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五:死缠烂打!离人惨!奸情!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47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天海阁外!

    索伦一行人,已经完全收拾行装,足足几百人的队伍在路上,准备出发。

    几十名影子阁的武道高手,几百名武士,一人双骑护送着两辆马车,一辆是伏嫣儿和沁沁的,另外一辆是阿史罗的那两条美人犬儿,其中有一个是术士妖梦的女儿。

    伏嫣儿牵着沁沁的手,她是感觉不到任何离别的忧伤的,她高兴得都要飞起来,恨不得立刻飞去天水城。但是看着这几百人的队伍,又觉得慢慢走,一路上让人艳羡更加风光。

    她之前是拜火城主最漂亮的孙女,也享受过顶尖的荣华富贵。

    但是,在她十七岁的时候,这些富贵的日子就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六七年内,她都过着窘迫的生活,所以许多心胸眼光已经落到和城镇女子一般无二了。只不过,她要美丽得多就是了。

    索伦站在队伍前头,等着阿史离人前来进行最后的告别。

    伏嫣儿一手牵着沁沁,另外一手忍不住过来挽住索伦的手臂。

    索伦一把推开,但是很快她又挽了上来。

    索伦烦他,于是自己去牵着沁沁,走到一边去,离伏嫣儿远一些。

    结果她立刻蹭上来,两只手挽住索伦的胳膊,还把自己丰满坚挺的酥/胸紧紧贴着。

    索伦咬着牙,脸颊抽了抽,终究没有抓狂。

    伏嫣儿见到索伦几乎要抓狂的脸,觉得又漂亮又可爱,心中爱煞,非但不觉得羞耻,反而娇媚一笑,凑上来吻了一口。

    “表姐,我们两人是表姐弟,请你庄重一些好吗?”索伦无语道。

    “孩子都生出来了,还庄什么重啊?”伏嫣儿骄傲地看了一眼沁沁。

    而沁沁扭过她不看母亲,她也觉得妈妈脸皮太厚了,不知道羞。

    很快,阿史离人出现了,她左手牵着阿史元跋,右手牵着阿史囡。

    远远地望着索伦,距离还有几十米的时候,她就停下来,不愿意靠近索伦,仿佛靠近一些就会被他无耻无赖的气息沾染到。

    “去吧。”离人朝两个孩子道。

    顿时,元跋和阿史囡飞奔了过来。

    一个冲到索伦怀里,一个跑过来拉着沁沁的手。

    “老师,您一定要走吗?”阿史元跋眼睛发红。

    “是啊,你妈妈一定要赶我走。”索伦道:“再不走,她直接就要翻脸杀人了。”

    阿史元跋哭道:“可是,你有没有做错什么?”

    索伦道:“大人的事情,对错是很难讲的。”

    元跋道:“那你还会来看我吗?”

    索伦道:“会,就算我不在,也会把你该学的东西编成册子寄过来,还会给你布置学习任务。”

    阿史元跋听到这,顿时高兴了许多,只要自己和老师还能有联系,只要他还要教自己那就好。

    “那,那沁沁呢?”阿史元跋不好意思朝沁沁望去。

    沁沁抬头看了他一眼,接着又听着阿史囡不断地说话。

    索伦凑在元跋的耳朵边上道:“之前我和你娘说过,长大之后,如果还有缘分就把沁沁嫁给你,你愿意吗?”

    顿时,元跋面红耳赤,一下子也说不出话来。

    他心理早慧,但是身体和其他孩子差不多,现在还只是个孩子,对这方面的事情是不大懂的。但是,又觉得沁沁非常特别,一开始他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要欺负她,然后又忍不住去讨好她。

    索伦捏了捏他的脸蛋道:“所以长大后,可不要招惹别的女孩哦。”

    阿史元跋更加脸红,扭捏道:“我,我不会的”

    曾经的阿史罗也是纯情无比的,和陶苏青梅竹马,一直到十几岁都是唯一的初恋。

    但是,曾经阿史罗经历的可怕一切,一定不会让阿史元跋这孩子再经历的。

    “老师,你一定要走吗?”阿史元跋难过道:“现在有很多很多人反对妈妈,她很危险的,你留下来帮助妈妈啊。”

    索伦再看了一眼阿史离人道:“你妈妈不让啊,我在不走,她就要拔剑赶人了。”

    阿史离人见到索伦这个时候还在怂恿孩子,顿时怒道:“索伦伯爵,太阳马上就要升起了,你还有几分钟,再不走就不要怪我翻脸不客气了。”

    然后,把将宝剑拔出了一半。

    顿时,周围的三千柔然城骑兵也猛地拔出大剑。

    一下子,气氛剑拔弩张。

    真到了武力驱逐的地步,脸面就太难看了。

    “走,走,走”索伦道:“我们走。”

    然后,索伦朝元跋道:“好好照顾妈妈,经常给老师写信。”

    元跋忍住哭声,拼命点头。

    “出发。”索伦道。

    伏嫣儿迫不及待地抱着沁沁上了马车。

    几百人的队伍开始行进,离开柔然城。

    元跋和阿囡两个孩子到妈妈身边,元跋望着索伦,不断地抹眼泪。

    阿囡索性抱着妈妈的腿一直嚎啕大哭。

    索伦骑着马,守在沁沁的马车边上,就这样从这阿史离人的身边经过。

    最后的告别,两个人始终没有说半句话。

    柔然城还没有公开支持效忠卮妍公主,所以此时索伦离开柔然城,便算是任务的失败。

    半个时辰后。

    索伦的几百人马,离开了柔然主城!

    阿史离人到府内。

    事实上,一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父亲阿史摩为何会让自己成为柔然城主,他还有好几个儿子。

    阿史摩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也很复杂。

    因为阿史罗始终是他最疼爱,也最亏欠的孩子。从头到尾,阿史罗世子之位从来都没有动摇过。

    阿史罗死了,他自然就想着把柔然城主之位传给阿史罗的儿子,也就是阿史元跋。

    就如同明太祖朱元璋的太子朱标死了,他就把皇位传给了孙子允炆,而不是其他儿子。

    但是,元跋实在是太小了,他又害怕他小小年纪会被人所害,所以先让阿史离人为他挡风遮雨,护佑着元跋成长起来。

    当然,阿史摩还有另外一个心思。

    那就是仇恨神龙圣殿,而阿史灼等人是效忠卮离的,卮离和神龙圣殿完全穿着一条裤子。

    尽管觉得报仇的希望无比渺茫,但是阿史摩还是希望一个仇恨神龙圣殿的人成为柔然城之主。

    而此时,最最痛恨神龙神殿的,自然是阿史离人。

    所以,临死之前的阿史摩冒天下之大不韪,把柔然城主过渡性地传给了阿史离人。

    然而,他这样做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阿史离人女子继承城主之位,原本就打破了传统。如果无人起头还好,毕竟有阿史摩的遗命和国王的旨意。

    但是现在,偏偏有一个人带头反对阿史离人,而且分量还很重,这个人就是阿史灼。

    自然知道了阿史摩的遗命之后,阿史灼到处串联,先找阿史家族的重要成员,然后找柔然城的高阶武士领主,高阶将领。

    他的根基太深了,势力太大了,加上他每次都扯着卮离的旗帜游说。

    所以,短短几日间,大部分阿史家族成员,高阶武士领主,高阶将领全部被说动了。

    这些人全部答应,他们会坐视阿史灼推翻阿史离人,在整个过程中,不会听从阿史离人的任何命令。

    整个过程真是无比的顺利。

    短短两天时间内,柔然城内所有高阶将领,高阶领主都表态,愿意站在阿史灼这一边。

    阿史灼原本的打算是废掉阿史离人的城主之位,直接传位给阿史元跋。

    但是他发现竟然这么顺利,所以已经打算更进一步,把阿史元跋也废掉,传位给阿史摩的另外几个儿子。

    选来选去,他挑选了一个最懦弱无力的阿史赐,选这样一个城主上去,他更加容易控制于鼓掌之中。

    届时他阿史灼不是城主,胜似城主。

    等到卮离殿下继位之后,找个机会弄死这个阿史赐,然后让新王卮离下旨,册封他阿史灼为新的柔然城之主,一切水到渠成。

    阿史离人成为新城主,已经三天时间了。

    但是,她依旧在自己的离人府,没有搬进城主府。

    不是她不搬,而是城主府没有一个官员来向她汇报。

    她完全成为了柔然城的孤家寡人,手头上依旧只有从东离国带来的一百多名女武士。

    几天前赶走索伦还能调动几千士兵,而现在柔然城的士兵,她根本就调不动了。

    她让女武士持着令符去军营中调兵,结果人家不听,因为军官不在军营,不知道去哪里了。而小兵又不认识这些令符。

    她派人去叫城主府的文官,结果每一个都告病在家。

    她要去见自己母亲,骊雉夫人,结果她说头风不舒服,不能见人。

    现在的离人,虽然贵为城主,但是连城主府都进不去。

    连一个士兵都调不动,一个文官都见不到。

    在阿史灼的带领下,整个柔然领地的文武官员,整个阿史家族都在排挤,排斥她。

    阿史灼完全是脚下生风,最近他实在太风光得意了。

    阿史离人虽然名为城主,但是和一介囚徒无异。

    而他阿史灼不是城主,却胜似城主。

    阿史摩和阿史罗不在了之后,他反而更加风光了。

    “来人,调派三千兵马,包围阿史离人府,就说城中出现了刺客,要保护新城主的安全。”阿史灼下令道:“不准任何人进出离人府,任何吃穿住行之用,全部由我们控制。”

    “是。”一名高阶武将出去调兵。

    两个时辰后,三千士兵以出现刺客保护城主为由,将阿史离人府包围得水泄不通,不准任何人进出。

    虽是保护,但完全是监禁!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步了,将阿史离人赶下城主之位。

    而且理由非常简单,阿史离人与诸侯索伦通奸,出卖柔然城利益。

    只不过,这个罪名只能有一个人来定,赶阿史离人下位,也只能由一个人来主持。

    那柔然城的主母,阿史摩的夫人骊雉夫人。

    她作为阿史离人的母亲,是目前柔然城最崇高之人,有理由给阿史离人定罪,有资格赶阿史离人下台。

    但是,她毕竟是阿史离人的母亲,毕竟是阿史元跋的亲奶奶,怎么忍心这样对自己女儿和孙子?

    但是想要赶离人下台,必须要主母骊雉夫人。

    “嗯,嗯,嗯”

    “啊,啊,啊”

    一个秘密房间内,传来一阵阵娇吟声,一阵阵粗喘声。

    “嫂子,嫂子,你还那么美,我真是太爽了”

    “你现在皮肤还那么光滑,奶还那么挺,我那个哥哥真是不懂得享受啊,竟然让你空旷了十几年,还好有我这个弟弟,否则让你这样的美人独守空房,岂不是暴殄天物”

    房中的两个人,一个是阿史灼,另外一个是阿史摩的妻子,骊雉夫人。

    阿史摩已经十几年没有碰过她了,弟弟阿史灼趁虚而入,和嫂子骊雉通奸已经有很多年了。

    他本事硬是了得,足足一刻钟后,方才风停浪尽。

    不过,他口味还真重,骊雉已经五十几岁了。

    “嫂子,你想好了没有啊。”阿史灼一边抚摸着骊雉,一边问道。

    骊雉道:“可是,她毕竟算是我的女儿啊。”

    “又不是亲生的。”阿史灼道:“我哥哥跟那个女人生完孩子,直接抱到你这里来的而已。”

    骊雉道:“可是,她毕竟也是我养大的啊。”

    阿史灼道:“她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可有半点将你当成母亲的样子吗?而且,她现在和索伦通奸,女生外向,没过几年就会把柔然城的一切都卖完了。”

    骊雉道:“但是元跋他毕竟是我的亲孙子。”

    阿史灼道:“可是,他也是陶苏那个狐狸精的儿子。那个狐狸精一开始跟小罗,后来又受到兄长宠爱,害得你独守空房。”

    这话一出,骊雉眼眸闪过意思恨意,对丈夫阿史摩的恨意。

    阿史灼道:“再说,孙子能够比得上儿子吗?小赐是你的亲生儿子,他做成柔然城主,才会更好地孝顺你。让阿史离人做城主,她冷冰冰的会理你吗?以后阿史元跋成了城主,也不会理你。”

    骊雉闭上眼睛想了好一会儿,道:“那,那你们准备怎么对付离人?”

    “没怎么啊,将她软禁起来就是了,不会杀她的。”阿史灼道。

    骊雉望着阿史灼道:“可惜我们的儿子见不得光,否则”

    阿史灼心中一喜,道:“雉儿,你该下决心了。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是你最亲的人,还有你的儿子。”

    骊雉点点头道:“那好,明天我就去废掉阿史离人的城主之位。人证都有吗?”

    阿史灼道:“有,有,她们亲眼见到索伦和阿史离人通奸,画像都有,栩栩如生的。”

    骊雉目光闪过意思不忍,一丝决绝道:“好,好,明天,明天就废了她!”

    此时,离人府被三千士兵包围得水泄不通。

    阿史囡毕竟是孩子,吓得直哭。

    阿史元跋更是揣上了火铳手枪,要保护妹妹和母亲。

    离人身边的一百多名女武士更是如临大敌,刀剑紧握。

    离人来到门口,要推门出去。

    “外面不安全,夫人请。”一名女将冷道,神情坚定而又冷漠。

    “你们,这是要软禁我吗?”阿史离人冷道。

    “不敢,是为了夫人的安全。”那名女将道。

    以离人的武功杀出去当然很简单,但那样更是和献丑无异。

    她此时真是深深感觉到一股无力,虽然成为了城主,但是竟然和囚徒无异。

    别说指挥不动一兵一卒,现在竟然连人身自由都要被限制了。

    她感觉到自己陷入了团团的包围圈,一层又一层,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脱困。

    稍稍握了一下手中剑,再一次告诉自己,用武力解决问题是下下策,去构思良策为上。

    然后,她走房间之内,慵懒地躺在床上。

    此时她心烦意燥的,一开始竟然没有发现,躺下来足足几分钟后才感觉到,室内多了一个人了。

    眼眸一冷,坐起娇躯。

    却见到,室内的这个人,竟然是晏子羽。

    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假的晏子羽。

    他当然是索伦,而且这次易容晏子羽不是术士妖梦动手,而是他自己动手易容的,所以完全破绽百出,任谁一眼就看出他不是真的晏子羽。

    离人顿时咬牙切齿道:“你来做什么,当我真不敢杀你吗?”

    索伦一本正经弯腰行礼道:“学生晏子羽,拜见柔然城主阿史离人小姐!”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