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零:索伦决战离人!(重要必订)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48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全场死一般的静寂。

    当阿史离人斩杀阿史灼的时候,索伦的目光第一时间朝骊雉夫人望去。

    只见到她身体猛地一抖,你呆了一会儿,然后长长松了一口气。

    她的目光很复杂,说悲哀不是悲哀,说放松不是放松,然后便是一直的孤寂。

    索伦垂下目光,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以后,要不要将这个骊雉夫人也杀掉?因为有她的存在,始终就有人压着阿史离人一头。

    但是这个念头仅仅只是瞬间而过,骊雉夫人终究没有真正的恶行,罪不至死,她只是一个聪明但是却没有什么主见的女人而已。

    阿史灼死了之后,阿史家族基本上也就再也没有能够挑战阿史离人地位的人了。

    全场足足呆了好一会儿。

    然后,内史闽啄为首,所有文官整整齐齐拜下,道:“叩见城主。”

    仅仅几秒钟后,高阶武将也整齐拜下道:“叩见城主。”

    最后,所有的高阶武士领主,全部跪下道:“叩见领主。”

    阿史灼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真正能够正面反对阿史离人的人了。而当骊雉夫人和阿史离人联手之后,整个柔然城领地就再也没有人可以正面对抗阿史离人。

    因为,她武功很高,她会杀人,她有杀人的名义。

    此时,骊雉夫人忽然道:“离人,你今天就搬进城主府吧,我一个人住在里面实在太孤寂了。”

    “是。”阿史离人道。

    下午,阿史离人带着一百多名女武士,入主城主府,索伦也跟着进来!

    骊雉夫人的院子内。

    阿史灼在城主府内的所有眼线,都已经被拔除掉了。

    索伦也根本没有客气,立刻把骊雉夫人的院子换上了阿史离人的女武士。

    骊雉夫人一身盛装,看上去比昨夜仿佛要年轻了几岁,又显得风韵犹存的感觉。

    她轻轻地搂住阿史元跋,目光有些怜爱。

    这个小子太狡猾了,嘴巴又甜,又能装天真,把骊雉夫人哄得满心欢喜。

    不像是阿史囡,又倔强又正义,对骊雉夫人很不喜欢就直接表现在脸上,尴尬了接触了几分钟之后,索伦就让人把阿囡带走了。留下元跋几乎撒娇卖乖,哄得骊雉夫人一直笑。

    索伦知道,很大程度上骊雉夫人是把元跋当成了小儿子的替代品了。

    当然,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因为元跋毕竟是她的亲孙子,是阿史罗唯一的儿子。

    搂着孙子元跋亲热了好一会儿,骊雉夫人朝索伦望来一眼。

    “元跋,你在外面等我。”索伦道。

    元跋起身,乖巧道:“奶奶,我晚上陪您一起吃饭。”

    “好,我的乖孙。”骊雉夫人道,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元跋走了出去,室内就剩下索伦和骊雉夫人。

    “你就是索伦?”骊雉夫人道。

    “是,夫人。”索伦道。

    骊雉夫人问道:“你和离人,可是真的有关系?”

    她问得倒是非常直接。

    “没有。”索伦直截了当道:“我们清清白白,因为这个谣言,她已经忍着十几次没有杀我。”

    骊雉夫人忍不住一笑,离人的性格她是最知道的,她也不信离人和索伦会有什么奸情。

    不过,看到索伦这幅漂亮的面孔,又忍不住有些怀疑。

    “你把小豹带到哪里去了?”骊雉夫人问道。

    索伦没有答。

    骊雉夫人道:“那,我还能见到他吗?你能把他还给我吗?”

    索伦道:“从今以后,倪雅就是他的母亲。在他长大懂事之前,我不会让他来见您。”

    “长大懂事,那还有十年。”骊雉夫人叹息一声道:“十年,我能等。”

    接着,她又道:“你这样做更好,毕竟他的身世并不光彩,他知道了只会觉得抬不起头来。”

    “再说,比起我来说,倪雅才是更好的母亲。否则,我当时也不会找她照顾小豹。”

    骊雉夫人毕竟年纪大了,话匣一开就有些关不住了,也不管索伦和她关系疏远,交浅言深。

    忽然,她抬起头道:“其实,你昨天用小豹威胁我,但就算我不答应,你也不会对小豹做出什么,这点眼光我还是有的。”

    索伦没有说话。

    骊雉夫人道:“其实我还要谢谢你,把我从那种羞耻的关系解脱出来。”

    “老师,我们去哪里啊?”元跋问道。

    索伦道:“去见一个人。”

    元跋小脸一白,然后站定下来,道:“老师,不去见可不可以?”

    这真是一个聪明之极的孩子,知道索伦要带着他去见亲生母亲陶苏。

    他心中只爱母亲阿史离人一人,刚才对奶奶骊雉夫人都有逢场作戏的意思。

    但是,对亲生母亲陶苏,他也无法逢场作戏。又不能有多亲热,他觉得对母亲的爱不能被分走一丁点,否则就是对母亲的背叛。

    “傻孩子,是你妈妈让你去见的。”索伦道。

    阿史元跋用力地吸了几口气,然后勇敢地跟着索伦继续往前走。

    陶苏的院子很小,但是种满了花草,养了许多小动物。

    尽管她曾经是阿史摩最宠爱的小妾,但是侍女很少,仅仅只有两个。

    此时,她满心不安,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在房内走来走去。

    从昨夜后她就开始做点心,各种各样的点心。

    然后,这样摆也不是,那样摆也不是。

    索伦带着阿史元跋走进她的小院,她立刻就从屋内冲出来,见到元跋后她又止步不前,浑身局促不安。

    这不是她第一次见到元跋,但确实揭露真相后的第一次。

    她此时内心充满了母爱,又充满了自卑和不安。

    不像是保护孩子的母亲,倒更像是不安的小兽。

    她的这个表现,反而让阿史元跋安静了下来,朝着陶苏喊了一声:“姨娘。”

    “诶”陶苏应道,却觉得喉咙有些发紧,想要哭出来的感觉,却不是难过。

    “我,我做了一些点心,你要吃吗?”陶苏小心翼翼道。

    索伦道:“从今天早上就没吃东西,陶苏夫人不请我吃吗?”

    陶苏顿时面红耳赤,道:“也请先生”

    索伦牵着元跋进去,见到桌面上满满当当都是点心,无比的精致美妙,色彩动人,看上去就非常好吃啊。

    索伦完全不客气,一个接着一个丢进嘴里。

    真真色香味俱全啊。

    这陶苏的手艺,真心了得啊,都超过姐姐索宁冰了。

    元跋一开始并没有什么胃口,后来见到索伦大吃,他也跟着吃,两个人仿佛比赛一般。

    见到这等情形,陶苏心中高兴,也放松下来。

    吃饱之后,喝了一杯****,打了一个饱嗝,索伦道:“元跋,你说句真话,你妈妈做饭好吃吗?”

    元跋垂下头去,不说话了。

    “不好吃,真心不好吃,样式单调,味道寡淡,我是吃不下去的。”索伦道:“以后,就让陶苏姨娘跟着你母亲身边,给你们做饭。而且你妈妈做上城主之后,大概也没有时间做饭了。”

    顿时,陶苏眼睛一亮,朝元跋望去。

    她没有一点要跟阿史离人争儿子的意思,她对自己的身份无比的自卑,绝对不愿意让元跋喊自己妈妈。但是如果能够天天在元跋身边,给他洗衣做饭,那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元跋点了点头,然后道:“不过这件事,还要请先生说的。”

    索伦点了点头,然后牵着元跋的手就离开了。

    这是亲生母子,心中尽管有感情,但是很复杂略带尴尬,真正的亲近需要循序渐进。一开始就相处这么长时间,反而不自然。

    走出院落的时候,陶苏忽然喊道:“先生,您,您稍等一下。”

    索伦道:“在外面等我。”

    然后,他折身进入屋内。

    陶苏双膝跪下,道:“多谢先生成全。”

    “你别这样。”索伦连忙道:“我上前扶你是很不合适的。”

    这话一出,陶苏脸蛋红透,耳根子都红了。

    如果没有出过那一档子事,索伦上前扶她是没有半点心理障碍的。

    但是因为天杀的阿史罗给索伦下药,让他和陶苏有过几个时辰不看首的经历。

    当时,索伦是神志不清,什么都不知道,但陶苏却是神智清醒,清清楚楚的。

    所以,两个人都无法面对对方的,毕竟有过绝对的肌肤之亲,甚至是癫狂入骨的男女之欢。

    “你自己起来,我告辞了”索伦道。

    议事大厅内。

    离人端坐在城主宝座上,目中露出微微怪异的神情。

    在城主之位一事,终于尘埃落定了,她终于为儿子保住了城主之位。

    这个位置,如果不是为了儿子阿史元跋,她一辈子都不会坐上去的。

    “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阿史离人道:“如果没有你,我的城主之位已经被人废掉,而且被栽上了无法洗清的罪名,元跋也彻底失去了一切。”

    “举手之劳而已。”索伦道。

    离人道:“但是我说过,我依旧不会公开支持卮妍公主的,你死了这条心。”

    索伦点头道:“我知道。”

    离人道:“现在阿史灼已经死了,暂时没有人可以动摇我的城主之位了,你留下来也没有多大用处,不如就离开吧。”

    她的话很自然,没有半点愧疚之意。

    索伦无语道:“唉,卸磨杀驴的话你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也真是难得。”

    离人道:“我早就说过了,我是一个冷漠绝情之人。”

    “呵呵”索伦又一个经典复。

    离人道:“真的,你走吧,城主府不欢迎你。“

    “不走”索伦坐了下来,道:“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

    “不可能的。”阿史离人斩钉截铁道:“我不可能公开支持卮妍公主,这样会把柔然城陷入危险之地的。哪怕你对我帮助再大,立的功劳再大,我会不会答应你半点。”

    索伦望着她迷人的眼眸,道:“阿离,你在怕我。”

    离人冷笑,袖子中的玉手却微微一颤。

    索伦道:“上一次你赶我走,是迁怒于我,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因为每次你见到我,都会勾起对阿史罗的愧疚,让你无法面对。所以你是真的想要赶我走,我多呆一秒钟你都觉得痛苦。”

    离人沉默。

    索伦继续道:“但是关于阿史罗的死,你已经可以面对了,你也清楚地知道,死亡对他是最好的解脱,而不需要任何愧疚。日后继承他的意志,终生于神龙圣殿为敌,为他讨公道才是正理。”

    离人继续沉默。

    “所以,我呆在你面前,已经不会触动你对他的愧疚和痛苦了。”索伦道:“而这时候你依旧赶我走,是因为你在害怕我。”

    离人举起了巴掌,高高抬起,只要索伦说出什么不堪的言语,她就要打下来。

    索伦道:“你不重利益,任何利益都不能捆绑你。你看似冰冷无情,但却感性到极致。只要走进你的心里,你就会付出一切。”

    “无耻”阿史离人冷道。

    索伦道:“我不会走的,就算你今天把我丢出去,我晚上就偷偷爬来。”

    “不要脸。”离人道。

    索伦道:“再给你打第一个耳光之后,我就没有脸了,还要什么脸?”

    阿史离人冷道:“来人,给索伦准备一间杂房,不许陪任何侍女,每天吃穿用度,和仆人一等。”

    “是。”外面女武士道。

    接下来,索伦果然赖在了城主府内不走了,每天依旧给元跋和阿史囡上课。

    但是他和离人之间,又陷入了绝对的冷战。

    阿史离人绝对地演绎出了兔死狗烹的戏码,一点掩饰都没有。

    解决了危机,坐稳了城主之位后,直截了当将索伦扔在一边,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了。

    不论是议事厅,还是她的房间,每一次都被两个女武士拦了出来。

    而且,元跋和阿史囡的课堂,她也从来都不出现。

    而且,他在城主府的待遇,也飞速下降,和最低级的奴仆一般。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

    索伦依旧毫无所获,只要柔然城不公开支持卮妍,他的任务就没有完成。

    但是,阿史离人坚决不会开口的。

    索伦说,离人在害怕他。

    没错,阿史离人确实在害怕他,害怕再有一个人走进她的心里。让她再一次痛不欲生。

    所以,她直截了当,不给索伦任何见面的机会。

    这样,就算索伦有天大的手段,也施展不出。

    时间对索伦无比的宝贵。

    因为,国王陛下随时都可能死去。

    一旦国王死去,卮离毫无障碍地继承王位,届时天水城和索氏,都要彻底毁于一旦。

    时间每过一天,索伦距离毁灭就近一天,距离国王的死就近一天。

    但是,他不能离开,在柔然城公开效忠卮妍之前,他不能离开。

    半个月时间过去了。

    一个月时间过去了。

    索伦毫无所获,依旧连阿史离人的面都没有见上。

    不过,柔然城倒是重新进入了平静。

    之前,阿史摩躲在遗迹城堡修炼长生,柔然城的文武政事有条不紊。

    现在有了阿史离人城主,总不能变得更差。

    离人只听汇报,很少做出决断,也很少直接干涉。

    她倒是完全听从了索伦的谏言,只杀人,不说话。

    杀了阿史灼之后,她又接连杀了三个人,一个高阶武士领主,一个将领,一个文官。

    三个人,都是罪大恶极。

    杀完之后,整个柔然城战战兢兢,气氛一清。

    阿史离人的城主做得比较顺利,而索伦这边真是度日如年,焦灼万分。

    距离阿史离人入主城主府,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

    这一日,索伦正在自己的房子内吃饭。

    为了赶他走,阿史离人给他的待遇比在离人府更差,只给住一间小房子,没有半个侍女,还需要自己做饭。

    陶苏许多次偷偷带饭给他,都被离人呵斥了。

    他吃的是蛋炒饭,因为最简单。

    忽然,门被打开,一阵冰冷的幽香吹进屋内。

    阿史离人走了进来,足足一个多月了,索伦第一次见到她。

    当然,也是离人第一次见到索伦,见到他的第一眼,顿时一颤。

    一个半月不见,索伦仿佛老了好几岁一般。

    俊美无匹的面孔,已经胡须杂乱,眼神也充满了疲倦,身上的衣衫也显得灰暗。

    此时,正端着一碗蛋炒饭在吃。

    “你这是何必呢?”离人道。

    堂堂公主未婚夫,王国诸侯,却缩在阿史离人府的杂房里面过着仆人级别的生活。

    索伦耸了耸肩膀。

    离人道:“边城急报,夜兰公国三十万大军进犯,其太子亲为主帅,倾国之兵来犯,柔然危在旦夕。”

    索伦道:“打得赢吗?”

    离人摇头道:“如果十年前,打得赢。现在,打不赢。”

    索伦道:“打不赢的后果是什么?”

    离人道:“柔然城覆灭,至少割让四分之三的领地,把几十年扩张的领地,全部吐出去。”

    “是灭顶之灾。”索伦道。

    离人道:“对,是灭顶之灾。”

    索伦道:“现在是柔然城最虚弱的时候,夜兰公国只要不是傻子,一定会趁虚而入的。”

    其实,夜兰公国的反应还是太慢,应该在阿史离人和阿史灼内斗正憨,城主之位悬而未决的时候进犯的。

    但是现在也不晚,因为雄主阿史摩不在了。

    女城主阿史离人立足未稳,因为十来年没有真正大战,阿史摩长期不理政事,柔然城大军的战斗力也衰减得厉害。

    现在,确实是柔然城最虚弱的时候。

    索伦道:“卮离,不帮忙?现在只有他有能力出兵相救,他手头上掌握百万大军。”

    阿史离人道:“他答应出兵相救,当时需要我离开城主之位,嫁给他做侧妃。”

    索伦惊愕道:“怒浪王国的历代国王,一夫一妻制已经很久了。”

    阿史离人道:“但是,王国律法并没有名言规定,国王不需娶侧妃对吗?北庭,和西凉国王,都有好几个妃子。”

    索伦道:“你会答应他吗?”

    “不会。”阿史离人道。

    索伦道:“你想怎么办?”

    阿史离人道:“你有办法救柔然城吗?”

    索伦闭上眼睛道:“有,但是有一个条件。”

    阿史离人美眸一颤,垂下头。

    她最不想要的事情发生了,她被人逼迫低头妥协。

    她这样骄傲的人,最终还是要低头,被索伦逼着答应效忠卮妍。

    她最讨厌,最不想要的,就是被人逼迫。

    所以,她宁愿冒着柔然覆灭的危险,也没有答应卮离。

    索伦知道,他和阿史离人的决战来了!这一次,不管输赢都会有一个结果了。

    要么他彻底征服阿史离人,要么灰溜溜地离开柔然城,彻底失败。

    “什么条件?说!”阿史离人道。

    “你之前打了我好几巴掌,我一直想要报仇,但是却苦于打不过你。”索伦道:“如果我救了柔然城,你要让我打一巴掌。”

    阿史离人美眸圆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这就是索伦的条件。

    他耗费心血无数,委屈无数,不就是为了让自己效忠卮妍吗?他竟然提的不是这个条件,而是要打自己一巴掌。

    索伦目光落在她浑圆挺翘的美臀上,道:“而且,我要打的不是你的脸,而是屁股!”

    注:第一更五千五百字送上,拜求支持,谢谢大家。

    推荐一本,我是女唐僧,文字和故事都挺有意思的。(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