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八一:卮离王子复活!杀入奇美拉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1:46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康斯坦丁二世想尽了一切办法,他也拼命地厮杀。

    但是在这黑暗中,一千骑兵被包围在这么一个狭窄的山谷内,没法前进,没法后退,战马反而成为了累赘。

    只能眼睁睁看着周围的骑兵不断地坠马,不断地惨嚎而死。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他拼命地嘶吼,拼命地挥剑。

    却也阻止不了周围士兵被屠戮的命运。,

    不知道过了多久……

    康斯坦丁二世周围的一千骑兵,被屠戮得干干净净。

    其中有一大半,全部是兰陵射杀的。

    这几乎是奇美拉部落最后的一支精锐武装力量了,此时全部葬送了。

    康斯坦丁二世浑身浴血,站在地上一动不动。

    忽然,他发出一声大吼道:“兰陵,有胆子你下来和我决斗!”

    这个时候,他的声音真的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

    勾骊不忍,走到光亮之处道:“小野,投降吧!”

    康斯坦丁二世身体一震,眼睛猛地睁大,几乎不敢置信望着光线之下这个女人。

    这个年轻了十几岁,美丽了许多的女人,竟然是……她的母亲?

    奇美拉部落酋长的妻子,竟然投降了?

    接着,康斯坦丁二世见到,兰陵这个恶贼的手,竟然在她的丰满后翘的圆臀上把玩。

    眼眶欲裂,怒火冲天!

    耻辱,莫大的耻辱,前所未有的耻辱。

    “勾骊,你真是我奇美拉部落之耻,你竟然叫我投降,我宁死不降!”康斯坦丁二世大吼道。

    然后,他猛地拔剑,划过自己的脖子,自尽!

    康斯坦丁二世或许暴躁,粗野,愚蠢,但绝对有种,就这么直截了当自杀了!

    “不要……”勾骊一声惊呼,然后猛地就要冲过去。

    虽然她自私跋扈,但这毕竟是她的亲生儿子。比起奸诈的女儿,她更喜欢这个儿子,当然不忍心眼睁睁看着儿子死去。

    不过,这么远的距离,她如论如何也来不及阻止了。

    然而……

    康斯坦丁二世的大剑,刚刚挨到脖子,就定格住了。

    兰陵已经盯住他很久了,尤其勾骊出现的时候,康斯坦丁二世的心灵和精神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所以,兰陵的精神凝身术,一下子就成功了,直接将他定身。

    然后,兰陵一箭射出,轻而易举射飞了康斯坦丁二世手中的大剑。

    多隆过来,在他的后脑一拍,直接拍晕。

    奇美拉的少酋长,康斯坦丁二世,正式成为了兰陵的俘虏。

    勾骊几乎喜极而泣,搂住兰陵的脖子,吻上他的嘴唇道:“谢谢,谢谢你,我就知道你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狠毒无情。”

    兰陵盯着她的眼睛,道:“我想你误会了,我之所以救下他的性命,不是想要给他做干爹,而是因为他还有巨大的利用价值!”

    ……

    这一场伏击战,堪称战果辉煌!

    杜炎笔直跪在兰陵的面前,勾恶五体投地,跪在兰陵的面前。

    兰陵看了二人一眼,上前一步,在勾恶的头顶拍了一下。

    顿时,勾恶谄媚得如同一条哈巴狗一般,几乎要将脑袋钻入到地下去。

    而对于杜炎,兰陵仅仅只是点点头,道:“勾恶,在原地等待炎魔部落的军队,然后将这里的物资押运回炎魔部落去。”

    “是!”勾恶恭敬道:“那,那小人的……”

    “解药对吗?”兰陵道:“放心吧,时间一到自然有人会给你的。”

    “多谢酋长,多谢酋长!”勾恶拼命磕头道:“小人愿意一辈子效死!”

    接着,兰陵朝杜炎道:“上马,去劫杀奇美拉部落的另外一支军队!”

    “遵命!”杜炎道。

    这一次伏击,不但将康斯坦丁二世率领的一千骑兵全歼,而且还缴获了六百多匹战马。还有四百多匹要么受重伤,要么死了,真是让人心痛。

    兰陵朝着冈陀和多隆道:“接下来,你们两人要分开了。一人率领一千骑兵,跟着我去劫杀奇美拉部落的一千步兵,然后攻入奇美拉部落进行劫掠。另外一人,带着三百骑兵,保护这批铁和钢,等待炎魔部落的大部队到来,然后将这几百万斤铁运回家里。你们谁跟着我去劫掠奇美拉部落,谁留下来看守物资?”

    多隆迫不及待道:“我跟着您去劫杀奇美拉部落。”

    冈陀平静道:“那我就留下来看守物资。”

    多隆嘿嘿一笑道:“老哥,委屈你啦!”

    冈陀面色平静道:“没什么。”

    就这样,半个小时后,兰陵带着多隆,勾骊,杜炎,率领一千骑兵,朝着奇美拉部落杀去。

    半时辰后!

    兰陵和奇美拉部落的那一千步兵狭路相逢。

    坑爹的康斯坦丁二世,带着一千骑兵,一千步兵去救矿场,结果还不一起行军,而是把一千步兵抛在后面。

    听到马蹄的声音,前面一千步兵的千夫长还问道:“是少酋长吗?”

    然后,一道声音响起道:“你们磨磨蹭蹭的,现在才走到这里,仗我都打完了,要你们有个屁用。转过身去,返回部落!”

    这话一出,勾骊真的仿佛见了鬼一般。

    因为,这声音是兰陵发出来的,但是却和康斯坦丁二世一模一样。

    那个奇美拉部落的步兵千夫长被骂得脖子一缩,道:“是!”

    然后,一千人稀稀拉拉地转过身去,背对着兰陵的一千骑兵。

    二线军队,真的一点警觉性都没有。

    接着,兰陵又用康斯坦丁二世的声音道:“挡在路中间做什么,全部在道路两边的草丛里面坐下,不要挡我的去路。”

    “是!”步兵千夫长道。

    然后,这一千步兵又分散到道路两边,将手中兵器一扔,舒舒服服坐在草地上。

    他们足足走了五十几里的路,可真实累惨了,这一坐下来,实在不想起来了。

    然而……

    他们听到了一声轰鸣声,大股的骑兵部队从背后冲过来。

    咦?不对啊,少酋长的骑兵不是应该从道路通过吗?怎么朝我们背后冲过来了啊。

    紧接着,他们才想到不对,惊声喊道:“是敌人,是敌人!”

    他们要站起来,拿起自己的兵器。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他们分散坐在地上,没有任何阵式,没有任何防御。

    而兰陵的骑兵,刚好是在一百米之外冲锋。

    一千多骑兵,一百米外冲锋,面对懒散坐在地上的一千步兵,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杀。

    骑兵们催动着战马,就这样践踏过去,手中的弯刀,疯狂地收割着生命。

    来来回回地冲锋,来来回回的击杀。

    短短半个小时内,除了少部分逃入了树林,奇美拉部落的这一千步兵,被屠杀得干干净净。

    道路两边的草地上,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鲜血染红了一整片土地。

    勾骊面孔微微一阵抽搐,然后继续面不改色。

    兰陵则完全面无表情道:“队伍集结,袭击奇美拉部落!”

    然后,一千骑兵继续集结列队,冲向了奇美拉部落。

    ……

    一个多时辰后!

    兰陵率领着一千多骑兵来到了奇美拉部落大门之外!

    “谁!”隔着很远,奇美拉部落的城墙上就发出了警觉的声音,然后几十张弓弦拉开。

    “我!”兰陵再一次发出了康斯坦丁二世的声音。

    城墙上的那名部落武士首领道:“少酋长,天太黑了,能不能让我看看您的脸?”

    他倒是谨慎!

    一道火光亮起,照亮了康斯坦丁二世的脸,此时正怒目圆睁。

    没错,是康斯坦丁二世,如假包换!

    顿时,这个武士首领放心地打开了城门!

    “嘎吱,嘎吱……”

    这个巨大的城门开启的速度很慢。

    兰陵又用康斯坦丁二世的声音,不耐烦吼道:“去,把所有人都喊起来,去山顶城堡的广场上,我要开会!”

    武士首领一愕,开会?开什么会?

    不过,他也不奇怪,因为康斯坦丁二世就这么奇葩,尤其是一只眼睛被兰陵射瞎了之后。

    而且,酋长不在,整个部落就有他发号施令,他竟然会做出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显威风。

    于是,这名武士首领传令下去。

    接着,整个部落的集结钟声响起。

    顿时,正在睡梦中的奇美拉部落子民骂骂咧咧地起床了。

    这样的情形,已经经历过三次了,都是康斯坦丁二世的手笔,前两次美其名曰锻炼他们的警觉性。

    接着,外面响起了部落武士的声音,道:“所有部落子民,前往山顶城堡广场开会,速去,速去……”

    “开会?酋长不在,开什么会?”

    “少酋长折腾什么呢?他爹还没死呢,就想要耍酋长威风了?”

    因为康斯坦丁被兰陵打败,几乎让部落军队全军覆灭,所以奇美拉部落子民的恭敬程度大大下降了。

    所有人纷纷怨声载道。

    但就算不满意,无数的奇美拉部落子民还是起床穿衣,走出家门,朝着山顶城堡广场走去。

    酋长大会,一般都在山顶城堡广场举行,有些时候三年一次,有些时候一年一次,碰到大事的时候也会召开。

    只不过,山顶城堡广场尽管面积不小,但容纳三万多人也已经非常拥挤了。更何况,整个广场有一半挨着万丈悬崖,所以所谓的酋长大会,可不是一件美事。

    整个奇美拉部落,家家户户开门,无数人汇聚在路上,纷纷破口大骂,去山顶城堡广场击中。

    原本奇美拉部落有五六万人,被兰陵杀了三四次,如今只剩下三万多人了。不过就算如此,还是黑黑压压的一片。

    半个多时辰后。

    就这样,在兰陵的诡计下,奇美拉部落的三万子民全部拥挤在山顶城堡的广场上,如同待宰的羔羊!

    兰陵脸上一道狞笑,冷道:“奇美拉部落,完了!”

    “嗖嗖嗖嗖……”他连珠箭射出,将城墙上的部落武士全部射死。

    然后,手一挥。

    一千多骑兵,猛地冲入了奇美拉部落!

    ……

    时间回到两年多以前!

    怒浪王国的卮离王子,在被揭露了真实身份后,他的世界观彻底崩溃毁灭。

    原来,他根本不是卮兰太子的亲生骨肉,他的出生根本就是隐洲和神龙圣殿的阴谋,他是这群阴谋集团的孽种,她的母亲是一个卑贱无耻的女人。

    卮兰夫妻,包括他卮离王子,都给怒浪王国带来了无以伦比的灾难,使得国力倒退了几十年。

    在最后关头,卮离如同噩梦初醒,放下了对索伦的仇恨,对国王卮变的仇恨。

    尽管他不是卮氏王族的骨肉,但是……他就把自己当成卮氏家族的人。

    在最后关头,他选择保护妻子,女儿,还有卮氏家族,怒浪王国,用生命保护。

    于是,他对着姬秀宁的光明派系完全招供,把隐洲,邪统派,还有卮都神龙圣殿全部拖下水。

    招供完毕后,他立刻自杀!

    他的这个举动,差一点点给神龙圣殿邪统派,隐洲,卮都圣殿带来灭顶之灾。

    而伏灵兮,则彻底挽救了邪统派,挽救了隐洲和卮都圣殿。

    因为,她找到了灭世魔帝,也就是她的亲生儿子索伦。

    将自己儿子置于死地,换取了自己的飞黄腾达。

    当然,这是后面发生的事情。

    当卮离彻底招供,并且自杀之后,炎京圣殿就将他的尸体焚烧,然后埋葬在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角落。

    距离炎京千里之外的一个无人茂密森林之中。

    就是一个小坟包,没有墓碑,什么都没有。

    堂堂一个王国的少君,死后竟然如同一条野狗一般,被随意埋葬。

    ……

    卮离被烧焦的尸体被埋葬之后,伏灵兮发现了灭世魔帝索伦,神龙圣殿派出天罗地网,前去追杀。

    而此时,卮离小坟堆所在的偏僻树林内,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身影。

    他没有头颅,骑着一匹骷髅大马。

    无头骑士!

    当他经过的时候,整个森林所有的飞禽走兽,全部静寂无声。

    风都不敢吹。

    树枝不敢摆动。

    地下的虫子,都不敢发出鸣叫。

    他走过的路,冒出绿色的火焰,却有无法焚烧任何东西。

    他走过的路,泥土仿佛都没有了生机!

    无头骑士!

    他来到卮离的坟墓前,抽搐残缺不堪,却又冒着黑影光芒的大剑,开始挖掘坟墓。

    半分钟后,卮离焦黑的尸体,被挖了出来!

    无头骑士掏出一个瓶子,一个黑色的瓶子!

    里面,装的是真正的恶魔之血,远古魔王之血。

    他将瓶子里面的远古魔王之血,缓缓倒入卮离焦黑的尸体上。

    这远古魔王之血是绿色的,散发着一种可怕的味道,仿佛闻一口,都会死绝。

    这绿色的远古魔王之血渗透入之力焦黑尸体上,冒出了一阵阵浓烟。

    然后,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这绿色的血液,在他尸体胸口位置凝聚,渐渐组成了一个心脏,绿色的心脏。

    这个心脏,不断地变大,不断地完整。

    最后,变得比一个男人的铁拳还要大。

    忽然……

    “扑通,扑通,扑通……”

    这颗心脏开始跳动。

    场面无比的诡异,卮离依旧是焦黑的尸体,却有一颗绿色的心脏,而且他的心脏开始跳动。

    “复活吧,我的兄弟,为魔帝陛下而战!”

    ……

    注:第一更四千多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保底月票啊,老大们,谢谢了!(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yunlaige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