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四六九:恶魔之泪!娶索宁冰!(重要)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1:01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找到灭世魔帝?”婆罗煞问道:“用什么找到灭世魔帝?”

    “恶魔之泪。”伏灵兮道。

    婆罗煞眼眸一颤道:“你找到了恶魔之泪?阿史罗的那一份?”

    “对。”伏灵兮道。

    婆罗煞道:“怀病已和姬秀宁一系派出了上万人寻找,都没有找到阿史罗的那一份恶魔之泪,为何你能够找到?”

    伏灵兮道:“因为他们都不够了解阿史罗,都把他想得非常复杂,觉得他肯定会把恶魔之泪这么重要的东西藏在最最神秘,最最复杂的地方。然而阿史罗是一个随性所致的人,他虽然极度的聪明,但是他却懒得动脑子。不管什么事情,他脑子一阵发热就去做了,而且几乎不会做什么周密的筹划,我卧底在他身边的时候,几乎所有周密计划都是我做。”

    婆罗煞点头道:“你继续说下去。”

    伏灵兮道:“而且你阿史罗是一个充满毁灭倾向的人,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他想做就一定会去做,付出任何代价都要去做。而且在潜意识中,他会希望自己失败。所以在临死之前,他虽然一心一意要去做地狱骑士,但那也是一种自我毁灭的**,当时的他对灭世魔帝并没有真正的信仰,一直到临死之前,他才坚定了自己黑暗的信仰。”

    婆罗煞应了一声道:“你继续。”

    伏灵兮道:“所以通过这些性格,我判断他不会把恶魔之泪藏在极度繁复,极度隐秘的地方。当然,也不会直接就扔在家里,让任何人都见到。本来按照他的性格,会把恶魔之泪藏在女人体内的。但可惜的是,这样还是会被排出来,所以这个方案被排除了。然后我想到了,阿史罗有一种枯井情怀。”

    “枯井情怀?”婆罗煞疑惑问道。

    “对,枯井情怀。”伏灵兮道:“或许和他在妖洲的遭遇有关,尽管他富可敌国,但是很多时候他喜欢住在井底,睡在烂泥浆之中,仿佛在享受那种禁闭幽深的感觉,那种即将窒息的感觉。不仅如此,曾经有一次他因为妒忌姐姐的丈夫,也就是宴平祭师。所以他给宴平家乡下毒,让方圆几十里内的人都感染了瘟疫而暴毙。当时他下毒的地方,大多数便是在井里。”

    婆罗煞道:“所以你就判断,阿史罗会把恶魔之泪藏在枯井之中?”

    “对。”伏灵兮道:“从栾洋城返柔然城的大几千里路途,他不眠不休,日夜兼程地赶路。就算偶有困倦,他也不会去住店,而是找一个枯井随便眯一眼。以他随心所欲的性格,大概会把恶魔之泪也顺便藏在某个枯井里面。所以就在光明派系绞尽脑汁去寻找复杂隐秘之地的时候,我就派人从栾洋城出发,沿着阿史罗行进的路线,一路搜寻每一口枯井。”

    婆罗煞道:“你没有用神龙圣殿的人。”

    “没有。”伏灵兮道:“我担心会被光明派系的人发现。”

    婆罗煞道:“是虚无派系,他们不光明,只是愚蠢。”

    光明派系,邪统派,是姬秀宁一方的命名,把自己定位是正义的,把对手定义成是邪恶的。

    而在邪统派中,把光明派系称呼虚无派,把自己定义为统治系。

    只不过,在邪统派系中的很多成员,觉得邪统派更加威风,久而久之也跟着光明派系的人一起称呼了。

    作为派系的领袖婆罗煞并不希望这样,凭什么一开始就把对方定义为正义,自己一方定义为邪恶。

    “是!”伏灵兮道:“我担心被虚无派系的人发现,所以动用拜火城伏氏家族的人去寻找,他们并不知道我在找什么,就只是找一样神秘的东西而已。最终在二十几天前,终于在距离柔然城一千三百五十二里的一个贫瘠乡村的枯井中,他们找到了这管恶魔之泪。当时卮离刚刚战败,还没有刺杀怒浪国王。”

    把时间溯到二十几天前!

    当时方青濯和卮宁母女都被囚禁在卮都圣殿的一个高塔之下的密室中。

    大宦官高隐去求见伏灵兮,请她救出宝宝(索伦的亲子),伏灵兮当时答应了。

    因为卮离大败,索伦强势崛起,伏灵兮寻找恶魔之泪又没有收获,为了避免索伦的报复,伏灵兮打算救出宝宝,和索伦缓和关系。

    所以,伏灵兮去了地下密室和卮宁见面,并且抱走了宝宝。

    然而,就在她抱着宝宝要走出密室的时候,一个人进入,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伏灵兮就返身去,把宝宝还给了卮宁并且说她无能为力,救不了宝宝。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伏灵兮身体是颤抖的,是无比兴奋的,是无比激动的。

    因为,那个人说的是:您要的东西,在枯井里面找到了,是一管蓝色的水滴。

    这就是恶魔之泪!

    伏灵兮先于所有人找到了恶魔之泪,有了恶魔之泪就可以找到灭世魔帝。

    她伏灵兮就立下了天大的功劳,这个时候她还有什么可以畏惧的?索伦又算得了什么?

    所以,伏灵兮选择将宝宝还给卮宁,彻底和索伦翻脸,彻底划清界限。

    婆罗煞道:“你找到了恶魔之泪,为何当时不交上来?”

    伏灵兮道:“因为我想亲手交给您,然而一直没有机会。”

    不,伏灵兮在撒谎。

    恶魔之泪是最大的筹码,伏灵兮当然要将利益最大化!

    就如同一个人打斗地主,抓到了王炸,还有其他好牌,他肯定就不仅仅想要赢了,而是想要多炸几次,把底分多翻几倍。

    然后,卮离刺杀国王,强行登基,方青濯揭露了卮离身负恶魔之血的秘密,顿时天下震动。

    姬秀宁代表光明派系,立刻抓住这次机会掀起了滔天大案,试图将邪统派彻底击败。

    伏灵兮顿时抓住了天大的机会,她会等到整个邪统派最最绝望,最最危险的时刻再出现。届时她凭借自己一人力挽狂澜,挽救整个派系。

    这是何等的天大功劳?完全可以将利益最大化。

    只不过没有想到的是,卮离的供词中竟然还有她伏灵兮的名字,她竟然也被逮捕到了炎京圣殿。

    而且在整件事情中,父亲伏厄侯爵参与得比较多,知道得也比较多,不仅仅是恶魔之泪,还有关于灭世魔帝的机密。

    而且,索伦已经找到伏岐。

    父亲伏厄最疼爱的便是这个孙子,索伦如果用伏岐威胁的话,伏厄很可能会妥协招供。

    所以,在伏灵兮被捕之前,请方青狄和姬梦白出手,杀掉父亲伏厄灭口。

    她当然没有说为什么要杀伏厄,而是说杀了他,可能会挽救整个派系。

    而被抓到炎京圣殿后,她先受了一阵酷刑,然后邪统派系的人为了将伏灵兮灭口,免得她胡乱攀咬,竟然直接动用私刑烧死伏灵兮。

    结果,竟然发现了伏灵兮竟然是一个火焰烧不死之人。

    当然,这一点和伏灵兮的恶魔之泪无关,也和她的计划无关。

    这涉及到神龙圣殿的另外一个机密。

    此时伏灵兮更加确定,自己身负另外一个重要的使命,只不过这个使命自己都不知道。

    而且很关键一点,她原本的长相并不是这样的,而是几乎和女儿索宁冰一模一样的。

    但是,索宁冰长大之后,她就被神龙圣殿强行整容,换掉了一张面孔。

    就仿佛整个世界中像索宁冰那样的面孔,只允许有一个人。

    “恶魔之泪在哪里?”婆罗煞问道。

    伏灵兮道:“在我身体里面,我这就拿出来给您。”

    接着,伏灵兮便开始暗中用力,将体内里面的恶魔之泪从后门挤出来。

    此时哪怕婆罗煞也一愕,她竟然将恶魔之泪藏在这种地方?

    “给您。”伏灵兮道。

    婆罗煞一愕,没有伸手。

    伏灵兮道:“您放心,我体内没有一丝污浊的。”

    婆罗煞道:“你赶紧收好恶魔之泪,除了我之外,不要交给任何人!”

    然后,他的影响猛地灰飞烟灭。

    周围的天空幻境也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恢复成为阴森的鬼牢!

    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幻境,邪统派领袖婆罗煞仅仅只是用精神力和伏灵兮交流,而不是真的前往。

    顿时,伏灵兮心中震骇。

    这婆罗煞距离她应该千里之遥吧,然而却可以用精神力和自己交流,这强大到了逆天的地步啊。

    每一个天空祭师都如此强大?

    那有朝一日,自己是不是也拥有这样的能力。

    就在此时

    “砰”

    鬼牢的墙壁忽然猛地炸开,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口。

    “嗖嗖嗖嗖嗖”

    然后,几十个人飞了进来。

    没错,是飞了进来!

    这完全颠覆了伏灵兮的想象,这个世界竟然还有人会飞?

    怎么可能?

    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人会飞?

    在墙壁炸裂的一瞬间,伏灵兮用最快速度,重新将恶魔之泪塞到体内。

    这几十个人飞到伏灵兮身边,开始盘旋,环绕。

    伏灵兮看清楚了,这些人和人类有很大的不同,鼻子很尖,耳朵很长,而且只有两根脚指头。

    有些人背后有尾巴,而有些人没有。

    “伏灵兮?”为首的一个飞行者问道。

    “是。”伏灵兮颤声道。

    “跟我们走。”为首的飞行者道。

    然后,她们直接解开了伏灵兮所有的捆绑和禁锢,托着她飞了出去。

    伏灵兮大骇,这群人是谁啊?她们要带着自己去哪里啊?

    而且,她还等着天空祭师婆罗煞的到来。

    “你们是谁啊?要带着我去哪里?”伏灵兮问道。

    “神龙圣殿,妖星阁!”为首的飞行者道。

    伏灵兮觉得,自己身份的秘密,应该要被揭开了,自己的秘密使命,也要被揭开了。

    天水城主府!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在无比喜庆的气氛中,在无数人的祝福目光中。

    索伦和卮妍公主,严奈儿完成了真正的婚礼。

    最最激动的,当属是严奈儿了!

    她终于得偿所愿了,终于嫁给了自己最心爱的男人,终于披上了嫁衣,成为了一个新娘。

    此时,她又有些后悔了,为何那么早就把自己交给索伦,否则留到今天晚上的洞房花烛夜,那就完美了。

    在拜堂的时候,她已经忍不住喜悦的泪水,整个娇躯都是颤抖的。

    无边无尽的幸福,环绕着她。

    而另外一个最幸福高兴的人,便是索宁冰。

    她的弟弟索伦终于成婚了。

    此时的她是非常分裂的,一边又将索伦当成了真正的索伦,当成了亲人和弟弟。

    另一边,又将索伦当成了兰陵,她最爱的男人,但仿佛也是最亲的弟弟。

    所以,这个男人究竟是情人,还是弟弟?

    她完全分不清楚的,而且她也不想分清楚。

    爱到了最深处,已经根本无法分辨清楚,这到底是爱情,还是亲情。

    无数的宾客来给索宁冰敬酒,因为她算是所谓唯一的长辈了,尽管她只是姐姐。

    从来几乎滴酒不沾的索宁冰,此时来者不拒,好一会儿就喝了十几杯之多。

    秀美的脸蛋,印上了瑰丽的酡红,显得尤为娇艳动人。

    “好了,我们小姐不能喝了。”夜惊羽赶紧扶着索宁冰房。

    至于夜惊风是不能指望的,她完全是一个孩子,此时和阿史元跋,沁沁,岩雪儿一桌,玩得不亦乐乎。

    到房间的索宁冰,没有注意到,夜惊羽正在扒她的衣衫。

    “做,做什么?”索宁冰羞涩无力道。

    夜惊羽只是笑,很快就将索宁冰扒得只剩下兜儿和小裤儿。

    接着,又给她换上了新的衣衫。

    大红的喜裙,凤冠霞帔,竟然将她打扮成为了新娘的模样。

    不仅如此,而且还在房间里面贴上了红喜字。

    还点燃了红烛!

    最后,往索宁冰罩上了一个红盖头,并且在她耳边道:“新娘子,你就在这里乖乖等着新郎来吧,对了,我们的新郎叫兰陵!”

    顿时,索宁冰心跳如雷,想要说不妥,但怎么都说不出来。

    她感觉到无法呼吸,感觉到一阵阵昏眩。

    无比的幸福,无比的喜悦,无比的不安。

    真,真的可以吗?

    就这样,她在无比忐忑,无比兴奋中,穿着新娘的服侍,坐在这里等候。

    很快,房门被打开。

    “谁。”索宁冰颤声道。

    “我,兰陵。”索伦道。

    索宁冰道:“你,你来做什么呀?”

    索伦道:“来和我的新娘索宁冰洞房花烛啊!”

    注:第一更四千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谢谢大家!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