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九:索伦,重逢卮宁!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0:16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少君府的大门口,卮离光着脚就冲了出来。

    “我的妹妹来了,我的卮宁来了。”一边跑,他一边兴奋地喊。

    打开马车,卮宁抱着小宝宝走了下来,宝宝很强壮,长途跋涉几千里,竟然又长胖长壮了些许。

    卮宁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哥哥卮离,就被紧紧抱在了怀里。

    “我的妹妹来了,我的大侄子来了。”卮离将妹妹卮宁紧紧抱在怀中,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的气味,神情激动。

    卮宁眼圈一热,也强忍着落泪。

    她本以为再也不会怒浪王国了,但最终还是来了,不过她真的不知道这趟来是对还是错,但至少此时见到哥哥心中是激动的。

    抱紧了卮宁足足好一会儿,卮离才松开,贪婪地望着卮宁的面孔。

    “变胖了,皮肤也变好了,脸上有了血色,漂亮了许多。”卮离意外道。

    原本他以为卮宁在炎京孤苦伶仃会过得不好,加上她本来就身体不好,而且心思深沉,所以想着再次见面会见到一个瘦弱憔悴的卮宁,没想到竟然如此康健美丽。

    卮宁望向卮离,觉得哥哥的身体果然出现了问题,面色带着潮红,眼睛充满了血色,眼圈发黑,整个人处于怪异的亢奋之中。

    “这是我的大侄子吧,来给舅舅抱抱。”卮离道。

    然后,他目光火热将宝宝抱进怀里,用他的胡须亲热地磨蹭小宝宝娇嫩的小脸。

    小宝宝也不怕生,也没有哭,只是不耐烦地扭头。

    卮离对小宝宝的称呼有问题,本来应该喊外甥的,但是他却喊的是侄子。

    “嫂子呢?”卮宁问道。

    卮离道:“身体不好,生病了。”

    卮宁心中一颤,方青濯尽管温柔尔雅,但武功不低,身体一直来都不错,怎么会生病?

    其实方青濯不是生病,而是被卮离蹂躏得昏死过去了。

    “走,进屋,家!”卮离一手抱着宝宝,一手牵着卮宁的手,进入了少君府内。

    好不容易将小宝宝哄睡了之后,卮离和卮宁开始密谈。

    卮离将她离开之后的事情娓娓道来,除了种恶魔之血外,任何细节都没有落下,哪怕是再不堪,在丢脸的细节。

    足足说了一个多小时,说得卮离口干舌燥,说完后狠狠饮了一壶茶。

    听完之后,卮宁完全难以掩饰心中的惊骇。

    短短一年左右的时间,卮离的局面竟然败坏如斯!

    一年之前,索伦完全可以称得上危在旦夕,卮离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而如今,他竟然被索伦打得如此灰头土脸,折了卮威后,又折了方青。

    “你找的男人厉害啊,比我们想象中的都要厉害。”卮离摇头道:“每一步都能踩住我的命根子,若这种势头继续下去的话,卮妍真的要坐上女王之位,我真的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卮宁道:“局面之所以败坏到如今地步,很大程度也是你咎由自取,若不是你****熏心去非礼归芹芍,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你仍旧势大无比,索伦也没有可趁之机。”

    卮离道:“谁说不是呢?但那个时候所有人都以为索伦已经死了,妧妧那个妖女甚至送来了索伦的颅骨。最大的敌人死了,我难免有所放纵了。再说,归芹芍那样的绝世尤物又哪里是凌傲能够消受的。”

    卮宁冷笑道:“看来也不是你能够消受的,否则也不会落入如今境地。”

    卮离面孔一抽,叹息道:“谁说不是呢?”

    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卮宁声音温柔了些许道:“你那地方,真的没有任何挽的余地了吗?”

    卮离点头道:“当时命根几乎被连根割断,后来接起来后,也彻底没用了。至少五个医道大修士看过了,终身无望!”

    顿时,卮宁脸色煞白,道:“那,那应该怎么办?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

    “归芹芍,归行负,索伦。”卮离道:“但索伦始终引而不发,没有揭露这件事情,就只是说我被归芹芍刺伤了,很显然是要在关键时刻给我致命一击。”

    卮宁沉默良久道:“哥哥,一个没有后人的储君,是很难登上王位的。”

    卮离道:“谁说我没有后人?”

    卮宁道:“你只有两个女儿,若女子能够继位,那也轮不到她们,卮妍直接就上位了。”

    卮离道:“我有一个男丁的后人啊。”

    卮宁一愕。

    卮离道:“我们是亲生兄妹,你的儿子身上留着卮氏的血脉,又如何不能做我的继承人!”

    顿时,卮宁面色一变,不敢置信地望着卮离。

    卮离道:“至于他是索伦的亲生儿子,那就更好了,正好可以作为我与他和解的桥梁。”

    卮宁颤声道:“你的意思是和索伦和解?”

    “不是和解,是求饶。”卮离道:“我想把你嫁给索伦,等我继位之后,直接册封索伦为亲王,掌管王国内政军事大权。我已经被阉割了。今生彻底无后,正好立他和你的儿子为太子。如此一来,他在卮妍那边能够得到的一切,在我这里也能够得到。我和他之间就再也没有任何矛盾,只有共同的利益。而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亲生骨肉的未来王位铺路。”

    卮宁陷入了沉思!

    她万分不舍自己的儿子卷入这场是非,但卮离说的办法确实可以解决目前的所有难题。

    而且,得利最大的便是她卮宁。

    不但嫁给了索伦,而且让哥哥与丈夫和解,亲生儿子还能登上王位。

    尽管,她的儿子立为太子是有很大的难度,但卮离和索伦联手之后,整个怒浪王国毫无敌手,届时只要将卮宁的儿子过继给卮离,然后立为太子,完全水到渠成。

    毕竟,此时的卮离就算是过继给国王卮变的。

    而且,卮宁的儿子身上本来就留着王室的血脉。

    卮宁甚至觉得,这件事操作起来比扶持卮妍上位还要简单得多!

    卮离道:“这是我能够想到的唯一办法,可以避免王国的内战,可以彻底弥合我和索伦之间的矛盾,可以得到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卮宁再次陷入了犹豫,她真的不舍得宝宝卷入这场是非之中。

    但是,她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王国陷入内战,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哥哥卮离死无葬身之地。

    “好,我答应这个方案。”卮宁道。

    卮离大喜道:“那好,就麻烦你去东南行省首府走一趟,全权代表我去向索伦求和。主要条件是三个,第一,我将你嫁给他为妻。第二,等我登上王位后,册封他为执政亲王,全权负责攻打蛮荒领域,扩张国土之事。第三,你和他的儿子过继给我,立为太子,继承王位!”

    卮宁点了点头道:“好,我这就去走一趟!”

    东南行省总督府内!

    打脸神龙圣殿,方青被捕之后,索伦在东南行省的势头如同破竹一般。

    之前索伦下令,让六郡县令以上官员来总督府述职,有推辞不来者,全部斩杀。

    结果在规定的时间内,所有的官员全部到底,黑压压跪倒了一片。

    这反而使得索伦心生惋惜,他本想借机将忠于卮离的官员全部杀得干干净净,结果人家大老远地跑来磕头效忠,他的屠刀也就落不下去了。

    不过归行负说得好,文官厉害没有太多的节操,所谓的效忠卮离也就是那么事。许多文官连家族都没有,又谈何效忠?完全是地上的孤草,风往那里吹,它就往哪里倒,又哪里有什么固定的立场。

    在归行负和言无至的全力配合之下,目前索伦已经基本掌控了整个东南行省。

    而天水城那边,七万多俘虏的整编工作也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等到整编完毕之后,索伦一下子就拥有了十二万大军。

    不仅如此,索伦会再一次恢复东南军的编制,组建一直超过十万人的大军。

    届时,单单索伦手中就拥有二十几万大军,加上柔然城的十万大军。

    三十几万大军不能说吊打整个怒浪王国,但是在军事上彻底压倒卮离指日可待。

    而且,未来卮妍登上女王之位,索伦成为摄政亲王后,手中掌握四五十万大军,也不怕下面的诸侯贵族炸毛。

    不过,索伦在东南行省也不是彻底一帆风顺的。

    至少有两个人,从来没有来拜见过,甚至连使者都没有派来一个。

    东南行省的另外两个诸侯,铁木城和乞迟城之主。

    这两个诸侯的领地都不大,二百里左右,十几万子民,几千兵马而已。

    兵力不强,但毕竟是王国诸侯,索伦就算是代东南总督,也很难奈何他们。

    毕竟,没有犯大错误,哪怕一个国王都很难直接去对付一个诸侯。

    当时卮离要对付索伦,还要扯上百年之前的王国祖制,用非贵族武士不得继承爵位来阻止索伦继承天水城主。

    自从索伦担任东南行省代总督后,这两个诸侯就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般,不仅不来拜见,而且将通往两地的门户城堡完全关闭,一幅拒绝和索伦有任何瓜葛的架势。

    归行负不愧是奸猾之辈,一下子就想出了许多条计策对付铁木城和乞迟城,虽然不能将他们置于死地,但至少也扒掉一层皮。

    稍稍犹豫片刻后,索伦摆了摆手道:“算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他还是决定放过这两个不太恭敬的诸侯,毕竟他手中已经掌握着整个行省,加上天水城和临海城,足足拥有近千万人口。

    至于那两个诸侯领地上二百多里领地,加起来不到三十万人口,他还不怎么放在眼里。

    “主君宽仁大量,仁义无双,他日这两个跳梁小丑定会悔不当初,愧疚欲死。”归行负无比谄媚道。

    说来,在归芹芍刺杀卮离之前,他归行负面对卮离都有些不卑不亢的,哪里像现在,为了讨好索伦,根本连脸面都不要了。

    此时,庄之璇忽然进入禀报道:“有一位女子求见,说是你的故人,从王城卮都来。”

    索伦不由得一愕,王城卮都的故人?

    “让她进来。”索伦道。

    片刻后,庄之璇就带领那个女子走进了总督府大堂内。

    这女子全身都裹在黑斗篷之内,索伦见到她的身影不由得一愕。

    他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这个女子的身材很丰腴饱满,成熟诱人。

    尤其胸前双峰,堪称豪硕,颤颤巍巍。

    腰下圆臀,浑圆如瓜,动人的柳腰都充满了丰腴的味道。

    这女子身材,真的如同完全熟透的水蜜桃一般,咬一口都感觉是汁水四溢。

    但是,他真的没有见过这个女子啊!

    “哼,索伦侯爵,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女子冷道,

    然后,掀开了斗篷,扯掉了面罩,露出了绝美的面孔。

    依旧是尖尖的下巴,但已经充满了肉感,整个绝美的脸蛋,显得珠圆玉润。

    索伦双目猛地一睁,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女人是卮宁?

    那个怏怏的瘦弱女子哪里去了?怎么生了一个孩子,就从林黛玉变成了王熙凤了?

    脸蛋白里透红,身材丰腴肉感,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健康活力。

    甚至,她的目光都变得泼辣厉害起来,不像以前缠绵哀怨。

    在炎京的一年时间,她竟然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

    “怎么?不认识了吗?”卮宁冷笑道。

    连声音都变了,没有以前那么柔软做作了。

    “你来了?什么时候来的?孩子呢?”索伦一连串问了三个问题。

    “你想要问的,是最后一个问题吧。”卮宁道:“从我去炎京之后,就没有收到你的半封信。你当时强暴我,就只是为了救天水城,哪有半分情感?”

    这话一出,索伦还没事,归行负已经垂首下去,躬身道:“主人,老奴告退!”

    卮宁充满鄙夷地望了归行负一眼,道:“归行负伯爵,你还真是没有出息啊。被别人夺走了女儿和老婆,领地也被霸占了,竟然还心甘情愿地给人做狗。”

    归行负面色不变道:“宁做索氏狗,也不做你家的狼。”

    说罢,归行负离去,他的彻底不要脸反而将卮宁噎了一个白眼。

    其他人走后,室内就只剩下索伦和卮宁二人。

    卮宁睁大美眸,死死盯着索伦,冷声一字一句道:“索伦,你如今春风得意,还愿意给我,给儿子留一条生路吗?”

    索伦指着她胸口的一团湿迹道:“你,漏奶了。”

    注:第一更四千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对了,今天是我生日哦!(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