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七:凌傲自尽?惊天伏灵兮!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1:00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小傲,你太让我失望了。”归行负再一次道:“我已经跟你说过了,让你一定抓住机会,你为何在最后关头都没有抓住?”

    归行负指的最后机会,便是卮离战败后,凌傲立刻对卮离下手,找一个机会杀掉他,并且借机投诚索伦。

    那么凌傲有机会吗?

    在天水城战场上是完全没有机会的,但是在逃亡的路上是有一定的机会。

    因为当时的卮离无比的颓废,一直喝得烂醉。

    而且李成莲当时非常的忙碌,要处理非常多的事务,每天都有那么一小段时间会离开卮离的身边,而凌傲作为侍从,每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卮离身边。

    当然,他一旦动手杀卮离,也绝对是九死一生。

    “我真的没有机会。”凌傲道:“一旦我出手,我也必死无疑了。”

    归行负道:“那卮离进入王城刺杀国王,并且要强行登基为王的时候,你在不在王城?”

    “在!”凌傲道:“作为他的侍从,我也在王城。”

    归行负道:“这完全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卮离会这么疯狂去刺杀国王,你完全可以去公主府举报,当时高隐和阿史离人城主就在公主府中。你一旦举报了,就证明了你的立场,就可以趁机翻身。”

    凌傲沉默了。

    确实如同归行负所说,卮离刺杀国王一事谁也没有想到。

    只要卮离立刻去向高隐通报,他立刻就能站在索伦这边。

    归行负道:“好,就算大败之后,卮离身边依旧有无数高手保护,你没有机会下手。那图灵朵身边总没有什么高手保护吧,你的武功高出他许多,你为何不擒住她献给索伦主君?”

    是啊,索伦对图灵朵的痛恨程度远卮离,而一旦凌傲抓住图灵朵献给索伦,那因为立下了大功,能够立刻转投索伦。

    如果说杀卮离这件事情,凌傲做不到,那杀死图灵朵,甚至抓住图灵朵献给索伦这件事情他完全是做得到的。

    当时卮离逃跑的时候乱成一团,根本没有人理会图灵朵,卮离也没有去管她的死活。

    凌傲之所以不那样做,就只有一个原因。

    他不愿意!他不想投降索伦。

    而到了卮离刺杀国王的时候,他内心更是无比期望卮离强行登基成功,然后再灭掉索伦。

    总之,凌傲就是不愿意投降索伦,就是希望站在卮离一边,弄死索伦。

    “你是有机会翻身的,但你都没有抓住。”归行负道:“你没有刺杀卮离,你没有举报卮离,你没有抓图灵朵献给索伦主君,就只有一个原因,你不想投靠索伦主君。”

    凌傲沉默了良久,然后盯着归行负,嘶声道:“没错,我就是不愿意投降索伦?我不像你那么没有骨气,我不像你那么没有尊严,我不像你这样没有廉耻,竟然屈膝去投降你的敌人。”

    听到这话,归行负不敢置信望着凌傲。

    一贯来对他无比敬仰的义子凌傲,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深深吸一口气,归行负目光闪过一道冷意,淡淡道:“尊严,骨气?这两样东西很重要吗?”

    “对于有些人来说很重要。”凌傲道:“我宁可站着死,也不愿意跪着生。”

    “对,尊严和骨气这两样东西,价值万金。”归行负淡淡道:“这个世界上只有很少的人,才能拥有尊严和骨气,所以它非常的珍贵。比如索隆伯爵,立下赫赫战功,但每一次都事了拂衣去,推掉国王的任何册封。图灵陀的资历不如他,战功不如他,结果却成为了王国公爵。而索隆伯爵有灭国之功,却依旧是天水伯爵,没有多一寸领地,没有多一寸爵位。”

    凌傲脸上依旧倔强倨傲地望着归行负。

    归行负继续道:“国王陛下,宁愿被彻底架空,也不愿意和权贵和隐洲妥协,他也有尊严和骨气。我的主君索伦,他宁愿鱼死网破,天下大乱,群雄割据,他宁愿返天水城从头开始,也不要愿意向隐洲妥协,他也有尊严和骨气。”

    凌傲冷笑道:“义父,您在这里拍马屁索伦也听不见,就不要这么肉麻地吹捧索伦了,他就是一个靠女人上位的垃圾罢了,他的武功,他带兵打战的本事,在我面前完全是渣子。”

    归行负道:“而我归行负,为了荣华富贵,不惜出卖自己的女儿,出卖自己的老婆,甚至要亲手杀死自己的妻女。我被捕的时候,立刻跪在索伦的面前,舔他的脚底。我当然是没有骨气的,没有任何尊严的。甚至在今天,我还想着和你义母离婚,把我自己逐出临海城归氏,因为我有一个龌蹉的想法,那就是索伦主君万一看上你义母图灵丝了,我要懂事地和她划清界限。我为了家族的权势,连自己的老婆都能出卖,我当然没有任何尊严和骨气。”

    听到归行负用这么恶毒的口气说他自己,凌傲面孔不由得一阵冷笑。

    归行负道:“我没有尊严和骨气,但是我知道它们的可贵,我不会去亵渎他们。我不会给自己的行为做任何的遮掩,做任何的贴金。也就是说,我就算做了绝对不立牌坊。而凌傲你就是做了****还要立牌坊。你之所以不愿意投降索伦,是因为妒忌,和尊严骨气有任何关系吗?你不要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这话一出,顿时刺痛了凌傲内心最脆弱的部分。

    顿时,凌傲嘶声道:“归行负,你不要以己度人,你自己窝囊怕死,就不要把我也想成像你一样。我不想你一样窝囊,我不想你一样寡义廉耻,我的膝盖硬跪不下去,我的腰杆软弯不下去。”

    归行负冷道:“你是对索伦主君跪不下去而已,归芹芍是你最爱的女人,但是你却将她的初/夜权出卖给卮离,心甘情愿给自己戴了一顶绿帽子,你的尊严和骨气哪里去了?”

    凌傲面孔扭曲,目光喷火道:“出卖归芹芍的人是你!”

    “有区别吗?”归行负冷冷道:“我询问过你了,你有拒绝吗?你只是装腔作势用拳头捶打墙壁,弄出一幅鲜血淋漓的痛苦样子给谁看?但你最终没有拒绝吧,你算不算出卖自己的妻子,谋取富贵?”

    归行负的话顿时刺中了凌傲最最虚弱的部分,顿时他内心几欲癫狂。

    归行负继续道:“而且在那之后,你依旧对卮离卑躬屈膝。如果换成索伦呢?如果有人让他把妻子献给别的男人,他会怎么做?大概是起兵数十万杀他全家吧。”

    凌傲吼道:“他有几十万兵马,我没有。”

    归行负道:“可是,索伦曾经比你还一无所有,仅仅有一个没用的贵族武士勋章,但他当时就和卮离翻脸了,当时的卮离如日中天,顺昌逆亡。而当时的索伦,弱小得如同一只蝼蚁。这才是尊严和骨气,所以不要为你的懦弱找任何借口。”

    凌傲吼道:“我没有,我现在宁愿去死,也不愿意向索伦下跪求饶,这就是尊严,这就是骨气。”

    “不,这是妒忌!”归行负道:“在你心中,卮离是王室贵胄,高高在上,所以你觉得向他下跪,把妻子献给他,是理所应当的。而索伦曾经只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纨绔,你曾经高高在上的俯视他,鄙夷他。而现在他光芒万丈,成为一国之尊,你连仰视的资格都没有了。所以你妒忌,这股妒忌的情绪过沦为阶下囚的痛苦,所以你宁愿坐牢,也不愿意向他下跪求饶。而你把这种妒忌,视为了尊严和骨气。”

    凌傲内心深处最丑陋的真相,被归行负血淋淋的撕开,顿时让他痛不欲生。

    “啊,啊”凌傲拼命用头颅撞击牢房铁栏,嘶吼道:“归行负你看着,你看着,索伦得意不了多久了,狡兔死,虎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索伦他很快就要完蛋了,你也要跟着一起下地狱了。”

    面对凌傲的疯狂诅咒,归行负并没有生气,而是静静道:“小傲,你知道什么是置于死地后生吗?这不仅仅指的是生命,还有一个人的精神世界。一个人懦弱不要紧,无耻也不要紧,任何一种性格,都可能让你成为一个强大的人。但关键要认清楚自己,一个人只有认清了自己,才不会南辕北辙。****很了不起,牌坊也很了不起。但是****还要立牌坊,就是不行。至少在这个****成为圣女之前,就是不行。”

    归行负蹲了下来,抚摸着他的头顶道:“小傲,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条,认清楚自己懦弱自卑的真相,彻底认清现实,然后卑微地跪下来。当然,就算你下跪了,索伦也未必能够看得见,当你从一条路走过的时候,是绝对不会看到路边有一只蚂蚁向你鞠躬讨好的。第二条路,真正去追逐尊严和骨气,那很简单,你自尽吧!用你的生命,证明你的尊严和骨气。”

    这话一出,凌傲顿时一颤。

    归行负道:“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内阁点卯了,如今的我,成为了王国的刑法部大臣,兼内阁阁臣,也是索伦主君在内阁唯一的忠狗。”

    听到这句话,凌傲眼睛猛地一亮。

    归行负道:“我知道你怎么想,你想既不向索伦下跪,又能够依靠我从牢房走出来,并且继续飞黄腾达。我告诉你没有可能的,我是索伦主君的忠狗,我做的任何事情都要遵循他的意志。你想要飞黄腾达,除非得到他的允许。我还是那句话,既然下海做了就彻底放下身段去谄媚,去下跪,去卑微。你去逛窑子的时候,遇到那些把自己当成大小姐会怎么做?是不是一个耳光扇过去?****什么时候能够拿乔?等你混上明星名妓再说吧!”

    然后,归行负离去了。

    “小傲,我不是逼你下跪,而是逼你认清现实,你天生就是一个下跪的人。”

    而凌傲坐在地上呆,耳朵里面响着义父的话。

    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条,打断自己的腰杆,打断自己的膝盖,卑微地跪下来,等着有一天索伦现自己的下跪。

    第二条,自尽,一死了之,用死亡证明自己的尊严和骨气。

    炎京圣殿!

    见到火焰里面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的伏灵兮,在场所有的修士和行刑的祭师完全惊呆了。

    头皮仿佛要掀开了一般,她们知道自己见到了不该见到的东西,真的必死无疑了,再无任何生路可言。

    火焰中的伏灵兮,左右面孔依旧在不断变幻着。

    左边的面孔刚刚生出娇嫩雪白的肌肤,很快又被火焰烧成了焦炭,从天使变成魔鬼。

    而与此同时,她右边被烧成焦炭的面孔,又恢复如新,长出了雪嫩的肌肤,从魔鬼变成了天使。

    “哈哈哈哈”伏灵兮疯狂大笑道:“我等待这一天,已经很多年了,我果然是身负重要使命的!小时候我不小心被火烧到手臂,却很快恢复如初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肩负重要使命的,现在我终于证明了这一点,哈哈哈哈!”

    此时,捆绑伏灵兮的绳索已经被彻底烧断了,伏灵兮也脱困了。

    她在火焰中,扭动自己魔鬼的娇躯,颤声道:“被火焰焚烧的感觉,真是让人颤栗,无边无际的痛苦之后,竟然是无以伦比的快感,远床事快感的十倍,百倍,这种感觉真是让人着迷眷恋啊。”

    伏灵兮依依不舍地走出了火焰,朝那名行刑祭师道:“去告诉你背后的主人,让他通知在天空圣殿的主子,就说在这场和光明派系的斗争中,我能够力挽狂澜。我不仅仅能够保下隐洲,保下罗戈,保下格礼,而且还能给光明派系致命一击,在这场滔天大案中大获全胜,让我们的邪统派渡过这个致命危机!”

    神龙圣殿的最高层分为两个派系,一派是光明派,一派是邪统派。

    光明派系觉得,神龙圣殿应该维持自己的脱地位,不应该过多干涉人类王国的内政,只负责神龙信仰和人类国度的最高文明,拥有更高的追求。

    而邪统派觉得,神龙圣殿应该利用四大秘洲,更加渗透人类王国内部,最终达到统治整个世界的目标。

    炎京圣殿,姬秀宁,还有三分之二的天空祭师,属于光明派系。

    四大秘洲,北庭王国的神龙圣殿,西凉王国神龙圣殿,还有三分之一的天空祭师,属于光明派系。

    双方的势力,可以说是势均力敌。

    只不过,邪统派系大部分的势力在于地方。而光明派系的势力,在天空圣殿。

    从火焰里面走出来的伏灵兮,身上烧焦的部分飞快地生长。

    整个画面,无比的瑰丽,又无比的诡异。

    仅仅几秒钟之后,她绝美无伦的娇躯,再一次恢复如初,赤露在空气中。

    如梦如幻一般的美丽,像是一个圣女,又像是一个魔女。

    长长舒了一口气,他等待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已经很久了,等姬秀宁掀起这场滔天巨案已经很久了。

    卮离身负恶魔之血这个秘密,罗戈与格礼不知道,但是他伏灵兮知道,因为图灵陀公爵把这件秘密告诉过他。在那天晚上的绝密谈话中,双方都交换了一个绝顶机密。

    从那之后,伏灵兮便在谋划一个天大之局。

    其实,就算没有方青濯揭露这件事情,伏灵兮也会想办法让索伦揭露的。

    而且是等到卮离坐上王位之后再揭露,届时带来的震动就更大。

    嫉恶如仇的姬秀宁,一定会趁机掀起一场滔天大案,届时邪统派就会迎来一次灭顶之灾。

    到时候,只有她伏灵兮能够力挽狂澜,挽救整个派系。

    那么,为了奖励她的功勋,应该给她什么位置?

    起码是卮都圣殿大裁判所的最高领袖,如今罗戈的位置吧!

    这仅仅只是开始,十年之内,她伏灵兮要进入天空圣殿!

    因为,只有她能够救下邪统派!在这一刻,她是整个派系的救世主。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伏灵兮不惜让人杀死了自己的父亲。

    卮都裁判所的大裁判长,这个位置我要定了!

    谁挡在我的面前,都要死!

    注:第一更近五千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双倍月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8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