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三:兰陵狂打脸!扒皮抽筋!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2:31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一切生得太突然了。

    这个所谓的玉蝶郡主在临死之前,脸上还带着傲娇冰冷的表情,甚至连惊诧的表情都来不及流露。

    而她带来的仆人和婢女们先是彻底的惊呆死寂,接着尖叫出声。

    “大胆兰陵,这可是沙言公主认的义妹,是罗刹王族的义女!”一名侍女指着兰陵嘶声道:“你这是犯了死罪,你完了,你的整个炎魔旗都完了。”

    兰陵皱眉,沙言公主身边的仆人都是这样眼高于项,而又愚蠢不堪的吗?

    玉蝶是狗屁的郡主,她仅仅只是沙言公主的一个贴身剑侍而已,之所以会被罗刹王的某位弟弟认为义女,完全是沙言的政治手段而已,试图用一个所谓的郡主和兰陵联姻。

    可以,如果不是兰陵的原因,玉蝶连一个冒牌郡主的名头都没有。

    沙言公主的这些侍女和奴仆,以为罗刹族就是高高在上的,哪怕是被某位王族成员认为义女的玉蝶,从此也成为了金枝玉叶,在炎魔城也是高高在上的主子,拥有过主人兰陵的地位。

    而这位卑冷世子被鲜血溅了一脸,微微一呆,然后目光瞬间变得冰寒。要知道玉蝶可算是他名义上的情人,虽然没有睡过,但他可是许诺过要迎娶玉蝶为妾的。

    没错,他是来找兰陵麻烦的。

    兰陵的崛起不仅仅被罗刹王注意到了,也被幽冥王子注意到了。

    当然,幽冥王子是没有那么关注兰陵的,对于他来,兰陵只是芥藓之疾而已,只要罗刹王族一根手指头就可以轻易碾死。只不过现在是魔族内战爆之前的关键时刻,兰陵才有兴风作浪的空间。

    等到兰陵击败了黑魔旗主之后,他才猛地将惊诧的目光落在兰陵这个名字上。

    但是,还没有等到他做出什么举动,罗刹王就把兰陵招安了,并且把沙言公主嫁给了他,而且还册封他为炎魔旗主。

    这对于幽冥王子来,完全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他觉得这完全代表了兰陵率领的炎魔旗投靠了罗刹王。

    一直以来,这位太子殿下,也就是罗刹王是非常孤傲的,从来都不屑拉拢势力,对下面的十三魔旗之主,一直都是冷淡疏远的。

    而现在他竟然拉拢起兰陵了,这在幽冥王子看来是一种信号,罗刹王开始拉班结派,反击幽冥王子对太子之位的侵蚀了。

    这十年来,幽冥王子对太子之位的争夺一直都没有停止过。

    他有巨大的优势,又有巨大的劣势。

    他的优势在于两点,第一点,和父亲罗刹王的关系亲密。

    尽管是私生子,但罗刹王对幽冥的疼爱远过罗刹太子,因为在幽冥的身上他能体会到崇拜仰慕之情,他能够体会到作为父亲的骄傲。

    而在罗刹王身上,他完全感受不到这一点,因为他的这位太子实在太优秀了,也太傲慢了。

    第二点,幽冥王子和罗刹族长老会,下面魔旗之主的关系非常好。

    这点也是拜罗刹太子所赐,这位殿下实在是太孤傲了,永远都是雕塑一样的面孔,不要拉拢下面的势力,就连见面和交谈都吝啬。

    不管是长老会,还是王族的长辈,还是下面的魔旗主,都觉得这位罗刹太子殿下实在太过于疏远了。

    而幽冥王子完全不一样,经过日复一日的经营,他的人缘极好,不管是在下面的魔旗主心中,还是在上面的王族长辈,罗刹族长老心目中,幽冥王子都是一个优秀而又亲切的王子。

    不仅仅缔结了友谊,还有巨大的利益关系。

    看上去,他幽冥王子的势力完全是遮蔽日的,应该在争储之战中有很大的优势。

    然而……实际上仿佛并不是如此。

    整个罗刹族,甚至整个魔族领域,从来都没有任何人怀疑过罗刹太子继承王位的正确性。

    尽管所有人都觉得这位太子太过于疏远和傲慢,但所有人都理所应当地觉得他是王位的继承人。

    幽冥王子就算再努力,仿佛也很难改变这一点。

    而更让幽冥王子愤怒的是,他的这位太子兄长也压根没有把他当成一个对手,对他夺权,拉拢权贵的做法熟视无睹。

    幽冥一直在向储位起进攻,一直都在侵蚀属于罗刹太子的权力。

    然而,罗刹太子仿佛半点都没有放在心上,甚至连一点点反击的意思都没有。

    此时,罗刹太子拉拢兰陵,这在幽冥王子看来是一种反击的信号了。

    所以,他立刻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起身应战。

    他的目的很简单,太子兄长你不是要引兰陵为强援吗?甚至不惜把沙言公主嫁给兰陵。

    那我就斩断你这条臂膀,而且把兰陵作为炮弹,攻击你罗刹太子。

    之前,不管幽冥王子如此出招,罗刹王都始终纹风不动,所以也就没有丝毫破绽。

    而现在,罗刹王招揽兰陵在幽冥王子看来,是一个巨大的破绽,能够给他带来巨大的炮火,所以他是非常兴奋的。

    他一定会走好这一步棋,不但把兰陵这支臂膀斩断,而且还要将罗刹王的太子之位打掉半边。

    所以,才有了卑冷世子前来炎魔城讨要玉蝶一事。

    玉蝶作为兰陵的妾,卑冷世子前来讨要,很显然是打脸。

    如果兰陵缩了,把玉蝶交了出去,那么毫无疑问他和沙言公主的联姻就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而最好的结果则是兰陵怒起杀人,斩杀了玉蝶郡主。

    如此一来,不但彻底斩断了他和罗刹王族的联姻关系,彻底得罪罗刹王族。

    而且,撮合这段联姻的罗刹王为了挽回王族尊严,必须亲自斩兰陵。因为,玉蝶也算是罗刹王许配给兰陵的,现在兰陵杀了她,毫无疑问是打脸罗刹王。

    罗刹王如果不做什么反应,就会玷污王族尊严。而如果他做出反应,就是自断一臂,完全是类似于三国演义里面的诸葛亮挥泪斩马谡。

    正是基于以上的阴谋,才有卑冷世子勾引玉蝶一事,而且给予非常严肃的感情许诺,让玉蝶心中充满希望。

    而且,跟着玉蝶陪嫁的奴仆和侍女,尽管大部分都是属于沙言公主府的,但有个别早已经被卑冷世子收买,所以跟着玉蝶来到炎魔城后,一直都在不断地怂恿,在边上添油加醋。

    不得不,幽冥王子的心机,阴谋之术是极度惊人了。

    他随便一摆,就是一个无解之局。

    当然,他永远也不会想到,不是兰陵投靠了罗刹王,而是两个人为一个共同的理想而奋斗。

    ……

    提着玉蝶的人头,卑冷世子露出阴柔的笑容道:“兰陵,你还真是蠢啊,随便一个陷阱,你都跳进来啊,谢谢你啊!”

    接着,他猛地变脸,变得无比的悲愤。

    “大胆兰陵,玉蝶是罗刹王族认的义女,是我的义妹,是沙言公主的义妹,你杀就杀,将王族尊严置于何地?将太子殿下的尊严置于何地?”卑冷世子颤抖指着兰陵道:“太子殿下如此器重你,将沙言公主许配给你,将玉蝶郡主陪嫁于你,你……你竟然杀了玉蝶,你这是往太子殿下的脸上泼粪啊,你罪不可赎!”

    此时,卑冷世子漂亮如同女人的面孔狰狞成一团,仿佛感到无比的愤怒,有着主辱臣死的意思。

    不得不,他的演技还是到位的。

    “卑冷世子,你的父亲是魔坎长老?”兰陵问道。

    “是又如何?”卑冷世子道。

    魔坎,罗刹王的兄长,罗刹王族长老会成员,罗刹族长老会成员。

    罗刹族的最高权力机构是罗刹族长老会,接下来是罗刹王族长老会,再下来是十三魔旗。

    卑冷的父亲魔坎,不仅仅是罗刹族长老,还是王族长老,绝对的权势熏。

    从权势地位上,这位卑冷世子确实是不将一个新晋上位的魔旗之主兰陵看在眼里的。

    此时,玉蝶带来的几十名奴仆,侍女纷纷跪下,嘶声道:“世子,请您为玉蝶郡主做主啊,她不能白死,杀了兰陵这獠,诛灭他的全族,为郡主复仇。”

    卑冷世子哀声道:“我是没有这个权力处置一个魔旗之主。”

    顿时,一个奴仆赶紧道:“那谁有这个权力?我们去跪阙,我们去割血告状,一定要让贼酋兰陵血债血偿。”

    卑冷世子道:“罗刹族长老会,王族长老会都有这个权力。但是,诸位长老都有要事。所以,现在最有权力处置此事的,就是太子殿下。”

    顿时,一个个奴仆泣声高呼道:“我们去跪求太子,让他诛灭兰陵全族,他要不答应,我就一头撞死在罗刹王府面前。”

    卑冷世子道:“玉蝶也是我的义妹,竟然当着我的面被兰陵杀死,我也跟着你们去罗刹王府门前下跪,恳请太子殿下为玉蝶义妹讨回一个公道,为我罗刹王族讨回尊严。”

    兰陵冷笑望着这一切。

    然后,他忽然笑道:“你们的炮弹还不够啊,我的罪责还不够多啊,不如再送你一些如何?”

    卑冷世子一愕。

    兰陵目光望向玉蝶带来的这几十个仆人,侍女,缓缓问道:“你们是出自沙言公主府,但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们来到了炎魔城,就是我兰陵的仆人是吗?”

    为的几个仆人面孔一颤,感觉到一种不详的预感。

    “作为我的仆人,你们怂恿玉蝶诅咒我的儿子,你们的主人。而且还当着外人的面,口口声声要诛灭我的全族,这是**裸的背叛,奴仆背叛主人,应该受到什么惩罚呢?”兰陵寒声道。

    顿时,为的一个仆人昂道:“我们是罗刹王族的奴仆,不是你的仆人。你迎娶沙言公主,也只是入赘王族而已。”

    兰陵一挥手,边上勾骊立刻拿来了一大叠的契书,道:“可是,你们的卖身契书全部在我手中啊,也就是你们不再是沙言公主的奴仆了,而是我兰陵的奴仆了。”

    接着,兰陵朝着卑冷世子道:“世子阁下难得来我炎魔城做客,刚才表演斩杀美人头还不够啊,接下来为您表演大剥活人皮,如何?”

    罢,兰陵冷声下令道:“来人,将这五十九名奴仆侍女的皮全部给我扒下来,我要送给卑冷世子做礼物!”

    然后,几十名死亡武士上前,将这些沙言公主府带来的奴仆和侍女全部按在地上,在头顶开一个口子,灌入水银,然后一寸一寸将皮活活扒下来,

    “啊……啊……啊……”

    一阵阵凄厉的惨嚎声响起。

    无比血腥恐怖的一幕,就展现在卑冷世子面前。

    而之前为玉蝶求情的狄娜,也站在高处,冷冷地望着这一幕,没有丝毫要求情的意思。

    她昨之所以求情,是不愿意自己刚出世的宝宝背上血债。

    但只要不是因为宝宝的原因被杀,玉蝶就算被碎尸万段,她眼皮都不会眨一下。

    她是没有半点生母病的。

    卑冷世子见到这一幕,头皮一阵阵麻。

    这些奴仆还没死,每一个都屎尿齐出,眼中流露出无比的哀求,无比的恐惧。

    惨嚎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凄惨可怖。

    不仅仅是兰陵,整个炎魔城的高层,都冷漠地望着这一切。

    兰陵望着卑冷世子笑道:“世子殿下,你不打算阻止吗?这里面有些人,可算是你的心腹啊?你见死不救,很寒人心的。”

    卑冷世子面孔一阵抽搐,没有话。

    一刻钟后,五十九名奴仆和侍女全部死去,完整的皮被扒下来。

    “来人,把这些人皮送给世子殿下,带回罗刹城去。”兰陵下令道。

    顿时,几个死亡武士上前,将血淋淋的人皮放在卑冷世子面前。

    然后,兰陵靠近卑冷世子道:“你要去罗刹城告我的状,光玉蝶一颗人头还不够,我再送你五十九张人皮作为我罪孽的证据应该就差不多了,去吧……带回去告状吧!”

    卑冷世子望着兰陵的目光充满了阴毒,一字一句道:“兰陵,你还真是能够作死啊,你想要死,那我就成全你!”

    兰陵也一字一句道:“告诉幽冥王子,他不管想要玩什么,我都奉陪!”

    ……

    注:第一更四千字送上,拜求支持,谢谢大家!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