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七:沙言再被虐!阉割卑冷!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2:32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眼前这个玉蝶是不是真的?

    当然不是真的,真的玉蝶早就被杀掉了,脑袋就摆在大堂的地面上,都已经枯了。

    那么这个假的玉蝶是哪里来的?

    炎魔城里面别的没有,但是近人族女子多的是,找到一个和玉蝶相似的半点不难,事实上兰陵找到的这个近人族女子和玉蝶足足有七八成的相似。

    然后,兰陵把她变成了死亡武士,然后用特殊丹药,加上某些手术效果,直接让她变得和玉蝶九成的相似。

    当然,所有的死亡武士都有一个特点的,那就是没有人气,显得冰冷僵硬。

    想要解决这一点也很简单,睡两次就行了,注入兰陵的能量气息。

    勾骊的进化方向是魔女国女子,因为和兰陵长期的亲热,她已经非常成功了,身上几乎看不出半点其他死亡武士的冰冷和僵硬。

    当然,眼前这个假玉蝶还是稍稍显得有些冷,不过一直以来,真实的玉蝶就是这个德性。

    其实,眼前这个假玉蝶,不仅能量气息不一样,气质也不一样,眼神,举止,嘴型,鼻子都有些许的差别,和真的玉蝶真的只有九成左右的相似。

    但是,最熟悉玉蝶的人是谁?

    绝对不是卑冷世子,他尽管和玉蝶私定终身了,但见面也不过两三次而已。

    最熟悉玉蝶的是她的那些仆人,婢女,只不过全部被兰陵宰掉了,而且这些人也没有话语权。

    再有,就是沙言公主!

    所以,兰陵和罗刹王就是要活生生上演一出指鹿为马。

    关键是,这两个人在见面之前甚至都没有商议过。

    用罗刹王的话,这种级别的阴谋还要商议?闭着眼睛都有默契。

    ……

    如同被雷击的卑冷世子拼命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大口地喘息着。

    然后,他瞬间整理了真相。

    “不,眼前这个玉蝶是假的,真的玉蝶已经被你杀了!”卑冷世子厉声道:“这个玉蝶是假的,是你找来的替身。”

    兰陵没有话,那个假玉蝶摇头道:“不,夫君杀掉的那个只是我的替身而已。我身边的奴仆侍女全部被你买通了,我到了炎魔城之后,跟夫君起你试图非礼我的事情,并且我也担心你仍旧不会死心,会跑到炎魔城来兴风作浪,来坏我名节,甚至来强抢我。所以,只能在炎魔城中找到一个和我长得相似的姐妹做替身。”

    卑冷怒道:“谎言,谎言,无耻的谎言。既然她是替身,应该是炎魔城的人,兰陵为何要杀她?”

    假玉蝶道:“这是为了让你死心,让你以为玉蝶已经死了,就不会再纠缠我了。从今以后,我就可以隐姓埋名和夫君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的。然而我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丧心病狂,竟然试图用这件事情害死我夫君,甚至还意图借机谋害太子殿下。”

    我日……

    这话一出,卑冷世子,还有在场所有人全部打了一个寒颤。

    表面杀兰陵,实际是对罗刹王开火,这件事情谁都知道,但是谁也不敢揭破。

    而眼前这个假玉蝶竟然直接揭开,这……这,太恐怖了。

    跟在卑冷世子后面的那些权贵子弟顿时觉得脖子有些冷,不由得往后缩了缩。

    “迫不得已,本已经隐姓埋名的我只能再一次出现揭露你丑陋的面孔,无耻的阴谋。”假玉蝶寒声道。

    “假的,假的……”卑冷世子厉声道:“立刻找祭师过来,找萨满过来,验明她的灵魂,验明她的血脉,她一定是假的。我看出来了,她的眼睛和玉蝶一点都不一样。”

    卑冷世子不是瞎话,他是真的认出来了,眼前这个女子和玉蝶的眼神真的不一样。

    尽管他和玉蝶只见过两面,但是对她那种婉约温柔,却又带着倔强虚荣的眼眸非常印象深刻。

    而眼前的这个假玉蝶,只有刻骨的敌意和杀气。

    不得不,眼前这个假玉蝶的演技不算过关啊。

    但是……不要紧的。

    赵高都能把一只鹿弄成一匹马,他兰陵和罗刹王还不能将假的玉蝶弄成真的?

    罗刹王寒声道:“兰陵,你告诉我,眼前这玉蝶究竟是不是真的?否则,你这可是欺君之罪!”

    兰陵道:“太子殿下,臣以脑袋担保,眼前这玉蝶是真的,否则我立刻阁下我这颗级。”

    这一唱一和,真的让卑冷世子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啊。

    这是睁着眼睛胡八道啊。

    然而他却不知道,兰陵的是真的,如果玉蝶是假的,兰陵是不吝再割掉自己脑袋一次的,反正也不是没有割过。

    接着,兰陵躬身道:“殿下,想要辨明玉蝶郡主的真假很简单,这个世界上有两个最熟悉她的人,一个便是我的妻子沙言公主,另外一个便是玉蝶郡主的义父,您的王叔明忍。”

    “有道理!”罗刹王道:“召沙言公主!”

    过了好一会儿,绝美无双,却眼睛通红,容颜憔悴的沙言公主走了出来。

    她明明就在大殿的屏风之后,却要装着从沙言公主府赶过来的样子。

    兰陵上前牵着她的手道:“爱妻。”

    沙言公主真的咬牙出血了,用力甩开他的手。

    刚才罗刹王和兰陵合谋坑卑冷的那一幕,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这个假的玉蝶尽管容貌真的很相似,但气质,言语,举动完全不一样,沙言公主一眼就看出来了。

    此时,玉蝶郡主上前行礼道:“玉蝶拜见公主殿下。”

    卑冷世子朝沙言公主道:“沙言,你看,你看,这玉蝶明明是假的,我一眼都能看出来,更何况是你。你告诉所有人,这个玉蝶是假的,你要还给玉蝶一个公道,她可是你的贴身侍女,她和你情同姐妹,却被兰陵这个畜生一剑杀了。”

    此时,沙言公主怒火冲,有百分之一万的冲动出真相,告诉所有人,眼前这个玉蝶是假的。

    但是……她不敢!

    一旦她这个玉蝶是假的,那就是对罗刹王开炮,就代表着她站在了幽冥王子一边,就代表着她反抗罗刹太子。

    这个后果,她承担不起。

    而且,在场真的没有人看出这个玉蝶是假的吗?

    她曾经去拜访过长老会的许多成员,经常带着玉蝶去,玉蝶的气质,言语姿态他们还是知道的。

    但是,现在没有一个人敢开口。

    谁开口,就是对太子殿下开火。

    她强忍着喷血的冲动,拉起假玉蝶的手道:“难为你了……”

    她这句话,得艰难之极,仿佛拼命从喉咙里面挤出来的一般。

    完之后,她直接转身离去,消失在殿后。

    她实在是不甘心陪着罗刹王和兰陵在一起演戏,更不愿意看兰陵得意张狂的面孔。

    太无耻的,太卑鄙了。

    沙言公主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再一次遭到了蹂躏,再一次被兰陵强爆了,只不过上一次是身体,这一次被蹂躏的是她的灵魂。

    尽管演技很差,但是沙言公主的表态很明显,承认了眼前就是玉蝶。

    顿时间,卑冷世子觉得浑身冰凉,四肢抖。

    而就在此时,一个肥胖的罗刹中年跌跌撞撞冲了冲进来,一把扶住假玉蝶,大哭道:“我的儿,我的儿啊,为父还以为你真的已经死了呢?原来你没死,太好了,太好了……”

    这位派肥胖的中年罗刹人,便是罗刹王最不成器的弟弟,明忍。同时,他也是玉蝶名义上的义父。

    这个假玉蝶可没有见过这位明忍王叔,还稍稍一愕,才哭着喊出声:“义父!”

    她这个演技不够情真意切,而且因为作为死亡骑士的骄傲,也没有下跪。

    这个演技是要差评的,是有破绽的。

    但是王叔明忍的演技却非常到位,他目露慈爱颤抖柔声道:“我的女儿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还差点错怪了我女婿兰陵呢,还差点冲去炎魔城要和他拼命呢,都怪卑冷怂恿。”

    完了……完了……

    和玉蝶最亲密的两个人,一个沙言公主,一个明忍王叔都承认眼前这个玉蝶是真的。

    卑冷世子只觉得有一张大网朝着自己扑过来。

    有阴谋,有阴谋……

    有黑幕,有黑幕……

    忽然,卑冷世子嘶声道:“去萨满阁,那里面有玉蝶的魔血脉。去祭师大会,当众检查玉蝶的灵魂能量。她是假的,怎么也成不了真的……”

    就在此时,一个萨满出列,道:“玉蝶郡主,我取来您之前的魔血脉图谱存底,现在要取您的一滴血,重新检测您的魔血脉”

    假玉蝶伸出手指,那个萨满刺破她的手指,将鲜血滴入到一杯特殊的液体中。

    等到血和检测溶液完全融合反应后,直接泼在一张晶石纸上,就制造出了魔血脉的图谱。

    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的魔血脉赋都是不一样的,所以魔血脉图谱也是不一样的。

    这位萨满展开两张魔血脉图谱,一张是十几年前玉蝶的魔血脉图谱存底,一张是现在的。

    两张图谱一模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刺出来的血确实是真实玉蝶的啊,尽管她死了,但是她的血要多少有多少,藏一点在假玉蝶手指内非常简单。

    卑冷世子如同雷击一般,大叫道:“假的,假的……”

    但是,一下子心乱如麻,却又不出所以然出来。

    而就这个时候,假玉蝶后退了好几步,望着卑冷世子冷冷道:“卑冷,你几次三番地调戏我,试图非礼我,放在之前我还忍了。但是我嫁给了夫君兰陵之后,你竟然还试图强抢我,虽然我身体清白不失,但是名誉却遭到了玷污,我再也没有颜面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夫君,我们来世再见。卑冷,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罢,假玉蝶拔出匕,猛地刺穿自己的心脏,当众自尽!

    全场一声惊呼!

    包括罗刹王,也微微一颤。

    而卑冷,如同五雷轰顶一般。

    本来,本来还有最后办法,那就是让祭师协会检查假玉蝶的灵魂能量气息,这样一定能够揭破真相。

    而且,他的父亲魔坎长老也是精神祭师长老之一,罗刹王绝对不能在精神祭师协会一手遮。

    精神祭师协会在魔族领域是众势力,但刚好算是他父亲魔坎长老的地盘。

    现在,这个假玉蝶竟然当众自尽。

    如此一来,他卑冷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兰陵真狠毒啊,竟然杀人灭口啊!

    “兰陵,你杀人灭口,你杀人灭口……”卑冷世子面孔惊惶,指着兰陵尖叫道。

    而此时,玉蝶的义父明忍王叔忽然尖声啼哭,然后冲到假玉蝶的“尸体”

    边上嚎啕大哭。

    “我的女儿啊,你为何如此想不开,你怎么就如此想不开啊……”

    “我的女儿啊,你死得好惨啊……”

    比起沙言公主,这位明忍王叔的演技可高得多了,完全深情并茂,连鼻涕都哭出来。

    最后,他朝着罗刹王拼命磕头出血道:“太子殿下,老朽在王族中是最没有出息的一个,一直以来都任人欺负。但是今你要是不给我女儿一个交代,我就算告到罗刹王面前,就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我倒要看看,有些人是不是能够一手遮,是不是能够草菅人命而不得到严惩!”

    瞧他这架势,对玉蝶简直比亲女儿还要亲啊。

    殊不知,他和真玉蝶,也就是见过两面而已。

    此时,卑冷世子只觉得无比的荒谬。

    明明是兰陵草菅人命,明明是兰陵杀了玉蝶郡主,怎么现在弄成是他杀了玉蝶郡主了。

    黑幕啊,大的黑幕啊。

    有人指鹿为马,一手遮啊!

    此时,罗刹王冷冷道:“卑冷,你试图非礼炎魔旗主兰陵之妻,破坏王族和魔旗联姻,该当何罪?”

    “卑冷,你间接害死王族义女玉蝶郡主,该当何罪?”

    卑冷世子怒声吼道:“污蔑,无耻的污蔑!黑幕,大的黑幕!”

    罗刹王厉声道:“丧心病狂,冥顽不灵!来人,将卑冷四肢筋脉挑断,将他四肢骨头全部砸碎!”

    就在此时,兰陵上前道:“太子殿下,卑冷坏人名节,应该施展宫刑!”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胯间的鸟猛地一缩。

    我操,太狠毒了,太无耻了。

    ……

    注:第一更四千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谢谢大家。

    大家春节好,玩得开心。陪陪家人,谈谈恋爱。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