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卮宁震讶,惊艳全场!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8:20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注求几张推荐票,谢谢大家。

    ……

    批改这些贵族学院的策论,卮宁真的无法忍受了。

    从第一个字开始,就显露出文章主人的无知和肤浅。卮宁这种傲慢的才女,看文章就如同品鉴美食一般,好的文章就如同美味佳肴,让人陶醉。而烂的文章,就如同**的食物,闻一口都难以下咽。

    看了几十篇策论后,卮宁几乎要暴走了,甚至有一种呕吐烦闷的感觉。

    实在是太烂了,这些文章有一大半都在为王室歌功颂德,说怒浪王国在王室的英明统治下,起码千秋万代。

    而还有一部分文章,则完全是耸人听闻,说怒浪王国只有几十年国运,甚至说灭亡就在眼前。

    然而,一看文章,完全是哗众取宠,根本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

    一边一目十行地阅卷,然后打出一个很低的分数,一边等着看到索伦的文章,然后可以在内心尽情嘲讽对方的愚蠢和肤浅。

    很多人以为这次毕业大考的政论题目是国王卮变出的,其实不是,是卮离和卮宁出的,然后上报到国王陛下获得通过。

    之所以出这么离奇的题目,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仿制索伦的作弊。

    因为索宁冰是一个才女,所以在策论上肯定做了大量的准备,做了许多篇策论让索伦背下。如果被押题成功,那自然轻而易举就能得到高分了。

    论怒浪王国还有几年国运?这个题目太偏,太离奇,索宁冰肯定无法押对。如此一来,索伦这个草包,自然也不可能有好的成绩,就等着索伦这草包的文章烂出底线。

    就这样忍着心头的恶心,一篇一篇文章翻阅下去。二十名考官,要阅过每一份卷纸,足足有二百多份,这种无聊和作呕的工作,要一直持续两天时间。

    抽出下一份试卷打开一看,卮宁微微一愕。

    因为,他看到了熟悉的字迹,是那个混蛋索伦的。因为这个人渣,给自己写了不下一百份情书。

    不过,眼前这试题上的字迹虽然是索伦的,但已经有所不同了,要内敛许多,但是又暗藏锋芒,不得不承认,索伦这败家子的字好看了很多,仿佛在天魔山脉的遭遇,让他成熟了。

    接下来看索伦的策论题目党争误国,党争王国。

    顿时,卮宁本能地眼睛一亮,这个破题切入点是前所未有的。

    而且,就党争这个前所未有的名词,一下子就触动了她的心弦。

    于是,她迫不及待地阅读下去。

    第一遍,她看得很快,仅仅几分钟就把两千字的文章看完了。

    顿时,她甚至忘记了,这是索伦的文章,那个她恨之入骨的混账男人。

    读到一篇好的文章,就如同三伏天吃了冰一般,浑身舒畅,仿佛全身毛孔地张开一般。而现在,卮宁就深深有着这种感觉。

    卮宁闭上美眸,开始回味里面的文字。

    这片文章写得实在太好了,观点如此的清晰锐利,目光如此的深远。全文围绕着三次党争这个观点,完全有理有据,充满了严谨的逻辑,让人一看就无比信服。

    尤其是第一次党争,其实已经隐隐开始了。而第二次党争,只有国王卮变和卮离,偶然间会感觉到一丝蛛丝马迹。然而,索伦竟然如此清晰地写出来。

    闭上眼睛回味了一会儿后,卮宁又开始阅读第二遍。

    第二遍,她读得很慢,几乎是一句一句地阅读。读完一段后,甚至会在脑子里面推演,思考。有些时候,又返回去读前面的段落句子。

    足足近半个小时后,第二遍完全读完了。

    真的写得太好了,就连心高气傲的卮宁,也内心感慨。

    才华这东西,行家看一眼就知道有没有的。

    而卮宁轻而易举就看出,这篇文章的背后,充满了何等的才华和智慧。

    难道,这有是索宁冰的手笔?卮宁顿时充满了怀疑,但是很快就否定了。

    因为这次策论题目如此的偏,如此的意外,索宁冰不可能押对的。

    那么,这就完全出自于索伦的手笔?那这就意味着,之前不管是发展海军方略,又或者判断出国王一定会否定海军方略,全部出自于索伦自己的眼光,而不是索宁冰?

    如果是这样的话,会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索伦是个天才?那他之前重重劣迹是怎么回事?是一种掩饰?

    又或者,索隆的去世,天魔山脉的遇险,使得索伦幡然醒悟,浪子回头?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因为索伦之前真的是女人的公敌,王城学院中多少出色的女人,全部被成功折花。难道这些女人都是瞎了眼睛吗?明明知道他是花花公子,还前仆后继?

    或许,索伦之前把所有心思都花在讨好女人身上。而当索氏遇到致命危机的时候,他才把才华用在正事上?

    紧接着,她又想到,卮离哥哥提前发动了天水城的剧变,甚至答应了那些高阶武士领主贪婪的要求。或许,他早就感觉到了索伦的变化?

    顿时间,卮宁感觉到有些沮丧,自己如此努力,但是在眼光和智慧上,还是差了卮离哥哥一筹。

    再一次翻开索伦的试卷,脑子里面浮现出那张漂亮痞坏的面孔,还有那天他忽然地冲上来,咬住自己的嘴唇。那股酥麻和疼痛,仿佛再一次袭上心头。

    “这混账败家子,竟然是一个天才吗?竟然可以写出如此高瞻远瞩,如此犀利的策论?”卮宁内心叹息自问。

    深深吸一口气,卮宁将索伦的策论递给边上的简庸院长,道“侯爵阁下,你看看这篇文章。”

    ……

    仅仅两个时辰内,兰陵的这篇策论,已经传遍了在场所有的考官,震惊全场了。

    不仅如此,卮宁还带着它进入了内阁和王室。

    这篇策论才犀利了,足以刺穿所有人的心防,尤其是内阁和王室的。

    而且,这一篇策论也直接收获了绝大多数贵族阶层的好感。这才是有人第一次在如此高的角度上去维护贵族阶层的利益。

    当然,兰陵内心并没有和这些贵族阶层为伍的意思。卮变如果不大量启用平民精英,怒浪王国就败得更快,因为贵族阶层的腐朽速度实在太快了。

    国王卮变看到这篇策论后,什么都没有说,而是朝边上的大宦官道“把这篇策论,转给卮离看。”

    “是。”大宦官捧着这篇策论,前往卮离的少君府。

    卮离足足花了一个时辰才看完,然后闭上眼睛沉思了很久。

    深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跪在他腿间服务的美人道“好了,你该回家了,否则你丈夫只怕真的不高兴了。”

    这个成熟的美人娇声道“他怎么会不高兴,把我送来服侍您,他不知道多荣耀呢?”

    卮离道“相信我,没有男人真的喜欢戴绿帽的。”

    接着,他道“让卮宁进来见我,准备浴汤,我要沐浴,我妹妹最见不得我和别的女人鬼混,别让她闻出什么来。”

    ……

    考完前两场后,会休息两天,因为政论考试的阅卷,需要两天时间。

    第五天下午,公布第二场考试的成绩,晚上接着进行第三场考试,艺术科考试。

    在平民学院的大考中,是没有艺术科考试的。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艺术暂时是可有可无的,只有文武二科,才是最重要的。

    而对于贵族来说,艺术是彰显身份和品味的,所以成为了四大主科之一。

    此时,距离第三场考试还有两个多时辰,但是大半的贵族学员都已经赶到考场之外,伸长脖子等待第二场策论考试的分数。

    当然,他们关心的依旧不是自己的分数,而是索伦的分数。

    现在,索伦和卮宁郡主的赌局,已经成为了整个王城的焦点了。当然,到现在为止依旧没有任何人看好索伦,因为押索伦赢的金币依旧没有增加。

    当然,原本有很多泼皮无赖想要去押几个银币,看能不能踩到****运。结果白银赌场说了,赌注最少要一个金币。于是,就没有任何一个人押索伦赢了。

    兰陵也在期待自己的成绩,因为策论的打分完全是唯心的,而且第一科考试排名不显,那么第二科成就就显得比较重要了。

    “出来了,出来了……”秀彦导师拿着厚厚的榜单,一张一张贴在墙壁上。

    这下子,兰陵第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名字了。因为,他排在第一名。

    第二场政论考试中,满分一百,二十名考官每一个人都要打分,去掉最高和最低,最后的平均分就是最终得分。而兰陵第二场政论考试的得分是,九十五分。

    “天,学院这是疯了吗?给索伦九十五分?”

    “这次的策论题目那么偏,索伦肯定作弊不了,他这草包怎么可能有九十五分?”

    所有的贵族学员惊呼不已,然后频频朝兰陵望来,完全不敢置信这一成绩。

    关键是,第二场策论考试的第二名,仅仅才七十五分而已啊,索伦足足高出了二十分。

    兰陵也被这个高分给稍稍惊诧了一下,他知道自己的策论非常之犀利,也知道有神龙圣殿的修士在,卮宁郡主就算想要打压分数也不行。但是九十五分这个高分,还是让他意外。

    深深吸一口气,收拾心情,兰陵准备进行第三场考试。

    “索伦,跟我来一下。”就在此时,他的耳边传来一道声音,转头一看是卮宁身边的那个宦官李竹。

    兰陵一愕,卮宁这个时候约见自己?却是为何?

    ……

    再一次来到熟悉的马车前,不过这一次卮宁没有让兰陵上车,因为有前车之鉴,她实在害怕兰陵不按常理出牌,到时候又咬她一口,甚至做出更过分的事情。

    “你的策论我看过了,写得很好,你之前都在扮猪吃虎?”卮宁问道。

    兰陵摇头道“没有,只是去了一趟天魔山脉,心灵受到了洗礼,境界有了提升,有了全新的感悟。”

    “哦?什么感悟?”卮宁问道。

    “郡主确定要听?”兰陵道。

    “我有什么不敢听的?”卮宁道。

    “比如,卮宁是个贱人。”兰陵再一次重复在依蛮蛮面前说的话。

    这话一出,首先色变的是太监李竹,他的手掌微微一颤,几乎忍不住要将兰陵毙于掌下。

    而卮宁,绝美的脸蛋瞬间就胀红了,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这样骂过她。她大口地喘息,惊耸的胸口不断起伏,使得双峰的曲线更加凸显。

    “索伦,你就真的不怕我杀了你?”卮宁恶狠狠,一字一句道,言语中真的充满了杀气。

    兰陵道“是你一定要听的,我只能实话实说。”

    卮宁闭上眼眸,想要让自己的内心平息下来,她再一次见索伦是有正事和使命的,不能这种无聊的置气,尽管她发现在索伦面前,自己的涵养完全没用了。

    “卮离殿下,非常欣赏你的这篇策论。”卮宁道“他相信你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

    “所以呢?”兰陵道。

    “所以,他希望你能够放弃天水城领地,投入他的帐下。”卮宁道“以你的才华,起码可以进入内阁。甚至,成为他未来的宰相。”

    这话一出,兰陵倒是惊诧了。

    他确实没有想到,卮离原本是要弄死他的,结果一篇策论之后,竟然招揽自己了。

    卮宁接着道“你看得很远,未来平民精英彻底崛起之后,就会变得难以控制。而你则代表贵族阶层去权衡他们,相信你也能看出这里面的分量。你的舞台在整个怒浪王国,而不仅仅只是区区天水城。相信以你的智慧,能够懂得舍得的关系,有舍才有得。”

    兰陵沉默不已。

    卮宁继续道“而且你也知道,天水城涉及到卮离殿下的大战略,所以你一定保不住的,聪明的人绝对不会螳臂当车。而一旦失去爵位和领地,为了彻底杜绝索氏死灰复燃,你必死无疑。所以接下来做一个选择就很简单了,是选择活着投入卮离殿下的帐下,未来登顶人臣的巅峰?还是跟着你的天水城领地一起毁灭?”

    兰陵道“郡主,那我也请你做一个选择如何?”

    “说?”卮宁眉毛微微一跳,感觉到索伦又要用言语折辱她了。

    “比如我武功很强,而你手无缚鸡之力,有一天你落到我手里,我要强奸你。你是选择以死抱住清白,还是选择被我强暴之后再忍气吞声,成为我的女人呢?”兰陵问道。

    足足好一会儿,马车里面没有任何声息。

    紧接着,卮宁猛地冲出马车,玉手直接王兰陵的脸上扇去。

    兰陵本能地要捉住她的手,但是却发现自己全身忽然无法动弹,紧接着感觉到背后多了一个人,那个死太监李竹的手指,直接点在索伦的脖颈上,让他全身仿佛被锁住了一般。

    “啪……”卮宁的一个耳光扇在兰陵脸上。

    然后,她重新进入马车,冷喝道“走!”

    “索伦,第三场考试,你做梦也休想得到高分。”卮宁冷冷道“我们会光明正大地打压你的。”

    兰陵道“难道你们就完全不顾神龙圣殿修士的脸面吗?”

    卮宁道“神龙圣殿的修士也是人,他们难道会为了你区区一个小贵族和王室过不去?除非,你能做出百年不遇之名曲,能够震撼他们的心灵。否则,他们绝对会坐视我们打压你而漠不关心的。你肯定很期待你第三场考试的分数,那我提前告诉你,不会超过三十分。”

    然后,气急败坏的卮宁,扬长而去。

    留在原地的索伦,抚摸被打过自己的脸颊,俊美的面孔微微颤了颤。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