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五:伏灵兮到来!母子相见!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0:11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天水城主府内。

    几乎一个月的大战结束了,索伦终于迎来了难得的闲暇时光。

    此时,阿史元跋和沁沁正在画画玩,严奈儿,严炎,岩绰儿还有大量的军官,正忙着整编新俘虏的军队。

    阿史离人独自一人骑着狮鹫兽游览蛮荒峡谷,并且稍稍深入蛮荒大陆。

    索宁冰正在准备一个小小的典礼,因为今天晚上归芹芍就要成为索伦的女人。

    不是真正的婚礼,而是一种外室婚礼,情人婚礼。

    这在人类王国的贵族间也不少见,有许多贵族寡妇因为要继承夫家财产不能外嫁,但难免有情投意合的男人,所以举办这种典礼,确定双方的夫妻关系。

    这种夫妻关系不受王国律法保护,而且也没有任何财产分配权,但是却受到怒浪王国潜规则的保护。

    有些时候,比真正的夫妻关系还要亲密恩爱。

    此时的索伦,正在和伏嫣儿说话。

    “沁沁不敢开口说话,究竟是怎么事?”索伦冷道。

    伏嫣儿咬了咬嘴唇,望向索伦的目光顿时变得胆怯起来。

    “说啊”索伦大声道。

    伏嫣儿吓得颤了一下,然后低声道:“沁沁四岁的时候,有一天我不高兴,让她在外面罚站。然后我在屋子里面不小心睡着了,等醒来之后已经天黑了,赶紧跑出去一看,没有发现沁沁的身影,后来一直找一直找,在井底找到了沁沁。从那以后,她就不开口说话了。”

    索伦面孔一阵抽搐,目光一冷。

    伏嫣儿立刻双膝一软,跪了下来。

    索伦怒道:“那她是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还是有人推他下去的?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她不开口说话?”

    伏嫣儿哭道:“我也问过她,但是她始终摇头不说。”

    “你这个混账女人,你不配做一个妈妈。”索伦怒道。

    伏嫣儿顿时抱着索伦的大腿哭泣道:“夫君,当时的我过得那么苦,不像现在这么幸福。心里真的很难受,有些时候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我知道错了,夫君你不要生气”

    然后,伏嫣儿就将脸埋在索伦的腿上,嘤嘤地哭泣。

    这话倒是说得没错,现在的伏嫣儿和之前判若两人,对沁沁也变得体贴温柔起来,不管是吃食还是衣物,都准备得非常精细。

    当然,也是因为索伦疼爱沁沁,而伏嫣儿知道自己在索伦心目中地位不高,所以千方百计对女儿好。

    接着,索伦发现伏嫣儿哭着哭着就变了声调,然后嫣红的嘴唇,柔软的小舌头竟然隔着裤子在轻咬索伦某处,一边还朝索伦瞟来讨好媚荡的眼神。

    索伦彻底无语,这个女人真是没治了。

    索伦一把将她推开,然后闭上眼睛盘算着沁沁的事情。

    以她乖巧聪明的性格,肯定不会平白无故掉下井里,一定遇到了什么事,或者见到了什么事。

    这件事情肯定还非同凡响,否则沁沁也不会受到这么大的惊吓刺激,有了心理障碍,无法开口说话。

    接下来,要么旁敲侧击问沁沁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要么,直接去秋风修院打听清楚。

    索伦倾向于第二种,因为如果强行问沁沁的话,可能会造成第二次心理刺激。

    索伦正闭着眼睛想事情,忽然鼻端一阵芳香,然后面孔一阵滑腻。

    睁开眼睛一看,顿时见到白花花的一片,伏嫣儿竟然掀开了上衣,将雪白的酥胸完全贴在索伦的脸上轻轻磨蹭。

    然后,她张开双腿直接坐在索伦的腿上,不断磨蹭。

    裙子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这个女人的不要脸,真是没救了。

    索伦又要将她一把推开,谁知伏嫣儿双臂如蛇紧紧缠住索伦的脖子,死死不放。

    火红滚烫的脸蛋贴着索伦的脖子,大口地喘息,不管不顾只管自己动作。

    若用力推开,只怕她手臂都会脱臼,索伦一下子还真的无计可施。

    接着,伏嫣儿另外一手拽下索伦的裤子,然后直接坐了上去。

    索伦又一次,被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强上了。

    “我要再给你生一个儿子,生一个儿子”

    此时,归芹芍已经痊愈了。

    休养了一个月后,她不但姿色完全恢复,而且比之前更加艳光四射。

    图灵丝正在给她打扮,穿着火红色的裹身长裙,将她魔鬼身材衬托得更加火辣四射。

    站在一面一米八的大镜子面前,归芹芍顾盼生妍,骄傲自顾,仿佛孔雀一般,尽情开屏。

    而图灵丝,蹲在地下,仔细地整理长裙拽尾。

    她也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自从归行负被索伦俘获之后,她也好吃好睡,养了一个月后,不但旧伤痊愈,而且又恢复了之前的丰腴惹火,身材火爆如同要裂衣而出。

    此时蹲在地上,硕大的圆臀如同磨盘一般。

    整理完,图灵丝站起娇躯,怜爱地望着自己的女儿,骄傲道:“我的宝贝真好看,只怕天下没有比你更好看的女孩子了。”

    “哼”归芹芍自得哼了一声,脑子里面将阿史离人和卮妍自动屏蔽。

    想到,这是女儿第三次穿嫁衣,图灵丝美眸一颤,心中一黯。

    都说红颜薄命,自己这个女儿也是命运多舛。

    “宝贝,都怪娘不好,否则你早就嫁给索伦,她的身边也不会再有旁个女人了。”图灵丝哀声道。

    归芹芍美眸一黯,然后道:“我已经很满足了,经过这么多可怕的事情,我还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上天已经很眷顾我了。”

    这句话说得很成熟,完全不像是归芹芍的口气。

    接着,归芹芍骄傲地抬起下巴道:“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卮妍虽然是索伦的正妻,但是她不见得争得过我。她那么风轻云淡,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男人最不喜欢。”

    图灵丝摇头道:“未必,现在卮妍可骚了。有一次我到楼顶上看到,她和索伦在做那事,如同狗一般趴在那里,跟窑子里面的婊子一样。”

    归芹芍惊道:“不会吧,连她都会卖骚了,我怎么办啊?看不出来啊,平常表现得跟仙子似的,背后那么浪,不要脸!”

    图灵丝道:“你就继续你之前的性格,三分之一时间傲娇,三分之一时间乖巧,三分之一时间卖骚,保证将索伦迷得神魂颠倒。”

    归芹芍转过身,美眸落在母亲图灵丝的身上,上上下下看了好几眼。

    图灵丝自得地转了一个身,道:“怎么了?娘好看吗?”

    然后,努力地挺胸撅臀,顿时她火爆的身材仿佛要将裙子挤裂开一般。

    归芹芍目光一冷道:“图灵丝,别忘记了你是长辈,你多少岁的人了?还穿得这么骚,想勾引谁啊。”

    图灵丝哀求讨好道:“可是可是娘还有几年的美丽啊,好不容易遇到大日子,你就让娘打扮一次好不好?”

    “不行,去换掉。”归芹芍厉害道:“今天是我结婚,还是你结婚啊?”

    于是,图灵丝扁了扁嘴,妖妖娆娆地走出去换衣衫!

    晚上,天水城主府灯红酒绿,张灯结彩。

    索伦和归芹芍举办一场小型私密的外室婚礼,参加的只有最亲密的家人。

    虽然归行负,归秦必等人就在天水城内,但索伦并不打算让他们和归芹芍见面,依旧囚禁在私密地牢之中。

    归芹芍一方,仅仅只有图灵丝一人参加。

    本来打扮得艳光四射,火爆性感的她,硬生生被女儿归芹芍强迫换上了一身庄重高雅的锦服。

    而索伦一方也没有家长,只能请姐姐索宁冰代替。

    就在这个私密的外室婚礼要开始的时候,忽然夜惊羽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在索伦的耳边低声道:“主人,您的母亲来了”

    索伦不由得一缠?

    伏灵兮?她,她来做什么?

    第一个念头,索伦本能地想要将她赶走!

    尽管他不是真正的索伦,但现在因为有沁沁,有姐姐索宁冰,他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索伦了。

    所以对索伦亲母伏灵兮充满了怨恨。

    这个女人,在索伦只有几岁的时候便离家出走,不知所踪。

    就算她和索隆伯爵有矛盾,但索宁冰和索伦毕竟是她的亲生儿女,一个女人能够做出抛家弃子的事情,不管是什么理由,也无法原谅!

    不仅如此,在卮离发动四十万大军从四个方向围攻天水城,索氏眼看要遭到灭顶之灾的时候,伏灵兮也没有家看一眼。

    哪怕将沁沁带走,不要让一个六岁的小女孩跟着索氏陪葬。

    见到索伦难看的脸色,索宁冰立刻上前,柔声道:“小弟,怎么了?”

    一旁的归芹芍也关切的目光望来,索伦走过去,对她柔声道:“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我去处理一下啊!”

    自从将她从卮离魔窟救出来之后,索伦仿佛换了一个人般,对归芹芍一直很温柔。

    “嗯”归芹芍火红的樱唇在索伦嘴上吻一口,撒娇声道:“快一点啊,不要让人家等得太久。”

    索伦和索宁冰来到一个无人的小房间内,夜惊羽站在门外守着,不让任何人进入。

    “姐姐,伏灵兮来了。”索伦道。

    索宁冰面色一变,秀丽绝伦的脸蛋瞬间煞白,没有血色。

    他和索伦不一样,索伦毕竟不是真正的索伦。

    而索宁冰是伏灵兮真正的亲生女儿,而且伏灵兮抛弃她和索伦离家出走的时候,她已经懂事了。

    所以,这应该是她心中永远的痛。

    索伦将她柔软的娇躯抱在怀里,柔声道:“你现在有我一个人就够了,已经不需要这个冷漠绝情的母亲了,我现在就去赶她走。”

    索宁冰小心地朝外面看了一眼,然后吻上索伦的嘴唇,主动献上粉嫩香滑的小舌头和索伦纠缠吮吸。

    吻了足足几分钟后,索宁冰小脸潮红,娇躯火热,喘息柔声道:“小弟,你当时年纪还对她没有什么印象。其实妈妈在家里的时候,对我对你都非常好的。我想她离家出走,也肯定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

    索伦皱眉道:“你这人,就是心太软。她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我们胜了卮离之后来,这是什么意思?而且她来了之后,我们还怎么亲热?”

    索宁冰吻着索伦的脸,动情道:“我只需要看到你就够了,别的我不奢求太多。”

    “但是我奢求很多啊。”索伦的手钻入索宁冰裙内,揉着她雪嫩的香臀儿。

    “别,别,别”索宁冰几乎站不住,哆嗦地夹着双腿颤声道:“姐姐很没用的,你一碰我就不行的,一会儿出去会让人看出来的。”

    接着,索宁冰柔声道:“对于妈妈,我们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但毕竟她是我们的亲生母亲,她的出现如果能够让一个家更完整,那就算出于什么目的,也无关紧要对吗?”

    尽管索伦不是她的亲弟弟,但每次索宁冰的口气中都会完全忽视这一点。

    索伦深深吸一口气,道:“好吧。”

    既然索宁冰渴望这个母亲,那索伦也无法做这个恶人了。

    此时,伏灵兮安安静静地站在城主府门口。

    虽然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看上去已经不能用年轻来形容了,岁月在她的脸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看上去她顶多只比索宁冰大了几岁而已。

    单纯脸蛋,她比索宁冰还要美一些,索伦就是继承了她的美貌,所以俊美得如同妖孽一般。

    岁月虽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但是却在她的气质和内蕴沉淀,使得她看上去显得卓尔不群,又神秘优雅。

    身段如杨柳,眸光似水似剑。

    她在外面已经足足等了半个时辰了,却没有任何急躁,就这么静静站在那里,显得宁静致远。

    “嘎吱”

    城主府的大门打开。

    索伦和索宁冰走了出来。

    第一眼看到母亲伏灵兮,索伦微微一愕,然后心中叹息。

    这世界果然很这世界果然没有多少偶然。

    尽管眼前的伏灵兮显得要年轻很多,美丽很多,也优雅许多。

    但索伦还是一眼看出来,她便是那天晚上在阿史离人府出现的神龙圣殿裁判所的女审判官,火雅!

    也就是长期潜伏在阿史罗身边的那个红斗篷火姨。

    注:第一更四千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