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六:暧昧方青濯!恐怖伏灵兮!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0:59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索伦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他没有进卮妍的房间,而是进入了卮宁和宝宝的房间。

    宝宝在已经呼呼大睡了,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抱着脑袋,小身体侧趴着。

    索伦本想看完宝宝后立刻退出去,不料却被卮宁握住了的手。

    “怎么还不睡?”索伦问道。

    “今天睡到了下午才起来,现在不困。”卮宁腻声道:“上午都是嫂子在带宝宝的,真的被你折腾死了,腰酸背痛的。”

    索伦道:“宝宝怎么趴着睡,这样可能不太好呀。”

    卮宁道:“没办法的,你刚翻过来,一会儿他又趴着睡了。”

    “我要离开三天,去天水城结婚。”索伦道。

    “嗯。”卮宁不自然道:“刚才卮妍已经说过了。”

    “你就是因为这个睡不着的?”索伦问道。

    “没有。”卮宁道:“白天睡得太多了。”

    “你骗不了我,你就是因为这个事情睡不着的。”索伦道。

    在黑暗中,卮宁美眸瞪大盯着索伦良久,然后恨恨道:“对,我就是因为这个睡不着的。你跑去结婚了,我儿子都给你生了,偏偏还无名无份的。”

    索伦躺上床,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口道:“那等我王城的时候,我们也办一个仪式,就像是归芹芍的那种。”

    索伦和归芹芍举办的婚礼,算是私婚!

    这种婚礼不受王国律法的保护,而且生出来的孩子跟随母姓,没有男方家族的继承权。

    而且,女方也不能拥有男方的任何家族财产。

    总之,这是纯粹感情上的婚礼,不涉及任何财产和律法。

    但是,这种婚礼是收到整个人类国度上流社会的认同,一旦成婚,也是真正的夫妻关系。

    甚至,在贵族中私婚比正式婚礼还要受到肯定。

    因为在贵族社会中,很多男女并没有真正的感情,只是完成家族的联姻任务。成婚之后,男方会和真正情投意合的女子私婚,并且长相厮守。

    这样私婚之后,不管是归芹芍的孩子,还是卮宁的孩子,都会跟着母亲姓,而不是随着索伦姓。

    长大之后,归芹芍的孩子继承天水城基业,而卮宁的孩子则是王室成员。

    当然,这种私婚是一种腐化堕落的标志,但索伦却也是其中的受益者。

    听到索伦的承诺后,卮宁美眸露出喜悦的光芒,腻声道:““好,你一定要把拜堂成亲给我补来的,到时候我们抱着孩子拜堂,最有意思了。”

    私婚中,抱着孩子拜堂成亲的,确实一大把。

    很多男女一开始在一起,就仅仅只是因为突然涌起的情感,但是生下孩子之后,就觉得再也不能分开,所以就进行私婚。

    “你今晚还去卮妍那边吗?”卮宁问道。

    “不去了,就陪你。”索伦道。

    “那说好了,只睡觉,不做其他的。”卮宁道:“昨天真的是被折腾死了,第二天起来浑身哪里都是酸痛的。”

    “好。”索伦道。

    然后轻轻拥着她睡觉,双手本能地在她丰腴动人的娇躯上游走,亲吻着她的耳朵,嘴唇,鼻尖,眼睛。

    结果,一只手游走到她大腿的时候,就被她夹住了不放。

    然后,她鼻子里又发出了嘤嘤的声音,娇躯开始轻轻地扭动磨蹭,温度开始上升。

    索伦心中取笑,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他故意不紧不慢地亲吻着。

    卮宁得不到满足,玉手如蛇一般钻入索伦的衣衫之内,往下游走。

    “干嘛?”索伦问道。

    “快点。”卮宁颤声道。

    “快点什么?”索伦问道。

    “你讨厌。”卮宁颤声道:“我要”

    索伦轻轻褪下她的睡裙,卮宁侧着娇躯,将浑圆雪白的臀儿撅起。

    “你,你温柔一点,不要那么凶。”

    卮宁颤声道,然后扭过脸来和索伦吻在一起。

    次日一早,索伦亲吻了卮宁母子后便起床,洗漱完毕后,来到了中心花园的院子内。

    方青濯早早起来练剑了,她难得穿着一身劲装,使得丰腴傲人的娇躯,显得尤为成熟惹火,如同水蜜桃成熟到了极点,咬一口就蜜汁四溅。

    她的两个女儿也睡眼朦胧地跟着练剑,一边练一边哈欠连天。

    见到索伦,两个小女孩将手中小木剑仍在地上,飞奔过来抱住索伦大腿。

    “姑父姑父,你要天水城啦?记得要给我带礼物啊!”

    “你来的时候,把沁沁也带来好吗?”

    “阿史元跋不许带来,小男孩最讨厌了。”

    “姑父,人家想养一条狗狗,你帮我跟妈妈说好不好?”

    两个小女孩叽叽喳喳的,如同话精一般。

    而且索伦不答应,她们就抱着他的大腿不撒手。

    “好好,我答应。”索伦赶紧道。

    “姑父你最好了,我们去喊宝宝起床。”两个小女孩松开索伦大腿,然后趁机跑得无影无踪。

    两支木头小剑就随手扔在了地上。

    方青濯有些气鼓鼓地望着索伦,道:“索伦,你不能这样的,你把她们宠坏了,我就不好管了。”

    索伦笑道:“嫂子,你的性子这么柔,管不了她们的的。”

    “那怎么办?”方青濯道:“难道就任由他们成为疯丫头吗?”

    索伦道:“听我的,以后让卮宁来管,她心眼多,手段辣,保证将这两个小丫头片子管得服服帖帖。”

    方青濯道:“你这么编排她,小心她踢你下床。”

    说完后,方青濯也觉得这句话太孟浪暧昧,不该她说的,顿时有些面红耳赤,羞涩不已。

    索伦本想再调笑两句,但觉得不妥,面色一正道:“嫂子,我要返天水城成婚,这三天家里就交给你了。”

    “嗯,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卮宁和宝宝照顾好的。”方青濯温柔而又认真道。

    半个小时后,索伦正式告别了卮宁和方青濯,和卮妍,庄之璇,卮亭公爵四人骑着狮鹫兽返天水城,进行一场简单而又重要的婚礼!

    婚礼之后,卮妍公主将登基为王,而索伦也将成为怒浪王国的摄政亲王!

    索伦,卮妍公主,卮亭公爵三人

    王宫宦官分别前往,黑木宅邸,言氏家族宅邸,归行负宅邸下旨。

    册封吏部大臣黑木为王国内阁副相,首相和摄政公爵不在的时候,暂领王国内政。

    册封归行负为怒浪王国刑部大臣,兼内阁阁臣。

    册封言无至为卮都总督,兼内阁阁臣。

    原本的首相言无忌一系族人,虽然勉强保住了性命,但是却献出了大部分的家产。族中重要成员原本在王国都担任高管要职,此时全部被开革,等待着怒浪王国的再一次召唤。

    而且,言无忌的首相宅邸也被索伦下旨收,并且赐予言无至。

    从此之后,言无至就成为了言氏家族的主人。

    接旨之后,他来到祖宗牌位面前,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多少年了?

    三十几年了!

    每一次来到言府的时候,言无至就心绪复杂。

    从小到大,任何考试,不管是文的还是武的,他都超过了堂兄言无忌。

    但是自从十岁之后,每一次见到言无忌他都要行礼,每一次进行族会,他都要站在后面,而言无忌却能坐在最核心的位置上。

    仅仅只是因为,言无忌是嫡出,而他是庶出。

    言无忌不足五十的时候,就成为了内阁首相。

    而他言无至四十几岁的时候,还只是东南行省总督府长史,而且这已经是他的极限。王国十一行省总督,没有一个是他的位置。

    因为,每一个行省的总督,都必须出身于贵族。

    而整个言氏家族,就只有一个人有爵位,那就是言无忌。

    如今,他言无至终于得到了这一切,得到内阁之位,得到了言氏家族宅邸,还有贵族爵位。

    等卮妍公主登基为王的时候,就会正式册封言无至为王国子爵。

    “父亲,儿子跟对了主君,终于达成您一辈子都不敢想象的夙愿。”言无至再一次跪地叩首,泪流满面。

    跪在牌位面前足足一刻钟,言无至起身,擦拭了眼泪,朝外面走去。

    打开房门,整个院子里面,满满当当几百人,整整齐齐跪下。

    “拜见家主!”

    “拜见恩师!”

    从今以后,他言无至就是言氏家族独一无二的主人,言党的最高领袖。

    “老奴归行负,叩谢主君天恩!”

    比起言无至的华丽大宅,归行负的宅邸就要逊色一些了。

    此时王城内,临海伯爵府依旧在,而且占地一二百亩,富丽堂皇,现在里面依旧有上仆人和侍女正在打理照料。

    不过,这个伯爵府已经不属于归行负了,它如今的主人是归芹芍和她肚子里面的孩子。

    但此时归行负心中豪迈,没有任何惋惜。

    他已经正式接到旨意,他接任王国刑部大臣,兼内阁阁臣。

    当然,黑龙台少卿尹都也晋升了一级,成为了刑部副大臣。

    接旨的时候,归行负也忍不住大哭出声。

    终于,他也混出头了。

    从一个随时可能被扒皮抽筋的阶下之囚,成为了怒浪王国的内阁大臣。

    尽管,从某种程度上内阁大臣的分量,是不如王国诸侯的。

    但是,王国诸侯他归行负已经做过了。如今再做内阁大臣,其实权位已经超过了之前他担任临海城主的时候。

    他已经为归氏家族走出了另外一条路,他今年五十六岁,还可以在内阁驰骋十年。

    这十年的时间,足够让他将儿子归秦渠,归秦仲培养出来了。

    归芩渠担任文官,归秦仲担任武官!兄弟一文一武,十年之后又是一个强盛的归氏家族。

    至于曾经最出色的长子归秦必,已经被他放弃了。

    因为,归芹芍很讨厌这个长兄,这个无耻的长子,竟然私下猥亵母亲图灵丝,简直禽兽不如。

    归芹芍讨厌归秦必,那索伦就一定讨厌归秦必。

    而索伦讨厌归秦必,归行负就必须将他打入十八层地狱。

    他另外两个儿子,归秦渠和归秦仲虽然没有那么出色,但胜在稳重。

    而且,这两兄弟对妹妹归芹芍都充满了感情,从小到大不知道为这个妹妹抗了多少祸。

    虽然此时归秦渠和归秦仲都还在牢房里面,但是等到卮妍公主登基的时候,他们就一定会被释放出来。

    届时,归芹芍在索伦耳边随便一阵枕头风,这两个哥哥就飞黄腾达了。

    “哈哈哈,届时我归氏家族一门,将出现两个贵族,一支为诸侯,一支在朝堂。”归行负心中豪迈道:“整个怒浪王国权贵之中,我归氏家族将名列第三!”

    没错,言无至是索伦心目中的首相。

    但此人太清高了,装着一幅只忠诚王国,不效忠索伦私人的样子。

    归行负就不一样,他从头到尾都只会摆出一个姿态,我只效忠索伦。

    如此一来,五年之后王国首相之位,还不一定是谁的。

    接下来一个月内,归行负无论如何要和图灵丝见上一面,正式办理和离。

    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和离,归行负会把自己逐出归氏家族,而图灵丝依旧是归氏的主母。

    然后,归行负会立刻另娶一名妻子。

    为何要这样?

    一是向天下人宣示,如今临海城归氏的正统是归芹芍,归行负将建立一个全新的归氏家族,和临海城没有任何关系。

    第二点,归行负的心思就比较龌蹉了。

    他知道图灵丝虽然徐娘半老,但何止是风韵犹存啊,简直依旧火辣绝美。

    万一她和索伦之间有什么火花?那他归行负就要懂事一些,彻底和图灵丝划清界限。

    距离去内阁点卯上职还有一个时辰,归行负先去公主府外面,跪送索伦离开王城。

    他也不进公主府,就在外面跪着,看着索伦和卮妍公主骑着狮鹫兽离开之后,他才起身离开。

    拍马屁是一个长期而又细致的工程,一定要一丝不苟,任何时刻都不能放松。

    然后,他顺便去了一趟黑龙台大牢见一个人。

    他的义子凌傲,曾经的天之骄子,归芹芍的未婚夫。

    当然,这件事情他也是率先禀报过索伦,并且得到同意的。

    此时在索伦的眼中,早已经没有凌傲的存在了,归行负提起他的时候,索伦甚至愕了一会儿才记起这个人。

    卮离完蛋之后,作为他的侍从,凌傲当天就被逮捕了,然后关在黑龙台的大牢中。

    没错,是大牢,而不是天牢。

    以他的身份,还不够资格进入天牢!

    如今,凌傲在牢房里面已经半个多月了,没有任何人过问,也没有任何审讯,就仿佛所有人都忘记这个人一般。

    曾经的他是何等的辉煌?

    怒浪王国的明日骄阳,最年轻的龙武士,最年轻的万骑长,甚至被誉为未来的第一元帅。

    然而事实证明,他这个无根之萍是多么可悲啊。

    没有了义父归行负的眷顾,他完全如同断线的风筝,又如同失去风帆的小舟,时时刻刻都在随波逐流。

    出卖自己的身体和尊严,成为妖洲荡妇的一个男宠,服用了妖洲奇药,不但武功全恢复,而且再一次成为了卮离的嫡系侍从。

    然而好景不长,很快卮离就再一次大败,并且彻底覆灭。

    而那个妖洲的妖妇,也彻底被逐出了怒浪王国。

    他凌傲,沦为了阶下之囚。

    再一次见到凌傲,归行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这个头发杂乱,胡须满面,双目无神,身体消瘦,衣衫褴褛的人是凌傲?

    曾经英俊潇洒,气宇轩昂的凌傲?

    看上去,完全和路边的乞丐没有什么区别,而且根本不像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倒像是三四十岁了。

    仅仅坐牢半个多月,他仿佛就有些麻木了,见到归行负的出现,他的双眼尽然陷入了短暂的迷茫,然后猛地坐起,眼泪涌出。

    “义父,义父”

    凌傲冲了过来,将双手伸出来,拼命要抓住归行负。

    归行负上前,抓住凌傲又脏又瘦的双手,面孔抽搐,颤声道:“小傲,你,你太让我失望了。”

    炎京圣殿!

    熊熊的火焰,瞬间吞噬了伏灵兮。

    很快将她身上的衣衫化为灰烬,接着她雪白曼妙的娇躯,也彻底被火焰吞噬。

    无边无尽的痛苦,使得她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声音。

    她满头的秀发,瞬间被烧成了灰烬。

    紧接着,整个身体都被烧焦,变成了一团黑炭一般。

    但是,在火光之中,伏灵兮竟然依旧在惨叫。

    被烧成了焦炭一般,竟然还在惨叫,而且双眸竟然释放出可怕的光芒。

    接下来,更加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伏灵兮的身体,竟然一寸一寸地恢复。

    重新生长出来的肌肤,依旧光滑如雪。

    但是,很快这些生长出来的躯体,再一次被焚烧。

    不仅是身体,还有头发。

    刚刚被烧成灰烬,很快又重新长出。

    就这样,伏灵兮的身体一边被烧焦,但一边有重新生长。

    而她的惨叫声,越来越凄厉可怕。

    在场所有人的人,都完全彻底惊呆了!

    有一种东西,能够让人不管受到任何伤害,都能瞬间痊愈,那就是恶魔之血。

    但是,恶魔之血仅仅只是透支未来的生机而已,该死还是要死的。

    而眼前的伏灵兮,竟然是不死之人!

    如果是恶魔之血,伏灵兮此时早就被烧死了!

    然而,她竟然一遍又一遍地复苏。

    而且每一次复苏,竟然更加美丽绝伦。

    “啊啊”

    而伏灵兮的惨嚎声,也渐渐变成冷笑,狰狞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得在场所有人,完全不寒而栗。

    然后,在火光中!

    伏灵兮一半面孔烧成焦炭,一半面孔新生雪嫩肌肤,美艳绝伦。

    所以,此时的她一半如同妖魔鬼怪,一半如同绝美仙子。

    轻轻叹息一声,伏灵兮用娇媚而又可怕的声音,缓缓道:“你们想要牺牲我,所以私下火刑将我处死?结果却看到了你们永远不应该看到的东西,知道了你们永远不该知道的最高秘密,在场的所有人,你们都死定了,死定了!”

    注:第二更五千多字送上,最近每天更新一万字,拜求支持,拜求双倍月票啊,拜托大家了!(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