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二:沙言沦陷兰陵!决绝开战!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2:34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兰陵遭受到了最大的耻辱和践踏。

    尽管,他没有被阉割,不管是他的尊严还是身体,都没有被阉割。

    但是,竟然逼得他将自爆,这样才逃脱了一劫。

    兰陵自爆,然后身体恢复凝聚,需要耗费多少能量?

    非常非常多的能量,兰陵修为越强,耗费的能量越多。

    自爆之前,兰陵的修为是六星级魔宗。

    自爆又恢复之后,他的修为已经掉到了五星级魔宗都非常勉强,足足掉了一级多的修为。

    当然,消耗掉的这点修为兰陵半点不在乎。

    他在意的是这种窘迫感,是这种耻辱感。

    孤涂最后为何会离开?

    是因为他以为兰陵已经死了,所以主动离开。

    不自欺欺人地,兰陵的自爆和自杀没有什么两样,比起壁虎断尾还要严重得多。

    这是大的耻辱。

    尽管他一点都不喜欢沙言公主,但是她毕竟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而且还是绝对的嫡妻。

    尽管她没有**于孤涂,但那也只是孤涂没有那么做而已。

    孤涂想要做的是当着兰陵的面睡掉沙言,是兰陵自爆阻止了这一幕的生。

    兰陵和罗刹王合谋阴死了卑冷世子,非常地嚣张,非常地明目张胆,完全是在魔坎长老脸上噼里啪啦地打脸。

    而现在,重楼尊者的传人,罗刹王的外甥,魔旗主的继承人孤涂,何止是对他兰陵噼里啪啦地打脸,他何止是肆无忌弹,简直就是直接在兰陵头上拉屎撒尿。

    昨日,兰陵对幽冥王子集团打脸。

    今,对方就十倍地还了回来!

    也就是兰陵自爆而不死,否则兰陵要么是尊严被彻底阉割,要么就直接死于非命了。

    这是前所未有的耻辱,远远过之前乃术给他带来的耻辱。

    所以,兰陵此时视野范围之内,已经彻底一片血红。

    他的脑子里面,这个胸腔,已经彻底被怒火所占据!

    直接将剑刃横在沙言公主的脖子上,直截了当问道:“你离婚不离婚?如果离,我就杀了你。不离,就跟着我去炎魔城。”

    之前不让沙言公主跟着去炎魔城,是他始终将罗刹王族当成了大敌,有些事情不大方便。

    而现在,他和罗刹王的关系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最重要的是,如果将沙言公主留在罗刹城中,迟早会被孤涂那个疯子所玷污。

    所以,沙言公主要么死,要么被带走!

    ……

    沙言公主呆呆地望着兰陵。

    此时的兰陵,浑身光溜溜的。

    这真的是一具充满了魔力的雄性之躯,真的就仿佛上用玉石雕琢出来的一般。

    每一寸都仿佛充满了艺术的魔力。

    还有兰陵的面孔,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到了沙言公主这种级别,她们的审美已经完全到了气质和能量气息的级别了,已经不是单纯的英俊之类了。

    就如同卑冷,长得就很漂亮,比女人还要漂亮,但是论魅力上和罗刹王差地别。

    而孤涂长得其实并不算非常俊美,但却又巨大的魅力。

    魔族男人魅力,外貌的俊美是最最肤浅的。

    那股气质,还有渗透出来的能量气息,才是最最重要的。

    眼前兰陵的俊美程度,唯有罗刹王,幽冥王子能够与之匹敌。

    而他透露出来的气质,那种疯狂热烈,那种冷酷霸气,那种邪恶忧伤。

    这种魔一般的气质,沙言公主只在兄长罗刹王身上见到。

    他的气质,真的是远远远远过了乃术。

    而他体内散出来的能量气息,对沙言这等高级魔族女子的吸引力,完全是致命了。

    不管是丝丝,还是妮妮安,都会对兰陵体内的某种黑暗能量上瘾。

    而沙言公主对这种能量气息的反应更加强烈,几乎是心跳如雷。

    听到兰陵的问话,沙言公主没有回答,而是绕着兰陵打转,看着他的耳朵,看着他的尾椎,看着他腰间的魔纹,最后停留在他后背上几寸长的骨刺上。

    “你不是近人族。”沙言公主颤抖道。

    她玉手轻轻抚摸着这些骨刺,将鼻子凑过去嗅,然后又转过身来,贴着兰陵的面孔轻嗅。

    “你也不是罗刹族,也不是剎族,也不是人类……”沙言公主道:“你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种族,不是八大魔族,不是魔陀帝国……你身上的恶魔能量,比我们都更加浓厚,都要高级,你让黑魔旗主死而复生,你制造地狱闪电,你引导地之力,你是千年不遇的突变者,你是魔王血脉的侵入者,就和上一代的刹王一样!”

    沙言公主的声音颤抖,娇躯也跟着颤抖。

    “我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我也被你那张丑陋平庸的面孔蒙蔽了双眼。”沙言公主沙哑道:“我是一个极度感性的魔族女人,所以我才会在选婿大会上一眼就挑中了乃术。我对你面孔的厌恶盖过了一切,使得我不复理智。”

    兰陵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沙言公主道:“你之前为何不露出真面孔?你明明知道我对你的能量气息应该是无法抗拒的。”

    兰陵道:“因为我不想被你缠上,我需要的是罗刹王族女婿的身份,而不是真的成为你的丈夫,我看不上你。”

    “咯咯……”沙言公主出一声娇笑。

    这真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之前兰陵如果出这样的话,沙言公主会觉得更加厌恶,甚至会真的呕吐出来。

    而现在……她只觉得兰陵出这样的话好酷,非常的迷人。

    我是魔族公主,他都看不上啊,这样的男子多迷人。

    “那你现在为何又要带着我去炎魔城了呢?”沙言公主媚笑道。

    她真的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

    之前对兰陵厌恶到了极点,连看一眼都觉得要呕吐,连同在一个空间内呼吸空气都觉得恶心。

    所以,脸色完全差到了极点。

    而此时,真的是极尽妩媚,极尽勾引。

    这就是魔族的女子,地位越高越是纯粹,完全靠着特殊的能量气息一见钟情。

    “因为你留在罗刹城,很可能会给我戴绿帽。”兰陵道:“你是一个外表刚强,却内心软弱的女子。”

    沙言公主伸出舌头,轻轻舔着兰陵的鼻子,舔着他的嘴唇,用诱惑沙哑的声音道:“没有理想,就没有执着。没有所爱,又哪里来的坚强?就如同一个男人没有了事业,就仿佛失去了根骨和精神,软绵绵的没有任何吸引力。一个女人没有心中所爱,当然软弱随波逐流,就算她想要守贞,又为谁而守?如果我心中有一个目标,我当然会变得坚强起来。”

    得很有道理。

    “那你现在可以回答我了,是离婚?还是跟着我去炎魔城?”兰陵问道。

    沙言公主将红嫩的舌头钻进兰陵的嘴里,轻轻挑逗,吮吸,道:“夫君,你告诉我一句话,你和我的兄长罗刹王是真的结盟?还是虚以委蛇?”

    “真的。”兰陵道。

    沙言公主美眸一亮道:“难道真的只有两个站在最高处的男人,才能理解对方吗?没有人知道我那位兄长究竟在想着什么,而你竟然和他真的结盟,太神奇了。”

    “好了,我没有时间了,你可以回答我了。”兰陵道。

    “我跟你去炎魔城……”沙言公主道,然后她的舌头沿着他的脖子一路吻下来,就要轻轻解下自己的衣衫。

    兰陵阻止了她。

    “为什么?你嫌弃我吗?”沙言公主道。

    “是有些嫌弃……”兰陵道:“但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现在不是时候……”

    然后,兰陵四处翻找衣衫。

    沙言公主本来就中了**药,意乱情迷的,此时更是难以抑制,不过好在被孤涂泼了一碗药,加上被兰陵自爆惊到了,最后现兰陵真面目的震撼,所以此时还能守住部分神智。

    她有些跌跌撞撞翻箱倒柜,找到一种冰寒无比的药液倒进嘴里面喝下。

    顿时,她的神经仿佛都被彻底凝固起来,那**药物也被镇了下去。

    “是我的那位乳母,她给我下了**药。”沙言公主道:“不止是**药,这几日她每都在给我下药,让我精神躁动,防御空虚,所以每晚上都做噩梦。”

    接着,沙言公主寻找新的锦衣,为兰陵穿上,道:“夫君,你是知道我的。之前的我是何等冷静睿智,杀伐果断。但是被迫嫁给你了之后,完全六神无主,所以被我这位乳母所趁,竟然被她下了毒而不自知,可见女子如果嫁的不是心爱之人,就完全如同失魂落魄了一般,没有了指望,失去了所有的精神。”

    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公主府武士大领塔兰的声音道:“公主,您如何了?”

    影子武士则没有话,他已经感应到兰陵的能量气息了。

    “我没事。”沙言公主道:“乳母和孤涂呢?”

    塔兰道:“他们已经走了,兰陵已死,公主就成为寡妇,他回去置办聘礼向您提亲,并且还要找一个女术士。”

    女术士的意思,就是为沙言公主补那一层膜,这孤涂还真实肆无忌惮啊。

    ……

    罗刹王听到兰陵的讲述之后,目光猛地一缩。

    沙言公主道:“兄长,一定要为我夫君讨回这个公道。”

    罗刹王一愕,然后闭上了眼睛。

    因为卑冷世子之死,他罗刹王已经陷入被动了,几乎踩中了父亲罗刹王的底线。

    如果在加上一个孤涂,那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孤涂的背后不仅仅是魔旗,也不仅仅是罗刹王的外甥,还有重楼尊者。

    重楼尊者,是罗刹族几大尊者之一,也是最护短凶狠的一个,就连罗刹王也要让他三分。

    拿下一个卑冷世子,差不多已经是极限了。

    再加上一个孤涂,哪怕是以罗刹太子的地位,也承受不起。

    “好……”罗刹王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道:“兰陵,我为你讨回这个公道!”

    “不!”兰陵摇头道:“太子殿下,这个公道只能我自己讨回。这个耻辱,只能我自己去洗刷。”

    兰陵的双眸几乎如同两团火焰,沙哑道:“孤涂要阉割我,竟然逼迫得我自爆,比壁虎断尾更急狼狈。而且,他当着我的面,要玷污我的妻子,当着我的面要给我戴绿帽子。这个耻辱,只能用无尽的鲜血来洗刷。没有将魔旗家族亡族灭种,这个耻辱就无法洗刷!”

    罗刹王目光一缩,颤声道:“你……你想什么做?”

    兰陵道:“宣战,我会率领炎魔大军杀进魔旗领地,将魔家族斩尽杀绝!”

    罗刹王身体猛地一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现……现在?”

    “对,现在!”兰陵道:“恶魔报仇,十年太晚,只争朝夕。我会到炎魔旗领地后,立刻就会动战争。”

    罗刹王面色彻底变了,颤抖道:“兰陵,你……你非常清楚现在是什么时候。魔族领域的级大战就在眼前,时间对我们来非常紧迫,你如果动对魔旗领地的战争,后果会非常非常严重,甚至……直接毁掉我们原本的计划。”

    兰陵在这个时候动魔旗的战争,那就彻底践踏了罗刹王的底线,彻底撕破了他的脸面。

    那未来罗刹王死了之后,罗刹王继承人就没有兰陵任何机会了。

    因为现在兰陵就成为罗刹王的死敌了,甚至一旦魔族帝国统一战线的主攻方向是地刹族的话,罗刹王会集结全力消灭兰陵的炎魔旗,因为攘外必先安内。

    所以,兰陵对魔旗开战的后果是非常非常非常严重的。

    会将罗刹王的计划摧古拉朽地毁掉。

    所以,罗刹王的脸色真的是彻底变了,浑身颤抖,遍体冰寒。

    沙言公主从来没有见过他兄长这样的无措。

    “兰陵……我,我现在就去杀了孤涂!”罗刹王道:“你……你收回成命,如何?”

    兰陵摇头道:“不,这个耻辱只能我自己去洗刷。更加重要的是……你应该会记住,我一直都,我不愿意走你的那条路,我想要自己杀出一条血路,我要自己去占领土地,我要自己去建立帝国,我不想坐享其成,我不想让你铺垫好一切,然后我轻轻松松坐上王座!”

    罗刹王道:“可是……可是我计划的那条路,明明是最好的路啊!”

    兰陵上前,轻轻拥着罗刹王的双臂道:“谢谢你,谢谢你,你是我在魔族领域唯一的知己,我知道这很难,但是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救你的。”

    这些交谈,兰陵的声音直接在罗刹王脑域深处响起的。

    罗刹王道:“可是走你那条路,时间不够的,会非常非常危险的,甚至是一条死路,一旦罗刹族有喘息之机,我父亲会集结全力去消灭你的炎魔旗的。”

    兰陵道:“我走的一直是一条死路。”

    罗刹王失魂落魄地摇晃了一下,道:“那,那沙言你还要吗?”

    “要!”兰陵道:“但是不是为了罗刹王位,是为了不给自己戴绿帽子。”

    罗刹王抬起头,道:“陛下……我……我一直都不愿意给任何人下跪,但是我现在想要求你,收回成命……你这样做,真的很可能会是死路一条!”

    罢,罗刹王当着沙言公主的面就要朝着兰陵跪下。

    兰陵提前一步,阻止了罗刹王的下跪。

    “太子,我已经决定了……”兰陵斩钉截铁道:“而且我想告诉太子,我在人类王国的时候,算计一切,把每一步都计划好了,而最终的结局是彻底毁灭。算得太好,反而结局不好。现在……我不想做那么精细的计划了,我只想跟随我的内心,跟随我的魔性。”

    罢,兰陵松开了罗刹王,道:“告辞了!”

    然后,他后退着离开,牵着沙言公主的手道:“走吧,会炎魔城,准备开战了!”

    沙言公主朝着罗刹王行了一礼,然后跟着兰陵离去。

    ……

    注:第二章四千多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谢谢大家!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