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一:图灵朵之血!岩魔献妻!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0:17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索伦的两大经济支柱,一个是盐,一个是魔镜。[ ? ?〔

    每个月带来的金币收益完全是天文数字,远远过了整个东南行省的赋税,足够支撑起索伦的军队扩张。

    而且,不管是食盐还是魔镜,索伦的市场是面对整个人类国度。

    早先,因为索伦和卮离的争斗落于下风,所以不管是魔镜还是食盐,都被怒浪王国八成的诸侯和郡县封杀,一直到这次大战的胜利后,怒浪王国的绝大部分市场才向索伦敞开。

    但就算这样,怒浪王国的市场只能所有收益的四分之一都不到,远远比不上炎帝国,甚至还比不上东离王国。

    而炎帝国的市场中,有六成是通过海路运输,四成才是6路运输。至于东离王国,则完全是海路运输。

    所以对于此时的索伦来说,海运完全是生命线一般的存在。天水城早就过的栾洋城,成为了怒浪王国第一大海商,每个月有过六成的收入都来自于海路。

    而海盗港湾,这是全世界海洋贸易的一个最大的中转站,索伦的海上贸易有过一般在海盗港湾进行。

    如今索氏的商行,已经毫无争议地成为了整个海盗港湾最大的商业组织。

    而仅仅凭借索氏的水军是很难维护这么庞大的海上贸易,索伦和其他海商一样,按照准则给海洋公会定期缴纳保护费。

    而所谓的海洋公会,则完全是一个海盗组织了。

    之前海洋公会的第一把交椅是瀛洲岛海氏,但经过几次惨败之后,如今海洋公会的第一把交椅,则变成了岩盗之王岩魔。

    如今索伦每个月给海洋公会上交的保护费都过了两万金币,这完全是一笔天文数字,占海洋公会所有保护费的三分之一左右。

    凡是上缴了保护费的海商,任何海盗都不得劫掠,这一点是在海洋公约上写得清清楚楚的。

    而最近的一笔保护费,还是四天之前在海盗港湾上缴的。

    没有想到,岩魔刚刚收到钱就立刻撕破了脸皮,劫杀索伦的海上商队。

    这支海上商队足足有三十艘船,其中二十艘运的是盐,一艘运的是魔镜,这些是即将出售的商品。

    还有八艘,运送的是兵器,铠甲,铁料,是军队扩张的必需品。

    还有一艘,运的则是钱,足足十几万金币的现金,要运天水城。

    这三十艘船全部被劫,金钱加上货物一共损失过二十几万金币,哪怕以索伦的豪富,也有些伤筋动骨,更别说那八艘兵器,铠甲是关系到目前军队的整编,一旦被抢了,至少上万人军队的整编就会被彻底延迟。

    岩魔真是欺人太甚。

    第一次,他亲手将索伦踢下万丈深渊,索伦没有去讨公道。

    第二次,哪怕母亲岩绰儿前去求援,也被他一口拒绝。非但如此,他还落井下石,派遣五千岩盗跟着归行负的海军去趁火打击。

    作为同父异母的兄长,岩魔一而再,再而三地打上门来,索伦都没有报复。

    而如今他做得更绝,要直接断绝索伦的生命线,要将他六成的收益完全掐断。

    现在的索伦,因为先赢了卮离,后灭了方青,如今的声势完全如日中天,整个怒浪王国无人敢惹,无数的贵族和诸侯都要仰起鼻息。

    没有想到,岩魔竟然直接上来狠狠扇了索伦一个耳光。

    更要命的是,岩魔号称要彻底封锁索伦的海上贸易。

    如今,不管是天水城军队的扩编,还是东南行省的治理,都需要靠天文数字的金币。

    因为索伦几乎做了最坏的打算,万一国王忽然有一日驾崩,索伦就要以一个行省对抗整个怒浪王国。

    不管是为了和卮离的最终决战,还是卮妍登基之后镇压全国诸侯与贵族,索伦都需要一支三十万人以上的军队。

    而一支三十万人的大军,完全是吞金巨兽。

    这些都离不开钱,而所有的钱,六成靠海上贸易。

    所以岩魔劫杀索氏商队,就是直接要阉了索伦的命根子,要断绝他的生路。

    当机立断,索伦立刻返天水城,把东南行省的事务交给了归行负和言无至。有阿史离人的一万骑兵镇守在这东海城,相信无人能够掀得起什么风浪。

    栾洋城!

    “我不能任人宰割,我要主宰自己的命运!”图灵朵坐在轮椅上喃喃自语。

    此时,她的轮椅在城堡顶端,下面是几十上百级的陡峭台阶。

    她明明早已经好了,但是为了避免和徒立炀上床,一直装瘫痪。

    现在,她马上要和卮离偷情了,需要怀孕了,所以她不能再装瘫痪了,需要好起来了。

    但凡是晴天,图灵朵都要在城堡的顶端看落日。所以每一次都是徒立炀亲自抱着她和轮椅,爬几百级的台阶上来的,看完落日后又辛辛苦苦地抱下去。

    而且,图灵朵每一次看落日都只是一个人,连徒立炀都不能在边上。

    “阿朵,太阳落山了,天气很快就要凉了,我去抱你下来吧。”徒立炀在城堡下面喊道。

    图灵朵垂目望去,隔着好几十米,好像徒立炀也没有那么丑了,也没有那么矮了。

    他这么好的男人,若真的害死他,只怕会遭到天谴吧?

    图灵朵忽然涌起这么一个念头,然后她朝徒立炀笑了笑,挥了挥手。

    徒立炀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然后迈开短短的双腿,要沿着台阶飞奔上来,抱图灵朵下去。

    而此时,图灵朵仿佛不小心一般,轻轻一歪。

    “啊”一声尖叫,她连人带着轮椅直接摔了下去,沿着陡峭的台阶,一路滚下去。

    下面的徒立炀仿佛被雷击了一般,呆立在原地不动,片刻后他猛地一声嘶吼:“阿朵!”

    然后,如同疯了一般,拼命地冲上来。

    “砰砰砰”图灵朵一路滚下去。

    最终,在几十级台阶之下,被徒立炀一把抱进怀中。

    此时的徒立炀,已经面无人色,肝胆欲裂,大哭喊道:“阿朵,你怎么样?你怎么样?不要吓我啊!”

    一边嚎啕大哭,一边紧紧抱着图灵朵。

    “都怪我,都怪我,我不应该留你一个人在上面的。”

    而此时,许多仆人,武士,侍女也飞快地冲了上来。

    “滚开,滚开”徒立炀喊道,就只是拼命抱着图灵朵。

    然后,她幽幽地醒了过来,嘴角还带着血迹。

    “炀,我好疼啊”图灵朵道。

    “哪里疼,哪里疼”徒立炀喊道。

    “腿疼,膝盖疼”图灵朵道,然后伸手捋起裤管,露出了纤细雪白的小腿,在膝盖处有明显的撞伤,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徒立炀小心翼翼地在伤口上吹气,然后大声喊道:“快拿烈酒和药膏来,还有绷带,快去叫医道修士来”

    然后,他用赶紧的丝绸擦拭图灵朵膝盖上的伤口。

    “疼,好疼”图灵朵倒吸一口凉气。

    忽然,徒立炀仿佛被雷击了一般,不敢置信地望着图灵朵,然后脸上涌上了一丝狂喜。

    之前图灵朵是瘫痪的,所以双腿是没有知觉的,现在竟然知道疼了,那,那代表着双腿有知觉了,代表着她已经好了。

    “阿朵,你会疼了,你的腿好了”徒立炀兴奋道。

    然后,图灵朵也装着不敢置信地呆了,接着她努力扶着徒立炀,装着颤颤巍巍站立起来,然后喜极而泣道:“徒立炀,我的腿好了,我的腿好了!”

    她的腿早就好了,只不过为了不和徒立炀同房,所以装瘫痪好几个月,真是难为她的。

    徒立炀却毫无所知,无比兴奋地抱着她,又哭又笑。

    而图灵朵心中却无比的复杂,她不再装瘫痪了,双腿站起来了,就意味着徒立炀马上要戴绿帽了,马上要被害死了。

    紧接着,图灵朵忽然闻到一股臊味,然后低头一看,现徒立炀的裤子湿了一大团。

    徒立炀也现了,顿时羞愧欲死,恨不得地面裂开一道口子让他钻进去。

    如果放在之前,图灵朵内心肯定无比恶心鄙夷,而此时却更加难过复杂。

    徒立炀是被吓尿的,她装着从城堡顶层摔下来后,徒立炀竟然活生生吓尿了,可见他有多么关心自己,爱护自己。’

    而就在此时,一名武士飞快地冲进城堡道:“王城来信,王城来信!”

    这是图灵陀公爵和卮离的信。

    半个月之后,卮离迎娶图灵沫,邀请徒立炀和图灵朵夫妇进入王城,参加婚礼!

    天水城!

    在庄之璇和卮妍的保护下,索伦直接出海,登上了岩绰儿的旗舰,直接前往海盗港湾,会见岩魔。

    “姨母,经过整编之后,我们目前有多少海军?”索伦问道。

    岩绰儿道:“两万五千海军,其中一万三千名岩盗,一万两千名普通水军。但是岩盗战舰,仅仅只有五十艘,其余二百艘舰船,全部是缴获所得。”

    索伦道:“那这股海军势力,目前在整个东部海域,应该算得上第三了?”

    岩绰儿道:“排除炎帝国和东离王国这两个庞然大物,应该是第三!”

    炎帝国虽然不重视海军,但毕竟是天下第一强国,沿海的领地也很大。尽管它的海军比起6军来说完全微不足道,但是也远远过了索氏海军。

    而东离王国就不用说了,它的海岸线过了万里,完全称得上是海上第一强国。

    只不过不管是炎帝国,还是东离王国的海军,对海上的贸易争端几乎是完全不理会的。

    所以如今东边海域,海军势力第一的是岩魔,第二是瀛洲岛海氏,第三是索氏。

    索伦道:“这次岩魔率领多少舰队南下?”

    “五万岩盗!”岩绰儿道。

    索伦眉毛顿时一抽,强大的岩盗几乎可以以一敌二,五万岩盗,几乎可以横扫整个东部海域了。

    而索氏水军有两万五,但是一群混合军,远远不是岩魔五万岩盗的对手。

    岩绰儿道:“不仅如此,他还集结了整个东部海域十几支海盗力量,加起来战船近千,海军近十万!”

    上一次,岩绰儿去新岩群岛求援的时候,就告诉岩魔。这一次,岩魔要么是盟友,要么就是敌人,而岩魔选择做敌人!

    结果,归行负四万联军攻打乱石岛大败,岩魔派来的五千岩盗,死伤两千,被俘三千。

    成王败寇,按说岩魔应该主动派人上门道歉,并且赔偿大笔金币。

    没有想到,他竟然反其道而行之,没有等到索伦上门讨公道,反而气势汹汹,打上门来。

    “姨母,根据您的推断,岩魔这是何意?”索伦问道。

    “先声夺人,战略讹诈!”岩绰儿道。

    索伦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岩魔是一个极度霸道,跋扈之人,这种人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

    而且,这种人越是理亏的时候,就越是凶狠,越是不饶人。

    此时,对于岩魔来说最大的利益就是吞并瀛洲岛,灭掉海氏,鸠占鹊巢,染指大6。

    而索伦除了有恩怨之外,根本没有根本利益冲突。

    相反,两人还是最好的天然盟友!

    但没有想到,他竟这么气势汹汹,集结十万海军,要灭掉索伦的海上经济命脉,绝了索氏生路。

    “他和我,准备在哪里谈判?”索伦问道。

    岩绰道:“海面,一艘第三方的海船上。”

    索伦的舰队,航行了三天三夜,终于到达了岩魔约定的谈判地点。

    这里距离海盗港湾还有四百里,是一片茫茫无际的大海。

    此时,整个海面上,足足上千艘战舰,遮天蔽日,无边无际。

    这里面有一半,是岩魔的岩盗大军,还有一半是海盗联军。

    这股力量,足够断绝索伦在海面上的所有生路,封锁索氏的所有海上商路。

    岩魔布下这天文数字的舰队,就是要以势欺人!

    距离这支庞大舰队的一万米处,有一艘华丽的楼船。

    岩魔坐在甲板上,旁边跪坐着一个绝美的少女,穿着淡薄的纱衣,曼妙迷人的躯体,完全若隐若现。

    此女,是岩魔的妻子,海罡的嫡女。

    索伦的舰队,只有区区几十艘船,几千水军,和岩魔身后的庞大舰队比起来,完全是九牛一毛,微不足道。

    索伦的座舟渐渐靠近,距离岩魔所在的楼船越来越近。

    “索伦,我只带来一个女人上这艘船,你也只需带一个女人。”岩魔大声道。

    卮妍释放精神力,探索岩魔所在的楼船,然后点了点头道:“确实无人,只有岩魔和他的妻子,我跟着你上船。”

    然后,庄之璇放下了一艘小船,索伦和卮妍上船,划动船桨,朝着岩魔所在的华丽楼船行驶而去。

    很快,小船停靠在那艘华丽大船的边上。

    索伦和卮妍,沿着绳索,登上了这艘楼船。

    这艘楼船没有水手,降下了风帆,孤零零飘在海面上,距离双方的舰队都过了万米。

    岩魔望着绝美无双的卮妍公主,目光爆亮,大声道:“这位便是弟妹吗?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索伦,你是我的弟弟,这样如何?我把嫂子给你玩,你把弟妹给我玩,然后就不用谈了,这次的争端我们一笔勾销,我把扣押的船队,全部还给你!”

    注:第一更四千多字送上,拜求支持,谢谢大家!(未完待续。)8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