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九:徒利炀愧疚跪地!围攻!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0:24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王宫始终是国王的地盘!

    这里有李成莲为首的宦官势力影子阁,还有完全效忠于国王的禁卫军大统领黑宁奇!

    当然,禁卫军也不是水泼不进的,卮离这些年也收买了一些将领。但用处不大,因为大统领黑宁奇对禁卫军有着完全的掌控力。

    一旦进入王宫,卮离就感觉到时时刻刻被人监视之中。

    所以,作为监国的少君卮离,始终不愿意在王宫处理政事。

    但是今天,他带领着统帅部的武将,内阁的高官,还有几十名诸侯进入了王宫大殿!

    守卫王宫大殿的,便是忠诚于国王的禁卫军。卮离不管商议什么事情,很快就会通过飞鹞传书到天水城。但是他不在乎,今日他已经正式向国王挑衅了。

    今日,他就是要借机,向索伦发出最后的决战!

    接过了图灵朵的血书之后,卮离道:“夫人请随我入宫。”

    然后,他搀扶着图灵朵起来,进入王宫之内。

    而外面幸存的徒利家族武士,依旧跪在地上。

    卮离搀扶着图灵朵进入大殿之内!

    殿内,怒浪王国的文武高层,绝大部分诸侯都在场,足足上百人。

    卮离来到王座旁边的一个位置坐下,这是监国太子的座位。

    “前日,王国发生了一件令人发指的事情!因为政见不合,王国诸侯竟然遭到了刺杀。”卮离冷声喝道。

    当然,他有些在偷换概念,徒利炀暂时还不是诸侯,而只是诸侯继承人。

    “今日索伦能够刺杀徒利炀,明日就能刺杀在场的诸位。”卮离冷道:“如此践踏王国底线,如此嚣张跋扈,如此肆意妄为,难道你们还要纵容吗?”

    “别以为骑墙就没事了,当日封杀索伦的协议上,你们在场每一个人都签有名字的。”卮离继续道:“以索伦睚眦必报的性格,就算你们今日骑墙,他日能放过你们吗?”

    “我不管你们最终作何选择,但是我卮离将征召我麾下的最后一个士兵讨伐索伦。如果军队不够,我就自己亲自上战场。”卮离大声道:“总之,这次不灭索伦,我誓不罢休!”

    此时,图灵陀公爵立刻出列,朗声道:“龙卫军团三十万大军,将奉卮离殿下诏令,全军出动,讨伐索伦!”

    卮离道:“我已经通过神龙圣殿知会过西凉王国,炎帝国,他们对索伦的罪行表示强烈的痛斥,并且对我们的讨伐行动表示坚决的支持。所以我命令,北方军团,西南军团都暂时离开自己的防线,一起讨伐索伦。此贼不出,国将难平!”

    顿时,西南军团统帅简泽,北方军团统帅楚业二人出列,躬身道:“臣遵旨!”

    西南军团主要是防御夜兰公国和西凉王国,全盛期的时候大军超过三十万,比当时的龙卫军还多,而当时西南军团的统帅正是图灵陀,反而龙卫军的临时统帅是索隆伯爵。

    二十年前,索隆和图灵陀率领几十万大军,围攻夜兰公国,拯救柔然城阿史摩。

    那一场大战几乎灭掉了夜兰公国,而且让柔然行省尽归怒浪王国,图灵陀也因为这场军功晋升到王国第一统帅,兼任龙卫军团统帅。

    从那以后,西南军团就开始缩减,如今只有十五万人。

    北方军团主要是防御炎帝国的,不过在几十年前两国就签订了和平协定,不得在边境上驻守太多的兵马。

    所以,如今的北方军团也不超过二十万大军。

    西南军团统帅简泽,是王城学院院长简庸侯爵的亲弟弟,也算是卮离的嫡系了。

    但可惜,西南军团是图灵陀呆过的地方,里面中高级将领全部是图灵陀的故旧门生。所以,简泽名义上军团统帅,但整个军团实际上依旧掌握在图灵陀手中。

    “臣愿意率领十万西南军团,讨伐索伦。”

    “臣愿意率领十万北方军团,讨伐索伦!”

    如今,整个王国三大军团,已经有五十万大军讨伐索伦了。

    卮离目光望向了各大诸侯,道:“你们呢?这次,王室可是为了你们诸侯的利益而战!”

    这话一出,诸侯们心中呲之以鼻。

    消灭索伦得益最大者分明是你卮离,偏要说为我们利益而战。

    不过,索伦这次的行为确实触犯到了诸侯们的底线,你哪怕去刺杀卮离都好,为何要刺杀徒利炀?你这样做,今后诸侯们还哪有人身安全?完全是诸侯之公敌!

    而且,此时的索伦在海上面临岩魔十万大军的围剿。在陆地上,卮离已经发动了五十万大军讨伐。

    就是神仙,也翻不了身,必死无疑了!

    这次,是真正打死老虎了!

    索伦败局已定,卮离登位已成定局。那今日不出兵,被卮离记在心中,以后便是无穷无尽的祸患了。

    顿时,深受索伦其害的铁木城主道:“我愿率领五千大军,讨伐索伦。”

    乞迟城主道:“我也愿率领五千大军,加入王师,讨伐索伦!”

    别瞧不起这五千人,这两个诸侯领地小,五千人已经竭尽全力了。

    而后,伏厄侯爵出列道:“我拜火城,将出动一万大军,讨伐索伦!”

    “我安息城,将出动六千大军,讨伐索伦!”

    接下来,每一个诸侯全部出列,奉旨出兵,讨伐索伦。

    最后,是几大行省的总督出列,奉旨出兵,讨伐索伦。

    最终,王国三大军团出兵五十万,卮离少君府出兵一万,十九诸侯出兵十三万,十大总督出兵十五万。

    几大势力加起来,总共八十万大军!

    这八十万大军,完全超过了怒浪王国的一半军力。

    卮离亲自担任八十万讨逆军统帅,图灵陀为副帅。

    在卮离的苦心经营下,在图灵朵的精湛演技下。天下围攻索伦,终于成为事实。

    这完全是卮离梦寐以求的一幕!

    而图灵朵跪伏在大殿地面上,激动得身躯发抖。

    她第一次尝到真正呼风唤雨,颠倒乾坤的权力。

    可以说,这次天下围攻索伦,有一半是她的功劳。

    这种感觉,真的让他深深陶醉。让她感觉到,天下真的如同棋局一般,只要步法精妙,小小的一枚棋子,就可以改变整个局势,区区徒利炀的死,竟然就可以将索伦置于死地。

    要知道,在几个月前索伦可是将卮离打得灰头土脸,当时的他可谓是如日中天!

    当然,图灵朵依旧没有弄清楚这里的主次关系。

    是之所以能够制造出天下围攻索伦的局面,根源在于岩魔十万大军攻打索伦,彻底断绝了索伦的后路,断绝了他的财路。

    见到索伦暴露出虚弱和败相之后,徒利炀的死,才成功触发天下围攻索伦的局面。

    此时,在场将领,诸侯和总督们在讨伐檄文上签字,在战争檄文上签字。

    最后一个人签完之后,两份檄文送到卮离手中。

    讨伐檄文,是传告天下的。

    战争檄文,是给索伦一人的,等于整个怒浪王国向索伦宣战。

    这两份檄文,几乎有怒浪王国所有统治阶层的签名,真正的天下围攻索伦。

    “索伦,你完了!”

    卮离手握两份檄文,闭上眼睛陶醉片刻,然后站立起身道:“你们这就去召集兵马,一个半月后大军在卮都附近集结!然后八十万大军东进,消灭索伦!”

    “遵旨!”所有人,齐声断喝!

    “这将是最后的决战!”卮离低声自语道。

    天水城海域,索伦舰队的旗舰上。

    此时,整个秘密舱房中就只有索伦和徒利炀,卮妍公主和庄之璇都守在门外。

    徒利炀就这么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丑陋的面孔没有任何表情,双目没有任何光芒。

    整个人,就仿佛是一个活着的木偶。

    “妖星,你能救醒他吗?”索伦问道。

    妖星道:“要看具体是哪一种情形,如果是脑域被毒死,那我也无能为力。”

    索伦道:“应该不会,因为他走路,吃饭,行动一切正常。”

    妖星道:“希望是这样,仅仅只是某些脑部神经被阻断。”

    索伦拿出匕首,划破了徒利炀的头顶,鲜血流出。

    索伦划破自己的手指头,两人鲜血融在一起。

    顿时,妖星的能量触爪通过鲜血,飞快钻入了徒利炀的大脑之内。

    就仿佛是电脑扫描一般,妖星把徒利炀的大脑检查过一遍。

    “主人,已经检查过了,徒利炀的整个脑域都是健康的,并没有致命的受损。”妖星道:“而且,所谓的断魂水剧毒根本就不存在。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是用毒,根本就不可能将整个脑域中的部分毒死,部分完好。而所谓将人的灵魂抽走,哪怕神龙圣殿也没有研究得如此高深。徒利炀果然只是被阻断屏蔽了部分神经,尽管妖洲的人做得非常精确,但还是出了些许差错,所以徒利炀仍旧会出现眼球外翻,偶尔癫痫的情形。”

    索伦道:“那就是能够救过来了?”

    妖星道:“对于其他人来说,根本不可能救醒。但对我来说,完全轻而易举!主人,你将徒利炀迷晕!”

    索伦拿出一种药物,倒入徒利炀嘴里。

    片刻后,徒利炀彻底昏迷。

    然后,妖星的能量触爪变成了最精密的手术刀一般,一点一点将徒利炀被屏蔽阻断的神经恢复。

    一根一根的恢复,每一次动作,都无比的精细。

    足足半个时辰后,徒利炀被阻断的脑域神经完全恢复。

    妖星释放出一股轻微的电流,轻轻击打过去。

    顿时,昏迷中的徒利炀身体猛地一抽。

    “行了。”妖星道:“主人,你可以将他唤醒了。”

    索伦拿出解药,放在徒利炀的鼻子底下。

    刺鼻的药味猛地钻入徒利炀的鼻孔。

    “啊欠!”徒利炀连着打了几个喷嚏,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原本散乱的瞳孔,渐渐凝聚,恢复了光芒。

    然后,所有的记忆,所有的情绪涌上大脑。

    “贱人,我杀了你,卮离,我杀了你”然后,徒利炀如同疯魔一般,猛地从床上挑起来,直接朝索伦扑来,疯狂地攻击。

    醒来的第一时间,他就要杀掉图灵朵,杀掉卮离,可见他心中的仇恨有多深。

    索伦飞快一躲,然后用精神力无声喝道:“徒利炀,冷静下来。”

    与此同时,卮妍飞快冲进来,剑鞘点在徒利炀的后颈。

    顿时,徒利炀彻底被定在原地,一动不动。

    被定身的徒利炀眼中的血红渐渐退去,脸上的疯狂也渐渐安静下来。

    他眼睛恢复了清明,发现眼前之人竟然不是图灵朵和卮离,而是索伦和卮妍公主。

    顿时,他完全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

    他怎么会在这里?自己不是落入卮离和图灵朵那个狗男女手中了吗?不是必死无疑了吗?

    难道是索伦派人救出了自己?

    不过,他完全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面对索伦,首先涌起的便是无穷无尽的痛苦和愧疚。

    望着索伦,徒利炀泪水不断滑落。

    见到他安静下来,卮妍公主解开了徒利炀的禁锢。

    索伦上前,轻轻拍打徒利炀的肩膀,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出言安慰。

    哭了良久之后,徒利炀忽然朝着索伦跪下,连磕了几个头,然后道:“索伦阁下,谢谢你救了我。但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我都无能为力了。我现在就要返王城,我现在就要去将图灵朵和卮离碎尸万段。”

    哀莫大于心死,此时的徒利炀已经完全生无可恋了。

    就算活过来,第一时间也是想着去杀图灵朵,然后自己也跟着一起死。

    索伦道:“那你的栾洋城呢?也不关心了吗?”

    徒利炀道:“我这样的人,已经不配继承栾洋城了。我这样的人,根本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图灵朵对他的伤害,不仅仅是感情上的,还有世界观,人生观上的伤害。

    如今,徒利炀的自信心已经被彻底摧毁,开始怀疑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了。

    所以,他现在一心求死,一心要杀死图灵朵。

    “如果,我说你的父亲还活着呢?”索伦道。

    这话一出,徒利炀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颤声道:“真真的?”

    在图灵朵之前,徒利炀的精神支柱是父亲徒利炆。

    徒利炆被索伦俘获之后,徒利炀找过索伦三次。

    第一次,答应了天文数字的赔偿金。第二次,答应割让海上岛屿。第三次,愿意以身相代,用自己换父亲。

    不过索伦当时日理万机,哪有功夫理会徒利炀,见都没有见他,随便派人打发走了。

    而图灵朵嫁给徒利炀后,爱情就成为了他心中的另外一根支柱。

    图灵朵的存在,某种程度上填补了徒利炀失去父亲的空缺。

    徒利炀这个人,因为矮小丑陋,如同怪物,所以心中极度的自卑,极度的没有安全感,拥有强烈的依赖之心。

    之前依赖父亲,后来依赖图灵朵。

    表面上看,是他在照顾图灵朵,保护图灵朵。而实际上,他的内心无比地依赖妻子,所以就算图灵朵瘫痪在轮椅上,他也依旧无比的痴恋。

    图灵朵背叛之后,她所有的精神支柱全部崩塌了。

    而如今,索伦竟然说父亲还活着,让他怎么能不狂喜万分?

    父亲徒利炆,才是那根温暖,最强力的精神支柱。

    “卮离说,他,他已经派人杀了我父亲。”徒利炀颤声道。

    索伦道:“他杀的那个人,是假的,是我安排的替身,你父亲仍旧活得好好的。”

    顿时,徒利炀矮小的身躯开始颤抖,然后猛地跪在地上,不断磕头道:“索伦,求求你让我见我的父亲,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注:第一更四千多字送上,拜求支持,谢谢大家!一会儿要出远门,晚上只能在酒店码字。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