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五:抓毁图灵朵!少君府内鬼!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0:23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徒立炀脖子上被刺了一根毒针之后,被塞入了这个墙壁的暗柜之中,彻底昏厥不醒,就连呼吸都停止了。

    李竹进来之后用精神力搜寻,没有发现任何生命迹象就出去了。

    很快徒立炀就苏醒过来了,一开始仅仅只是恢复了听觉,然后是视觉,最后全身才恢复了动弹。

    所以,图灵朵和卮离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真的是天崩地裂,世界颠覆。

    图灵朵说的那些话,就已经不是锥心之痛了,而是对他的心灵和灵魂,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他本来还幻想着,图灵朵是对自己有真情的,她和卮离通奸是被迫的,而且是为了他的前途。

    本来他还脆弱地想,或许图灵朵的出轨是情有可原的,只怪他太丑陋了。

    而实际上,一切都是假的。

    这个女人为了避免和自己同床,竟然假装瘫痪半年多,而且自己竟然没有看出来,她的演技该有多高啊。

    她的那句,一想到徒立炀压在身上就想吐,几乎摧毁了这段时间来徒立炀建立的所有信心。

    原本,他还打算对图灵朵的出轨通奸视而不见,假装不知。

    在他想来,图灵朵最坏也就是贪欢而已。

    然而没有想到,人一旦歹毒起来是如此的没有底线。图灵朵不仅仅要给自己戴绿帽子,而且还要怀上卮离的孩子,并且要杀死自己。

    她的目的,竟然谋杀亲夫,谋夺栾洋城基业。

    而更加让徒立炀没有想到的是,父亲徒利炆确实是被杀了,但却是被图灵朵和卮离派人杀的。

    亏得之前卮离还口口声声说,他几次派人相救,结果父亲徒利炆被索伦所杀。让徒立炀对索伦恨之入骨,这段时间如同一条疯狗一般,疯狂地撕咬索伦。

    真是天大的笑话,自己还觉得卮离对自己有多好,多么器重。

    结果,他却杀了自己的父亲,还要给自己戴绿帽子,甚至还要夺走自己祖宗的百年基业。

    徒立炀用任何言语,都无法表达心中的愤怒,仇恨。

    人怎么可以无耻恶毒到这个地步?

    这还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吗?这明明是一条毒蛇啊!

    脖子中了毒针后,在昏迷之前,那个女人曾经在徒立炀耳边说过一句话:等下不管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千万装着一切都没有发生,心中知道就行。

    如果足够理智的话,他应该继续藏在里面,看着这个狗男女办事,等到风平浪静之后再脱身离开。然后装着一切都没有发生,等回到栾洋城之后,立刻投靠索伦,揭露卮离的丑陋面目,并且为父亲报仇雪恨。

    但是,听到所有的真相后,徒立炀是疯狂的,那种仇恨,那种愤怒,摧毁了他所有的理智。

    这让他瞬间完全生无可恋,整个世界彻底崩塌,脑子里面就只有一个念头。

    冲出去,杀了那对狗男女!一分钟都等不得了!

    但是冲出去之后,他满脑子就只想杀图灵朵一个人。

    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但是临死之前,也要拉着图灵朵陪葬!

    “贱人,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徒立炀没有武器,就只能挥舞着双手,试图用利爪活生生抓死图灵朵。

    而此时的图灵朵和卮离,都被****冲昏了头脑。

    徒立炀醒来之后,以卮离的修为应该可以感觉到房间内有另外一个人的呼吸的。

    但是,图灵朵如此惹火地撩拨,他早就血脉偾张,哪里还发现得了徒立炀的存在?加上他是非常信任李竹的武功的,既然他检查过没有问题,那就肯定没有问题。

    谁知道,在他要占有图灵朵的关键时刻,徒立炀竟然猛地冲了出来。

    所以一下子,卮离有些呆了。

    至于图灵朵,更是如同雷击一般,不敢置信望着冲出来的徒立炀?他不是应该已经被药迷倒了吗?这个房间李竹不是检查过了吗?

    而且,刚才说的话全部被徒立炀听到了,自己最最丑陋狠毒的一面展露无遗,顿时图灵朵也不由得有些反应不过来。

    “唰……”

    然后下一秒钟,脸上火辣的剧痛传来。

    徒立炀充满仇恨的爪子,狠狠地抓过了她的面孔,再她美丽的脸上抓出了五道深深的血槽。

    “啊……”图灵朵发出凄厉的嚎叫声。

    此时,卮离反应过来,外面的李竹也闪电一般冲了进来。

    还是卮离反应更快,直接猛地一脚,将徒立炀踢飞出去,狠狠撞在墙壁上。

    “噗……”徒立炀鲜血狂喷,重重摔在地上。

    然而,他感觉不到丝毫的痛苦,面孔狰狞,眼角嘴角都留着鲜血,充满刻骨仇恨地望着图灵朵。

    “卑鄙恶毒的女人,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图灵朵见到徒立炀扭曲的面孔和无比怨毒的目光,也吓得一阵哆嗦。

    但是,她更加担心,自己是不是破相了,此时脸上火烧火燎一般。

    李竹闪电一般冲来,手中利剑横在徒立炀的脖子上,朝卮离望去。

    要不要杀掉徒立炀?他在等待卮离的命令。

    但是……

    “啪啪啪……”

    卮离上前,对李竹狠狠扇了一连串的耳光,直接将这个心腹宦官打得口鼻喷血。

    然后,又凶猛地踢了几脚,将李竹踢到在地上,肋骨断折,鲜血狂吐。

    “你怎么检查的,为何里面会有人?”卮离厉声道。

    宦官李竹尽管肋骨断折,内脏移位,但依旧跪在地上拼命叩首道:“主君恕罪,主君恕罪。”

    卮离发泄完毕,道:“李竹,我需要一个解释,否则……”

    李竹跪伏在地上道:“奴婢进来检查的时候,用精神力搜寻确实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如果我没有猜错,徒立炀先是被人下了某种奇毒,心跳停止,呼吸停止。然后放进这墙壁的暗柜中,片刻之后,毒素渐渐褪去,他渐渐地苏醒过来。所以,能够逃脱我的精神力搜寻。”

    卮离听后,面孔狰狞厉声道:“少君府里面有内鬼,给我查,不管涉及到谁,都要给我抓出来。”

    “是。”李竹道。

    捂住胸口,痛苦地起身,飞快地跑了出去。

    刚刚跑出院子,一口黑血有猛地喷出,里面还有某些碎块。

    刚才卮离踢得太凶猛了,直接让他丢掉了半条性命。

    但是,李竹不敢有丝毫的停留,立刻去召集人手,抓捕少君府的内鬼。

    ……

    卮离蹲在徒立炀的面前,笑道:“你本来什么都不知道,那样多幸福,就算到死的那一刻,你还以为妻子图灵朵是爱你的,你还以为是索伦派人杀你的。”

    徒立炀此时已经恢复了安静,狞笑道:“我死了无所谓。我在地狱下面等你。我可以告诉你,索伦一定会赢,你不但会丢掉王位,最后连一条野狗都不如,哈哈哈哈……”

    卮离撇了撇嘴,连争辩都不屑,大手捏住徒立炀的头颅道:“去和你死去的父亲在地狱相会吧,他会告诉你,他死得好冤啊!”

    然后,卮离手掌用力,就要活生生捏爆徒立炀的脑袋。

    “慢着……”图灵朵忽然道。

    “怎么?”卮离冷声道:“你还真舍不得啊?”

    图灵朵道:“不要杀他,给他喂一种毒药,让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然后,我带着他返回栾洋城,让焚陌来刺杀他,嫁祸给索伦。”

    卮离望着满脸流血的图灵朵,真的有些惊讶,都到这个时候了,她还想着嫁祸给索伦。

    图灵朵继续道:“春宵一刻值千金,今天是我最容易受孕的日子,我们继续吧。”

    然后,她继续如同母狗一般,摆出了最撩人火辣的姿势。

    卮离道:“就让你丈夫在边上看着?”

    图灵朵摸着火烧火燎一般疼痛的面孔,冷道:“他不是喜欢看吗?就让他看个够,殿下,我还是处子呢,你千万怜惜啊。”

    图灵朵的身材很惹火,姿势也很性感。

    但是,脸上五道深深的抓痕,鲜血淋漓,完全破坏了美感。

    卮离努力挺了挺,发现面对图灵朵这张鲜血淋漓的脸,实在有些硬不起来。

    “算了,下次吧。”卮离道:“你立刻去找医道修士,看能不能修复面孔,千万别毁容了。”

    顿时,图灵朵一骇,飞快去拿过一面镜子一照。

    “啊……”顿时,她一声凄呼。

    五道深深的抓痕,占据了整个面孔,真的是毁容了。

    她虽然对容貌和身材没有像归芹芍那么在乎,但也非常爱惜的,总不能成为丑八怪吧。

    顿时,她心急如焚,飞快穿上衣衫冲了出去,寻找医道修士。

    “找一种毒药,毁了他,毁了这个丑八怪!”冲出房门之后,图灵朵指着徒立炀厉声道:“我立刻就找焚陌,杀了这个丑八怪。”

    ……

    很快,李成莲进来了。

    他作为卮离身边的首席大宦官,他今夜要维持的是整个少君府的安全,所以没有跟在卮离身边,而是让义子李竹贴身保护,却没有想到竟然出了这么大的岔子。

    “将徒立炀秘密关在地牢中,找一种毒药给他喂下去。仍旧能够走路,吃饭,但是却没有神智。”卮离下令道。

    李成莲道:“那可能又要去向妖洲之人索要。”

    “那就去。”卮离厉声道。

    “是。”李成莲道。

    挥了挥手,两个宦官上前,将徒立炀塞进了麻袋里面,然后带了出去,关到秘密地牢里面。

    ……

    少君府的这个内鬼并不难找。

    徒立炀当时在首桌上陪客人,桌子上的酒喝完了,他喊了一声:酒来。

    然后,便有一个美貌的侍女上前递了一壶酒。

    接过这壶酒之后,徒立炀脸色就变了,然后立刻离席。这一幕很多人都见到了,也感觉到非常奇怪。

    是不是这个侍女给了徒立炀什么东西?

    而这个侍女的身份也比较特殊。

    她名叫采依,最早是跟卮宁郡主的,后来卮宁将她送给了嫂子方青濯,于是她又成为了方青濯最信赖的侍女,甚至两个女儿都是她帮忙照顾的。

    不仅如此,在几年前卮离看她貌美,于是就宠幸了她。

    不过采依温柔贤惠,却非常保守,在床第间不懂得讨好卮离。

    于是,临幸了几次之后,卮离便没有再睡过她。但她依旧是少君府身份最高的侍女之一,非常得到卮离和方青濯的信赖。

    紧接着,卮离的情妇简旒也给卮离告密,在婚宴开始不久,她见到了采依急匆匆地去方青濯的院子,然后方青濯就主动出席婚宴,陪伴新娘图灵沫,破坏了图灵朵和卮离的好事。

    没错,就是那个简旒。

    几个月前,索伦救归芹芍的那天晚上。当时卮离已经下令简旒不要再去折磨归芹芍,她本来应该回家的。但她不甘心偷偷跑去地牢最后一次折磨归芹芍,结果被索伦擒获。

    当天,简旒被调教了一夜,然后又无声无息放回来了。

    这么一来,这个少君府的内鬼就已经很清楚了,便是这个心腹侍女采依。

    然后,李竹立刻下令,抓捕采依。

    但是,这个美丽的侍女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

    少君府书房内!

    卮离勃然大怒,将书房内的东西砸得干干净净。

    “她肯定逃往天水城了。”卮离吼道:“立刻派人,将通往天水城的所有道路全部封锁,无比将采依这个贱人抓捕。”

    “是。”李成莲道。

    卮离又道:“去告诉图灵朵,让她立刻去找焚陌杀掉徒立炀,嫁祸给索伦。否则,等采依那个贱人逃到了天水城,我和图灵朵通奸谋杀徒立炀的丑事,就会被暴露出来。”

    “是!”李成莲道:“殿下若没有其他愤怒,老奴就是去办事了。”

    “去吧。”卮离道。

    李成莲退出之后,卮离怒气冲冲,闯入了妹妹卮宁的院落。

    而此时,卮宁郡主正在陪着宝宝玩耍。

    她知道,自己和儿子都成为了人质了,所以就彻底置身事外,什么事情都不管了,就只是一心照顾并保护儿子。

    宝宝已经几个月了,此时已经露出了惊人的漂亮,眼睛又大又亮,对这个世界时时刻刻都充满了好奇。

    小身子又胖又结实,小脸蛋又白又精致,真的如同洋娃娃一般。

    一笑起来,咯咯的声音如同铃铛一般,让人心灵都要被净化。

    此时,宝宝正在柔软的地毯上学爬行,而卮宁也跟着趴在地毯上。

    生了儿子之后,她的娇躯显得尤为丰腴,曲线尤为惹火成熟。这一趴在地毯上,尽管穿的不是紧身的裙子,腰臀的曲线却依旧惊心动魄。

    卮离见之,心脏猛地一跳,呼吸一促。

    而卮宁听到脚步声,立刻起身,将宝宝抱在怀里,道:“哥哥,你怎么来了?”

    卮离目光冰冷,盯着卮宁道:“你送给我的那个侍女采依,竟然是一个内鬼,你难道不该给我一个解释吗?”

    ……

    图灵公爵府的一个密室内!

    图灵朵脸上涂着厚厚的药膏,医道修士告诉她,她脸上的伤口被抓得太深了,所以也不敢保证会不会留下疤痕,会不会毁容。

    她端坐在椅子上,前面站着图灵公爵府的私生子,索伦军中高层将领,天生神射的焚陌!

    自从海路被封锁了之后,天野城的这条商路就变得尤为重要,所以这次焚陌带着上千人的队伍押送货物前往天野城进行贸易。

    “明日,我和徒立炀便要返回栾洋城。”图灵朵道:“我要你在路上伏击我们,刺杀徒立炀!”

    事态紧急,所以谋杀徒立炀,嫁祸索伦的计划要提前了。

    ……

    注:第一更四千五百字送上,拜求支持,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