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九:斩杀阿史灼!占离人便宜!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48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索伦真心没有夸张。

    现在,他真是非常好奇,阿史离人的亲生母亲到底是谁了。

    所有人都认为,离人是骊雉夫人的亲生,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她不是。

    今天晚上索伦也见过骊雉夫人了,可以看得出她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个绝色美人,看阿史罗长得多么漂亮就知道了。但就算如此,她也生不出像离人这般美丽的女儿。

    单纯美貌上,果然只有卮妍公主能够离人不相上下,当然现在又多了一个姬秀宁。

    但是离人和她们不一样,卮妍和姬秀宁不食人间烟火太久了,仙气太重了,很难勾起男人**。

    而离人因为龙阴绝脉的缘故,她的美丽是充满了魅惑的。

    所以,她的身上不但充满了仙气,也充满了魔力。

    她面孔高雅脱俗不亚于卮妍,艳丽逼人又超过了归芹芍。

    这样的女人,乍一眼看到,真的有种心脏骤停的感觉,真的会让男人疯魔。

    见到索伦目不转睛,呆呆地望着她,离人心中叹息一声。

    其实,在几年之前她虽然也是绝色无伦,但还没有如今这么夺人心魄。

    不知道为何,随着龙阴绝脉的反噬,她的美丽越来越惊人,如今已经散发着魔一般魅力了。

    所以,她之前戴面纱也不仅仅是完全祭奠宴平,而是这张面孔实在美丽得惊世骇俗了。

    这种美丽已经不仅仅五官的原因了,而是精神层面,美学层面的境界了。

    不过,索伦这幅失魂落魄的模样是装出来的,顶多前半秒的失神。

    看他这样一幅讨人嫌的样子,离人也不屑于转过头去,依旧和索伦正面对视。

    索伦道:“离人,我是不是第一个看到你的男人?”

    阿史离人装作没有听见一般,问道:“你是怎么搞定的我母亲的?”

    “非常龌蹉,你真的要知道?”索伦问道。

    离人摇了摇头道:“算了,我不想知道。”

    接着,她瞪了一眼索伦道:“我要洗漱换衣衫了,你还要在这里?”

    索伦装着有些不舍地退了出去。

    一个时辰后!

    阿史离人穿着一身锦袍,头戴金冠。

    脸上依旧没有戴面具,因为一身中性的打扮,使得浑身充满了雌雄莫辨的魅力。

    用一句话形容,那就是比东方不败迷人一百倍。

    索伦再一次用很讨厌的目光望着她的脸,胡乱扯道:“昨天为了混进城主府,陶苏把我扮成了女人。她非常惊讶,因为我扮成女装比她还要漂亮。”

    “变态”离人冷道。

    索伦道:“但是今天看你穿男装,却完全将我秒杀,雌雄莫辨,真是魔一般魅力。你以后还是戴上面具吧,我怕那些男人看到你,会中风倒下。”

    对于索伦的赞美,离人完全当作耳旁风一般。

    这身锦袍和金冠是柔然城主的袍服,国王赐予的,她今天还是第一次穿。

    “合身吗?”索伦道:“还是我让订做的,因为只有我对你身材有大概的了解,不过有些地方还是有点小了,紧不紧?”

    索伦一边问,一边朝离人的胸脯望去。

    尽管是中性的锦袍,但是胸口位置依旧高耸,毫不掩饰,显得惊心动魄。

    离人毕竟有异族血统,胸前山峰的尺寸或许都超过奈儿的,豪硕之极。

    离人深深吸一口气,装作没有听见索伦的调戏,拳头一握忍了下来。

    因为她自己真忍不住出手,一下子将索伦打残了。

    她觉得,索伦再这样招惹她,总有一天她会忍不住出手的。

    “你后面头发有点乱,要不要我帮你梳一梳?”索伦问道。

    阿史离人忽然转过身来,盯着索伦。

    索伦顿时被她看得发毛。

    “你刚才说什么?”离人问道。

    “你,你头发有点乱。”索伦道。

    离人道:“你刚才说,你昨天晚上扮成女装跟着陶苏进入城主府见我母亲?”

    “告辞。”索伦当机立断,立刻转身离开,逃之夭夭。

    但是来不及了。

    阿史离人轻而易举制住了索伦,完全不让他动弹。

    离人道:“一会儿我就要去城主府了,你扮成女武士,跟着我一同进去。”

    “不要了吧。”索伦哀求道。

    “一定要。”阿史离人道:“要不是你提出来,我还想不到这么好的主意。”

    半个时辰后!

    一个万骑长陪同着内史闽啄进入了阿史离人府,宣读了主母骊雉夫人的命令,让阿史离人进入城主府,接受质询。

    阿史灼果然很耐不住性子啊,没有等到卮离的人进入柔然城,就迫不及待对离人发难,要赶她下台了。

    因为现在阿史离人已经是合法的柔然城主了,所以阿史灼是没有权力召离人接受质询,只有主母骊雉有这个权力。

    如果把柔然城当成一个国家的话,骊雉夫人的地位就相当于太后了。

    从法理上,只有太后一人才有权力对皇帝发号施令。

    见到阿史离人穿着城主锦袍,头戴金冠,内史闽啄不由得一呆,然后低下头去。

    尽管,现在离人再一次戴上面具,但他还是受不住离人的魅力逼人。

    而且离人戴着面具,也根本不用担心有人说她遮掩面孔,冒名顶替。

    因为她海洋一般的双眸,浑身冰冷的气息,还有诱人的幽香,迷人的气质,无一不诠释了她的独一无二。

    她的身后,跟着一个穿着劲装的女武士,捧着离人的宝剑。

    毫无疑问,这个悲催的女武士就是索伦。本来扮成女子他这身高实在太高了,但是离人身边有很多异族女武士,一米八以上就有好几个。

    至于索伦的面孔也不用担心被人认出。

    因为,她此时假扮的是野山族的女武士,脸上画满了各种纹身,已经完全看不清楚面目了。

    “母亲让我接受质询?质询什么?”离人冷冷问道。

    内史闽啄躬身道:“属下不知,您去了便知道了。”

    作为柔然城的最高文官,闽啄虽然也觉得女子继承城主之位不妥,但是他并不是非常抗拒。

    因为很显然离人是代替儿子元跋暂时执掌柔然城主之位。在这个时间内,大量的政事肯定还是要交给闽啄,他依旧会受到重用。

    让阿史灼成为柔然城最高权力者,他闽啄反而要受到压制。

    但是,他在这件事情上的发言权很少的。而且这几天阿史离人完全处于被动地位,闽啄也不想站在失败者一方,所以对离人也非常疏远。

    像他这种想法的人还有很多。

    “那就走吧。”离人道。

    阿史离人带着捧剑女武士索伦,离开了阿史离人府,前往城主府。

    她刚刚走出离人府,便有足足几百名骑兵将她包夹在其中。这架势,倒仿佛是押送这犯人一般。

    看来,阿史离人这几天对阿史灼的不理不睬,反而让他们更加嚣张无礼了,觉得阿史离人软弱可欺了。

    进入城主府的议事大厅内。

    或者说是议事大殿,因为面积足足比天水城主府的议事厅大了四五倍有余。而且布置格局,更像是怒浪王国王宫的大殿。

    可见当时的阿史摩是何等的野心勃勃,称臣怒浪王国成为一介诸侯也只是暂时的,日后说不定他也要立国称王。

    不料,他后来迷上了长生,结果将自己的政治野心全部抛之脑后。

    而这一切都是假左丘(宴平)怂恿忽悠的结果,可见宴平此人有多么了得。从神龙圣殿精神系毕业的他,是何等的会蛊惑人心。

    此时,议事大厅内满满当当。

    高级文官,高阶武士领主,千夫长以上的高级将领,阿史家族的重要成员,全部到场。

    足足四百多人,这大厅竟然也装得下。

    作为柔然城的主母,阿史摩的妻子骊雉夫人这次不再隐藏于幕帘之后,而是端坐在最高宝座上,高高在上。

    她的座位之下,又摆着一张椅子,阿史灼坐在了上面。

    见到阿史离人进来,阿史灼露出得意的笑容,目光一寒道:“离人,为何脸上还要带着这张面具,是要隐藏什么表情吗?”

    阿史离人冷冷瞥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索伦瞥了阿史灼一眼,此人还是太糙了,他不应该这么迫不及待发难的,而应该等到卮离的势力大肆进入柔然城之后再将阿史离人赶下台。

    只不过,他这人心狠手辣,但是心机却不是非常深。

    再看骊雉夫人,她双目通红,可见一夜没睡,而且目光始终不敢望向阿史灼。

    索伦见到这一幕,便松了一口气,这代表着骊雉夫人并没有改变主意。

    阿史灼起身,走下台阶几步,朝着在场几百名文武官员道:“这次让大家来,是奉骊雉主母之命,质询阿史离人城主。”

    这是阿史灼第一次喊离人为城主,因为马上就要废掉了,所以喊一声城主也无所谓了。

    按照阿史灼的计划,赶离人下台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只需主母骊雉质询几个问题便可。

    第一个问题,一个叫晏子羽的人,是不是时时刻刻都在阿史离人府邸内,两人经常夜间深谈?

    第二个问题,这个叫晏子羽的人,是不是索伦假冒的?

    第三个问题,阿史罗的死,是不是和索伦有关?阿史摩出事,是不是和索伦有关?

    毫无疑问,这三个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然后,骊雉主母立刻将两人有奸情的帽子扣在阿史离人头上。

    紧接着,又将勾结外人害死弟弟阿史罗,陷害父亲阿史摩的罪名栽在阿史离人头上。

    这两项大罪坐实了,阿史离人立刻就会被废掉城主之位,甚至被立刻囚禁,如果她不是有绝世武功,连性命都难保。

    这计策虽然很糙,但绝对有效。

    因为,因为阿史离人没有半个心腹,所有的文武高层都在坐视。

    只要征得骊雉主母的支持,废掉阿史离人的城主之位,只需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便可。

    阿史灼发难并不要紧,关键是骊雉主母,在城主之位不稳的情形下,她才是柔然城名义上的最高人物。

    所以索伦当机立断,拿下骊雉夫人。

    阿史灼来到台阶之下,朝着高高在上的骊雉夫人躬身拜下道:“主母,听说您有三个问题要质询阿史离人城主?”

    “是。”骊雉夫人道。

    阿史灼道:“阿史离人城主,你是否接受质询?”

    “接受。”离人冷道。

    顿时,所有人甚至有些同情地望着阿史离人。

    这句话一出,几乎意味着离人成为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她被废掉城主之位已经成为定局。

    骊雉夫人拿出一张羊皮纸,缓缓道:“我有三个问题质询阿史离人。”

    “是,母亲。”阿史离人道。

    “第一个问题,十三年前,为了争夺柔然骑军统帅,阿史灼毒害兄长阿史涅,是否属实?”

    “第二个问题,妖士左丘,是不是经过阿史灼的引荐,才来到阿史摩主君身边?进而妖言惑众,使得阿史摩主君不理政事,直至抛离红尘,云游天外?”

    “第三个问题,八年前为了害死柔然城步军大统领蒙方,阿史灼和夜兰公国合谋,陷蒙方和两万大军于死地,害柔然城失地二百里。”

    骊雉夫人不知道排练了几遍,一口气将三个质询问题全部念了出来。

    昨天晚上,索伦逼着她写阿史灼的绝密罪孽,足足十几条,最终挑选了这三条分量最重的。

    当念出第一条的时候,阿史灼就彻底惊呆了。

    全场几百名文武高层也彻底惊呆了。

    不是质询阿史离人城主吗?不是要赶她下台吗?怎么现在朝着阿史灼发难了?

    等骊雉夫人念出第二条的时候,阿史灼已经感觉到危险了,立刻就要发难。

    但是,他却发现完全发不出任何声音了,甚至完全无法动弹。

    因为,阿史离人就站在他的身边,玉指点在他的后背,冷道:“有什么话,等母亲质询完了再说。”

    骊雉夫人质询完三个问题后,朝着阿史离人道:“这三条大罪,人证物证俱在。阿史离人,你作为城主,有失察之过,该当如何?”

    阿史离人道:“母亲息怒,离人这就处置!”

    然后,她冷冷道:“阿史灼犯次三条大罪,近乎谋逆,罪无可恕,立即处死,剑来!”

    她伸出了玉手。

    索伦上前,将龙金宝剑放在她的手中。

    这个混蛋,借着机会故意捏了一下离人的手。冰凉柔软,滑腻迷人。

    离人娇躯一颤,这还是她清醒的时候,第一次被男人触碰到肌肤。

    心中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剑把索伦脑袋砍掉。但现在是关键时刻,她连瞪索伦一眼都不能。

    猛地拔出龙金剑,阿史离人朝着阿史灼问道:“你还有何话可说?”

    阿史灼惊骇欲绝,颤声道:“离人,不要杀我!”

    “唰”他的话刚落下,离人一剑斩下。

    阿史摩恐惧惊骇的脑袋直接被斩下,脖子断口光滑如镜,凝固成冰,连鲜血都流不出来。

    足足好一会儿,大动脉的鲜血猛地冲破寒冰,如同喷泉一般涌出。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两更一万字,拜求支持。

    谢谢mauy的大额打赏!另外,推荐女频的一本,名:我是女唐僧。(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