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八:离人之爱!芹芍偷会!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9:52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说啊,你怎么处置我?”阿史离人盯着索伦问道,目光的情意未减,但是脸上的讥讽也未减。≥

    索伦应该是那种最懂女人心的男人了,他完全知道现在离人的心思。

    她对自己确实心动了,甚至动情了。

    当她雪臀被拍打瞬间的酥麻和沦陷感,已经证明了一切。

    但是,索伦接近她撩拨她的动机是为了得到她的支持,而不是出自于爱意。

    她这种个性,眼睛里面容不得任何沙子的。

    所以在柔然城的那些天,她都没有主动见索伦,并不是因为她耍个性,而是因为她不知道接下来还如何办。

    如果真正发生什么,那注定是一段不公平的感情。

    等待了几天后,索伦当机立断离开。因为他知道,阿史离人和柔然城的立场问题,已经没有悬念了。

    却没有想到,阿史离人得知索伦离开之后,竟然先他一步来到王城卮都。

    从中就可以看出,她的性格偏执而又强势。

    不过,从她在这里等索伦,而且言语犀利就可以看出,接下来两个人关系该怎么发展,她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了。

    阿史离人道:“该怎么处置我,你应该没有答案对吗?那不如来听听我的答案。”

    “好。”索伦道。

    阿史离人道:“我会和你站在一起,同生共死,共同进退!”

    索伦点头。

    阿史离人道:“我喜欢你,你让我心动,你入我香梦!”

    光听这些话,索伦就已经心跳加速。

    “但是……”阿史离人道:“若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到此为止,不会再进一步了。因为你对我撩拨的动机,不是因为情感,而是因为利益。”

    索伦沉默无言,对于这个结果他早在意料之中。

    “我喜欢你,但是不会跟你。”阿史离人道:“因为,这不是一段公平的感情。”

    索伦望着她的美眸,良久后道:“对不起!”

    阿史离人沉默片刻,问道:“索伦,这个世界上你最爱哪个女人?男女之情的那种!”

    索伦想了好一会儿,然后道:“姐姐索宁冰。”

    阿史离人美眸一睁,稍稍有点惊愕,脸蛋微微一红。

    接着,她盯着索伦的眼睛道:“你还真是一个混蛋,比阿史罗还要混蛋。”

    索伦总不能解释,他和索宁冰并不是真正的亲姐弟。

    “不过,不知道为何,我心跳更快了。阿史离人道:“看来,大多数女人都喜欢坏男人,尤其是坏而不邪恶的男人。”

    她说的邪恶,是阿史罗。

    这本是一个让人心跳加速的男人,但是邪恶过度了,所以让人害怕,而不是心动。

    归芹芍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是害怕,不敢再看他。

    阿史离人深吸一口气,道:“我是一个很专一的人,我会一直站在你的身边的。但如果你敢再提什么打屁股之类的话,我会打断你的手的。”

    索伦强笑道:“那我拼命练武,争取早一日修为超过你,这样想打就打,想干嘛就干嘛。”

    阿史离人认真看了一眼索伦道:“这样也行,被心动的男人强暴,大概也是突破感情瓶颈的一种方式。”

    索伦愕然。

    ……

    “索伦回王城了!”卮离叹息道。

    卮威,归行负和图灵陀等人面色复杂地对视一眼。

    “此人,真是妖孽啊。”卮离道:“把阿史离人扶上城主之位,短短几日内灭掉了阿史灼,更加夸张的是,面对夜兰公国三十万大军的入侵,神仙难救的局面,竟然被他扭转了。“

    是啊,妖孽啊……

    在场的图灵陀,卮威,归行负等人深深震颤。

    当时,夜兰公国三十万大军入侵柔然,阿史离人前来求援,卮离没有理会。

    因为他觉得,柔然已经注定灭亡了,那么索性不破不立。要么逼迫阿史离人彻底就范,要么彻底让夜兰公国灭掉柔然,断掉卮妍和索伦的一臂。

    等到他继位之后在派兵夺回来,变成王国直属的怒浪行省,破而后立。

    但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被扭转了乾坤。

    兰石大公竟然暴毙了,使得兰屠太子的二十几万大军退兵了,柔然城竟然得救了。

    尽管没有任何迹象任何证据证明兰石大公的死和索伦有关,但是卮离本能地觉得,这就是索伦的手笔。

    “要不要揭露出兰石大公的死是索伦所为?”卮威公爵道。

    图灵陀和归行负没有出声。

    卮离摇头道:“没有任何证据,而且神龙圣殿已经为兰石大公的背了,说是上天示警,天降神雷。”

    卮威道:“难道对这个小畜生就没有任何办法了吗?”

    卮离叹息道:“原本,这段时间我并不想节外生枝的,就想安安静静地等着卮变死去,我顺利继位。却没有想到,索伦竟然演了这么一出。”

    卮威道:“幸好,到目前为止,柔然城还没有公开表态!”

    而就在此时,外面一个宦官进入,微微颤声道:“殿下,柔然城主阿史离人造访王城!”

    ……

    阿史离人早就进入王城了,只不过上一次是只身一人潜入的。

    而这一次是带着上千骑兵,上前随从,浩浩荡荡,当着所有人的面进入王城!

    天下第一大诸侯进入王城了!

    这是十几年来,柔然城主第一次造访王城。

    上一代城主阿史摩,除了归附的第一年造访王城觐见国王,在那之后半步也没有踏入过卮都。

    而且,尽管号称是怒浪王国的诸侯。但是这近二十年来,柔然城一直保持绝对的独立状态,不管是军事,政治还是经济都是如此。

    同为诸侯的天水城,每年都需要向王城缴纳税赋,而柔然城每年上缴王室的税收,仅仅之象征性的不到一千金币。

    而如今,柔然城主终于第二次踏入王城了,顿时整个卮都彻底轰动,万人空巷!

    为了表示对这个天下第一诸侯的敬重,卮离和卮妍竟然全部来到王都城门迎接。

    不仅如此,整个卮都的贵族,还有王室成员几乎倾巢而出。

    此时,整个卮都城门,戒备森严,如临大敌。

    上万士兵列阵,如同钉子一般,把守城墙上下每一寸地方。

    数百名贵族极其家眷,站在城门口等候,迎接第一诸侯的造访。

    城门前的巨大空地上,两个阵营泾渭分明。

    右边,只有区区三个人,卮妍公主,索伦,卮亭公爵。

    而左边,卮离王子为首,身后站着数百人,几乎所有诸侯的代表,所有在王城的贵族,还有高官显要。

    双方的实力对比,已经无法用悬殊来形容,完全是绝对压倒性的优势。

    卮离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看到,全天下都站在他的那一边。

    原本,就算迎接天下第一诸侯也用不着这样大的排场。但是卮离一是想要亡羊补牢,用最高礼节迎接阿史离人,使得她至少保持中立,当然更多的是一种震慑,让阿史离人清楚地看到,他背后势力是何等之巨大。

    索伦作为公主的未婚夫,和卮妍并列,甚至还站在卮亭公爵的前面。

    在卮离的身后,索伦见到了许多熟悉的身影,其中栾洋城世子徒立炀因为身高的原因非常的显著,而且他前面还推着一具轮椅,图灵朵坐在上面。

    其实,她已经痊愈了,但是为了拒绝和徒立炀圆房,所以依旧假装瘫痪坐在轮椅之上。

    索伦看到,她反而丰腴了一些,肤色也变白了很多。

    这应该也是她被岩魔扔下大海后第一次见到索伦,不过整个过程中,她始终没有朝索伦望来一眼。

    还有一个尤其耀眼的便是归芹芍。

    她实在是太夺目了,不管站在哪里,都如同一朵带刺的玫瑰花一般,艳绝人寰,夺人心魄。

    此时的她,站在父亲归行负和凌傲的身边。

    平常的她,都是趾高气扬的,越是在人群中就越是如同骄傲的小孔雀,拼命绽放自己的美丽,吸引别人的目光。

    但是今天,她仿佛心思重重,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

    而且,她也没有朝索伦望来一眼。

    ……

    足足等了半个时辰。

    终于,柔然城的队伍浩浩荡荡而来。

    一千多名柔然骑兵,护送着一两华丽巨大的马车,进入所有人的眼帘。

    距离城门还有十几米,柔然骑兵停下了马蹄。

    但是,那辆华丽的马车门打开,一个人影走了下来。

    顿时……

    全场倒吸一口凉气。

    不管是卮离还是其他男人,全部眼睛大睁。

    甚至,连心思重重的归芹芍也不可思议地瞪大美眸,望着走下马车的阿史离人。

    在场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看到阿史离人的面孔!

    竟然……如此绝世芳华。

    什么叫作倾国倾城?

    什么叫作上天杰作?

    现在所有人终于体会到了,卮离甚至呼吸停顿了片刻。

    他本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卮妍更美的人,没有比归芹芍更艳的人。

    而眼前的阿史离人,美貌和卮妍一样,绝世无伦。

    而艳丽,更是在归芹芍之上。

    那种冷若冰霜的仙气,那种天生媚骨,魔鬼身材的带来的魅惑。

    这完全是仙子和魔女的结合体。

    就这一瞬间,卮离王子心中涌起了无穷无尽的占有欲!

    他第一次,因为一个女子的美貌而充满了独占欲!

    他一直觉得,美色只是权力的点缀。但是此时,他却深深觉得,这样的女人如果不能占为己有,那枉为王者。

    而归芹芍一直瞪大眼睛,小嘴张开忘记了合拢。

    她真的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女人比她更美的同时,还更加艳丽。

    索伦也很惊讶,阿史离人再一次公开进入王城的时候,竟然不戴面具!

    这就意味着,以后她会彻底告别面具了,这背后是什么意思?

    阿史离人款款而来,步伐既充满了强者的豪迈,又充满了女子的魅惑。

    随着她的靠近,一股迷人的香气,一股冰冷的气息迎面而来。

    索伦现在终于知道,全场静寂无声,全场屏息是何等模样了。

    当只有一个人面对离人的时候,她的美丽就已经是惊人的了。而当所有目光凝聚在她身上的时候,她真的如同星辰一般夺目,走到哪里都闪烁发光。

    这已经不仅仅是美貌了,更多是一种气质,一种光芒。

    龙阴绝脉或许让她的生命短暂,但是却将她几十年的美丽,彻底凝聚绽放。

    “拜见卮离殿下,拜见卮妍殿下!”阿史离人上前行了半礼。

    阿史离人目光短暂的迷离,听到离人竟然把自己的名字放在卮妍之前,顿时一阵暗喜。

    他真的没有想到,阿史离人竟会美丽到如此程度。

    “阿史城主一路幸苦。”卮离伸手虚扶,然后道:“今晚,我在府中举办宴会,为阁下洗尘。”

    “多谢殿下。”阿史离人道。

    卮离再一次暗喜!

    然后,正式开始了诸侯拜访王城的繁文缛节,足足一刻钟后!

    阿史离人率领一千骑兵,进入了王城卮都,住进了柔然侯爵府!

    作为天下第一大诸侯,王室肯定不会吝啬一个府邸的。只不过这个侯爵府十几年前就赐下来,却没有入住过一天。

    今天,作为主人的阿史离人终于住进去了。

    入住柔然侯爵府后,沐浴更衣完毕,阿史离人进入王宫觐见国王!

    当然,她是见不到国王的,因为现在卮变已经不见任何人了,但是礼节还是要到位的。

    夜幕降临后,作为储君身份的卮离王子,举办了一场最大的宴会!

    所有的诸侯,所有的贵族,所有的高级文官,高级武将,所有他国的使臣,全部到场!

    这场宴会,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柔然城主阿史离人洗尘!

    ……

    索伦作为诸侯之一,卮妍公主的未婚夫,当然也出席了卮离的宴会。

    当他和卮妍进入少君府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

    阿史离人在宴会大厅中央,由卮离亲自陪同,如同众星捧月一般。

    几乎所有的诸侯,所有的贵族都围在她和卮离的身边。

    因为离人长期在东离国学武,从未在怒浪王国的公开场合露面,所以还不认识任何人。

    卮离耐心温柔地为她介绍每一个贵族,每一个伯爵以上的高等贵族。

    冷若冰霜的阿史离人对每一个贵族和诸侯顶多只是点点头,但哪怕她仅仅只是点头回应,就已经让人受宠若惊了。

    白天在城门迎接的时候,因为是万众瞩目,所以很多男子还能够直视阿史离人的容颜。

    而今晚的宴会上,因为距离得太近,而且是单独面对,所以面对阿史离人的绝世容颜,许多男子甚至看了一眼后就本能地垂下头去。

    那种绝美容颜,冰冷的气质,山川起伏一般的魔鬼身材,配上绝顶强者的气场,再给人绝大的魅惑力同时,也带来巨大的压迫。

    今天晚上的宴会,因为她的存在,确实将其他女子衬托得暗淡无光。

    唯一能够与她在相貌上一较高下的卮妍公主,却偏偏穿着素雅的衣衫,轻轻挽着索伦的手臂,不愿意去争夺任何一份目光。

    ……

    “拜见公主殿下!”忽然,索伦身后传来了一个老者的声音。

    他不由得回头望去。

    顿时,见到一个身材高大的老者,索伦看了一眼,竟然觉得有些眼熟,但是又确定没有见过。

    很快,他知道为何眼熟了,因为和自己长得有点像。

    这个老者,同样是男生女相,年轻肯定是一个非常俊美的人物。

    不过和索伦不一样的是,他俊美的面孔上,长着一对尤其霸道的眉毛,使得他看上去充满了犀利霸气的感觉。

    他的年纪应该已经超过六七十岁了,但看上去仿佛只有五十左右,头发和胡须都是乌黑的,只不过在头发中央染了一撮红色。

    而且,他身上也穿着赤红锦袍。

    霸道,冷酷,高深莫测!

    这是索伦对眼前这个老者的第一感觉。

    他就是索伦的外祖父,天下第二大诸侯,拜火城主伏厄侯爵。

    “拜见外祖父。”索伦躬身行礼。

    卮妍微微行了半礼道:“见过外祖父。”

    她竟然也喊外祖父,表示自己嫁夫随夫的意思。

    伏厄侯爵也微微一愕,再一次想卮妍公主行礼。

    紧接着,他面对索伦的脸色就很差了,目光冰冷,面孔森严,道:“你跟我来!”

    然后,二话不说直接走了出去。

    索伦朝卮妍望了一眼,然后跟了出去,不知道这个已经断绝来往许多年的外祖父和自己有什么话说。

    走出了宴会大厅,忽然有一个娇俏的身影低头从索伦经过。

    然后,索伦感觉到自己的手中多了一个纸团。

    索伦走到无人之处打开,只见上面写到:

    “来花园假山后,我等你,有重要的事情!”

    落款是:芹芍。

    没错是芹芍,省去了姓氏!刚才那个给他纸团的,仿佛也是归芹芍的贴身侍女。

    索伦想到,刚才宴会大厅中确实没有见到归芹芍的身影,而且白天在城门口迎接阿史离人的时候,她也一幅心神不宁的样子?

    有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事情?

    接着,索伦注意到,这张纸条上还有一股香味,细看果然发现了一个淡淡的唇印。

    自己是归芹芍的字迹,唇印也是她的唇印。

    不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个大胆的娇小姐带着偷情之心啊。

    不过,现在索伦还没有心思去和这个娇小姐私会偷情,因为外祖父伏厄找他有事。

    收起纸条,索伦继续跟在伏厄的身后。

    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一直往前走,走的方向仿佛也是花园。

    这是一种比较必然的巧合吧,因为他有很私密的话要说,只有在花园最最偏僻。

    来到少君府的花园深处,这里已经僻静无人。

    前面不远处,就是归芹芍相约的假山,甚至索伦依旧可以感觉到她的呼吸,她急促紧张的信条,还有她独特的身体香味。

    外祖父伏厄侯爵停了下来,转过身朝索伦冷冷道:“索伦,你母亲让我转告给你一句话。”

    ……

    注:从上海回家后已经七点了,昨天就睡了四个多小时,真是困到了极点。

    今天更新五千多字,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