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二零:救出芹芍!刻骨铭心之爱!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0:01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归芹芍就关押在少君府的地牢之中,想要救出她可以做到。”高隐道:“但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确定值吗?”

    卮离的少君府内,高手如云,不仅仅有李系宦官的高手,还有黑冰府高手,还有隐洲的高手。想要从里面救出一个人来,真的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上一次,索伦遭遇到伏杀,影子阁的十几名龙武士被妖洲杀得干干净净,完全伤筋动骨了。

    所以关键的问题是,花费巨大代价救出归芹芍到底值不值,如果仅仅只是作为一个美丽的女人,那毫无疑问是不值的,哪怕这个女人和索伦可能有一腿。

    索伦道:“我能够从她身上赚到一个临海城,还能够让卮离断掉几根骨头。”

    这话一出,大宦官高隐眼睛大亮道:“救,再大的代价也救。”

    索伦道:“当然,强闯卮离少君府的损失还是太大了,要想办法让卮离离开少君府,这样起码超过大半的高手都会跟着离开。”

    让卮离从少君府离开,这看上去很容易,而实际上却很难做到。

    因为,现在卮离命根子受伤未痊愈,基本上已经不离开少君府了。甚至,国王召见他入宫,他都未必会去,他已经足足好几个月没有进宫了。

    索伦道:“他得到我的死讯之后,最想要得到的就是卮妍的投降。然而差不多一个多月过去了,我们仍旧没有发出任何投降的信号。所以,卮离才会让归行负攻打天水城进行试探和逼迫。今天晚上,就让卮亭公爵邀请卮离前去会谈。而且言明,一定要在第三方地点会谈。”

    高隐点头,此计可行!

    卮亭公爵代表着国王和卮妍,他有任何的反应,都是卮离迫不及待的,所以他一定会去见面会谈。

    “要告诉卮亭公爵,你没有死已经来了吗?”高隐问道。

    索伦摇头道:“不,卮离太阴险狡诈了,如果让卮亭公爵知道我还活着,他会露出破绽的。”

    “好。”高隐道:“我这就王城之内,通知卮离。”

    然后,高隐先行一步,进入王城。

    半个时辰后,索伦,卮妍,庄之璇三人在影子阁高手的掩护下,偷偷潜入了王城卮都。

    王城,少君府内。

    “卮妍还没有妥协求饶?”卮离已经躺在榻上,穿着宽松的衣衫。

    女龙武士简旒跪在地上,摇头道:“没有,而且她对我的刑罚也渐渐失去了反应。”

    卮离道:“她的骨头如此硬?”

    简旒道:“不是,她已经彻底绝望,一心求死了,对我的折磨已经失去了反应。”

    卮离面孔一阵抽搐。

    归芹芍这个绝世尤物,他是实在舍不得杀。

    他想着,这个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最是怕吃苦,稍稍折磨一下,便乖乖听话了,从今以后成为她养的金丝雀,那雪嫩白玉的身子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但没想到,她竟然一心求死了。

    不过很快,她就将这些东西抛在一边,毕竟只是小小女色,不能耽误正事。

    既然无法驯服,那就简单了,把她捆绑起来强暴个十几次就好了。

    到时候如果她被驯服了更好,而如果没有驯服,就彻底毁掉她的神智,就变成一具绝美无伦的行尸走肉。这样日起来虽然有点没味道,但毕竟是绝世尤物。

    “好了,接下来不要折磨她,也不要调教她,把她身体养好,身上不能有一处伤痕。”卮离道:“我随时要用。”

    “是!”简旒道,低下头去,目光充满了不甘。

    卮离闭上眼睛,想起归芹芍绝美的脸蛋,妖娆火辣的身段,顿时心头一阵阵火热。

    但是,下面的命根子确实猛地一阵抽痛。

    当日,他尽管躲得很快,但命根子还是几乎被连根割断,仅仅只有五分之一的部分还连着,血流如泉一般。

    尽管在第一时间就用冰块缚住,然后一个时辰内就找来医道大修士将几乎断掉的命根子缝合。

    如今差不多一个月时间过去了,卮离命根子上的断口已经差不多完全愈合了,两天前已经拆线了。

    但要命的是,那命根子完全勃不起来了。

    刚才,他让情妇简旒摆出了各式各样惹火的姿势,心中一团火焰熊熊燃烧,但命根子就是起不来,而且一阵阵剧痛。

    所以现在,他就算想要去强暴归芹芍有有心无力了。

    等下面好了之后,他一定会去将归芹芍强暴得死去活来,以报断根之仇。

    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李成莲的声音:“殿下。”

    卮离挥了挥手,情妇简旒退了出去。

    大宦官李成莲走了进来,低声道:“卮亭请见!”

    这话一出,卮离目光一颤,心中大喜,猛地坐起。

    这一天终于来了,对方终于忍不住气,主动求见了。

    卮离这又是让归芹芍水军南下,又是栽赃索伦刺杀少君罪名,为的就是让卮妍一方彻底投降。

    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对方终于有了反应。

    卮离顿时得意道:“让他进来。”

    李成莲道:“他说,不进少君府,要在第三方会谈。”

    卮离顿时眼睛一眯,他这人最是多疑,立刻想到卮亭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把自己引出少君府进行刺杀?

    他根本没有想着有人会来救归芹芍,在他心中归芹芍已经是一个被所有人都抛弃的弃子,唯一的价值就是她的美貌和身段,索伦已经死了,根本不可能有人来救她。

    所以,他本能想到的就是会不会有人要刺杀自己。

    很快,他就抛下了这荒谬的念头。

    首先,影子阁根本就没有刺杀自己的能力。其次,就算把自己杀了,卮妍也登不上王位。

    “去应龙塔。”卮离道:“你先派人去布防,然后等我到了那里后,再临时告诉卮亭,让他一个人去应龙塔和我见面。”

    “是。”李成莲道。

    半个时辰后。

    在上千名武士,几十名顶级高手的保护下,卮离乘坐钢铁马车,前往应龙塔和卮亭会谈。

    在见到卮亭公爵的第一眼,卮离就知道,对方没有任何阴谋诡计。

    只从索伦的死讯传来,卮亭足足瘦了几圈了,整个人也仿佛老了十岁,眼窝深陷,眼圈发黑。

    因为瘦得太快,所以最外面的皮来不及收缩,所以脸上充满了褶皱,加上杂乱的胡须。

    此时的卮亭公爵,已经是无比的狼藉不堪。

    进来见到卮离后,他也不说话,就这么呆呆坐在这里。

    “卮亭公爵,你找我来会谈,却又不开口,这算是怎么事?”卮离笑道。

    卮亭看着卮离好一会儿,摇头道:“我心乱如麻,不知道要谈什么。”

    卮离道:“你不知道谈什么?还叫我来,消遣我吗?”

    卮亭公爵道:“我不想来,是陛下让我来的,来了我也不知道要谈什么。”

    卮离道:“那不如我来开头如何?卮妍呢?”

    卮亭道:“她不相信索伦已死,跑去找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接着,他抬起头望向卮离道:“索伦的死,是不是和怀病已也有关?”

    卮离得意笑道:“现在问这个,还有意义吗?”

    卮亭死死地盯着卮离好一会儿,然后摇头道:“是啊,没有意义了。”

    卮离道:“卮亭叔叔,你想要什么呢?想要继续活下去,继续享受荣华富贵?”

    卮亭公爵摇头道:“我什么都享受过了,一切都无所谓了。”

    接着,他忽然抬起头道:“我手头上还有一笔钱,一笔天文数字的金币,我愿意把它献给你。我也愿意个你做狗做奴,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只求你答应我一件事。”

    卮离得意道:“说。”

    卮亭道:“索伦已经死了,索氏家族已经无害了,天水城你可以灭掉。但是不要把索氏斩尽杀绝,把他的姐姐和女儿留下来。”

    这话一出,卮离不由得一愕。

    他听到卮亭公爵愿意献出所有,本以为他是自己要保命,没想到却是想要保住索宁冰和沁沁的命。

    卮离道:“卮亭叔叔,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情了?”

    卮亭叹息道:“索伦之所以会有今天的结局,是被我牵扯进来的。原本,他不至于灭族的。”

    卮离摇头道:“不行,卮离叔叔,你可以活下来,因为你就只是一头猪,杀不杀无所谓。索宁冰,或许能活个十来天,毕竟我曾经也想要把她玩到手。但是十来天后,她一定要死。至于索伦的那个女儿,我一定会斩草除根的。”

    卮亭公爵嘶声道:“她才六岁,你也下得了手?”

    卮离冷道:“我没有把她调教成为美人犬,已经足够宽仁大量了,仅仅只是把她腰斩而已。”

    听到腰斩二字,卮亭顿时想起沁沁娇小可爱的模样,顿时背上的汗毛猛地竖起。

    伏嫣儿和沁沁去天水城的路上经过王城卮都,在公主府留宿了一天,卮亭公爵对沁沁非常喜爱。

    现在卮离竟然要腰斩沁沁这么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卮亭顿时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我现在就杀了你,杀了你”卮亭公爵暴起,拿起面前的茶杯朝着卮离砸去,然后猛地朝卮离扑去。

    但是,茶杯距离卮离面前还有一尺的地方,就彻底粉碎。

    而卮亭公爵后颈被一根手指点住,顿时他完全无法动弹。

    卮离也不拔剑,直接用剑柄朝着卮亭公爵的脑袋拍下。

    “啪”

    顿时,卮亭公爵整张脸狠狠砸在桌面上,鲜血四溢,牙齿断了一颗。

    然后,桌子被砸碎,他又狠狠摔在地上,拼命地嘶吼。

    李成莲上前,拔出宝剑横在卮亭的后颈上。

    “不要杀他,留在更好玩。”卮离道:“扔去吧。”

    然后,两个宦官上前,提着满脸流血的卮亭公爵扔了出去。

    卮亭公爵府的宦官上前上前,将卮亭扶上马车,飞快逃公爵府。

    卮离和卮亭在应龙塔会谈的时候。

    卮妍,高隐,庄之璇,还有十几名影子阁的顶级强者,身穿黑衣,面蒙黑巾,闯进了卮离的少君府。

    原本索伦是不需要跟着一起去的,但如果由他亲自将归芹芍救出,那意义完全不一样,会在她的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

    说来也真是无奈,卮妍和高翁,都是整个人类王国的顶级强者,在怒浪王国前三的高手。

    如今,却要蒙面去劫狱。

    卮离出府,带走了大部分的高手武士。但是少君府内,依旧有几十名龙武士强者,十几名强大的精神师。

    索伦一行人刚刚闯进少君府就被发现了。

    在有强大精神师镇守的情况下,想要无声无息闯入是不可能的。

    “砰,砰,砰!”顿时锣声大作。

    几百名武士,上千士兵蜂拥而至。

    “高翁,庄之璇,你们带领影子阁高手装出要刺杀卮离的样子,直接朝着正殿杀去,把所有的高手全部引走。”索伦布置任务道:“我和卮妍去地牢解救归芹芍。”

    “好。”高隐道。

    索伦问道:“高翁,您确定归芹芍关押在西花园地下囚牢中吗?”

    高隐道:“绝对没错。”

    索伦望着庄之璇火辣的背影一眼,她身上此时穿着价值连城的白金软甲,近乎刀枪不入了,就连脸上都蒙着白金面甲。

    “小心跟在高翁身边,不要嗜杀,不要受伤。”索伦朝庄之璇道。

    “知道了。”庄之璇冷道。

    事实上,她现在都不知道为何莫名其妙就跟在索伦的身边了。

    然后,高隐和索伦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嗖嗖嗖嗖”

    然后,如同鬼影一般,直接穿梭出去。

    庄之璇火辣健美的娇躯,也如同箭一般射出。

    “有刺客,有刺客”

    顿时,整个少君府惊呼大乱。

    无数的灯火燃起,所有的高手都朝高隐,庄之璇等人扑去。

    “砰砰砰砰”

    守卫少君府的军队,潮水一般涌来。

    索伦和卮妍对视一眼,露出眼中的担心。

    这种情形下,千万不要恋战,千万不要被包围,否则就算有天大的修为,也会活生生被困死,被乱刀分尸,因为龙力终究会耗尽的。

    “杀杀杀”

    高隐和庄之璇,以及十几名顶级影子阁高手组成一个尖刀阵形,互相掩护,一路厮杀过去。

    顿时,鲜血飙射,惨叫声不绝于耳。

    高隐等人真的就如同一支锋利的匕首,凶猛地朝少君府的正殿刺去,完全是一幅要刺杀卮离的架势。

    当然卮离不在,但是正殿里面还有卮离的妻子,女儿。

    少君府的武士和军队,拼死也要拦住。

    而高隐的剑,完全快如鬼魅一般,几乎每一秒钟都要杀掉三个人。

    而且,用最少的龙力,最小的力气杀死。在他的面前,根本无一合之敌。

    庄之璇虽然是女子,但是剑风凌厉狠辣,一剑下去直接将人劈成两半,鲜血淋漓。

    可见她心中还是有恨,借着杀戮倾泻。

    少君府的这些高手也狡诈无比,先让军队和普通武士作为炮灰,消耗高隐等人的龙力,他们则躲在后面偷袭。

    就这样,高隐等十几人一路朝正殿杀去。

    地面的尸体,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横七竖八。

    他们每前进一步,就要杀掉不知道多少人,一地的鲜血,一地的尸骸。

    但是

    敌人不仅没有变少,反而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足足几千人将高隐十几人团团包围。

    见到高隐等人已经将少君府所有高手和军队引走,脱离了视线,卮妍低声道:“走。”

    然后,她牵着索伦的手,瞬间消失在原处,如同鬼魅一般朝着花园的地下囚牢而去。

    一路上,尽管遇到的高手武士不多,但依旧不断地迎面碰上。

    而此时,卮妍表现出了更加可怕的精神攻击。

    敌人还没有看到她,就立刻被定身在原处,然后卮妍如同鬼影一般闪现过去,顺便取走了他的头颅。

    所以一路过去,不知道杀了几十人,却连一个人都没有发出呼喊声。

    就这样,卮妍和索伦畅通无助,来到了少君府的花园,根据地图找到了地牢的入口。

    这入口,竟然是几寸厚的钢铁门,而且只能从里面打开。

    卮妍拔出龙金剑,活生生切开一个洞口,然后跳了下去。

    “你求饶啊,你哭啊”卮离的情妇,龙武士简旒依旧在折磨归芹芍。

    尽管卮离已经下令,不让她再对归芹芍动刑,但是她就是妒忌归芹芍的花容月貌,妒忌她美妙身段。

    折磨归芹芍,已经成为她的巨大乐趣。

    此时,她用一根长长的金针,挑人体最敏感的几处穴位,狠狠刺进去。

    今天,她刺的是脚底的穴位,金针足足刺入几寸。

    归芹芍已经痛得浑身抽搐,连惨叫都发不出来,整个娇躯就一直颤栗抽搐。

    这一个月,她把这一辈子都没有吃过的苦全部吃了一遍。这一个月,她完全身处地狱!

    无比阴毒的简旒,没有给归芹芍身体表面留下任何伤痕,但每一次的刑罚都让人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她此时拽住金针的尾巴,最后猛地一抖。

    那金针,如同蛇一般,彻底钻入归芹芍脚底穴道内。

    “啊”归芹芍痛得一身啼叫,大腿一热,直接失禁昏厥过去。

    简旒舀起刺骨的冰水,朝着芹芍脸上猛地泼去。

    一阵抽搐,芹芍又醒了过来。

    简旒望着归芹芍绝美的脸蛋,充满怨毒道:“明日我就不能再折磨你了,殿下要把你关到其他地方好好休养了。但是我不甘心,我要让你真正的生不如死。”

    然后,她从怀中掏出了一只瓷瓶。

    “知道我手中的瓶子里面是什么吗?是妖洲培育出来的吸血魔蝗,就这么一小瓶里面足足有几万条,小得眼睛看不见。如果我把它倒进你的嘴里,灌入你的肚子里面,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几万条吸血魔蝗会趴在你的胃上,肠子上吸血,把自己吸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说到这里,归芹芍脸上露出了无比恐惧。

    她不怕死,但是这比死恐怖得多。

    简旒面孔狰狞道:“到时候,你的身体会越来越瘦,最后完全骨瘦如柴。然后你的血液再也不够这些吸血魔蝗吸的,它们就会猛地破体而出。到时候会有无数恶心的蚂蟥撕开你的皮肉涌出来,你的五脏六腑都会变成一团烂泥。”

    顿时,归芹芍浑身颤抖,大声道:“杀了我,你快杀了我”

    “我怎么舍得杀了你呢?”简旒阴冷道,然后拔开了瓷瓶上的塞子,捏开归芹芍的小嘴。

    归芹芍无比痛苦地闭上眼睛。

    “等不到了,等不到了索伦,不管你是否知道我被囚禁在这里,不管你是不是会来救我,我都等不到了”

    归芹芍已经决定了,她不会那可怕的一幕发生。

    只要这可怕的吸血魔蝗灌入她的嘴里之后,她立刻选择自杀,直接一头撞在墙壁上自杀。

    “索伦,你这个混蛋,你这个虚伪的混蛋。让你不睡我,还要告诉我你没睡过我,让我带着遗憾死去”归芹芍心中痛苦而又柔软。

    简旒望着归芹芍绝美的脸蛋,雪玉曼妙的娇躯,如雪一般的肌肤。

    “啧啧啧”简旒叹息道:“这么美丽的身体,我还真是期待几万条蚂蟥破体而出的那一刻呢。”

    然后,她面孔一狰狞,将瓷瓶一斜,就要将里面无数的吸血魔蝗倒出。

    然而下一秒钟

    她的身体彻底被凝固定身了。

    索伦和归芹芍,闪电一般冲了进来。

    索伦上前,用最快速度夺下那只瓷瓶,然后将瓶口塞好。

    然后,他飞快将归芹芍脚底刺入的金针拔出,对准简旒的拇指指甲缝,狠狠刺入进去。

    “啊”

    简旒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嚎。

    “你叫得太早了,以后还有无穷无尽的折磨呢。”索伦冷道。

    然后,他上前将归芹芍如雪一般的娇躯抱在怀中,柔声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索伦的声音,如同九天云外传来一般不真实,让归芹芍觉得仿佛在做梦一般。

    然后,是温暖的怀抱。

    睁开眼睛,见到的是索伦怜惜的目光,还有他俊美无匹的面孔。

    她先是不敢置信地望着他,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索伦真的来救她呢?来地狱救她了?

    然后

    归芹芍哇的一声大哭,投进索伦的怀抱,一边大哭一边抽泣道:“坏蛋,你怎么才来啊,疼死啊了,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注:第二更六千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