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八:车裂宇文伐!狂抽方青一!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0:56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索伦面色一寒,道:“你父亲已经死了。”

    这话一出,宇文伐的目光才朝自己的父亲望去,顿时见到一个身首异处的尸体。

    父亲宇文盖死去的时候,仍旧没有瞑目。

    这个时候,宇文伐这才猛地惊醒,感觉到一股慌张,一股害怕。

    刚才乍一见到叶非蝶,他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此时才看清楚父亲竟然已经被砍头了。

    从小到大,他固然算是非常有出息的了,但一直生活在父亲的羽翼之下。父亲宇文盖是他最大的靠山,如今失去了这个靠山,他彻底变得无可适从。

    整个人,彻底变得无依无靠,慌乱不堪。

    索伦道:“宇文伐,你父亲临死之前愿意用他的命换取你活下去,当然他肯定是以退为进,试图讹诈于我。但我还是想要问问,你想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宇文伐怒道。

    “你是想死,还是想活?”索伦问道。

    宇文伐怒道:“总之,你休想我向你求饶半句,大丈夫威武不能屈。”

    索伦心中一笑,那就是想活的,但是又不想开口求饶,想要让索伦主动放他一命。

    这宇文伐果然比他爹不堪许多了。宇文盖还试图诈索伦一下,又是下跪又是磕头,口口声声少主和老奴。

    而眼前宇文伐,不想丢了尊严,还想要继续活下去。大概在他眼中,父亲宇文盖的死应该总有一些价值吧。

    索伦望向叶非蝶道:“他是你的丈夫,是杀,还是不杀?你说了算!”

    这话一出,宇文伐立刻朝叶非蝶望去。

    此时,他心理应该非常复杂吧,想要活下去,但是又绝对不想向叶非蝶求饶。

    而叶非蝶也无比恼怒地朝索伦望去一眼,为何要让她来决定?

    宇文伐顿时朝叶非蝶再次怒骂道:“贱人,要杀便杀,我若皱一下眉头便是孙子。”

    叶非蝶依旧没有开口。

    宇文伐更加暴怒道:“贱人,你杀了我啊,杀了我啊!杀了我,你也好跟着索伦这个奸夫双宿双飞。你们口口声声说卮离和图灵朵该杀,你叶非蝶和图灵朵又有什么区别?你们都是**夫苟且,都是谋杀亲夫!你和图灵朵一样,都是无耻的贱货。”

    这话一出,叶非蝶面色煞白,戳中了她内心最痛的部分。

    知道卮离和图灵朵的事情后,叶非蝶对图灵朵恨之入骨,恨不得将他扒皮抽筋,她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图灵朵更加无耻的女人。

    然而现在她是不是也算勾结奸夫,谋杀亲夫?

    见到这一幕,宇文伐目光更加怨毒道:“杀了我啊,杀了我啊!你这个贱人,勾结你的奸夫,谋杀我这个亲夫,然后两人双宿双飞啊!”

    索伦眯起眼睛,发现这个宇文伐其实很聪明。

    他想要活下去,但又不想求饶,所以就出言相激。

    试图用强大的道德绑架,让叶非蝶放过他一命。

    索伦来到宇文伐面前蹲了下来,道:“我跟你说说,叶非蝶和图灵朵的区别。”

    “第一,图灵朵和卮离***叶非蝶却没有和我***在你们成婚之后,我和她连面都没有见过。”

    “第二,徒利炀对图灵朵很好,反而你对叶非蝶很糟糕。在知道她和我的往事恋情之后,你多次羞辱于她,如果不是两人武功相当,你大概已经对她进行家暴了。而且这些年她从未出轨,反而是你当着她的面,和其他女人苟且。”

    “第三,图灵朵谋杀徒利炀,为了谋夺栾洋城基业。而叶非蝶检举揭发你,是为民除害,她有半点好处吗?叶氏家族贪污的那些金币,全部都要吐出来。”

    “第四,徒利炀没有作恶,他不该死。而你们父子,喝了多少兵血,侵吞多少民脂民膏?王城好不容易稍稍安定下来,你们就要再一次造反起事,让整个生灵涂炭。如果让你们得逞了,整个王城会死多少人?有多少房子会沦为废墟,多少人会无家可归?”

    宇文伐厉声道:“索伦,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也就是你赢了,我们输了而已,你有什么资格在道德上谴责我们?你这个垃圾,有这么资格教训我?”

    “当然有!”索伦厉声道:“我打败卮离的几番大战,伤过几个平民?我发展到现在,有没有侵吞过一个金币的民脂民膏?我索伦私德算不上高,有了严奈儿和卮妍公主这样的妻子后,还有一大把情人。但是对于怒浪王国,我毫无愧欠,对于王国子民,我毫无愧欠!”

    索伦说得怒起道:“如果你们这次起事成功了,将我和国王陛下还有卮妍公主全部杀掉了,你们大概会扶持卮尤登基为王吧。到那个时候,他彻底沦为傀儡,整个怒浪王国变成隐洲的殖民地。怒浪王国万里领地,七千万子民,全部被隐洲奴役。你们为了一己私欲,不惜出卖国家,出卖灵魂,还有脸说叶非蝶?她揭露你们的罪行,就是为国为民的正义之举。”

    这一番言语,将宇文伐说得面如土色。

    而边上的叶非蝶,脸色渐渐恢复了正常,身体也恢复了温度。

    老实说,她并没有索伦说的那么伟大。

    她之所以出卖丈夫和公公,真的是因为感情,她对宇文伐没有感情,对索伦却有些余情未了。

    但是从深层次考虑,又仿佛不完全是这样,心中真的仿佛有一杠秤,那就是是非正义之秤。

    她本能地觉得,宇文盖父子在这件事情上是邪恶的,而索伦却是正义的。

    而此时,她也知道索伦之所以说了那么多,并不是要说服宇文伐,而是要去除她的心结。

    叶非蝶平静了下来,朝索伦道:“我已经决定了。”

    宇文伐身躯一颤,面色苍白地望着叶非蝶。

    叶非蝶看了宇文伐一眼,淡淡道:“杀!”

    这话一出,宇文伐几乎要昏厥过去,然后面孔扭曲如同厉鬼一半,厉声道:“索伦,叶非蝶,你们这对狗男女,这对奸夫(****我变成了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索伦皱道:“宇文伐,我已经跟你解释了那么多,你为何还要说我们是奸夫(****以后我们两人会不会苟且我不保证,但起码到现在为止,我和叶非蝶是清清白白的。你为何还要乱说话?”

    “奸夫(****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宇文伐不断嘶吼,望向索伦的目光充满了无比的怨毒。

    索伦深深吸一口气道:“我是摄政公爵,你骂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接着,索伦冷冷下令道:“来人,割掉他的舌头,押入天牢,经过黑龙台审判后,判处极刑!”

    所谓的极刑,就是车裂。

    这话一出,宇文伐浑身颤栗,真的要彻底昏厥过去。

    两名影子阁武士上前,暴力捏开他的嘴,用钳子拔出他的舌头。

    一个宦官首领去取来一支匕首,闪电利落,将宇文伐的舌头割去。

    割掉之后,就直接用烧红烙铁印上舌根,使得鲜血喷不出来!然后用白布封住宇文伐的嘴巴,不让一滴鲜血滴落在地。

    而在这种无比的痛苦中,宇文伐活生生昏厥过去,如同死狗一般被拉了出去。

    人一旦自己作死,真的是谁也救不了了。

    图灵尘同样是和索伦有夺妻之恨,杀父之仇,但是现在却彻底投靠索伦,而且在未来权力版图中,他也会有不小的分量。

    而宇文伐,非但保不住性命,反而被割舌,车裂!

    此时,庄之璇道:“主人,叶晋子爵哭喊着要见您一面。”

    索伦朝叶非蝶望去,她低声道:“我回避一下。”

    在这件事情上,她可以面对宇文盖父子,却无法面对自己的父亲,更加无法面对父亲接下来丑态百出的谄媚。

    一个宦官,带着叶非蝶离开了书房。

    很快,叶晋子爵冲了进来,距离还有好几米就直接跪下,然后直接膝行进了书房。

    “臣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叶晋子爵不断磕头,嚎哭道:“请公爵大人看在小女的份上,饶了老奴一命。”

    叶晋子爵还不知道是他的女儿告密,只是因为索伦和他女儿有过一段恋情,希望索伦念在之前旧情的份上,饶恕他一命。

    “罪臣有眼无珠,当年竟然阻止了您和小女的感情,而后小女嫁入宇文家族,****以泪洗面,罪臣真是痛悔不已。哪怕做您的情人或者妾侍,也比成为宇文家族的正妻幸福得多啊。”叶晋子爵不断扇自己的耳光,哭道:“罪臣真是悔不当初啊!”

    这人,还真是无耻之极了。

    索伦决定不让他知道是叶非蝶检举揭发,否则他肯定会蹬鼻子上脸的。

    顿时,索伦的面孔变得无比阴冷,道:“叶晋,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能不能活命,就在你怎么回答了。”

    叶晋吓得一哆嗦道:“公爵大人请问。”

    索伦道:“这些年,你究竟贪污了多少钱?想好了再回答啊,能不能活命,就在你回答的这个数字了。”

    叶晋子爵一骇,本能地就要往低了说,这样罪名就小得多了。

    但紧接着他又想,或许索伦早就知道具体数字了,就是看自己说不说真话,一旦说假话,那就是死。

    顿时,叶晋子爵拼命磕头道:“罪臣该死,罪臣该死,这些年贪污了二十万金币民脂民膏?”

    “多少?”索伦被活生生吓了一大跳。

    “二,二十万……”叶晋子爵颤抖道,然后脑子拼命想,应该是这么多了啊,没有撒谎啊?难道连过年过节收的礼物也要算?

    索伦真的是大开眼界,叹为观止了!

    叶晋子爵,区区一个贵族破落户啊,做的最大官职,也就是北方军团和城卫军的军需官而已啊。

    就这么一个职位,能贪污二十万金币?

    北方军团一年的军费才多少?也只不过二十多万金币左右啊!

    在王城权贵中,叶晋子爵完全排不上号啊,这贪污的本事,真******神了!

    索伦挥了挥手道:“看在你女儿的面子上,把所有的金币吐出来,我饶你一命!但是不是要把牢底坐穿,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叶晋子爵拼命磕头道:“没问题,没问题,我愿意检举揭发,我愿意戴罪立功。”

    索伦不耐烦地挥挥手,让人将叶晋子爵带了出去,真是半句话都不愿意和他说。

    就这样,叶晋子爵包住了一条狗命。

    或许有人说,索伦在以权谋私,违背律法尊严。像叶晋这样的人,杀十次都足够了,竟然能够免死。

    这样说的人就迂腐了。

    需要铁面无私的人是包公,而不是仁宗皇帝赵祯。

    况且,叶非蝶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赎她父亲之罪已经绰绰有余了。

    ……

    对于索伦来说,对于怒浪王国的政局来说,最最危险的一天过去了。

    一千一百万金币储备失而复得,差一点就爆发的城卫军造反,也彻底被扑灭于萌芽之中。

    整个怒浪王国就在悬崖边上,差一点点就坠落万丈深渊,如今终于被拉了回来,脱离了险境。

    根据财政大臣索夫的账本,索伦对王国巨贪进行抄家,第一天抄家十人。

    虽然引起了王国权贵的不安,但也仅仅只是掀起了些许的波澜。

    第二天,禁卫军抄家九人。

    第三天,禁卫军抄家六人。

    第四天,禁卫军没有再继续抄家。

    王城所有权贵,长长松了一口气,终于要恢复平静了。

    按照索夫的账本,索伦总共抄家二十五名。

    整个过程中,有零星的抵抗。但是这些权贵们没有抱团,又失去了城卫军这个造反主力,这些抵抗完全掀不起浪花,区区两千禁卫军就平定了。

    至于抄没的金币,还在统计之中,索伦还不知道具体数字。

    但是,高隐已经禀告索伦,这个数字会远远超过想象之外,已经不仅仅是能够渡过这次危机了。

    所以,索伦拭目以待,看这次抄家的战果,究竟会有多么巨大?

    ……

    天牢里面,隐洲少主方青一,已经足足被饿了四天四爷了,从来没有一个人来看望过他。

    这四天,他每天就只有一碗水。

    他从来都没有受过挨饿的味道,真是让人痛不欲生。

    方青一感觉到,此时就算有一只老鼠在面前,他也能生吞活剥吃下去。

    无比饥饿的他,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他无比迫切希望是有人送饭来了。

    结果,出现在他面前的是索伦。

    “索伦……”方青一咬牙切齿道:“你冒犯了隐洲的尊严,你竟敢囚禁于我,很快你就知道,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了,这个后果哪怕你的整个家族,整个王国,都无法承担。你等着,等着承受无以伦比的厄运,你的家族,你的妻子儿女将承受可怕的惩罚。”

    “啪……”索伦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方青一不敢置信地望着索伦,竟然敢打自己?

    “索伦,你这个……”

    “啪……”索伦又一阵耳光扇过去。

    “索伦……”

    这次,方青一只说出了两个字,就被索伦耳光给扇了回去。

    “索……”

    索伦左右开弓,接连一阵耳光,将方青一打的头昏目眩,口鼻流血。

    “还能威胁我,看来还有力气,饿得还不够。”索伦冷笑道:“那你再饿你三天,我再来和你谈。”

    说罢,索伦离去。

    ……

    与此同时,公主府来了两个客人。

    这是一对男女,是夫妻关系,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这个男人,俊美无比,玉树临风,这高洁的气度,甚至超过索伦。

    这女子身躯婀娜,柔美迷人。而且,她的长相和方青濯有些像,却要更加精致艳丽。

    不仅如此,这女子容貌温柔如水,却又隐约藏着一丝娇媚,绝对是一个尤物。

    她是方青濯的亲妹妹,方青狄。

    而这个玉树临风的绝顶美男,当然便是她的丈夫姬梦白,同时他也是炎帝国王室的养子,黑寡妇梦陀萝曾经的恋人,那个在婚礼上将她抛弃的完美恋人。

    ……

    注:第二更四千多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p>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