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三八:图灵朵惨死!伏灵兮哀求!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0:48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此时整个广场虽然足足有上千人,但除了五匹马偶尔的嘶鸣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声音。

    在场的文武官员,贵族诸侯全部都心惊胆战。

    前来观刑虽然挺过瘾的,但是谁又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

    图灵朵的死,会不会是索伦对朝堂进行大清洗的开始?

    要知道,索伦连自己的外祖父伏厄侯爵都打断了四肢,押入了天牢。

    伏厄侯爵可不仅仅是他的外公,还是审判官伏灵兮的亲父,索伦都敢下手,就不用谈在场的诸位了。

    一阵兵甲撞击声和整齐的脚步声响起,几百名精锐的武士列队进入了广场,索伦和卮妍公主二人骑着骏马,缓缓而来。

    整个广场所有的文武官员,贵族诸侯全部跪下,齐声道:“拜见储君殿下,拜见索伦公爵。”

    索伦点了点头,和卮妍下马,站到广场的台阶上。

    当天,卮离就是在这里宣布天下围攻索伦的。

    黑龙台少卿尹都,来到索伦面前,单膝跪下道:“储君殿下,公爵阁下,时候已到,是否行刑!”

    黑龙台,虽然隶属于王国刑法部,相当于中国古代的大理寺,掌管天下刑狱。

    索伦看了一眼天色,道:“稍等!”

    然后,整个广场几千人,都在静静地等待,却不知道索伦究竟在等什么。

    而图灵朵蜷缩在囚车里面,虽然还活着,但跟死了也没有什么区别。

    徒利炀站在台阶之下,距离索伦最近的地方。

    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后,天上忽然传来一阵狮鹫的鸣叫。

    与此同时,从王宫升空四只狮鹫,将那只飞来的狮鹫包围起来。

    这只狮鹫是从天水城来的,上面的人是图灵尘。

    狮鹫降落,图灵尘立刻跳下,来到台阶之下,叩首道:“图灵尘叩见储君殿下,叩见公爵阁下!”

    索伦朝图灵尘道:“你去见她最后一面吧。”

    “是。”图灵尘道。

    然后,图灵尘来到囚车面前,道:“是我。”

    图灵朵睁开眼睛,足足好一会儿仿佛才认出了图灵尘,她努力张嘴问道:“父亲呢?”

    “自尽了。”图灵尘道:“他自尽,换取家族平安。”

    图灵朵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面容顿时猛地一颤,早已经干涸的眼睛再一次流出了泪水。

    心中百感交集,浑身冰冷的同时,也涌起了一团暖意。

    她图灵朵之所以会走到今天,全部都是因为父亲图灵陀!

    这个她最爱,最恨,最敬畏,也最崇拜的男人。

    如果不是父亲将她抛弃,嫁给徒利炀那个矮小丑陋的怪物,她图灵朵依旧是骄傲美丽的,不至于堕落黑暗深渊。

    但是,这个男人终究还是了不起的,没有想有些男人一样窝囊猥琐,他依旧是顶天立地的。

    图灵朵总算没有崇拜错男人!

    父亲图灵朵依旧是家族的顶梁柱,哪怕到最后的关头,他也能够用自己的死保住整个家族。

    “哥,以后图灵家族交给你了。”图灵朵道。

    图灵尘点了点头,道:“你安心上路。”

    然后,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只酒壶,给图灵朵倒了一杯酒,递了进去。

    图灵朵用完好的那只手接过,一饮而尽,道:“哥,你转告给索伦一句话。岩魔,卮离都是在最得意,最巅峰的时刻毁灭的,你觉得下一个会轮到谁?”

    图灵尘面色一变,装着没有听见一般,直接转身走开。

    图灵朵忽然大声道:“哥,你记住帮我转告给索伦。”

    图灵尘面色剧变,加快脚步离开,依旧装着什么都没有听见,用最快速度来到索伦面前,跪拜叩首道:“公爵阁下,已经告别完毕。”

    索伦道:“图灵朵最后让你转告什么?”

    顿时,图灵尘吓得魂不附体,立刻五体投地,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说吧。”索伦道。

    图灵尘道:“图灵朵口出狂言,微臣不敢转述,听过之后也不敢记住。”

    索伦道:“说吧。”

    图灵尘道:“她说,岩魔,卮离都是在最得意,最巅峰的时刻毁灭的,你觉得下一个会轮到谁?”

    索伦还没有反应,卮妍便皱起眉头,这是指桑骂槐啊?

    她非常的生气,怎么每个人都这么想?

    在场的大臣们在幸灾乐祸地等着王室对索伦下手,卮离完蛋前这么说,现在图灵朵也这么说。

    你们都觉得我会对索伦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荒谬,可笑!

    在最关键的时刻,我都把王国的命运交给了索伦。

    我是他的妻子,我与他是一体的,我怎么可能会对他下手?

    还有父王,回到王城之后,他为了让索伦安心,从来没有单独召见过她卮妍。

    有很多话,父王都是找索伦说,而不是找她卮妍。

    卮妍心中早就下定了决心,一旦自己登基为王,就把一切政事交给索伦。

    她知道索伦这人做事偏执,有些随性所致。但正是这样的君主,才能够让臣子们害怕,因为你完全摸不清楚他的想法。

    父王卮变也是这样的一位君主,喜怒无常,天威莫测。

    而且卮妍公主已经看出了,索伦进入王城后已经非常收敛自己的情绪了,没有大开杀戒,而是用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试图用最少的杀戮完成朝堂的清洗。

    当然,卮妍和索伦并不完全意见一致。

    比如在对伏厄侯爵一事上,卮妍觉得伏厄背靠神龙圣殿,而且还是索伦的外公。

    为了索伦的名声,为了不和神龙圣殿闹得这么僵,索伦对伏厄不应该这么决绝,不应该打断他的手脚,废掉他的武功。

    但是在这种事情上,卮妍是不会违逆夫君的意志的。

    以后,就算她有什么想法,也绝对不会在公开场合表示反对,而是会在私下,在床上和索伦说。

    卮妍心中早已经有了决定,只要索伦不谋朝篡位,她就不会做出半点对不起索伦之事。

    索伦会谋朝篡位吗?用脚后跟想都是不可能的,

    这是他儿子的王朝,他会谋朝篡位?真是开玩笑。

    卮妍看人很准的,索伦对亲人的重视超过了一切,根本就不是什么无情无义的君王。

    而且他如此心高气傲,他的理想在于将怒浪王国建设得更加强大,成为人类王国的霸主,而他最高的理想是推翻神龙圣殿这座大山。

    任何臆测索伦要谋朝篡位的,都太小看他了。

    卮妍美眸望向图灵朵,绝美的脸蛋一寒。她没有说出口,但是在心中一字一句道:“你们都小看我卮妍了,你们也小看索伦了!”

    果然,索伦耸了耸肩膀道:“图灵朵,不要用你狭隘的目光和心胸来揣测我们!”

    “是!”图灵尘叩首道。

    索伦道:“你起来吧。”

    图灵尘起身,恭敬地站在徒利炀的下首。

    索伦朝黑龙台少卿尹都道:“开始吧。”

    “是!”尹都道。

    然后,他猛地举起手道:“准备!”

    顿时,几个黑衣武士打开囚车,将图灵朵从里面押解出来。

    五辆马车摆好了方向!

    五根绳子分别绑在了图灵朵的头颅和四肢!

    “起!”尹都道。

    顿时,五辆马车向前走了几步。

    图灵朵四肢大张,身体在空中被拉直。

    图灵尘面孔一阵抽搐,眼睛一阵阵酸涩,忍不住要流泪。

    这个即将要死的人,是他的妹妹!

    图灵尘一直以来都很心硬的,但是父亲图灵陀的自尽,仿佛彻底改变了他的心境。

    一方面,他的心更加硬了,能够更加客观看待这个世界,变得更加荣辱不惊。

    一方面,他的心更加软了,因为他成为图灵家族的主人了,他要担任父亲曾经的角色,保护这个家族。

    所以,图灵朵即将的惨死,让他心中很难过。

    当然,他不会狭隘地把妹妹的死归结在索伦头上,图灵朵是咎由自取。

    虽然是索伦下令处死图灵朵,但他却不是杀图灵朵的真正凶手。

    杀死图灵朵的凶手很多,第一个是父亲图灵陀,第二个是卮离,第三个便是他图灵尘。

    “行刑!”黑龙台少卿郢都一声令下。

    顿时,战马一声嘶鸣,猛地往前奔驰。

    “啊……”图灵朵一声惨叫。

    鲜血四射!

    她曾经美好的身体,彻底被撕裂!

    图灵朵彻底惨死!

    ……

    全场贵族,诸侯,文武官员猛地一颤。有些人甚至下面一热,直接失禁了。

    倒不是他们心软,见不得这等场面,更加残忍的情景他们都见过。

    而是因为代入感太强了,今日轮到图灵朵,明日就可能轮到他们,叫他们怎么能不魂飞魄散。

    索伦望了一眼在场的官员,忽然蹲了下来,直接坐在了台阶上,道:“大家都知道,昨天晚上首相言无忌服毒自尽了,那王国就没有首相了,怎么办?”

    这话一出,大家一愕。

    这可是广场啊,而且刚刚进行车裂,还鲜血淋淋的,你在这里讨论政事,真的合适吗?

    索伦继续道:“内阁首相掌管天下政事,是国王的左右手,少一天都不行了。谁来做这个首相,大家有想法吗?”

    全场静寂!

    忽然,财政大臣贝布托上前道:“言无至阁下接替其兄长,担任首相是否可以?”

    索伦摇头道:“言无至还不行,他我另外有安排。”

    言无至确实是索伦内定的首相,但那是十年之后,先让他去下面行省担任两任的总督再说。

    贝布托道:“那吏部大臣黑木大人呢?”

    吏部大臣黑木,是禁卫军大统领黑宁奇的叔父,是和国王走得很近的内阁大臣。

    不过卮离势大的时候,他一直都称病在家,不管是天下围攻索伦,还是卮离强行登基,他都置身于事外,没有同流合污。

    索伦想了一会儿,此人从资历上确实足够了。但是一直以来,他都太明哲保身了,没有什么担当。

    “黑木大人身体不好,就不劳烦他了。”索伦道:“吏部也还离不开他。”

    顿时,下面的文武官员再也没有人选了。

    政治背景干净,没有和卮离同流合污,就这么两人了。

    顿时,现任的内阁大臣们躬身道:“请索伦公爵乾坤独断。”

    索伦目光望向卮亭公爵,只见他魂飞天外,仿佛一切都和他无关一般。

    卮亭公爵,也算是索伦见过很了不起的一个人了。

    虽然贪财,但基本上也只是摆出来的一个姿态。当时国王都被架空了,他卮亭不表现得蠢一些是想要找死吗?

    一直等到索伦出现后,卮亭在偶尔露出峥嵘。国王卮变和公主卮妍没有出现的时候,卮亭一直是作为索伦最坚定的靠山。

    此人聪明,有担当,而且心地善良。

    他的小妾和索汗衣通奸,并且生下了儿子,他也装着不知道,让索伦派人把那个孩子接走,交给杨红衣抚养。

    索伦笑道:“卮亭叔叔,要不然你能者多劳,你来做这个首相?”

    卮亭一愕,摇头道:“不行,不行,我这人名声太差。我当时担任怒江行省的总督,活生生被人弹劾下来的,贪污了十几万金币。”

    索伦无语,你卮亭自污还真下得了手啊,在公众场合都这么讲。

    卮亭之所以拒绝索伦,还是担心有人会觉得王室要对索伦鸟尽弓藏了,迫不及待将王室成员推上了要害位置谋夺权力。

    卮亭这是要避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卮亭公爵接下来几年内,又要表现出贪财的嘴脸,四处收受贿赂进行自污了。

    索伦朝边上的卮妍道:“你觉得卮亭叔叔如何?”

    “好呀!”卮妍公主笑道。

    卮亭公爵道:“索伦,我……我真的不行啊,年纪也大了,身体也不好。”

    索伦笑道:“卮亭叔叔,你还很年轻,就做上一任首相。五年后,我放你离开如何?”

    此时,卮亭再也无法推脱,赶紧出列,躬身行礼道:“是!”

    索伦道:“好了,今日就到此为止!从明日起,大家各司其职,不得懈怠!”

    然后,索伦离去!

    众人一愕,就……就这么结束了?

    就只杀一个图灵朵,剩下不杀了?

    当然还要杀,不过要润物细无声地杀,又要雷霆霹雳地杀。

    所谓润物细无声,就是大家正常工作,忽然有一天把你带走杀了。

    一天杀一个,或者几天杀一个。

    而所谓雷霆霹雳一般地杀,就是每杀一个人,都把大家叫出来观刑。

    证据确凿,为什么被杀,都讲得清清楚楚。

    温水煮青蛙,尽量比较平缓地完成朝堂过渡,但是又给人足够的威慑力。

    ……

    晚上回到公主府,索伦陪着方青濯和卮宁吃饭,宝宝坐在索伦怀里,充满好奇心地看着桌上的饭菜。

    索伦使坏,将有一点辣的青菜夹到宝宝小嘴里。

    “你这样做不行的,宝宝不能只能吃菜糊糊的。”卮宁责怪道。

    “尝尝看嘛。”索伦道。

    宝宝兴致勃勃地吃了一口,然后整个小脸呆住了,他还是第一次尝到辣味,顿时小脸一皱,小嘴一扁便要哭出来。

    卮宁赶紧上前要抢走宝宝,方青濯拿过来温水帮宝宝漱口。

    谁知道,宝宝犹豫了一会儿,决定不哭了,开始用仅有的几颗小乳牙使劲的嚼,辣得口水直流。

    他觉得这种辣味虽然很吓人,但也很有意思,仿佛发现了味觉新世界一般。

    “乖宝宝吐出来,吐出来……”卮宁弯腰,将玉手伸进宝宝的小嘴里,要将有辣椒的青菜掏出来。

    等宝宝张开小嘴后,已经咽下去了,朝着妈妈咯咯的笑。

    “不靠谱的坏爸爸。”卮宁忍不住在索伦手上打了一巴掌,然后把宝宝抱到她自己的怀里。

    索伦的坏手伸到卮宁的腰下,在她丰满的圆臀上捏了一下。

    卮宁娇躯一颤,顿时面红耳赤。

    “索伦叔叔在摸卮宁姑姑的屁股,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不料,方青濯的小女儿眼尖,看到了索伦的小动作,立刻跳起来揭发,欢呼雀跃。

    顿时方青濯也跟着面红耳赤,低声道:“不要瞎说,吃饭。”

    而卮妍公主,就只是抿嘴一笑,没有说什么。

    卮宁脸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抱着宝宝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朝小侄女瞪了一眼道:“再瞎说,罚你抄书十遍。”

    顿时,方青濯的小女儿噤若寒蝉。

    “乖乖,吃糊糊了。”卮宁抱着儿子,用勺子喂米糊。

    宝宝被坏爸爸打开了味觉新世界,对米糊不感兴趣了,指着桌子上的青菜咿呀呀地喊:“要……要……”

    “宝宝不能吃那个。”卮宁哄道。

    “爸爸,帕帕……”宝宝立刻朝着索伦张开双臂。

    在妈妈那边吃不到,在爸爸这边肯定能够吃到。

    “不许吃,不许过去。”卮宁道。

    然后,宝宝就大闹大哭,一定要吃有辣味的青菜。

    卮宁狠狠横了索伦一眼,这个坏蛋,就知道带坏孩子。

    迫不得已,卮宁稍稍扭过身去,掀开衣襟把豪硕的玉团塞进宝宝嘴里。

    最近,她努力给宝宝断奶,这下子要破禁了。

    果然,有奶吃的宝宝,把青菜抛到九霄云外,也把爸爸抛到九霄云外,趴在妈妈怀里大快朵颐。

    “妈妈,我也要吃青菜。”方青濯的大女儿道。

    她最讨厌吃青菜,不过看宝宝那么馋的样子,就觉得难道青菜很好吃?

    ……

    正在一家人温馨吃饭的时候。

    庄之璇走了进来,在索伦耳边道:“主人,伏灵兮来了?”

    索伦一愕,自己这个便宜母亲来做什么?

    来为伏厄侯爵求情?

    果然,索伦脚步刚刚迈入会客厅,伏灵兮便躬身拜下,哀求道:“请索伦公爵,手下留情。”

    ……

    注:第二更五千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谢谢大家了!(未完待续。)</p>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