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七:蹂躏征服!死地后生!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1:30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妮妮安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曾经有好几次,她都以为自己要死了!

    先是被撕裂,然后被燃烧,最后被沉沦!

    那种如同在惊涛骇浪中的小船,随时可能被拍打得粉身碎骨。

    她曾经听很多人说过,女人对她的第一个男人总是印象无比的深刻,甚至无法替代。

    又有人说,想要得到一个女人的心,就先得到他的身体,尤其是对于一个珍惜自己身体的女人。

    但不管怎样?就算她的理智被燃烧的时候,也依旧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和兰陵身体和灵魂彻底交融的感觉。

    这种感觉太美妙了,无以伦比的美妙。

    让人几乎想要用任何代价去换取。

    让人让人几乎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为了这种美好可以抛弃一切。

    ……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一切风平浪静!

    但整个身体,还有精神仿佛依旧在云端。

    兰陵和妮妮安两个人彻底无言,静静地望着天空。

    然后,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渐渐落地,理智仿佛渐渐回归,身体和精神都渐渐冷静下来。

    妮妮安很不想开口,但依旧还是开口了,道:“这改变不了什么的。”

    兰陵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没有任何求情,没有任何言语,就躺在那里不动。

    “你一句话都不说吗?”妮妮安忽然大声道。

    兰陵摇了摇头道:“我也活腻了,上一次被明媒正娶的妻子杀,这次被你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话一出,妮妮安顿时一颤,道:“什么意思?”

    兰陵就睁大眼睛望着天空,没有再说话的意思。

    “你妻子为什么要杀你?”妮妮安问道。

    兰陵没有回答。

    “你说啊,你妻子为什么要杀你?”妮妮安又问道。

    兰陵还是没有回答,摆出一幅我早已经活腻了,你赶紧动手的意思。

    宝剑已经不见了,妮妮安在身边不远处发现了一支匕首,还可以杀掉兰陵。

    而他始终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任何要反抗的意思。

    妮妮安拿过匕首,闭上眼睛试图割掉兰陵的脑袋,几次要割下去,最后匕首放在兰陵的脖子上。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愿不愿意和索魔决裂,和外族军决裂,彻底投靠我的父亲?”妮妮安问道。

    兰陵没有任何要说话的意思。

    “你别怪我。”妮妮安道。

    然后,手中匕首猛地割了下去,对准兰陵的大动脉割了下去。

    这个女人果然心狠手辣,兰陵刚刚救了她的性命,救了她的容貌,甚至她刚刚把处子之身交给了兰陵。

    但是仅仅过去两个小时,她就能动手杀兰陵。

    “噗刺……”

    锋利的匕首,轻而易举割开了兰陵的颈部脉搏。

    鲜血如同喷泉一般,飙射出来,直接喷在妮妮安的脸上。

    兰陵依旧躺着一动不动。

    鲜血飙射的力量非常大,几乎射入了她的鼻子,眼睛,还有嘴巴。

    一股滚烫的血腥味让妮妮安猛地一颤。

    然后不知道为何,身体深处猛地一颤。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谈不上是抽搐,也谈不上痛苦,就是很难受。

    一种非常复杂的感觉,就仿佛有一股力量猛地将她一拽。

    “当!”她手中的匕首落地。

    就仿佛刚才兰陵上她的时候,给她体内下了某种毒药,某种特殊的能量一般。这股能量,拽到了妮妮安手中的匕首。

    然后,兰陵颈部的伤口自动愈合,鲜血止住。

    妮妮安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满手的鲜血,再看地上的匕首。

    她真的不知道,刚才为何心中有一股力量猛地将她一拽,拽掉了她手中的匕首。

    这是什么意思?这难是魔神的旨意?

    魔神,蛮荒世界的共同信仰,最高信仰。

    人类国度信仰神龙,蛮荒世界信仰恶魔之神。

    这两种神,都是两个世界的力量之源。

    在蛮荒世界,再无知狠毒的人,都不敢冒犯魔神的旨意。

    她有心再捡起匕首,割掉兰陵的脑袋,因为她的信条是,任何东西都必须为利益和原则让路。

    父亲康斯坦丁给他的原则就是,兰陵必须和外族军,必须和索魔决裂,要么就死,绝对没有第二条路。

    但是,现在可能魔神拽掉了自己的匕首,不让自己杀掉兰陵?

    妮妮安为了利益原则可以抛弃一切,但不能无视魔神的旨意。

    她真的无法再次捡起匕首,杀兰陵第三次了。

    第一次她要砍掉兰陵的脑袋,结果出现了一条腐魔巨蛇打断,结果兰陵几乎付出生命去救她。

    第二次,她已经切开了兰陵的脖子,却仿佛有一股无形的能量猛地拽掉了她的匕首。

    这难道仅仅只是巧合?很有可能就是魔神的旨意。

    难道自己要去杀兰陵第三次?

    事不过三,而万一前两次是魔神的旨意,自己第三次捡起匕首杀兰陵,那就要彻底触怒魔神,受到极度严厉的惩罚了。

    魔神的惩罚,是世界上最最恐怖的,比被毁容了还要可怕。

    可是,如果自己不杀兰陵,那完全违背了自己的信条:妮妮安绝对不妥协,妥协的只有别人。

    “你想怎么样?”妮妮安厉声道:“兰陵,你想怎么样?”

    兰陵冷笑了一声,没有理会她。

    妮妮安道:“你已经睡了我,赶紧和索魔决裂,赶紧和外族军决裂,只效忠我一个人。”

    兰陵一字一句道:“我不会背叛叔父,不会背叛外族军。”

    妮妮安道:“外族军轮不到你了,我父亲已经下令了,让杜炎执掌外族军。”

    “只要我活着,就不可以,除非我死了,那就什么都管不了了。”兰陵道。

    “你能阻止杜炎?开玩笑,你什么武功?杜炎什么武功?”妮妮冷笑道:“你突破魔武士了吗?”

    “没有。”兰陵道。

    妮妮安道:“而杜炎已经是四星大魔武士了,和你的修为天差别,你靠什么阻挡他。”

    “那又怎样?只要我活着,总有一日会超过他。”兰陵道。

    妮妮安忽然眼睛一亮,她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逼着外族军决裂,不用冒着触犯魔神的危险。

    “兰陵,你不想跟外族军决裂?行,我给你机会。”妮妮安道:“你和杜炎决斗,如果你赢了,我不但能够娶我,而且也不需要和索魔决裂,也不需要和外族军决裂。而你输了,就乖乖和外族军决裂,只效忠我一人。”

    兰陵冷笑道:“那你还是杀了我吧,现在十个我,也不是杜炎的对手。”

    妮妮安道:“我给你时间。”

    兰陵道:“多长时间?”

    妮妮安道:“一个月!”

    兰陵摇头道:“不可能!”

    妮妮安厉声道:“兰陵,这是我的底线!”

    说罢,她直接起身,穿起被兰陵撕破的裙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走出了几百米,她回过头来道:“记住,给你一个月时间,你和杜炎决斗。如果你赢了,我妥协。如果输了,你就彻底妥协!”

    然后,妮妮安加快速度,消失在兰陵的视野之中!

    而兰陵依旧躺在地上,望着天空,长长舒了一口气。

    终于大功告成,置于死地后生了!

    ……

    这个计划,有很大一部分是和二夫人丝丝商量出来的。

    过去的十几天,而夫人丝丝实在受不了,来找他偷情过两次。

    她明确说,兰陵和她欢好的时候,给她体内种下了一种非常邪恶而又神秘的能量。

    这股能量让她对兰陵上瘾。

    而且她说,第一次她和兰陵偷情之后,为了自保,她曾经下手杀兰陵灭口。

    但不知道为何,体内仿佛有一股能量猛地一拽,中止了她的动作。

    二夫人丝丝觉得非常诡异,以为这只是一个偶然。

    后来,她发现自己仿佛中毒了一般,每隔一段时间不和兰陵偷情苟且,内心就会变得无比燥热空虚,就仿佛要发狂了一般,无比的痛苦难受,真的就如同上瘾了。

    基于这个特点,二夫人丝丝和兰陵商量,想要让妮妮安改变主意,必须先夺她的贞操,给她体内种下邪恶神秘的能量。

    不过二夫人丝丝说,这种猛地一拽的能量是存在的,但未必能够战胜意志。

    如果妮妮安下定决心杀兰陵,那么这股能量能够拽第一次,未必能拽第二次。

    而蛮荒世界的人,最信仰魔神,最不敢冒犯魔神的旨意。

    所以,两个人就善良一个假魔神旨意!

    如果妮妮安两次动手杀兰陵,都被非常怪异离奇地中止了,那她肯定会怀疑这是魔神的旨意。

    于是,就有了第一次妮妮安要斩下兰陵人头,结果却出现了一条腐魔巨蛇来打断。也让兰陵又豁出性命,挽救妮妮安的机会,并且也让兰陵占有妮妮安变得水到渠成,不会让妮妮安怀疑兰陵给她下药了。

    那么,这条腐魔巨蛇是怎么来的?

    它根本就不是这片区域的产物,它原本应该在万里之外!

    答案就是,这条腐魔巨蛇是二夫人丝丝的,是她曾经的一条宠物,而且她不仅只有这一条宠物。

    这些都是绝密,连酋长康斯坦丁都不知道!

    但不管怎样,这个计策天衣无缝,水到渠成!

    而且最后,也大功告成!

    ……

    妮妮安衣衫破损地回到了奇美拉部落,骑马冲入了酋长城堡,此时已经快要天黑了!

    酋长康斯坦丁见到妮妮安一人进来,便将手高高举起,一旦他的手落下,就是下令斩杀索魔,狄娜。

    “妮妮,如何?”康斯坦丁问道。

    “父亲,您跟我来。”妮妮安道,然后她带着父亲康斯坦丁进入了一间密室。

    “我已经失身兰陵了。”妮妮安的第一句话,就让康斯坦丁吓了一大跳。

    他的眼睛上上下下看了妮妮安好一会儿,心痛如绞。

    这是他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部落之花啊,竟然就这么被摘走了。

    尽管那一层东西在蛮荒世界也能找邪恶萨满补上,而且也不乏女萨满。可是……这未免也太便宜兰陵那个混蛋了。

    “那兰陵呢?答应和索魔,和外族军决裂了没有?”康斯坦丁嘶声问道。

    “没有。”妮妮安道。

    “啪……”康斯坦丁一个耳光扇了过来。

    他对这个女儿很放心的啊,为何竟然做出了如此愚昧之事。

    不但没有让兰陵妥协,反而自己失身了。

    妮妮安捂住脸,朝康斯坦丁道:“父亲,如果您安静下来了,我就把事情从头到尾告诉您。”

    接下来,妮妮安将发生的一切娓娓道来。

    尤其是当她准备砍下兰陵头颅的时候,竟然出现了一条腐魔蛇。

    而当她第二次杀兰陵的时候,仿佛有一股神秘的能量猛地拽了她的手,将匕首坠落。

    “父亲,这是不是神魔的旨意?”妮妮安道:“还是兰陵的诡计?”

    酋长康斯坦丁道:“你确定,那是腐魔巨蛇?”

    “我确定。”妮妮安道:“有无数的爪子,闭上嘴巴的时候只有一个小孔,而一旦张开小半个身子都裂开,无比巨大的口器,里面有上万颗尖利的牙齿。而且喷出的口水,还有它的血液,都是可怕的强酸。”

    “没错,这……这确实是腐魔巨蛇。”康斯坦丁道:“可是……可是这根本是西北方独有的邪魔妖兽,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啊。”

    妮妮安道:“二娘会不会知道这种妖物?”

    你她的意思很明白,二夫人丝丝也是一条青蛇。

    康斯坦丁摇头道:“她的沙漠家乡距离腐魔巨蛇更遥远,腐魔巨蛇虽然有一个蛇字,但它根本不是蛇类,而是一种触手,上古恶魔种族的触手寄身物而已,和蛇族完全无关。”

    妮妮安道:“您的意思是,这腐魔巨蛇几千里范围内都不应该出现,所以很有可能是上天魔神远隔万里,隔空派来的妖物,阻止我的行动?”

    康斯坦丁没有说话,他不敢肯定。

    妮妮安道:“您确定这不是兰陵的诡计?”

    康斯坦丁道:“如果他能够万里迢迢带着一条腐魔巨蛇来这里,那也不至于沦落到我的部落了。”

    接着,康斯坦丁道:“你第二次杀他的时候,确实感觉到有一股神秘的能量将你猛地一拽?”

    妮妮安点头道:“是的,我当时已经下定决心了,非常冷静,已经开始动手割他的头颅。但是忽然出现一股神秘的能量,仿佛从我的内心涌起,将我猛地一拽。”

    康斯坦丁低语道:“这是一个不祥之人啊!”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yunlaige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