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零:绝顶女王!离人沦陷!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0:53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见到卮妍公主的冷笑,宴平祭师问道:“公主殿下,这有什么好笑的吗?”

    卮妍公主一字一句道:“你们不是花一千万金币买索伦的性命,而是花一千万金币想要买走整个怒浪王国。”

    这话一出,宴平不由得愕然。

    一般来说,女人在政治上都比较短视,没有那么睿智。

    但没有想到卮妍公主竟然是一个例外,她一语就命中了最最关键的问题。

    卮妍公主冷冷道:“更加无耻的是,你们所谓的一千万金币,真正需要付出的微乎其微,大部分都是从左手到右手的把戏。而且更加无耻的是,这里面的大部分金钱都是属于我们怒浪王国的,只不过是被你们抢走了。”

    宴平目光一缩,原本一丝不苟的坐姿立刻放松了下来,甚至变得慵懒而又无礼起来。

    “卮妍公主,你说得没错,这一千万金币对于隐洲来说仅仅只是一个数字游戏。”宴平道:“而且我承认,不仅仅怒浪王国亏空掉的那八百万金币,还有原本七百多万的国库积蓄,都被人非法地吞噬了。也就是说,隐洲确实拿怒浪王国的钱来威胁你们!”

    深深吸一口气,宴平祭师一摊手道:“但是,那又怎么样?您要跟我讲道理吗?谁让卮离太无能?谁让怒浪王国的这些权贵太贪婪?谁让您的父亲和王国的权贵们如此对立?”

    这话,确实已经彻底撕破了脸皮。

    宴平继续道:“您别管隐洲救怒浪王国的钱从哪里来?是不是所谓的数字游戏?我只能问您一句,隐洲口中这一千万金币的数字游戏,能不能救怒浪王国?”

    卮妍点头道:“可以救。”

    宴平道:“那不就结了?它既然能够救怒浪王国,那你管它的一千万金币究竟是真的,还是数字游戏呢?您只要关注一点,怒浪王国能不能得救?您是否能够继续坐稳女王之位。如果是肯定的,那您为何不稍稍糊涂一些呢?有一句话说得很好,难得糊涂!”

    卮妍冷笑道:“好,就如同你所说,我杀掉我的丈夫索伦,拯救了怒浪王国。但这个王国,它还是我的王国吗?今天我对隐洲妥协一尺,明天是不是要妥协一丈呢?”

    宴平道:“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啊,再说明天的事情,您还可以努力抗争啊。”

    卮妍道:“不要开玩笑了,夫君索伦是我目前最大的依靠。如果我今日杀掉他,就已经是退让妥协到了极致。而且隐洲掌握了王国的经济命脉之后,他今天可以威胁我杀掉夫君,明日就可以威胁我其他事情,他对怒浪王国的控制会更加严重,就如同在我的脖子上套了一个绞索。就算我今日妥协了,坐稳了王位,也仅仅只是一个傀儡之位而已。”

    宴平确实没有想到,卮妍公主竟然如此的难缠。

    这三年来,她在政治上的表现完全是平庸的,从拿下天水城一直到打败卮离,全部都是索伦一人的功劳。

    卮妍公主看上去仅仅只是索伦的一个身份点缀,让索伦做这一切事情变得名正言顺。

    给人感觉,卮妍公主就像是索伦的一个花瓶,一个极度美丽,武功高到极点的花瓶。

    而且打败卮离,夺下王国大权之后,卮妍公主也没有任何要干涉政事的样子,把所有的权力都交给了她的丈夫,没有公开发表任何观点,也没有做出任何决策。

    当然夫妻之间不能用傀儡来形容,但卮妍看起来真的像是一个傀儡女王。

    一个又好看,又好日,又好用的傀儡女王。

    所以,神龙圣殿一直把突破点放在她身上,希望她的无能可以成为索伦的猪队友。

    然而没有想到,在这么美丽绝伦的外表之下,竟然蕴藏着这么睿智的眼光。

    很多事情,你仅仅只是开了一个头,她就能够看出你背后的目的,还有更深层次的哲理。

    随便的一句话,她都能看透到最深处。

    这是作为一个王者,最最宝贵的资质。

    反而索伦,做事的手段,决心都无以伦比,目光也绝对犀利深邃。

    但是,他谈不上睿智,他太感情用事。

    所以,索伦可以是一个很好的执行者,也是一个很好的摄政王,但未必是一个最好的国王。

    他和卮变国王有些相似,非常性情化,不够理智。

    如果国王卮变足够理智,上位之后就应该和贵族诸侯们稍稍妥协,如此也不至于他在彻底无子之后,落入到被架空的境地。

    卮变和索伦都一样,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但是我心里不爽,我就是不那样做。

    尤其是在重用索伦一事上,国王卮变已经不能用不理智和性情化来形容了。

    当时的索伦还仅仅只是得到了贵族武士勋章,连天水城都没有夺回,卮变国王就敢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孤注一掷投入了所有的资源,并且把卮妍公主嫁给他。

    这种孤注一掷的豪赌,疯狂程度已经完全比得上卮离在最后时刻刺杀国王强行登基一事了。

    卮变国王当时就对索伦那么有信心?不见得吧,更多是一种爱屋及乌的情结,还有豁出一切的豪迈。

    “傀儡不至于!”宴平祭师道:“但从今以后,怒浪王国受制于隐洲是真的。那好我们退一万步说,这次您妥协了之后,到手的仅仅只是六成的怒浪王国,剩下四成被隐洲窃取了。但您还有六成不是吗?而如果跟着索伦去发疯,那整个怒浪王国就毁掉了,您到手的只是零。”

    “不!”卮妍公主安静道:“宴平祭师,如果我们采取最极端的方式,把整个王城所有的权贵全部抄家,用他们的金币去渡过这次难关,你觉得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宴平道:“整个王国大乱,群雄割据,您和索伦成为天下公敌。”

    卮妍公主道:“对,这是最坏最坏的结果了。但……那又如何?”

    宴平愕然道:“您的王国都已经崩溃了,还想要如何?”

    卮妍公主摇头道:“就如同你所说的,王国大乱,群雄割据。我跟着夫君返回天水城,在天水城登基为王。那么在群雄之中,我们算不算是最强的哪个?”

    宴平愕然,真到了那个地步,索伦和卮妍这对夫妻当然是最强的。

    拥有火药,拥有最强的军队,不再有王国的经济负累,靠着海上贸易可以有源源不断的军费。

    而且,现在西南军团,龙卫军团,北方军团的精锐都在天水城。

    索伦的钱,轻而易举可以整编出五十万大军。

    然后,用最原始的方式,一个行省一个行省打下来,最终重新夺回整个怒浪王国。

    天下群雄,还有谁是索伦的对手?

    宴平道:“真到那个时候,怒浪王国还是卮氏的王国吗?”

    “当然!”卮妍公主道:“你觉得我夫君索伦会背叛我,谋朝篡位吗?”

    宴平一愕,真的是不会的。

    因为索伦的嫡系手下都会成为王国的新顶级权贵,不缺乏上升的空间,不会逼着索伦篡位。

    而索伦这个人,如此的性情化,会杀掉自己老婆谋朝篡位?

    他脑抽了才这样做,他篡位做什么?他本来就是王国的至尊啊,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而且未来继承王位的,还是他的儿子。

    站在男人最邪恶的角度去揣测,一个男人是天天干王后爽呢?还是天天日女王爽呢?

    当然是后者!

    所以卮妍只要不抓权,索伦永远不会背叛。

    卮妍公主道:“所以,我不妥协的话,就算出现最坏的局面,我仍旧有七成的可能性重新掌握整个怒浪王国,只不过推迟四五年而已。而如果我妥协了,就渐渐沦为一个傀儡女王。两相比较之下,只要脑子足够清醒,应该都知道做什么选择吧。”

    宴平顿时哑口无言,良久后道:“那你就不担心,彻底得罪了神龙圣殿吗?”

    卮妍公主目中露出讽刺的光芒,宴平这句话问得真是昏聩了。

    “当我拥有整个怒浪王国的时候,我才有资格担心会不会得罪神龙圣殿。而你们要将我所有东西都抢走的时候,这种甘心岂不是很多余?”卮妍淡然道。

    确实如此,比如一个公务员,而且处于上升期,当然会非常在乎领导对他的看法,千方百计地拍马屁。

    但是,有一天他犯了杀人案,马上要被判处无期徒刑了,鬼还会在乎领导对他的看法?没有趁机去非礼领导的小三都算不错了。

    宴平再一次哑口无言。

    卮妍道:“我的爷爷,为了阻止隐洲的渗透,不惜杀掉了他的三个儿子。我的父亲,为了阻止隐洲的渗透,不惜被整个王国的权贵架空。不惜强行让我一个女子登基为王,不惜让一个外姓男子执掌王国大权。而我为了保住怒浪王国的独立和完整,怎么会连涅磐重生的勇气都没有?”

    宴平继续哑口无言。

    卮妍道:“就算用最最极端的话来说,有一件传家宝,无比的珍贵。但有一天主人保护不了,他宁愿自己砸碎,也不愿意被敌人抢走。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而我也是这个大多数人之一!”

    明朝灭亡的时候,崇祯皇帝在自杀之前,为了不让自己的妻女受辱,先动手杀了她们,也是同样的道理。

    宴平祭师望着卮妍公主,叹息道:“公主殿下,你比令尊更适合做国王。就这样被索伦驾驭,太可惜了!”

    卮妍公主摇头道:“其实我和索伦独处的时候,大部分是我在驾驭他,每一次他都丢盔弃甲,不住求饶。”

    这话一出,宴平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卮妍公主在开黄腔?!说荤话!

    眼前这个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公主,这个曾经的神龙圣殿圣女,未来的女王陛下,竟然在开黄腔,而且一本正经地开黄腔。

    顿时间,宴平涌起了无限的妒忌!

    索伦何德何能,竟然能够拥有这样的女人?

    天下女子,集智慧,武功,美貌,高贵于一身者,无人能出眼前这女子其右吧!

    姬秀宁的美貌和身份,不亚于眼前的卮妍,但她太没有人气了,仿佛庙宇里面的菩萨。

    “宴平祭师,你走吧,不要再来见我了。”卮妍公主淡淡道:“虽然我夫君不会在乎,但作为一个妻子,和别的男人私下见面,总是不好的。”

    宴平的脸色顿时有些狼狈,起身行礼道:“宴平告辞!”

    然后,他脚步有些踉跄地走了出去。

    他的狼狈,不是来自于谈判的失败,因为这和他无关,也不会关系到他的前途。

    而是因为他自视甚高,觉得自己的才华无人能及。此时不管是眼光还是智慧,被一个女子碾压,对他的内心是巨大的打击,这才是他狼狈的根源。

    宴平走出门外的时候,忽然卮妍喊道:“慢着,请留步!”

    宴平停下脚步道:“公主殿下还有何指教?”

    他当然不再奢望卮妍会改变主意了,面对这样真正的聪明人,任何言语都是无用的。

    卮妍公主走了出去,拿出了一个小箱子,递给了宴平道:“这是我们夫妻送给隐洲少主方青一的礼物。”

    宴平祭师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就连隔着箱子也清晰可闻,不由得问道:“这是什么?”

    “王城金号总掌柜,隐元会长老方则鸣的人皮。”卮妍公主道:“当然我承认,我夫君剥下他的人皮这很不理智,但是我觉得这非常能够表现我们的意志,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意志!”

    宴平身体一颤,几乎想要立刻丢掉手中的箱子,然后又稳稳抱住,接着再一次深深拜下道:“告辞了。”

    然后,他抱着这个装有人皮的箱子,仓皇离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

    阿史离人身上笼罩的寒霜渐渐褪去,雪白的脸蛋上露出了一点点红晕。

    然后,她睁开了美眸,渐渐苏醒过来。

    而索伦,反而陷入了彻底的昏迷,妖星继续吞噬阿史离人体内的冰寒能量。

    此时,阿史离人算是知道,索伦究竟是怎么救自己的了。她能够清晰感觉到,一个非常神秘的能量体,正在不断吞噬自己体内的冰寒能量,让自己重新恢复了生机。

    而这个神秘的能量体,就在索伦的体内!

    站在阿史离人的高度,当然立刻联想到了很多,然后她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惊天的秘密!

    对于妖星,对于灭世魔帝,她的了解要比旁人多许多!

    对于自己体内的冰寒能量,阿史离人是非常清楚的,足够杀死索伦十遍一百遍。

    然而索伦却没有性命之危,他的体内仿佛有一个无底洞一般,可以吞噬不计其数的能量。

    那么结果就很容易猜到了,或许弟弟阿史罗为之牺牲的灭世魔帝,或许整个神龙圣殿都在抓捕的灭世魔帝,就在眼前?

    就是这个漂亮到了极点,聪明到了极点,迷人到极点的男人!

    这个结果让阿史离人非常颤栗?

    整个心灵和身体都在颤栗!让她整个心灵都在沦陷!

    阿史离人玉手捧着索伦的面孔,口中喃喃自语道:“索伦,你就是那个灭世魔帝吗?”

    ……

    注:第二更四千多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p>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