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二:惊闻噩耗!魂飞魄散!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2:38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短短十天时间,兰陵就彻底摧毁了天魔旗三分之一的领地,屠戮了上百万部落军队。

    可以说,三十万平方公里上的所有军队全部被兰陵屠戮一空。

    他凭借的,仅仅只是两万半人马大军,那一百万鬼王帝国的骷髅军团,依旧在外海驻扎,始终没有出动。

    这十天的战斗中,半人马军团的伤亡微乎其微。

    为何会如此?单凭这两万半人马大军,就如此纵横无敌?

    原因有两个,第一,因为半人马军团实在太过于强大。

    第二个原因,天魔旗的主力大军并不在天魔旗领地之内。

    天魔旗有两大王牌军团,魔豹军团,鬼鳐军团。

    而这十天的战斗中,半人马军团始终没有遇到成建制的魔豹军团和鬼鳐军团。

    因为,天魔旗的主力大军一部分被派去了罗刹族边境,另外一部分被孤涂世子带去罗刹城抢亲了,剩下的一部分死死防守天魔城,不敢擅动。

    而这十天时间,准确说是七天时间,兰陵完全将闪电战发挥到了极致,完全不给对方任何喘息之机,所以天魔旗领地上的那些部落根本连集结大军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一一击破了。

    七八天时间,平均每天消灭六个部落,四个小时灭一个,这还包括了途中行军的过程。

    这么闪电一般的速度,对方怎么可能反应得过来,怎么可能有机会集结大军?

    所以,每一次半人马大军面对的都是某一个部落,区区几万罗刹族军队,而且主力可能还不在。

    而且,只屠戮不占领。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兰陵的两万半人马大军才能够做到四个小时灭一个部落。

    而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半人马大军实在是太,太过于强大了。

    换成其他的军队,就算是精锐骑兵,四个小时行军二百多里都做不到,更别说灭掉一个几万人的部落了。

    而半人马大军,每个小时奔跑的速度就有几百里,直接碾压过去,敌人根本没有抵抗之力。

    换成其他精锐的骑兵,连续作战一天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而半人马军团,却可以连续作战七天七夜,每一日都辗转千里。

    所以,半人马军团才被称为是灭世之鞭。

    ……

    大开杀戒八天后,兰陵的半人马大军才暂停了屠戮,扎营休整。

    而这个时候,天魔城才派出鬼鳐,仔细巡视战乱之后的领地。

    在空中,这些天魔城的鬼鳐骑士从灵魂深处渗透出恐惧和颤栗。

    因为,他们看到的是一片又一片的废墟了。

    纵横一千多里的领地上,所有部落竟然全部覆灭了。

    尤其可怕的是,这些被灭的部落之前,都对着巨大的人头京观。

    这些用几万人头堆成的金字塔,就算在几千米的高空也看得清清楚楚。

    兰陵的死亡骑士团,本可轻而易举将这些天魔城的鬼鳐骑士杀死。

    但是,他却任由这些地方的鬼鳐骑士巡查每一个部落,每一里地面。

    足足两天两夜之后。

    这些巡查的鬼鳐骑士纷纷返回天魔城。

    他们每一个人都失魂落魄,脸色苍白,浑身颤栗,如同筛糠一般。

    此时,作证天魔城是天魔君的亲弟弟,天魔城主,天魔旗长老残血!

    天魔君,黑纱夫人,孤涂世子不在,残血长老便是天魔旗的最高领导者。

    他尽管是弟弟,但看上去仿佛比天魔君还要老。

    “查清楚了没有?杂种兰陵究竟有没有派兵进入我天魔旗进行破坏?到底派来了多少兵马?”残血长老道。

    兰陵的闪电战实在太快了。

    而且,他的死亡武士团太可怕了,所以这些被灭的部落连逃到天魔城报信都做不到。

    为首的一名鬼鳐骑士颤抖着跪下,他牙齿打着寒颤,继续想要开口说话,却说不出口。

    “说啊……”残血长老道:“难道那杂种兰陵,真的敢派人进入我天魔旗领地进行报复袭击?”

    那名鬼鳐骑士沙哑道:“兰陵率领几万半人马大军,入侵我天魔旗领地,将……将四十九个部落全部斩尽杀绝,碾成废墟。用人头铸造京观五十座,阁下头颅超过百万!我天魔旗三分之一领地已经成为一片白地……”

    这话一出,天魔城堡大殿内,死一般的寂静。

    残血长老身体猛地一颤,双眸睁到极致,跌坐在座位上,颤抖道“他……他,他竟然敢……”

    坐在椅子上后,残血长老依旧感觉到头脑一阵阵昏眩,四肢彻底冰凉。

    这件事情,已经远远超过他的能力范围了。

    “去罗刹城,去云厄族,去边境大营……把这个消息告诉孤涂世子,告诉旗主,告诉罗刹王陛下……”残血长老沙哑道:“另外,集结大军,全力防守天魔城!”

    “是!”

    片刻后,十几只鬼鳐飞出了天魔城,朝着云厄族,罗刹边境线,罗刹城等方向飞去。

    ……

    罗刹城!

    梦陀萝再一次和小罗刹王进行深层次交谈。

    “夫君,您能跟我说一句实话吗?”梦陀萝道。

    “当然可以!”小罗刹王温柔道。

    梦陀萝道:“你为何要如此维护兰陵?我百思不得其解。”

    小罗刹王道:“志同道合。”

    梦陀萝道:“夫君还是不信我吗,没有对我讲真心话。仅仅只是志同道合吗,你为了他得罪了天魔家族,得罪了魔坎长老,甚至间接导致您失去太子之位,仅仅一个志同道合,确实很难让人信服啊。”

    小罗刹王道:“爱妃,我与兰陵,真的只有一个志同道合可以形容。”

    梦陀萝道:“如今,我再劝您和兰陵断绝关系,彻底放弃他进行止损,您依旧不会同意对吗?”

    小罗刹王道:“爱妃,你一直都搞错了主次了。魔坎也好,天魔君也好,幽冥王子也好。不是因为兰陵而害我,是因为我而去害兰陵。所以,不是我是否要抛弃兰陵,而是兰陵是否要抛弃我。他们的目标,一直都是我,而不是兰陵。”

    梦陀萝一愕。

    然后,她莫名其妙地感觉到心脏一阵微微的颤栗。

    是啊,这是最简单的道理。

    魔坎,幽冥,天魔家族的目标始终是罗刹太子而不是兰陵,兰陵只是被殃及的池鱼而已,如果他不站在小罗刹王一边,他根本就不会有事。

    如此简单的道理,她为何就不能明白?

    不,她肯定明白,但是为何还要提出让小罗刹王放弃兰陵?

    绝对不完全是为了报复兰陵,而是因为另外一个原因。

    小罗刹王道:“爱妃,这个世界上有三种人。第一种人,目光短浅,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我们形容这种人为鼠目寸光。第二种人,他们目光看得比较远,大概能看到几百米,几千米,宗师他的视野有多远,他就能看到多远。第三种人,他们高瞻远瞩,可以看得很远很远,可以超过自己的视力极限。你觉得哪一种人下场最为悲惨?”

    梦陀萝道:“当然是第一种,鼠目寸光者。”

    小罗刹王道:“不,第一种人虽然鼠目寸光,只顾着眼前的那一点蝇头小利。但是他们看得非常仔细,心胸狭窄,却也能填饱自己,而且也能看到脚下的陷阱,不会有大的灾祸。而第三种人高瞻远瞩者,他们索看到的地方已经超过视力的极限,所以是用心,用精神去探索。最最可怕的是第二种人,他们的目光总是盯着他们视力所能达到的极限,这样一来,他们看不穿迷雾一般的未来,也不顾脚下近处的路,所以往往踏错方向,万劫不复!”

    小罗刹王的言语,远远超过了兰陵的锋利,深邃入骨,一下子就刺穿了梦陀萝悲剧的根源。

    他第一次悲剧,放弃了他的未婚夫,而选择了姬梦白。

    就是典型看不穿未来,却又忽视眼前,试图抓住目光所能到达的极限。而在当时,姬梦白就是她目光所及的极限。

    第二次选择,同样是如此。

    他对兰陵的承诺是眼前,兰陵的魔帝身份是未来,强大的娜血郡主,强大的魔陀帝国是她目光的极限。

    所以,她再一次抛弃了眼前,再一次去抓目光的极限。

    小罗刹王的一句话,几乎就让梦陀萝灵魂颤栗,紧接着拼命否定,气急败坏,涌起无限的仇恨和敌意。

    顿时,她笑道:“那太子殿下和兰陵抱团取暖,应该算是第一种鼠目寸光,还是第三种高瞻远瞩呢?”

    小罗刹王道:“当然是第三种高瞻远瞩了。”

    梦陀萝笑道:“一个连老婆都保不住了,粉身碎骨就在眼前。一个连储君之位都岌岌可危,连眼前都保不住了,如何去保未来?这种高瞻远瞩,也未免太高了吧。”

    说罢,她目光桀骜地望着小罗刹王,完全无惧一死。

    没错,此刻的梦陀萝是毫不畏死的,就算小罗刹王将她一掌劈死,她都不会求饶。

    这个时候,鼠目寸光者会跪地求饶,高瞻远瞩者轻描淡写,唯有第二种人,又要利益,又要尊严。

    “呵呵……”小罗刹王微微一笑,然后闭上眼睛,进入了冥想。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影子武士的汇报。

    “孤涂世子来访!”

    ……

    “拜见太子殿下,拜见王妃!”孤涂世子一丝不苟的行礼。

    而魔坎长老,则静静站在身后,他和小罗刹王已经彻底撕破脸皮,连演戏都不屑了。

    小罗刹王道:“你们将我太子府团团包围,已经有十几天了,今天还是第一次进府见我,所为何事啊?”

    孤涂世子拿出一卷晶石纸道:“罗刹王陛下有旨。”

    小罗刹王起身接旨,没有下跪的意思。

    “沙言公主立刻跟随孤涂前往天魔城成婚,不要耽误了吉时,任何人不得阻挠,钦此!”

    孤涂世子念完旨意后,冷冷道:“太子殿下,陛下的旨意中清清楚楚,任何人不得阻挠,包括您。所以,沙言公主我要带走了,可千万不能耽误了吉时。”

    小罗刹王道:“所谓的吉时,应该是大战爆发之前吧。”

    目前,罗刹族和天剎族边境线上已经紧张到了极致,战争的乌云已经凝聚到了极致。

    所有人断定,半月之内,大战一定会爆发。

    而天魔君是前锋大将,为了让他安心,罗刹王才下达旨意,让孤涂世子带沙言公主去成婚,将这场婚事尘埃落定,免得拖到大战爆发,那什么事情都办不成了。

    孤涂世子道:“为了我的终身幸福,陛下身子派来了他的罗刹亲卫,整整三十九人,如今我已经带入太子府了,我的妻子沙言公主已经在您这里叨扰太久了,我这便要将她带走了。”

    孤涂世子和魔坎长老见到太子被软禁后,仿佛一蹶不振,没有任何抵抗的举措,所以得寸进尺,竟然试图强行进入太子府,在小罗刹王的眼皮地下,强行抢走沙言公主。

    还真是得势不饶人,步步紧逼啊!

    梦陀萝此时发出了一声冷笑,如果小罗刹王早早听从他的话,抛弃兰陵,交出沙言公主,何至于有今日之辱?

    小罗刹王道:“孤涂,你的意思是要当着我的面将沙言抢走,要踩着我的脸面抢走沙言,对吗?”

    “我奉的可是陛下的旨意,如果您要这么认为,也可以……”孤涂世子冷冷道:“您觉得是,那便是吧……”

    “都说虎落平阳被犬欺,我这头猛虎还没有落平阳吧,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了?”小罗刹王道。

    魔坎长老冷道:“那也是你咎由自取。”

    小罗刹王道:“有一个问题我不明,你们如此肆无忌惮要抢走沙言公主,她可还是兰陵的妻子,你难道不怕兰陵的报复吗?”

    “兰陵?那个装腔作势的近人族杂种?”孤涂世子道:“差点我被活生生阉割掉,逃之夭夭如同丧家之犬的卑贱货色?他报复我?哈哈哈哈……太子殿下,您未免太高看您的狗了,他此时正躲在他的狗窝里面瑟瑟发抖呢,在我的眼中,他就是待宰的猪狗而已,他报复我?哈哈哈……荒天下之大谬啊!”

    就在此时!

    天魔旗长老狂奔入内,猛地跪在孤涂世子面前,颤声凄厉道:“世子,炎魔旗主兰陵率领大军如入侵我天魔旗领地,灭掉我们五十个部落,将三十万平方公里领地内屠戮一空,斩下一百多万头颅,堆成京观!”

    ……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谢谢大家!

    。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