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三六:蹂躏妮妮安!造反第二步!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1:31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见他最后一面?为什么?有必要吗?”康斯坦丁道。x中文x小说

    妮妮安没有说话。

    康斯坦丁道:“给我一个理由,否则就不用去了。”

    妮妮安道:“我感觉到他仿佛在我身体里面下毒了。”

    “下毒?”康斯坦丁面色一变。

    妮妮安道:“不是表面的那种下毒,而是他体内有一种非常特殊的能量,和他上床之后有一种中毒的感觉,让我上瘾了。离开他之后,每一天都焦躁不安,觉得无比的空虚,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而他来之后,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在欢唱,仿佛要飞蛾扑火一般。”

    康斯坦丁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道:“这果然是一个妖孽,果然是一个不祥之物,一定要弄死,一定要弄死。”

    接着,康斯坦丁脸色无比难看道:“你的意思是,在兰陵死之前,还要去满足自己一次吗?别忘记,你刚修补过自己的身体,为此我们还杀掉了一个女萨满。”

    “不,我要戒掉他,就如同萨满祭师戒掉魔幻石乳一样。”妮妮安道:“我要去战胜他,否则等到他死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康斯坦丁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然后,他坐了下来,对着灯火发呆,揉了揉眉头。

    “父亲,怎么了?”妮妮安道。

    康斯坦丁道:“我派你的叔叔去罗刹城,为了把你嫁给小蛮王探路。他传来的消息说,有无数部落酋长想要把女儿嫁给小蛮王,除了容貌之外,还有一大笔嫁妆。”

    妮妮安道:“一大笔嫁妆,是多少?”

    “八万金币,还有一堆宝石,秘金武器等等。”康斯坦丁道:“嫁妆不到位,就休想嫁给小蛮王。”

    这话一出,妮妮安美眸顿时一颤,脸色变得难看。

    在奇美拉部落,她是高高在上的,任何人做梦都想娶到他。

    而她想要嫁给小蛮王,竟然还要倒贴这么大笔数字的嫁妆。

    这笔钱,康斯坦丁拿得出来。

    但是,掏出这八万金币之后,也基本上将他所有的积蓄掏空了。

    要知道,上一次和野马部落的大战,康斯坦丁也仅仅只用了不到一万金币而已。

    而想要把女儿嫁给小蛮王,竟然要付出八万金币,他的心简直在滴血。

    可是,他必须把女儿嫁出去。

    因为安卡拉部落吞并了野马部落后势力大涨,时时刻刻都想要夺落马山脉,甚至对奇美拉部落也虎视眈眈。

    三年内,两个部落必有一战。

    康斯坦丁自视甚高,但是吞并了野马部落之后,安卡拉部落势力几乎两倍于奇美拉部落,真正开战,失败的可能性会超过六七成。

    为了奇美拉部落的未来,他这个女儿必须要嫁,这八万金币的嫁妆,也必须要出。

    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得到兰陵的效忠。

    他一个人,抵得上几千军队。

    有兰陵在,就完全不惧安卡拉部落了。

    但是康斯坦丁容不下他,他不允许兰陵活着。

    兰陵太优秀了,太出色了,对女人的吸引力也太大了。

    “去吧!”康斯坦丁道:“反正明日之后他就死了,然后去罗刹城。”

    妮妮安去地牢的路上想,兰陵会怎样对他?是气急败坏地大骂?又或者是急不可耐地扑上来,再一次占有她?

    “打开。”妮妮安道。

    地牢厚厚的铁门打开。

    妮妮安走了进去,然后皱了皱眉。

    这地牢阴森,显然味道是不大好的。

    兰陵琵琶骨被刺穿,吊在空中,正闭目养神。

    见到妮妮安进来,兰陵睁开眼睛,安静道:“放我下来,我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妮妮安拼命压制内心的躁动,控制自己的呼吸。

    因为,仅仅只是靠近兰陵,她就感觉到呼吸急促,浑身发热,体内的那团火焰熊熊燃烧,几乎压制不住。

    那种感觉怎么说呢?

    就是恨不得立刻被兰陵剥光,然后疯狂地蹂躏。

    “我必须控制住自己的**,我必须战胜他。”妮妮安咬牙出血。

    她来的目的,就是要战胜内心的**,战胜对兰陵的上瘾。

    这是一个对自己挺狠的女人,这就如同一个对鸦片上瘾的人,为了戒掉,不是远离,而是将鸦片放在眼前,却不去吸。

    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考验自己的意志力。

    “什么事情呢?”妮妮安道:“要批判我吗?鞭笞我?因为我不该把你和阿狸的事情说出去?”

    兰陵很安静,摇头道:“不是,道德的拷问只是对高尚者有用,我没有那么愚蠢。”

    “你的意思,我是卑鄙者了?”妮妮安道。

    兰陵没有说话,道:“放我下来,我们谈一个交易,这样说话太疼,太累。”

    妮妮安转动边上的转盘,将吊在空中的兰陵放了下来。

    兰陵站在地面上,先是一阵阵摇晃,然后血淋淋地将铁钩从琵琶骨抽了出来。

    这声音,听起来都很疼,这鲜血飙射的画面,让人触目惊心。

    拔出铁钩后,兰陵盘坐在地,道:“我表现太出色了,你的父亲容不下我,所以一定要杀掉我。”

    “你不是不怕死吗?”妮妮安讥讽道。

    兰陵道:“他不但要杀我,还要明正典刑,所以先要搞臭我的名声。因为他担心别人说他言而无信,妒忌不能容人,尽管这是事实。他担心我叔父找他拼命,担心外族军造反。”

    妮妮安道:“如果你要继续批判的话,我是有耐心听的,只不过我会越听越不屑的。什么时候兰陵变成了一个长舌妇了,呱噪不停?”

    “我早就活得不耐烦了,死不足惜。”兰陵道:“不过,能不能请你们放过阿狸,她是无辜的。”

    “你之前不在乎索魔的性命,不在乎狄娜的性命,如今怎么又在乎起姘头阿狸的性命了?”妮妮安冷笑道。

    “因为她是无辜的。”兰陵道:“因为她不是我的家人,不是我的亲人,没有理由跟着我陪葬。”

    这话一出,妮妮安一愕。

    “抱歉,不行!”妮妮安道:“阿狸必须死,因为我们需要明正典刑处死你,为了我父亲的名誉,所以只能摧毁你们的名誉和生命。”

    兰陵道:“所以,我们做一个交易,我用一大笔金币换她的性命。”

    “金币?你们穷得有一塌糊涂,哪来的金币?”妮妮安道:“你军功兑换的那几百金币吗?我们还没有放在眼里。”

    “十万金币。”兰陵直截了当道。

    顿时,妮妮安美眸一睁,呼吸一滞。

    她和其他贪慕虚荣的女人一样,对金币和财富完全没有抵抗力,听到十万这个数字,几乎心脏跳动都停了一下。

    “不可能”妮妮安冷笑道:“你们这群穷鬼,拿得出这么多金币?”

    兰陵叹息一声道:“你去部落城墙外,那颗大石头下找找,里面有一包东西,本来是送给你的礼物,算了你去看看。”

    妮妮安一愕,道:“什么礼物?”

    “你不会去看吗?****!”兰陵厉声喝道。

    这是兰陵第一次对她用这种羞辱性的喝骂。

    顿时,妮妮安面色猛地一变,内心涌起了一股无以伦比的难受。”对不起”兰陵深深吸一口气,道:“我不应该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你去拿过来了,然后我们继续谈好吗?”

    然后,兰陵闭上了眼睛,仿佛在强行忍住内心的厌恶。

    这让妮妮安更加的不舒服。

    之前的兰陵,为了救她连性命都不顾,连死都愿意。

    而现在,他竟然对自己表示恶心,而且还是强忍着。

    本来,妮妮安还想着兰陵一见到自己会不会立刻扑上来狂吻,强行和她亲热。

    如果是这样的话,妮妮安保证会一脚踢开。

    因为她要战胜自己的**,要战胜对兰陵的上瘾,但没有想到兰陵非但没有扑上来,而且他在恶心。

    妮妮安出卖了兰陵和阿狸的奸情,如果兰陵用道德审判她,用言语攻击她,妮妮安只会表示不屑,内心觉得兰陵幼稚和愚蠢,就如同他觉得杜炎无比愚蠢一样。

    但是没有想到,兰陵没有任何的道德审判,甚至一句话都没有说。

    但是,他竟然在恶心。

    自己如此的美丽动人,而他和自己说话的时候,竟然仿佛如同面对一堆大便一般。

    妮妮安可以让兰陵把自己当成毒蛇,当成有剧毒的鲜花,因为那都是美丽而且恐怖的。

    她可以让兰陵痛恨她,谩骂她,唯独不能是恶心。

    这对她的自信心,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妮妮安漂亮的面孔一阵抽搐,想要立刻反击,甚至抓住兰陵的痛点进行报复。

    比如抓来狄娜,当着兰陵的面砍断手脚。

    比如抓来阿狸,当着兰陵的面,让其他男人轮爆。

    但是,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是无能的表现。

    “好,我要看看,究竟是什么礼物?”妮妮安道。

    然后,她离开了地牢。

    当兰陵看不见她的时候,所有的风度和气质消失得干干净净,满脸的怒火。

    她真的要气炸了,兰陵竟然恶心她。

    这完全不能接受,一定要报复,一定要报复。

    而且不能简单的报复,要从身心折磨兰陵,让他的内心感觉到刺骨之痛。

    妮妮安快速走出城堡,翻身上马,风驰电掣下山。

    “谁,大门关闭,不许出入。”守门的蛮族武士道。

    “开门,不然杀了你。”妮妮安厉声道。

    听到妮妮安的声音,守门武士赶紧开启大门。

    此时,她的身后传来狄娜的声音。

    “妮妮安小姐,请问兰陵什么时候能够来?”狄娜担心问道,声音颤抖。

    “啪”妮妮安一鞭子抽打过去,直接在狄娜的脸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印。

    火辣辣的剧痛,鲜血流下。

    如果放在之前,妮妮安肯定不会这样的,她之前走的路线是高冷,而不是蛮横无理。

    但是此时,她忍不住。

    “贱人,你什么时候有资格和我说话了?”妮妮安冷冷盯着狄娜一眼,然后骑着马冲了出去。

    来到部落城墙外的那个白色的大石头。

    石头的背后泥土果然有挖过的痕迹。

    妮妮安用匕首开挖,很快就挖到了一个兽皮包裹。

    取出包裹,直接割开封口,将里面所有东西倒出来。

    “哗啦啦啦”

    顿时,满眼金光和璀璨。

    这袋子里面都是金币,足足几百金币,还有几十颗各式各样的宝石,其中有三只是价值数百金币的灵石,女人梦寐以求的灵石。

    因为用灵石泡水,不管是饮用还是沐浴,都能延缓衰老,美貌常驻。

    不仅如此,还有一支乌黑的匕首,拿起来一掂量,竟然足足有一百多斤重。

    妮妮安挥舞匕首,劈砍石头,顿时轻而易举将坚硬的石头劈裂。

    这支匕首竟然全部用乌金锻造而成。

    妮妮安贪慕虚荣,对金币,宝石,秘金都没有抵抗力。

    而这袋子东西,就价值几千金币以上啊。

    难道兰陵所言非虚?他真的拿得出十万金币?

    妮妮安将这些金币,宝石,匕首全部装袋子,翻身上马返部落!

    半个时辰后,妮妮安再一次出现在兰陵面前。

    “你真的有十万金币?”妮妮安喘息道。

    “有。”兰陵道。

    妮妮安道:“在哪里?”

    “鬼域世界。”兰陵道:“无数人被鬼域世界的镜子魔王迷惑后,进入它的幻境,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扔进了水池,包括金币,武器,宝贝。”

    “有多少?”妮妮安问道。

    “不知道,或许十万吧。”兰陵道。

    “你为何不拿出来?”妮妮安问道。

    兰陵道:“我拿那么多做什么,随便拿一些就好了呀。”

    妮妮安不敢置信地望着兰陵。

    内心再一次无比的复杂,这就是兰陵,视金钱如粪土。

    兰陵重重道:“我用十万金币,换阿狸一命。”

    这句话让妮妮安心脏一跳,感觉到无比的不舒服,无比的妒忌!

    你兰陵疯了吗?

    你知道十万金币有多少吗?

    十万金币,几乎是奇美拉部落所有的积蓄,几十年的积蓄。

    自己想要嫁给小蛮王为妾,还要付出八万金币的嫁妆,这让父亲康斯坦丁心痛得吐血。

    而兰陵,为了一个姘头,竟然愿意付出十万金币!

    阿狸是什么身份啊?只不过是一个有些美貌的狐族少妇而已,一个卑贱的女子而已。

    十万金币,够买一千个阿狸了。

    当时勾夫娶阿狸,也只不过花了一二百金币而已。

    如今她已经贬值了,最多连一百金币都不值了,而兰陵竟然愿意付出十万金币。

    这个事实让妮妮安心中更加不舒服。

    难受,妒忌,自贱惭俗!

    自己和父亲,为了蝇头小利,就可以出卖一切。

    而兰陵为了一个不值一提的女人,愿意付出十万金币。

    一个如此高洁,一个如此卑劣。

    这种对比让妮妮安难受得无比呼吸。

    然后妮妮安不得不正视一个事实,自己确实是一个恶心的女人。

    尤其在兰陵这种疯狂,纯粹,迷人,高洁的男人面前,她却是是一个恶心的女人。

    “这个交易对你们非常划算。”兰陵笑道:“十万金币,换阿狸一命。”

    “不要说了,你这个疯子,你这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妮妮安一声大吼道:“阿狸只是一个卑贱的女人而已,哪里值得上十万金币?你眼睛是瞎了吗?”

    兰陵沉默不言。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在瞧不起我吗?你在恶心我吗?”妮妮安怒道。

    兰陵继续沉默不言。

    妮妮安猛地撕开自己的衣衫,露出性感火辣的躯体道:“你之前每一次见到我,不都是如狼一样扑上来吗?你怎么不扑上来了?你像狗一样的扑上来啊。”

    兰陵眉毛微微一抽搐,扭过脸去,仿佛非常厌恶见到这具躯体。

    这个动作让妮妮安更加要疯了。

    她自视如此之高,之前她就想过,见到兰陵后,他肯定会和往常一样扑上来狂吻噬咬。

    她保证一脚将兰陵踢开。

    但是现在,兰陵看她的身体,如同臭狗粪一样。

    而对比的是,兰陵愿意花十万金币换取勾夫的妻子阿狸一命。

    这一比较,显得她妮妮安还比不上阿狸一个已经嫁人的贱妇,甚至不如她的一根毫毛的感觉。

    这让心高气傲的妮妮安如何受得了。

    “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妮妮安将火辣性感的身体堵住兰陵的眼睛道:“你之前不是对我的身体垂涎三尺吗?不是疯狂着魔吗?你在假装什么啊?”

    然后,她伸手朝兰陵下面抓去。

    果然疲软的!

    “你敢?你敢这样羞辱我?“妮妮安猛地保住兰陵的头颅,将自己的身体往他脸上贴,疯狂地磨蹭。

    她不知道想要跟谁怄气,不知道想要证明什么。

    就这样磨蹭着,发怒着。

    本来,她就是压制着内心的**和上瘾。

    这下子,完全冲昏了头脑,冲昏了理智。

    整个身体,完全又**支配,她开始假戏真做,将兰陵推倒,疯狂地纠缠,亲吻。

    之前她口口声声说要戒掉兰陵,保证不让他碰一根手指头。

    而此时,她主动送上门,主动推倒兰陵,主动第三次**于兰陵。

    强忍了十几分钟后,兰陵如同泄洪的水库一般。

    他化身成为可怕的猛兽,用最激烈,最凶猛的方式蹂躏了妮妮安。攻占了她身上的每一处地方。

    妮妮安的嘶吼声,透过厚厚的石壁,传出了几十米远。

    足足两个多时辰,妮妮安无数次的死去活来,身上伤痕累累,全部都是兰陵的爪印,牙印。

    她感觉到自己完全在天堂和地域间沉沦。

    那种感觉,美妙刺激到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

    比起这种美妙,之前的过往仿佛一文不值。

    妮妮安深深感觉到,她本来想要戒掉这种魔鬼的感觉,但是现在却更加沉沦了。

    好不容易修补的身体,又一次被摧毁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妮妮安艰难地从兰陵怀中爬起来,感觉到全身都火辣辣的疼痛,

    艰难地穿上被撕裂的衣衫,复杂地看了兰陵俊美的面孔一眼,然后踉跄地走了出去。

    身后的兰陵长长呼了一口气。

    如果不出意外,外族军的造反自立之路第二步成功了。

    接下来,就要进入最最关键的第三步了!

    外族军能不能成功造反自立,能不能成功建立自己的部落,关键就看这第三步了!

    注:第二更五千多字送上,今天两更一万字,兄弟们,拜求你们的支持和月票啊,呜呜!拜谢了。(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