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二:扑倒妮妮安!杜炎吐血!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1:25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不仅仅是杜炎,还有阳固,丘巨三人都是一脸呆滞,甚至全场都死一般的死寂。

    尤其是杜炎,这个人头军功榜第一名他是志在必得的,完全当成了囊中之物。

    现在竟然丢了,这完全是巨大之打击,他只觉得耳朵内一阵阵轰鸣。

    在场绝大多数的人是来看热闹的,他们的思想准备是听到杜炎,阳固,丘巨三个人的名字。

    这个兰陵是什么鬼?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而外族军的兄弟们也先是一呆,然后发出了轰然的欢呼。

    而这一声欢呼让杜炎猛地清醒过来。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不可能!”杜炎低声自语道。

    自己丢了第一名本来就不正常,而且竟然是被兰陵夺走了,这完全是不可能的。

    就算太阳西出,这也是不可能的。

    如果说是被阳固和丘巨夺走第一名,他尽管很痛苦,但还可以接受。

    但是被兰陵夺走了,走到天上地下,去到天涯海角,他也完全无法接受。

    “不可能,不可能”杜炎的声音越来越大,以至于让酋长康斯坦丁听到了。

    康斯坦丁虽然想要重用杜炎,但绝对不允许他公然质疑自己,顿时望来一道冷冷的目光。

    杜炎心中一虚,几乎想要偃旗息鼓。

    但这件事情太大了,完全无法忍受,顿时杜炎道:“酋长大人,以兰陵的修为根本不可能获得人头军功榜第一名。”

    酋长康斯坦丁道:“你的意思是我弄错了吗?”

    “不敢。”杜炎道:“我觉得是不是兰陵在作弊?”

    这话一出,外族军兄弟的目光顿时变得非常不友好。你杜炎什么意思,兰陵再怎么说也是外族军的兄弟,而且是索魔大首领的侄子,是你杜炎的义弟,你竟然公开拆台?这不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表现出外族军中的不团结吗?

    “作弊?”酋长康斯坦丁道:“怎么作弊?”

    杜炎道:“比如在箭支的记号上做手脚,让其他人也射兰陵的箭。”

    康斯坦丁很想问一句,你难道当时没有检查过吗?

    确实,杜炎在开战的时候,专门检查过外族军兄弟的弓箭,就是为了防止兰陵作弊。

    接着,杜炎又道:“会不会是统计的人员出错了?第二次骑兵对冲决杀,是外族军骑兵兄弟们的共同功劳,兰陵头上只能分十个人头的。”

    “没错,是十个。”康斯坦丁道。

    杜炎面孔一阵抽搐,最终他还是开口道:“酋长大人,我想要看具体的人头军功数字。”

    杜炎想着,兰陵一开始参加两次战前决斗太占便宜了,如果两个人的人头军功差距很小的话,那他会联合阳固,丘巨一起改变规则,把兰陵从人头军功榜的第一名弄下去。

    然后,他们三个人并列第一。

    尽管康斯坦丁公然念出了这个人头军功榜,所以挽的余地已经很小了。但到了这种时候,很多人总是会抱有幻想的,更加荒谬的幻想都有。

    比如2002的韩日世界杯,中国队对战哥斯达黎加,0比2落败。当天就有很多传闻说这场比赛不算数,要重新踢,而且有很多人相信,并且抱有幻想。

    酋长康斯坦丁望着杜炎道:“你确定要看?”

    “是的,我要看。”杜炎道。

    “我们也要看。”阳固和丘巨同时出声道。

    酋长康斯坦丁道:“杜炎,你上来。”

    就这个时候,杜炎也觉得心中一热,有了些许的优越感。

    看,酋长只让我一个人上去,连阳固和丘巨都不能上去看。

    杜炎上前,弯腰接过了这份人头军功榜单,他第一眼看的是自己的人头军功,看有没有弄错。

    二百三十五颗人头!

    没错,这和杜炎自己的心理答案几乎一样。

    再看兰陵的军功。

    顿时,杜炎眼睛爆睁,然后有用力搓了搓自己的眼睛。

    这不是幻觉吧?这不是做梦吧!

    老天,竟然是九百五十二颗人头。

    这他们已经不是奇迹了,压根就是天方夜谭了,太恐怖了,这完全是人头收割机啊。

    原本杜炎还想着,如果他和兰陵的人头军功相差得不大的话,就联合阳固和丘巨,把兰陵从第一名上面弄下来。

    结果,兰陵的人头军功比他们三个人加起来还要多近一倍。

    完全是天壤之别啊!

    此时,杜炎已经不是觉得不信了,而是感觉到离奇荒谬。

    兰陵到底是靠什么杀死这么多人的?他的弓箭是很厉害,但是一开始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对着空中盲目抛射啊,这怎么可能命中?

    接着,杜炎想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酋长康斯坦丁之前答应过,谁的军功第一,就把女儿妮妮安嫁给他。

    那现在兰陵军功第一名,难道把妮妮安嫁给兰陵不成?

    不过,接下来康斯坦丁并没有挑明这个话题,而是继续念人头军功榜。

    只不过,杜炎已经完全没有兴趣听了。

    他只觉得无比的憋闷,无比的难受,胸腹蠢蠢欲动,有种要吐血的感觉。

    此时他最想来到兰陵面前,掐住他的脖子问他,究竟是用什么卑鄙的手段作弊的。

    你区区一个连魔武士都不是的人,为何会有九百多个军功?

    而此时的兰陵,早就被外族军的兄弟们抬起来往天上抛了。

    九百五十二颗人头军功,可以兑换近五百个蛮荒金币了。

    这可都是真正的职业士兵,两颗人头换一个金币,看上去确实有些不值钱。

    但是,这笔金币已经能够买很多很多东西,加上杜炎和索魔,还有外族军其他兄弟的军功,这是外族军最最富裕的一次了。

    没有等到庆功会结束,杜炎就迫不及待找到了妮妮安。

    “妮妮,你父亲之前答应过,谁立的军功最大,就把你嫁给他。”杜炎道:“现在,获得第一名的是兰陵,难道还要履行诺言吗?”

    妮妮安幽然欲泣道:“那还能怎么办?我父亲是奇美拉部落的酋长,言出必行的。”

    杜炎道:“那怎么可以?你爱的是我,再说兰陵的人头军功来得非常古怪,他武功如此之低,怎么可能杀死这么多敌人?这里面明显有不可告人的东西。”

    妮妮安望着杜炎。

    此时的他强自镇定,但已经气急败坏了。

    这让她有些失望,她所认识的杜炎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之前的杜炎是优雅而且高傲的,甚至看上去风度比阳固和丘巨还要好,为何此时表现得如此不堪。

    不仅公然质疑兰陵,而且还毫不掩饰地对兰陵进行言语攻击,哪有丝毫之前的优雅?

    然而,这其实是优秀者的通病!

    一个天赋很高的人,从小就在赞扬声中长大,会非常的自大傲慢,在这种得意中也能保持优雅作态。

    可一旦有人夺走了属于他的风光,那他立刻就会气急败坏,露出尖牙俐齿,这也是典型的妒令智昏。

    杜炎天赋很高,但情商却是不高的。之前因为很淡定,还没有表现出来,一旦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就完全表露无遗。

    “不,你不能嫁给兰陵。”杜炎道:“你是我的,你爱的是我,对吗?”

    妮妮安深情望着杜炎道:“我的心思你一直都是懂的,但我是酋长的女儿,我必须为部落的利益服务,我不能让父亲毁约。谁又会知道,兰陵竟然会在这一战立下最大的功劳。”

    杜炎道:“酋长不应该这么公正无私的,他完全可以改动人头军功的数字的。这样,你也就不用嫁给兰陵了。他和狄娜不干不净,而且来历不明,怎么配得上你?”

    此时妮妮安心中几乎要冷笑了。

    你杜炎说兰陵的时候,难道忘记了自己也想要两美齐收吗?既想要娶自己,还想要霸占狄娜。

    “没有办法的。”妮妮安眼泪滑落道:“我只能恨你我今生有缘无份了。”

    她不论是语气,还是目光都脉脉含情。

    尽管她的目标是兰陵,但是杜炎这边他也要吊住的。

    嫁给兰陵,并且让她死心塌地为自己卖命,符合妮妮安的最大利益。毕竟兰陵在战场上的威力,远远超过了杜炎。

    但就算成为兰陵的妻子,他还是会和杜炎,阳固,丘巨等三人藕断丝连的。

    最好这三个最优秀的年轻人都不要娶妻生子,依旧对她神魂颠倒,为他出生入死。

    至于这样是不是给兰陵戴绿帽了?并不在妮妮安的考虑范围之内,她一定会很小心演戏的。

    杜炎被这目光看得心脏一颤,嘶声道:“妮妮,你去告诉酋长,你爱的是我,你要嫁的是我。”

    妮妮安道:“我已经说过我心有所属,不想嫁给兰陵,父亲说委屈我了,但是他没有办法。他是酋长,说出来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一定要履行诺言的。”

    杜炎顿时目光一寒,露出一道杀气道:“那我杀了兰陵,只要我杀了他,你就不用嫁了。”

    这话一出,反而让妮妮安一惊。

    她这样凄凄惨惨切切,脉脉含情的样子本来是为了勾住杜炎,让他继续迷恋自己,为自己所用。没有想到竟然激得他要去杀了兰陵。

    这怎么可以?至少现在不可以!

    兰陵在战场上如此逆天,能够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利益,她还是想要嫁的,怎么能够让杜炎杀了?

    “不行!”妮妮安道。

    “为什么不行?”杜炎狐疑道:“该不会是你看上那小白脸了吧?”

    “你说什么?”妮妮安道:“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心吗?你明明知道我最厌恶他,最恶心他。他对我做过的那些事情你难道没有看到吗?我到现在都还做噩梦,我冰清玉洁的躯体,竟然被他触碰了。”

    顿时,杜炎心都要碎了,赶紧道:“是隔着衣衫触碰的,而且你是为了部落做出巨大的牺牲,你依旧是圣洁的。”

    “可是那种感觉,恶心得让我现在每天都在做噩梦。”妮妮安道。

    没错,兰陵轻薄她的那种感觉,使得她每天都在做梦,但不是噩梦,而是绮丽之梦。

    只不过这个女人的演技也是很逆天的,说假话的时候,比真话还要真实。

    “那就让我杀了他。”杜炎道:“这样你就不用跟一个死人计较了,为了你一辈子的幸福,我一定要杀了他。”

    妮妮安道:“炎,你听我的话吗?”

    她声音温柔,美眸含情,玉手轻轻抚着杜炎的肩膀。

    妮妮安还从来都没有这么对他亲密过,这让杜炎心花怒放,如同喝醉酒一般兴奋而又迷离。

    “听,我什么都听你的。”杜炎颤声道。

    “如果兰陵现在死了,索魔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你,他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的。”妮妮安道:“你让我从长计议,我谋划一个局,你等我的命令,我让你什么时候杀他,你就什么时候杀他。”

    顿时,杜炎双眼发亮道:“好,我们一定想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将这个畜生杀掉。”

    妮妮安道:“所以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一定要等我命令,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懂吗?傻瓜?”

    她的口气又变得亲昵起来。

    “我懂。”杜炎道:“可是,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总不能等到你嫁给他吧,那样我会发疯的。”

    妮妮安美眸望着杜炎道:“炎,你相信我吗?”

    “信,我始终都相信,你我的心是在连一起的。”杜炎深情道。

    妮妮安道:“我向你保证,我任何时候都不会让兰陵碰一根手指头,我永远不会主动和他说一句话,他想要碰我,我立刻翻脸,甚至自杀!”

    妮妮安是最懂得这些男人的心理的,恨不得所有男人都对自己的女人神魂颠倒垂涎不已,但是连小指头都碰不到一下,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我相信你。”杜炎更加深情道:“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纯洁的女孩。”

    晚上,兰陵正在闭目冥想。

    一个人影进入了他的营帐,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能量气息。

    是奇美拉的部落之花,酋长之女妮妮安。

    妮妮安手里拿着一只箱子,来到兰陵的面前,正在犹豫着用什么姿态面对他?

    是冰冷,高傲,还是暧昧,欲拒还迎?

    要把握好尺度,让兰陵欲罢不能,但是又要足够矜持。

    她以为兰陵看不见,所以一直在变幻着表情,进行最后的演练。

    谁知道兰陵睁开眼睛,猛地将她扑倒在地上,一只手捏向她的胸前,一只手抓向她的腰下,嘴巴直接朝她的小嘴吻上来。

    动作绝对的果断直接!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支持,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