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四:奸情暴露!徒立炀暴起杀人!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0:22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看到手中的纸条,震惊之后,徒立炀先是不信!

    自从图灵朵瘫痪嫁给他之后,就变得如此温柔,两人的感情如此的甜蜜,她的形态和目光如此的亲昵,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吗?

    再有,卮离殿下对他徒立炀是何等的器重?

    他来王城的这十来天,完全是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不管在任何场合都如此的亲热,这难道也是假的?

    当然,卮离好女色这点徒立炀也是知道的,他也不觉得这是什么缺点。

    甚至,卮离在洞房上非礼归芹芍,结果反而被归芹芍刺了一刀,这件事情徒立炀也知道。

    可在徒立炀看来,这肯定是归芹芍咎由自取。

    归芹芍这个女人,每一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时时刻刻都在勾引男人。徒立炀觉得肯定是归芹芍主动招惹卮离殿下,而且凌傲为了权势而献上自己的女人,所以才有了卮离非礼归芹芍的这一幕。

    卮离殿下长相英俊,身份高贵要什么女人没有啊?还用得着强行非礼?

    而且,他徒立炀很快就是王国的诸侯了,对他卮离如此的忠心耿耿,难道英明神武的卮离殿下会为了区区女色而折辱一个未来的诸侯?而且是一个对他忠心耿耿的诸侯?

    不可能,完全不可能!

    尽管心中这般想,但徒立炀心中还是如同长草了一般,坐立难安。

    而且他心中清楚,万一妻子图灵朵和卮离真的有奸情,那除非当场抓到,否则明日责问图灵朵她肯定是不承认的。

    所以想要知道答案,只有现在就去抓奸,假如真的有奸情的话。

    不过,该怎么去卮离的洞房?以他的身份,肯定是去不了的。

    很快,徒立炀想到了一个办法,看图灵朵在不在后院酒席上。

    妻子图灵朵作为新娘的姐姐,今天一直陪着新娘进入了少君府。婚宴开始之后,她便在后院的筵席中招待身份贵重的女眷。

    “诸位告罪,我暂离一下。”徒立炀起身行礼道。

    “请自便。”伏厄侯爵道。

    徒立炀装着有些醉意,前往后院。

    后院全部都是女眷,所以守卫的女武士稍作拦截,听到徒立炀说是找妻子有事便放行了。

    毕竟,最近徒立炀是少君府的红人。

    进入后院,徒立炀发现宴席早就散掉了,毕竟女眷不善饮酒,而作为身份最贵重的图灵陀夫人,也早早已经返回图灵公爵府了。

    问正在收拾碗筷的侍女,图灵朵在哪里?

    侍女说图灵朵夫人在酒宴开始不久之后,觉得有些疲倦,便回房间休息了。

    于是,徒立炀又赶紧去了房间。

    结果是,房间空空如也!

    顿时,徒立炀感觉到身体一阵阵发凉。妻子说身体疲倦要回房间休息,结果又不在房间,她能够在哪里?

    但这个时候,徒立炀依旧不相信,妻子会和卮离通奸。

    人对于坏的事情,通常最后的时刻也不原因相信,除非事实就发生在眼前。

    徒立炀呆呆地躺在床上,无边无尽的痛苦袭来。

    他想要去洞房抓奸,但是又不敢去。

    当然,所谓的不敢去并不是畏惧卮离的权势,而是害怕真的抓到奸情应该怎么办?应该如何面对妻子?

    其实在内心深处,他已经有些相信妻子此时和卮离在通奸。

    但只要没有当面抓到,他还可以欺骗自己一切都没有发生。而如果真的抓到奸,那他应该怎么办?和妻子和离?一想到这种可能性,他就撕心裂肺的痛。

    想着想着徒立炀就直接坐在地上背靠着床沿痛哭,之前在酒宴上的种种得意此时消失得干干净净。

    一边哭一边想,或许妻子图灵朵对自己是有真感情的,只不过实在受不了自己的矮小和丑陋,所以对和自己亲热有巨大的阴影。

    徒立炀自己换了一个角度想,如果是一个不足一米三,丑陋不堪的女子要跟自己上床,哪怕自己再爱她也不会同意的,面对这样的身体实在是没有任何欲望。

    所以,就算妻子图灵朵和卮离通奸,或许……可能也不是不可原谅的。

    毕竟自己长得这么丑,这么矮,如同怪物一样。而图灵朵那么挺拔美丽,让她嫁给自己已经非常委屈了,平常走在一起的时候还要被人指指点点,她受到了何等巨大的压力。

    她现在腿已经好了,已经可以正常行走了,已经恢复成为一个骄傲美丽的公主了。但是,她仍旧没有要离开自己的意思,对他徒立炀反而更加亲密温柔了。

    想到这一点,徒立炀心中更是一软。

    或许……妻子和卮离通奸真的是情有可原的,是他徒立炀的错,谁让他长得这么丑陋可怕,根本就配不上图灵朵。

    徒立炀陷入了一种非常复杂的情绪,一会儿显得自卑自怨,无比的愤怒,感觉男人的自尊受到了践踏,图灵朵不可原谅。

    而另外一方面,又觉得图灵朵情有可原,在感情上她是真的爱自己的。

    甚至,他的思维蔓延得更远了!

    妻子图灵朵曾经被索伦强暴过,所以对男女之事有了心理阴影。然而徒立炀这么丑,和他上床的话就只会加重这种心理阴影。所以,图灵朵就找了卮离上床破解这种心理阴影?

    卮离喜欢玩别人老婆这件事情人尽皆知,或许是他逼着妻子图灵朵献身!而妻子为了丈夫的前途,不得不忍气吞声,献身于卮离。

    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徒立炀哭着,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

    他就这样躺在地上,一边哭着,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痛恨自己的软弱。

    但不管怎么样,他都已经没有去抓奸的勇气了。

    在心中他还保留着一丝庆幸,或许妻子只是跟着岳母回图灵公爵府而已。

    就在他胡思乱响的时候,忽然脖子一麻。

    一根针刺入他的后颈,一种毒素飞快蔓延他的全身,使得他完全无法动弹,紧接着眼前一黑,彻底人事不省了。

    然后,一个女子的身影出现,将昏厥的徒立炀塞进了墙壁上的一个暗柜之中。

    “嘿嘿,你就等着看一场好戏吧,小矮子。”这女子冷笑一声,然后将暗柜门关闭。

    轻轻一闪,她的娇躯消失得无影无踪。

    ……

    少君府的洞房内!

    此时,卮离确实没有和图灵朵通奸!因为,完全没有机会!

    原本按照约定,图灵朵会灌醉妹妹图灵沫,然后姐妹二人共侍卮离一人。

    结果,卮离的妻子方青濯出来破坏了这一切。

    心底善良的她,为挽救徒立炀和图灵朵二人做出了最后的努力。

    原本新娘图灵沫喝醉之后,是要图灵朵扶着进入房间的。但是,方青濯却在酒宴上出现了,她主动将醉倒的图灵沫扶进了洞房之内,并没有给图灵朵机会。

    在洞房中,方青濯担心卮离过于暴虐,新娘图灵沫年纪太小不能承受,于是主动留下来承欢。

    方青濯真是良苦用心了,卮离迎娶图灵沫是对她最大的不敬,为了自尊她是不应该出现在今晚的婚宴上的。但她不仅出席了丈夫和图灵沫的婚宴,还主动留下来帮助图灵沫承欢。

    她之所以这样委屈自己,就是为了保护徒立炀和图灵朵二人,不让丈夫犯下无可挽回的错误。

    毫无疑问,卮离当然不会感激她的,反而痛恨方青濯坏了自己的好事。

    于是,他草草地将图灵沫破身之后,就再一次疯狂地凌虐妻子方青濯。

    你不是主动凑上来吗?你不是破坏我的好事吗?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于是,方青濯再一次如同承受酷刑一般,终于承受不了卮离疯狂的鞭挞,直接昏厥过去,不省人事。

    在妻子方青濯身上发泄过之后,卮离心头的火焰依旧未减,毕竟今天是要吃掉图灵朵的。

    一个男人彻底盯上一个女人之后,心中就如同长草了一般。

    于是,他随便披了一身袍子离开了洞房,朝图灵朵的房间走来。

    但是刚刚离开他的院子,就在花园中见到了图灵朵,此时她正对着天上的月亮发呆。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孤芳自赏?”卮离笑道。

    图灵朵娇躯一颤,转过绝美的面孔,一下子无法言语。

    卮离道:“我们之前的约定,还有效吗?”

    图灵朵点头道:“有效,但是夫人会不高兴的。”

    卮离道:“她不高兴没用,而且她已经受到惩罚了。今天是你容易受孕的日子,你确定要我给你肚子播种吗?”

    图灵朵呼吸一促,伸出玉手,牵着卮离的手道:“走,回我的房间。”

    然后,她就牵着卮离的手,来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内。

    宦官李竹率先进入,用精神力搜寻每一个角落,然后朝卮离道:“里面没人。”

    而此时,墙壁暗柜里面的徒立炀昏迷不醒,连呼吸都是停止的。不过,这种奇毒药效已经很快要消散了。

    图灵朵道:“等下万一徒立炀闯进来怎么办?”

    卮离道:“放心,我给他的第二壶酒里面,有一种强烈的迷药,喝完之后就人事不省了。”

    然后,他朝李竹道:“你去在外面守着,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这个房间百步。”

    “是!”李竹道,然后他走出了院子,守在门口。

    ……

    刚刚进入房间,卮离猛地撕开袍子,露出精壮的身躯,猛地朝图灵朵扑去。

    图灵朵娇躯轻轻一闪,娇声道:“太子殿下,不要着急,我给您舞剑如何?”

    然后,她轻轻拽下身上的长裙,只留下肚兜儿,还有窄小的丝绸小裤。

    她的身材虽然不火爆,但是个子高,拥有一对笔直的性感长腿。胸前尺寸虽然不壮观,但胜在形状完美。腰下的臀部虽然不丰硕,但胜在圆翘迷人。

    就这样,图灵朵娇躯清凉暴露,开始舞剑。

    而且,是舞的是《厄难九剑》,完全将自己的娇躯摆成了非常离奇的姿势,显得尤为性感火辣。

    只看了一会儿,卮离就气喘吁吁,全身仿佛要彻底烧着了一般。

    而此时墙壁暗柜里面的徒立炀开始苏醒,尽管四肢依旧麻痹,但是已经可以睁开眼睛,恢复了听觉。

    图灵朵一边舞剑,一边娇声道:“太子殿下,有了神龙圣殿两位至尊的支持,加上怒浪王国所有诸侯,贵族对您的效忠,这场王位之争,您已经赢了。”

    卮离目光死死盯着图灵朵火辣的身材,喘息道:“索伦未灭,言之尚早。”

    图灵朵道:“索伦前面被岩魔十万海军封锁追杀,背后被整个怒浪王国封锁,每月金币收入仅剩原来的十分之一。而他之前把摊子铺得那么大,一下子扩编了十几万大军,还将势力扩张到整个东南行省。有钱的时候还好,一旦没钱了,这十几万大军是要吃人的。所以,索伦的崩溃就在眼前。”

    这话,说得有八成对。

    如果这次和岩魔的大战输掉了,那索伦的整个大后方都危险了。他之前扩张的脚步太快了,一旦钱跟不上,天水城的局面就会瞬间大乱。

    而图灵朵之所以如此卖力,也是因为见到了卮离势力大涨,注定称王的缘故。

    在她看来,有一个国王作为情夫,她在栾洋城,哪怕在整个王国东部,都会呼风唤雨。

    届时,她的野心就不仅仅只是一个栾洋城了!

    图灵朵依旧在舞剑,暴露的娇躯做出了更加夸张火爆的姿势,看得卮离完全热血沸腾。

    “你身材如此之好,充满了如此力量和韧性,我实在无法想象,过去半年你是怎么装瘫痪的。”卮离道:“为何不早早站起来呢?偏要受罪这半年?”

    图灵朵道:“我不装瘫痪的话,那徒立炀向我求欢怎么办?我的处子之身不就无法交给殿下您了吗?”

    卮离道:“我是不大在乎的,你也知道,别人的老婆我玩得最有味道。”

    图灵朵道:“可是一想到徒立炀那恶心的身体要压在我的身上,我真的想吐,所以相较而言,装瘫痪的痛苦就算不上什么了?”

    她一边说话,一边做出了一个无比热火的动作,两条长腿最大地张开呈现一字,然后继续张开,超过了二百一十度。

    这个姿势太惹火了,任何男人都会彻底疯狂的。

    卮离喘息道:“我要告诉你,我是一个野兽,你这样招惹我,等下我会将你蹂躏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图灵朵勾人道:“你把我撕碎了,更好。”

    卮离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杀掉徒立炀?”

    图灵朵美眸微微一颤,道:“趁着在王城,你多上我几次,等我确定怀孕了之后,你就公开徒利炆城主的死讯,册封徒立炀为栾洋城主。等他城主之位稳了之后,而我的肚子已经无法掩饰了,我再杀掉徒立炀,并嫁祸给索伦。”

    卮离道:“你打算让焚陌杀徒立炀?这样你连焚陌也要牺牲掉?”

    “没办法,焚陌知道得太多了。”图灵朵冷道:“而且,他作为图灵公爵府的私生子,对我竟敢一幅傲慢的样子,我非常厌恶他。”

    接着,图灵朵道:“焚陌是索伦军中高层,而且最近徒立炀疯狂的攻击索伦。他死了之后,所有人第一反应都会是索伦杀的,这个栽赃没有任何破绽。”

    “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啊。”卮离道:“果然有一句话说得对,最毒妇人心。徒立炀对你如此之好,你下得了手?”

    图灵朵道:“在我派人去杀掉他父亲徒利炆的那一刻起,一切就已经无法挽回了。他若不死,我就无法替陛下您谋夺栾洋城了!”

    “好,蛇蝎之女,我欣赏你。”卮离道:“现在跪下来,如同母狗一般跪在床上,接受你国王的临幸吧。”

    “是,我至高无上的国王陛下。”图灵朵媚声道,然后用最撩人的姿势,上身趴在床上,下身跪在地毯上,用力撅起,颤声道:“我的陛下,快来吧,来占有我吧!”

    而就在此时!

    “砰……”忽然,一声巨响。

    房间墙壁上的一个暗柜之门猛地炸开,里面站着一个人。

    徒立炀眼眶欲裂,眼角流血,牙齿已经将牙床咬破,满嘴的鲜血。

    无穷无尽的恨意,无穷无尽的痛苦,无穷无尽的愤怒,仿佛要将他小小的身体彻底撑炸!

    “贱人,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徒立炀如同疯魔一般,挥舞着双臂,朝图灵朵疯狂扑来。

    ……

    注:第二更四千多字送上,今天两更九千多字,拜求支持啊。(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