕伏嫣儿对她并不是很好,有些时候还打她出气,还经常拧她,饭食也敷衍了事。

    但是,每次别人一骂伏嫣儿,或者对她没有好脸色,沁沁就会哭。

    在她心中,伏嫣儿就算再不好,也是妈妈,也是她最亲的人。

    但是现在,情况好像有些变了。

    沁沁这个小丫头片子好像不心疼她娘了,一直跟爹腻在一起,对娘亲伏嫣儿也没有那么亲近了。

    索伦一直对伏嫣儿没声好气,冷言冷语的,沁沁却没有任何要为母亲出头的意思。

    顿时,伏嫣儿不由得腹侧,真是小没良心的,有了爹忘了娘,亏得把你养这么大。

    阿史离人气势汹汹冲进来,第一眼就看到了画像中的儿子,如此的灵气逼人,就仿佛真的一般。

    顿时,离人心中微微一软。

    第二眼,阿史离人见到了沁沁,这个差点就成为自己儿媳的小女孩。

    沁沁见到她,顿时甜甜一笑。

    这个小丫头,几乎从来都是沉默的,甚至是忧郁的。

    离人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快乐欢笑,真的如同一朵花一般。

    沁沁很聪明,因为从小的生长环境特殊,所以小小年纪就学会了察言观色,她本来可以轻而易举看出阿史离人正在生气,正在发怒。

    然而,她现在太高兴开心了,已经开始忽略周围的一切,开始专注于自己的快乐了。

    这是一件好事,孩子就是应该自我的,不应该那么小就要关注别人的脸色,这说明沁沁正在恢复成一个小女孩应有的心态。

    见到沁沁的笑容,阿史离人心中再一软。

    她本来是打算直接上来,几个耳光一抽,然后将索伦打个半死再说的。

    但是现在,他画着儿子元跋的画像,而且还抱着沁沁,阿史离人怎么下得了手。

    “有事情和你说,你跟我来一趟。”阿史离人冷道。

    伏嫣儿立刻上前道:“你说话小心一点,我夫君是天水城主,王国诸侯,你只是诸侯之女。”

    她早就看阿史离人不顺眼了,那么冷,那么傲,还那么美。

    而且,她觉得这句话说得很有水准,为索伦出头了。

    “一边去。”

    “一边去。”

    索伦和阿史离人几乎异口同声道。

    沁沁收起脸上笑容,朝母亲望去,脸上露出难过。

    哦,索伦现在看明白了。

    沁沁不是不在乎她母亲了,而是索伦冷待伏嫣儿可以,但是别人不行。

    “乖乖,跟着妈妈去玩,我跟离人阿姨说几句话。”索伦道,然后把沁沁交给伏嫣儿。

    “夫君,你别让着她,你身份比她高。”伏嫣儿依旧朝着索伦讨好道,还装着撒娇的口气。

    索伦对这个女人已经没辙了。

    冷眼相对不管用,骂不管用,讽刺听不懂,总不能动手揍吧。

    反正你不管对她这样,她依旧对你媚眼狂抛,要么就过来动手动脚,偷亲乱摸。

    索伦算是看出来了,伏嫣儿在秋风修院早就练出来了,早已经对冷言冷语,讽刺言语彻底免疫了,脸皮厚得没边了。

    现在她就惦记一件事,把索伦再一次推上床,然后争宠,不断提高自己将在在天水城的地位。

    伏嫣儿抱着依依不舍的女儿走了,室内就剩下阿史离人和索伦两个人。

    原本,阿史离人直接冲进来就是要揍的。

    但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刚冲进来没揍成,现在也就揍不了了。

    “册封我的旨意是你早就准备的?”阿史离人冷道。

    “对。”索伦道:“是我昨天晚上写的。”

    阿史离人一愕。

    她本以为,这旨意是国王陛下早就写好的,只是让索伦带过来而已。不仅是她这样以为,所有人都这样以为。

    没有想到,这圣旨竟然是索伦昨夜现写的。

    这代表的意义就太非凡了,撰写圣旨那是国王的权力。而现在索伦竟然写了一道旨意,这就意味着国王给他是盖了所有印章玉玺的空白旨意,随便索伦填写。

    这是天大的信任,天大的权力。

    这完全代表着索伦在卮妍集团中,拥有说一不二的权力。

    但,这不是阿史离人找上门来的本意。

    离人冷道:“这旨意明明可以几天后再颁布给我,你偏偏让三高翁今天给我传旨,就是要让人所有人看出破绽。让所有人觉得我和你勾结,和卮妍公主勾结,对吗?”

    索伦点头道:“对。”

    阿史离人一愕,之前的索伦很君子的啊,任何时候都是温文尔雅的啊。

    现在他点头的这具对,怎么就那么无耻无赖啊。

    阿史离人道:“你这是霸王硬上弓,强逼着我站在卮妍公主这边,站在你这边,对吗?”

    “对。”索伦点头道。

    阿史离人道:“那索伦假冒晏子羽,潜伏在阿史离人府这件秘密,也是你自己透露出去的咯?目的,就是让所有人觉得我和你有暧昧关系,对吗?”

    “对。”索伦点头道。

    “无耻”阿史离人再也忍不住,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啪”一声脆响。

    索伦脸上一冷,一痛,一麻,然后是火辣辣的疼痛。

    阿史离人再一次不敢置信地望着索伦,这人之前不是一直很君子吗?怎么忽然变得如此无赖嘴脸了?

    “你简直无耻之由”阿史离人咬牙切齿道,她确实不会骂人。

    索伦揉了揉挨打的脸,耸了耸肩膀,承认自己的无赖。

    阿史离人顿时又要一个耳光扇过去。

    结果,索伦已经侧过脸在那里等着了,刚才打左脸,现在凑上右脸。

    阿史离人真的要气疯了,酥/胸不断地起伏。

    随着她的大口喘息,空气中都变得迷人芳香,当然空气中的温度也下降了许多。

    放在之前,她真的就一掌拍过去将索伦打死了。

    像索伦这样的人,她一天打死十个眼睛都不眨的。

    但是现在,他不但是自己儿子的老师,而且完全得到元跋的崇拜和仰慕。

    甚至,还和她结成了儿女亲家。

    阿史离人可以对别人没有感情,但是沁沁跟着她一两个月了,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讨人疼。

    在她心中,沁沁和阿囡是一样的。尤其是她和索伦之前约定联姻,未来把沁沁嫁给元跋。

    所以现在她对索伦是真下不了手了,真把他打死了,元跋会多难过,阿囡会多难过,沁沁更是伤心欲绝。而且,他还两次救过自己的性命!

    索伦就是知道这一点才有恃无恐的,无耻,无耻,无耻

    阿史离人冷道:“你就不怕我公开宣布效忠卮离吗?”

    索伦耸了耸肩膀道:“没用的,你作为女子继位柔然城主,就犯了卮离的大忌,践踏了他的底线。因为这是怒浪王国零的突破,是为卮妍继承王位开路吗,这是原则性问题,比三个,五个诸侯的效忠还要重要十倍。”

    阿史离人闭上眼睛。

    索伦道:“离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阿史离人冷道:“不要喊我的名字,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到这个份上。”

    索伦点了点头,然后依旧死不悔改道:“离人,我们没有退路的”

    “不要说我们,你是你,我是我”阿史离人道。

    “你我都没有退路的。”索伦道:“你成为柔然城主的那一刻起,就是卮离的敌人,除非你放弃这个位置。”

    “我只是代替元跋执掌柔然城几年而已,不是真正的柔然城主。”阿史离人道。

    索伦道:“国王的旨意中,没有代理两个字。你可以说是过渡城主,但不是代理城主。”

    在旨意上,索伦是写得很清楚的,他这是故意的。

    阿史离人顿时气得发抖,手又忍不住一抖,要一个耳光抽上去。

    但是她知道,打人是一种无能的表现,尤其是打一个武功差你很多的人。

    然后,她冷笑道:“索伦,你之前不是很君子吗?怎么现在变得这么无耻了?”

    索伦道:“君子手段不行,就用小人的。”

    离人真的很想说,像你这样的小人,我一点打死十个。

    但是,又不能真的打死。

    “索伦,你的任务除了将我扶上柔然城主,还要让我公开支持卮妍公主对吗,这点不可或缺对吗?”阿史离人道:

    索伦点了点头。

    虽然阿史离人以女子执掌柔然城,本就是打破传统,天然站在卮妍公主一边。

    但是柔然城的公开效忠,也非常之重要,甚至是一个风向标的作用。

    所以,柔然城一日不公开宣布支持卮妍,索伦就不算完成任务。

    阿史离人冷道:“我绝对不会支持卮妍,在这场斗争中我绝对中立,你死了这条心吧。”

    然后,她斩钉截铁道:“柔然城不欢迎你们,后天天亮之前,你们全部离开这里,否则后果自负。届时再让我发现你在柔然城,别以为我不会动手杀人,我会动用武力驱逐!”

    说罢,阿史离人转身离去。

    晚上,柔然城的某个秘密房子内。

    “汪汪汪”

    索伦看着在地上无比不安的两条美人犬儿,她们显得很急躁,一直在房间内打转。

    这里面有一个是术士妖梦的女儿,另外一个女孩是谁就不知道了。

    这里就是阿史罗在柔然城的秘密基地了,不过现在已经彻底人去楼空。

    一部分人被神龙圣殿抓走了,一部分人被阿史离人带走了。

    最后,剩下了两条美人犬儿交给索伦。

    因为索伦答应过术士妖梦,要把她女儿带家的。

    索伦曾经让一个女武士尝试着将两个女孩从狗皮中解放出来。

    但是,这仿佛要杀了她们一般,她们拼命地叫唤,甚至开口咬人,死也不愿意脱掉身上的皮毛。

    自从阿史罗死了之后,这两条美女犬儿就处于极度不安中,不断地叫唤,狂躁地走来走去,任何人都安抚不下来。

    索伦看着两个小美人通红的眼睛,还有不断望向门外的期待目光,仿佛等着主人的进来。

    真是作孽,这两只小美人犬是完全把自己当成狗了,而且一条狗对主人有多么忠心依赖,她们就有多么依赖。

    在地球上,索伦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了,主人心情不好的时候,随便对自己的狗狠狠踢一脚。

    但是,狗也不知道负气,依旧死皮赖脸地蹭上来讨好。

    这两条美人犬儿,阿史罗养了十来年了,从她们几岁的时候就开始调/教。

    也就是说,她们有限的生命中,绝大部分都是在做犬儿,以后能不能做成人,真的不好说了。

    索伦现在想清楚了一件事情。

    阿史罗是很可怜,可悲,可敬,但是他也该死。

    他的死没有任何冤枉之处,他犯下的罪孽确实该死。这点,不会因为他对姐姐阿史离人的感情而改变,也不会因为他对索伦的忠诚而改变。

    但是,把阿史罗变成这样的妖洲之主妖宗,还有神龙圣殿,更加该死。

    眼前这两条美人犬儿,是阿史罗的罪孽,但更加是神龙圣殿的罪孽,妖洲的罪孽。

    索伦轻轻抚摸她们的脖子,柔声道:“我会尽量为你们讨公道的。”

    此时,旁边的一位高系影子阁高手道:“索伦伯爵,这两个女孩儿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天就会死的,她们完全不吃不喝不睡。”

    有一句话索伦说错了,眼前这两条美人犬儿,可能比真的狗狗还要忠诚。

    主人阿史罗死了,她们也会跟着绝食不睡而死。

    “药昏她们,强行喂食,带天水城,交给她的亲生母亲。”索伦道。

    “是。”影子阁高手道。

    时间又过去了一天。

    柔然城依旧沸沸扬扬,在阿史灼的串联下,反对阿史离人的势力蠢蠢欲动,随时准备爆发。

    而且,阿史离人和索伦的谣言已经愈演愈烈。

    在谣言中,阿史离人和索伦已经大战三千合了,之前在怒浪王国就睡了又睡。

    甚至,在传言中阿史离人都已经怀孕了,还信誓旦旦说以后她会害死阿史元跋,让自己和索伦的亲儿子继承柔然城主之位。

    这么卑鄙的谣言,当然是阿史灼等反对势力传出来的。

    如今,柔然城剧变的消息,已经有无数信使,无数飞鹞,传遍四面八方。

    很显然,这里已经成为了战场。

    阿史灼会用尽全力,推翻,甚至消灭阿史离人。

    现在,他还只是独立作战。

    但是很快,卮离就会加入这个战场,和阿史灼内外夹击,彻底消灭阿史离人。

    离人现在虽然已经成为了过渡城主,但绝对是危机四伏,危险万分。

    今天已经是阿史离人定下的最后期限了,而且她已经以柔然城主的身份向索伦下了最后通牒。

    明天太阳升起之前,索伦和他的人全部都要离开柔然城,否则阿史离人就要彻底翻脸,甚至痛下杀手。

    离人这个女子爱憎分明,眼睛里面容不得沙子,她是真的会那么做的。

    今天晚上,她已经派遣了几千兵马,将天海阁包围。

    如果明日天亮索伦不走,她就要动用武力赶人了。

    今天晚上的阿史元跋是最幸福,也是最伤心的了。

    伤心是因为妈妈和师傅决裂了,而且还要赶师傅和沁沁走。

    明天太阳升起之前,就要走!

    而幸福,是因为今天晚上终于可以和妈妈睡一起了。

    阿史元跋表现出一幅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躺在离人的被窝里面,一会儿忍不住笑出声,一会儿忍不住难过。

    而阿囡,早就睡着了。她年纪还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经常问沁沁怎么不来,哀求母亲去把沁沁带来。当然,也会提到老师。

    只不过,她对索伦的感情,没有阿史元跋的那么深。

    “元跋,娘和你说说阿史罗的事情好吗?”离人柔声。

    阿史元跋点了点头,他知道那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离人想了一会儿道:“阿史罗他是世界上最坏的人,也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阿史元跋忽然道:“娘,要不然你等我长大再告诉我吧。老师说人年纪小的时候还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但是又会先入为主。”

    阿史离人一愕,索伦和儿子相处的时间只有一个多月,但是已经在他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

    “他不是你的老师。”阿史离人冷道。

    阿史元跋吐了吐舌头,娘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反正他心里什么都懂。

    而且,他还有一个小秘密没有说。

    离人让他把手铳火枪还给索伦,他当着离人的面还了。但是转身之间,索伦有让沁沁偷偷地把手铳火枪给了阿史元跋。

    所以现在这个手铳火枪,已经被阿史元跋偷偷藏起来了,以后要玩的时候可要小心,不能让娘发现。

    阿史离人轻轻叹息一声,轻轻抚摸阿史元跋的小脸,这孩子真的是很聪明,什么都懂。常人很难折服他,而一旦折服他,就很难动摇在他心中的地位。

    阿史离人知道,这个小熊孩子在心理依旧把索伦当成最亲的人。而且这一点,她这个做娘的都无法改变。

    “睡吧,小破孩子”离人很难得亲昵地喊了一声,然后稍稍用力地拍了拍他的小脸,对他不听话小做惩戒。

    阿史元跋立刻用近乎夸张地力度闭上眼睛睡觉。

    过了好一会儿,他的呼吸平缓宁静下来,真正睡着了。

    阿史离人怜爱地望着儿子的面孔,弟弟阿史罗死了,眼前这孩子不仅仅是他唯一的骨肉,也是她阿史离人唯一的亲人,真正的命根子了。

    她的龙阴绝脉活不了几年了,接下来有限宝贵的岁月内,她就只为了儿子而活了。

    “小跋,娘为了你,什么事情都愿意做,什么事情都愿意。”离人轻轻抚摸着阿史元跋沉睡的小脸,喃喃自语道。

    但是紧接着,阿史元跋的梦话让离人有些面红耳赤,又无比心酸。

    在睡梦中,阿史元跋不断说着梦话,可怜哀求地喊着。

    “老师,爹爹你别走”

    “爸爸,老师你别走”

    “老师爸爸你别走”

    毫无疑问,阿史元跋嘴里的爸爸和老师都是同一个人,那就是索伦。

    阿史元跋从来就没有感觉过什么是爸爸,这个位置一直都是空的。

    短短不到两个月的相处,他对索伦的仰慕和崇拜,加上索伦对他无微不至的教育和关怀,使得阿史元跋在心中把索伦顶上了爸爸这个空缺的位置。

    听到阿史元跋充的哀求梦话,阿史离人心中无比酸涩难过。

    如果在这之前,她心中还可以浮现出一个身影,她还可以说元跋是有爸爸的,那就是宴平。

    而现在,宴平已经成为一个丑陋的名字。

    阿史离人的心,已经彻底空了。

    现在的索伦,已经成为阿史元跋心中另一半的依赖了。

    而这个角色,是她阿史离人再努力也无法扮演好的。

    真的要赶走索伦吗?真的要那么绝情,让孩子难过吗?

    顿时,阿史离人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痛楚,离开被窝,来到窗口,仰望外面的月亮。

    却没有想到,此时本应该已经睡熟的阿史元跋睁开眼睛,骨碌碌一转,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这孩子真是绝了,绝对是个小妖孽啊。

    小小年纪,竟然知道用梦话来改变母亲的心意,挽留索伦。

    甚至已经不能算是挽留,而是撮合母亲和索伦了。

    这孩子,已经不能用人小鬼大来形容了。

    次日一早,天微微亮,太阳还没有升起。

    阿史离人的最后通牒是,太阳升起之前,索伦等人必须离开。

    此时,外面的女武士躬身等候。

    阿史离人起身,低声问道:“索伦等人,走了吗?”

    女武士道:“还没有,他还是让人传话,请求您收成命。”

    阿史离人沉默下来。

    女武士道:“主人,距离太阳升起只有不到一个时辰了。我们的军队已经将他们包围,您,您确定要赶索伦伯爵走吗?”

    此时,阿史元跋和阿史囡翻身起来,可怜巴巴地望着阿史离人。

    “娘,您别让老师走啊,他对您那么好,对我那么好。”阿史元跋可怜兮兮哀求道。

    阿史囡索性抱着离人的脖子大哭撒泼道:“娘,我不让沁沁走,我不让沁沁走。”

    阿史离人眼圈一热,忍住泪水,朝着外面道:“传话给索伦,天亮之前必须走,否则后果自负。传命给包围天海阁的军队,时辰一到,立刻武力驱逐索伦。”

    这话一出,两个孩子顿时大哭出声。

    而女武士一愕,然后道:“是。”

    接着,她离开府邸,前往天海阁传命。

    哪怕是阿史元跋梦话哀求,哪怕是阿史囡撒泼哭求,阿史离人依旧心硬得没有改变主意,依旧坚持驱逐索伦。

    而索伦一旦离开,就意味着这次的任务失败了。

    阿史离人成功地成为了柔然城的主人,哪怕只是过渡的城主。

    但是,她始终没有公开宣布支持卮妍公主,这就起不了风向标作用,改变不了卮妍和索伦绝对被动的局面。

    这第一块多诺骨牌倒不下来,整个牌局也倒不下来。

    现在,两个孩子最后的努力也失败了,依旧改变不了阿史离人的冷淡与决绝。

    半个小时后。

    女武士前来禀报道:“主人,索伦伯爵已经开始收拾形状,准备离去。但是他提出,要和您,和元跋少主人,阿囡小姐做最后的告别。”

    “最后的告别?”阿史离人道:“那好,我们这就去和他做最后的告别。”

    注:第二更六千多字送上,今天两更一万一,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