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零:庄之璇情动!图灵朵通奸!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0:21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天水城南部海域中。

    三艘火炮战舰正在进行一千五百米的试射。

    当然,这个距离对于这个萌芽海军来说,完全是天方夜谭一般的。

    索伦是文科生,对于弹道学完全一窍不通,就只能这些人自己去摸索。

    为了使得起点稍高一些,索伦第一批招募的炮手,要么是之前的投石机力士,要么是精锐射手。这群人,至少对远距离攻击稍稍精通一些。

    这一千个人,前一个月学的全部是数学和几何。

    一开始没有火炮,就用重弩和投石机的发射来研究弹道。

    一直到半年多前,第一批火炮跟着阿史元跋的那只手铳火枪一起制造出来了。这群炮手才第一次摸到了火炮,然后第一次发射。

    这半年来,每一组炮手,都已经有超过百次的发射经历。在陆地上的命中率,已经还算不错了。

    但如今海上发射,还是第一次!

    “全部就位,瞄准!”

    三艘火炮战舰的一侧火炮,足足七十门,全部对准了一千五百米外的那艘靶船。

    这个距离,在陆地上打大型目标,偶有命中。

    在海上情况如此复杂,索伦就完全不指望命中了,重要的是找感觉。

    几十组炮手,挥汗如雨,填充火药和实心炮弹。

    “发射!”

    一声令下!

    “轰轰轰轰”几十门火炮,虽然没有完全整齐发射,但是在短短几秒钟内,全部完成了发射。

    在船内,真的仿佛惊天动地的巨响一般,整艘战船都在猛烈地摇晃。

    此时,索伦的心都被提了起来,唯恐这艘船承受不了火炮发射的后坐力某些部位直接散掉了。

    幸好,索伦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一阵激烈的震动和摇晃后,战船没有破损。

    此时,边上的一名造船大匠上前低声道:“主君,我们这艘船很多地方造得不合理,按照我的猜测,按照正常交战频率,这艘船顶多三四年就要废掉了。”

    索伦心痛得一抽,就脚下的这艘战船,火炮不算,光船体就花掉了他近五万金币,换算成人民币七八亿了,结果三四年可能就要废掉。

    但很多时候,错误是在发生之后才知道的。而且可以肯定的是,接下来在实战中,这艘船的错误之处还会源源不断暴露出来。

    但是,进步就是在不断发现错误中总结出来的。

    “不要紧,这艘船能够用三年就够本了,而且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已经拥有整个怒浪王国。”索伦道。

    接着,索伦问道:“战果如何?”

    因为炮击之后,漫天的浓烟,根本就看不清楚有没有命中目标。

    岩绰儿骑在狮鹫,飞在高空中看得清楚。

    第一轮齐射,七十门火炮,一千五百米距离,命中率为零。

    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嫁过,奇迹不是那么容易发生的。

    唯一要做的是在试射中渐渐熟练,找到规律和感觉,这样命中率就上来了。

    当然,这种感觉是需要几百上千发的炮弹喂出来,都是钱!

    八分钟后!

    “轰轰轰轰轰”

    三艘战舰,进行了第二次齐射。

    七分钟后,进行第三次齐射。

    第四次,第五次

    终于到了第七次,火炮命中一千五百米外的靶船,而且有两发炮弹命中。

    顿时,战船内陷入看狂欢,终于命中了。

    但是,许多人又担心,这会不会是运气,只是一种偶然。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证明,这并不是偶然,因为接下来命中率越来越高,最多的时候,竟然有六发命中。

    这种感觉来了,这种玄妙的感觉找到了。

    炮手们只觉得身上热血沸腾,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疲倦。

    “这和投石机完全不一样,完全不一样”一名炮手军官兴奋道:“投石机真的是在碰运气,而火炮真的有感觉,有弹道,可以计算。”

    这种感觉太妙了,使得炮手可以感觉自己在提升,而不完全是听天由命地发射。

    就这样,三艘战船不知疲倦地进行海上试射。

    而且,铁了心练习一千五百米的远距离。

    终于

    两个时辰后,那艘靶船再也承受不了那么多次轰击,直接沉没了。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

    三艘火炮战舰,每一天都在疯狂的训练。

    从一千五百米到一千米,到八百米,五百米,四百米!

    从实心弹到链弹,再到散弹。开花弹目前还非常不成熟,但是也进行了试射。

    不仅仅这三艘火炮战舰进行海上实战演练,还有另外的几十艘普通战舰也都往甲板上装了火炮,来到这片海域进行海上试射。

    不过可惜的是,就算索伦不计代价地购买生铁,钢铁,但制造的火炮数量始终是有限的,无法装备的每一艘船上。

    距离大战还有二十几天,索伦的两万五千海军,正抓紧最后的时间,进行疯狂的实战演练。

    这些人都很拼命,但最终面对岩魔的十万大军会打成什么样子?

    真的只有天知道!

    因为演习和真正的大战,是完全不一样的。

    而且岩魔有十万海军,足足四倍于索伦,尤其是他的岩盗舰队,更是天下无敌!

    所以对这一战,索伦是全然没有把握。

    甚至他已经想好了,如果这一战败了,那只能将魔镜产业,火药制造厂全部迁移到天水城境内,并且暂时放弃海上贸易,全部走陆路,尽管这样的成本会高出许多倍。

    真到了那一步,索伦的收入将缩水一倍,很多扩张都要暂时停止。

    之前,索伦是四面开花,火炮制造,兵器制造,军队整编,战船制造,火药制造,城堡防线的修建等等所有的项目全部一起上。

    而一旦收入缩水了一半,这些建造项目就要进行取舍了,只能挑选要紧的先上。

    所以,如果这一战败了,索伦击败卮离的时间将会被大大推迟,甚至很多不确定性都会增加。

    所以这一战,索伦只能祈祷了。

    因为,火炮在海战上从未有过先例,具体会打成什么样子,真的不知道!

    尽人事,听天命!

    在大战即将来临的这些日子,索伦和卮妍都呆在了海上。

    每天晚上,所有人的耳朵依旧一阵轰鸣,因为白天的火炮一直在响,就算停歇了之后,人总觉得耳朵里面还是在响。

    而卮妍公主每天晚上,也都会喊得很响。

    幸好,但是听到她叫声的就只有船上的岩女水手,还有外面的庄之璇。

    庄之璇真的要疯了,作为索伦的贴身保镖,她和索伦最远的距离都不超过一扇门。

    所以每天晚上,她都在门外,听着里面卮妍各种各样的叫声。

    她实在无法想象,这个仙子一般的公主,怎么会如此贪欢?怎么和她平时不食烟火的气质如此的大相径庭。

    这位公主殿下,在其他人面前的时候始终是出尘的,清冷高雅,全省上下的每一寸都在书写着圣洁。

    然而,每天晚上,她都会化身为冶荡的狐狸精。

    真的是每一天晚上都要索取,而且两三次以上。

    庄之璇清楚地见到,索伦每天起床的时候,脚步都是虚浮的,甚至有些时候她都忍不住同情索伦。

    更加要命的是,她也是正常的女人,成熟到了极点的女人,尝过那种滋味的女人。

    每天晚上,听着卮妍和索伦的颠鸾倒凤,她也浑身发热,意乱神迷。

    入睡之前要洗澡,睡着后也要半夜起床洗澡,否则整个身体湿腻得难受之极。

    而且那种瑰丽的梦境就没有停过,每天都要做一两次,每次梦醒之后,身体深处火烧火燎的,感觉整个人都要被融化了一般,说不出的异样。

    而真正让她心神不宁的是忽然有一天,卮妍和索伦办完事后直接问道:“夫君,你什么时候去睡庄之璇?要抓紧啊。”

    听到这句话,庄之璇双腿一绞,几乎猛地一阵哆嗦,想要立刻落荒而逃。

    那天之后,卮妍的话就如同在她心中长了钩子一般,是不是地在她心中响起。

    于是,她每天晚上的梦境就更加不堪了,每天早上就更加无法面对索伦,整个心就如同长草了一般,无比的难受,又无比的诱惑。

    以至于到后来,索伦一靠近几步,庄之璇就心跳加速,身体发热。

    时间飞逝!

    徒立炀和图灵朵夫妇进入王城,已经有将近十天了。

    这十天内,卮离给了徒立炀前所未有的礼遇,完全是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

    这让徒立炀非常感动,而图灵朵也渐渐对徒立炀敞开心扉,说之前索伦如何欺辱她,伤害她,蹂躏她。

    听得徒立炀怒发冲冠,杀气冲天!

    最终有一天,图灵朵和徒立炀喝酒半醉后,哭泣道:“炀,我已经不是处子了,我曾经被索伦强暴过,你会嫌弃我吗?”

    如果索伦听到这句话,会忍不住暴起杀人的。

    没错,他不知道有多少次机会占有图灵朵的身体,甚至图灵朵主动献身也不是一次两次。

    但是,索伦上过卮宁,却始终没有上过图灵朵。

    听到图灵朵的话后,徒立炀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眼眶欲裂,嘶声道:“索伦,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然后,他又动情哭道:“男人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那是男人的无能。我又怎么舍得怪你,在我的心中,你仍旧是那个最美丽,最圣洁的女人。”

    图灵朵哭泣道:“炀,我的身体已经好了,已经可以为你生儿育女了。我知道你也非常想要得到我,但是索伦凌虐我的阴影始终笼罩在心头。那种可怕的凌虐,那种残忍的折磨,让我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让我对男女之爱也产生了巨大的恐惧,所以你再给我一段时间好不好。等到我心中阴影淡化,我再把身体给你,为你生儿育女。”

    徒立炀顿时无比感动道:“不要紧,我不着急,我愿意一直等着你,我会和你一起,战胜索伦这个魔鬼给你带来的阴影。”

    从那天晚上之后,徒立炀心中立誓,一定要为妻子报仇,一定要将索伦碎尸万段。

    他第一时间找到了冥社的联络人,询问刺杀索伦的价码,得到了九十七万金币的天价后,他不得不先偃旗息鼓。而且冥社表示,就算出这个价格也不一定会接,因为第一次刺杀索伦他们失败了,对第二次刺杀会非常慎重。

    虽然栾洋城曾经是最豪富的诸侯,但是几次大战已经让栾洋城伤筋动骨,九十七万金币他是拿不出来的。

    于是,无处泄愤的徒立炀开始在王城卮都大肆攻讦索伦,揭露他的黑暗和丑陋。

    并且,提前宣布索伦即将遭遇前所未有之惨败,岩魔的十万大军将彻底摧毁索伦海军,断绝索伦崛起的所有希望。

    然后,徒立炀还一再公开放话,自己会坚决地效忠卮离殿下。和索伦势不两立,战斗到底!

    短短十天内,徒立炀就已经代替了之前的归行负,成为了卮离的头号马前卒,成为了索伦的头号诸侯死敌。

    这天晚上,卮离又宴请徒立炀。

    “徒立炀,你或许要做好思想准备。”卮离道。

    “什么事?殿下。”徒立炀问道。

    卮离道:“令尊或许已经被索伦杀了”

    这话一出,徒立炀呆坐原地,嘶声道:“不,不可能!索伦肯定是要拿着我父亲做人质,对栾洋城进行讹诈的,他不会杀我父亲的。”

    徒利炆不仅是徒立炀的父亲,更是他的偶像。在徒立炀的生命中,父亲的分量甚至超过了妻子图灵朵。

    如果父亲徒利炆死了,对于徒立炀来说,如同天塌下来一般。

    卮离道:“我想要救出徒利炆城主,不知道往天水城派去了多少人?但是都毫无所获,而最近我们在天水城的一个高层卧底告诉我,徒利炆城主或许已经死了。”

    徒立炀手中酒杯掉落在地,道:“索伦为何要杀我父亲?这不可能!”

    卮离道:“有一次,我派出了几十名高手去天水城打算救你父亲,找到了一处秘密地牢,攻杀了进去。当时我们并不知道令尊就在这地牢里面,就只是正常的搜索。而索伦一方的人觉得地牢要被攻破,所以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了令尊。”

    徒立炀面孔一阵抽搐,然后放声恸哭,哭得肝肠寸断。

    “索伦,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徒立炀拼命嘶吼,拼命灌酒。

    短短一刻钟,酒入愁肠,就彻底醉得人事不省。

    而就在此时,卮离拍跑拍手道:“彻底醉晕了,出来吧!”

    此时,穿着紧身长裙的图灵朵走了出来,身材婀娜火辣,目光复杂地望着醉得人事不省丈夫。

    卮离目光火热地盯着图灵朵的身体,舔了天嘴唇,沙哑道:“我最喜欢玩别人的妻子,但是又是处子,又是妻子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玩啊。”

    听到这句话,图灵朵美丽的面孔又微微一颤。

    卮离笑道:“我们要抓紧了,之前不是答应过你,要给你生一个孩子吗?今天,我就给你播种了,保证让你死去活来!”

    注:第二更四千多字送上,拜求支持了,谢谢大家啊!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