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九二:小丫头之母!阿史离人魔变!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1:50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时光溯,两年之前!

    阿史离人,卮宁母子,方青濯母女被赶出了东离王宫之后,发现天下之大,完全没有容身之处。

    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前往何方!

    阿史离人穿着斗篷,蒙着面纱,驾驭着一辆马车,快速地离开炎京。

    本来,离人觉得东离国是安全的,所以进入王宫的时候她并没有隐藏身份,现在看来

    师父不在的这段时间内,神龙圣殿对东离王国也不是没有渗透过。

    此时,阿史离人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一直都不喜欢姜离了,甚至师父也不喜欢姜离。

    他太胆小了,太过于注重自己的权势,注重东离王国了。

    师父姜上也非常注重东离王国,然而他却把东离王国看成是龙帝陛下册封的诸侯国,而姜离太子很显然是将它看成了自己的东离王国。

    看来,东离姜氏之内,也有了意识之争了。

    阿史离人坚信,如果师傅在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收留保护自己,哪怕和神龙圣殿为敌。

    “离人,后面好像有人跟踪!”忽然,方青濯道。

    阿史离人心中一凛,果然感应到了一个鬼鬼祟祟身影在尾随。看来自己果然心乱如麻,连被人跟踪了都不知道。

    她装作没有发现,驾驶着马车朝着偏僻的地方行驶去。

    而那个尾随跟踪的人,显然也不是很专业,依旧有些傻乎乎地跟着。

    到了相对偏僻之处,阿史离人正要出手,抓住这个尾随跟踪之人。

    不了,这个跟踪者竟然说话了。

    “卮宁,是你吗?”一个激动,却又充满怯意的声音响起。

    竟然是姬旻王子,炎帝国的姬旻王子。

    卮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姬旻怎么会在这里?

    紧接着,后面的那个跟踪者掀开了自己的斗篷,露出了真面孔。

    果然是俊美的姬旻王子,只不过和之前相比,这张面孔已经成熟许多了,没有那么孩子气了。

    但是,见到卮宁抱着卮玉宝宝出来,姬旻还是不争气地流出了泪水。

    对于卮玉宝宝,他也是充满了感情的。

    从卮宁怀孕,到宝宝生出来之后,姬旻几乎每一天都去。

    不仅如此,卮宁分娩的那一天,姬旻也在门外等着。听着卮宁的惨叫声,他几乎要吓尿了,最后传来宝宝的哭声时候,他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自己也跟着哭出来。

    不过,这一天他没有见到卮宁,也没有见到宝宝,就直接被赶走了。

    以后,他更是三天两头地来看卮宁,来看宝宝。

    他一直口口声声说,卮宁嫁给他,他一定会将宝宝视如己出的。结果,他就这样一厢情愿地对宝宝投入了自己的情感,现在已经无法收了。

    “宝宝这么大了?我能抱抱吗?”姬旻王子小心翼翼道。

    如果换成任何人,卮宁都会充满了怀疑。

    但此时,她还是将宝宝递了过去,道:“来,给舅舅宝宝。”

    姬旻王子小心翼翼地抱着宝宝。

    宝宝瞪大眼睛,有些严肃看着姬旻的脸,见到他满脸的泪水,宝宝一脸茫然,该哭我不是我吗?我都没有哭,这个人为什么要哭?

    姬旻稍稍用力抱着,贴着宝宝的脸蛋,用力嗅着他身上的味道。

    卮宁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姬旻王子道:“我听到他出事了之后,就立刻打听你的消息,带着武士去怒浪王国,想要把你救出来,结果还没有离开炎京,就听说阿史离人带着你逃跑了,我觉得你们肯定会来东离王国,所以就在这里等了!我每天都在东离王宫外盯着,今天见到你的马车,不知道是心有感应,还是其他原因,我觉得就是你们,于是我就跟了上来!”

    卮宁眼睛有些发热。

    从小,她就觉得姬旻跳脱浮夸,是不靠谱,不负责任的。

    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最不负责任的男人,竟然如此痴情,最值得依赖。

    反而是索伦混蛋,不负责任,不值得信赖。

    但是,爱这东西是最操蛋的,最不讲道理的。并不是说谁值得信赖,就会去爱谁的。

    永远是那个最坏的男人,才是最爱的男人。

    姬旻道:“卮宁,如果我用性命相逼,姬秀宁和我父母,应该是能保护得下你和宝宝的。你你愿意跟我炎京吗?”

    他很小心翼翼地问。

    卮宁摇了摇头。

    姬旻眼眶一热,对于这个结果,他早就知道了。

    “我本以为东离王国能够庇护你们,但是现在看来姜离太子远远没有他父亲那么顶天立地。”姬旻道:“你们不能在这里呆多久了,神龙圣殿的势力尽管还没有渗透进来,但这里依旧充满了神龙圣殿的眼线,我能够想到你们会来东离国,神龙圣殿也一定能够想到,你们必须立刻走。”

    接着,姬旻王子收起泪水道:“去海边,我准备了几十艘船,先出海离开人群,至于去哪里我真的不知道。”姬旻王子道:“每一艘船,我都准备了很多食物,淡水!”

    阿史离人朝卮宁望去,在场三个女人,离人武功最高,但脑子却最单纯,卮宁是最狡诈心机的。

    所以,要不要听姬旻的话,就交给卮宁决定。

    卮宁点了点头。

    然后,一行人驾驶着马车,朝着海边飞驰而去。

    两天后,一行人到达海边,登上了姬旻准备的大船。

    姬旻非常自然地跟着上船。

    卮宁问道:“姬旻,你做什么?”

    姬旻王子道:“我当然跟着你们一起走,万一遇到了敌人,你们拿我做人质,我毕竟是姬秀宁的亲弟弟,炎帝主的亲儿子。”

    卮宁一笑道:“谢谢你姬旻,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我会把你当成最亲的亲人。但是,你最好把我忘记了,找一个好姑娘,好好去相亲,找一个爱你的女人,生活一辈子!”

    然后,阿史离人在姬旻脖子上轻轻一拍,将他扔在岸上。

    岸边,一个年长宦官接住了姬旻。

    这个官宦,从小就看着姬旻长大,陪伴姬旻的时间比亲生父亲还要久。

    就如同李成莲对卮离,高隐对卮变,这种又是主仆又像是父子的关系,是根本不会背叛的。

    哪怕卮离选择最疯狂最毁灭的道路去走,宦官李成莲也会义无反顾地跟着走下去,所以他会亲自去刺杀卮变国王。

    “卮宁郡主殿下,保重!”这名宦官抱着姬旻王子,颤声道。

    卮宁行了一礼道:“宁翁,保重!”

    姬旻王子身体完全无法动弹,看着越来越远的船只,泪水汹涌而出。

    一直等到搭乘卮宁母子的船只消失不见了之后,宦官宁翁才解除了姬旻王子的禁锢。

    “阿翁,我的心要死了!”姬旻王子道。

    “不,是有些人的心死了,你的心永远是鲜活的。”宦官宁翁道:“去吧,老奴虽然这辈子没有什么出息,但是看人的眼光还是敏锐的,卮宁郡主会平安无事的,你们还会见面的!”

    姬旻说得没有错,因为姜上国王长期不在国内,所以神龙圣殿对东离王国的渗透,不是毫无收获的。

    当阿史离人带着卮宁母子和方青濯母子进入东离王宫之后,第一时间就被发现了,然后把消息传了出去。

    在她们乘船出海后仅仅半点时间,最近的一支神龙圣殿空中军团升空,朝着东边飞去,追捕卮宁母子。

    这是一支几十人的飞行者巡逻队!

    这样的巡逻队,整个人类王国足足有上千支,目标就是搜捕魔帝索伦漏网的亲人。

    这支飞行者巡逻队,不断往东飞行,搜寻每一艘船只。

    终于,在三天之后

    他们发现了阿史离人和卮宁母子所乘船只。

    “嘎吱嘎吱”

    飞行者传来一阵阵尖嘶,从空中俯冲而下,发动攻击!

    “方青濯,保护孩子,保护卮宁!”阿史离人一声令下,拔出龙金剑,冲杀了出去。

    在人类国度,阿史离人的武功几乎已经到了巅峰。

    她的修为和剑尊,高隐等人平级,仅次于师父姜上和神龙圣殿的强者。

    而神龙圣殿妖星阁的飞行者,修为大致在龙武士上下。不过,因为它们能够飞行,所以战斗力尤其的可怕。

    他们打得中你,你却打不中他们。

    不过,这对于阿史离人来说,都不是问题。

    她的攻击,是非常暴力,非常惊艳的。

    直接释放出可怕的冰寒能量,将空中的飞行者瞬间凝固冰封,然后直接一道龙力剑芒,将被冰冻的敌人击得粉碎。

    不仅如此,在她激战的时候,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到零下几十度。

    所有靠近她身边的飞行者,血脉都会被凝固,速度延缓,甚至直接从空中坠落。

    之前,在和卮离决战的时候,阿史离人一人顶多对战二十名龙武士。

    而现在,她内心凄凉,绝望,痛苦,爆发出来的能量几乎倍增。

    无穷无尽的冰寒能量,从她体内涌出。

    她一人独战八十名飞行者,龙武士级别修为的飞行者,换成之前,早已经不支了。

    而此时,竟然丝毫不落于下风。

    甚至,她体内迸发出来的冰寒能量越来越强,越来越惊人!

    而她的面孔,越来越妖艳。

    “咔嚓”

    忽然,船下的海水,竟然被凝固起来。

    阿史离人身边的的空气,竟然结成了蓝色艳丽的冰霜。

    而阿史离人的身体,变得近乎不似人类。

    完全如同白玉一般的肌肤,除了白色,没有任何色泽,比白雪还要白。

    双眸,幽蓝。

    嘴唇,冰蓝。

    甚至,阿史离人觉得自己的躯体,仿佛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她体内的血脉,已经被压制的潮涌,就要疯狂迸发。

    她感觉到体内仿佛有一股特殊的东西,正在觉醒!

    “杀,杀,杀”

    阿史离人疯狂地击杀。

    一个又一个飞行者,在空中被冰冻,然后被离人击打得粉身碎骨。

    一个又一个飞行者坠落。

    十几个,二十几个,三十几个,五十几个

    龙武士级的飞行者前仆后继,却一个又一个被阿史离人碎尸万段。

    离人血脉深处的冰寒能量,疯狂地释放,疯狂地反噬。

    她觉得真的要控制不住了,连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冰封了。

    但是

    她的灵魂深处,始终有一股强大的意志在支撑着。

    “我不能倒下,这次再也没有人来帮我了。”

    “之前,我无法保护我的儿子阿史元跋,今日,我如果还无法保护卮玉,那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换成之前,阿史离人早就崩溃了,早就被血脉的冰寒能量彻底反噬,冰封了。

    而如今,她用尽灵魂的能量拼命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

    上一次,在罗戈和格礼的夹击中,她体内这股能量就蠢蠢欲动,仿佛要觉醒,要爆发。

    但是地狱骑士卮离出现,挽救了局面。

    而这次,没有人再出现挽救局面了,阿史离人只能靠自己。

    就这样,到最后阿史离人眼睛看不到任何东西,也感觉不到任何东西。

    她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自己的身体,仿佛在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一片黑暗,一片虚无,就仿佛是在地狱。

    她完全是凭借本能在战斗。

    释放冰寒能量,将敌人凝固,然后一剑击得粉碎!

    就这样

    八十几名龙武士级飞行者,竟然被杀得干干净净!

    全部变成了满地的冰块!

    所有的敌人,被被他一人杀光了。

    阿史离人看不见,也感应不到自己的身体了。

    “结束了吗?敌人都死亡了吗?”

    她长长松了一口气。

    然后,然后她的身躯直接倒下,重重摔倒在甲板上。

    “砰”

    与此同时,已经结冰的海面,瞬间解冻。

    飞行者的尸体碎片原本都是冰块,此时变成了碎血肉。

    “离人”方青濯一声惊呼,然后扑了上来。

    结果

    她发现,离人的身体,仿佛不是人类了。

    整个身体,变成了玉石!

    不是寒冰,而是玉石。

    通体无暇的玉石。

    整个人,仿佛是上天用玉石雕琢而成。

    没有了温度,没有了弹性,也没有了呼吸。

    而就在此时!

    天空忽然金光一闪,一个巨大的翅膀,挡住了太阳,在海面上投下了一个巨大的阴影。

    一个飞行者,缓缓降落。

    船上的武士见之,便朝着这个黄金飞行者射箭。

    但是

    这些箭,全部定格在空中,然后化为齑粉。

    这个飞行者手轻轻一挥,船上的武士,全部灰飞烟灭。

    这个黄金翅膀飞行者,降落在船甲板之上。

    她全身都被金甲笼罩,拥有近乎完美的魔鬼身材。

    她的脸上带着黄金面具,只露出了两只眼眸,金黄色的瞳孔,无比的迷人。

    方青濯拔出宝剑,就要冲上前来。

    黄金翅膀的飞行者玉手一挥,方青濯身躯被定格。

    她来到阿史离人的身体边上,蹲了下来。

    顿时,被黄金软甲的娇躯,折成了一道完美的弧度。

    腰臀的曲线,充满了魔鬼的诱惑。

    她的身材曲线,唯有阿史离人能够匹敌。

    这不仅仅是一种曲线,而是一种特殊的魅惑,充满魔力的魅惑。

    她伸出玉手,摘下了黄金软丝手套,轻轻抚摸阿史离人的脸蛋,然后在鼻子底下轻轻一嗅。

    “竟然不是人类,而是魔族,东离王姜上果然是人类巅峰强者,竟然能够一直隐藏她的魔族血脉,整整几十年都没有人发现!”这个飞行者的声音,充满了无限的魅惑。

    那种充满魔力和梦幻的声音糅合在一起,让人听了仿佛要陷入梦境一般。

    “你们还是没能逃过”这个黄金翅膀飞行者叹息道:“我们原本接到的命令是活捉你们,但不知道为何,昨日命令变了,改为杀了你们,带头颅去复命!”

    这位黄金翅膀飞行者站起身,迷人的美眸望向卮宁,望向方青濯道:“那么抱歉了,我必须取下你们的头颅!”

    她轻轻拔出了龙金剑。

    她的武功,高到了极点。

    高到了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将整艘船的人全部定身。

    “为了表示我的尊重,我应该揭下面具,再杀你们!”然后,这个黄金翅膀的飞行者,接下了脸上的面具。

    露出了一张美到让人屏息的面孔。

    颠倒众生,倾国倾城的面孔。

    和阿史离人,姬秀宁,卮妍不相上下的面孔。

    如果兰陵见到这一幕,一定会惊诧,这张面孔怎么那么眼熟,尤其是眉间这道艳丽的火焰印记,怎么和养女小丫丫一模一样!

    注:第二更近五千字送上,拜求支持,谢谢大家!拜求保底月票啊,鞠躬拜谢了。(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 代码开始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